首页 > 游戏竞技 > 禁区之狐 > 第1641章 临老了才反省父子关系

第1641章 临老了才反省父子关系

2022-06-24 作者: 林海听涛
  第1640章 临老了才反省父子关系

  马德里海盗打完和皇家维尔瓦的比赛,当天下午就回到了马德里。

  第二天在进行了半天的恢复性训练之后,帕罗蒂给全队放了两天假。

  让拼了一个赛季的球员们好好休息一下,放松身心。

  然后再回来备战和萨里亚的国王杯决赛,以及和马德里国王的欧冠决赛。

  两天的假期并不长,很多球员都会选择就待在家里。

  但也有一些天生喜欢玩的人会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出去玩。

  比如伊翁就问过胡莱,要不要一起去马德里附近的托雷斯玩。

  胡莱婉拒了伊翁,并不是他不想和伊翁一起出去玩,而是因为他有正事:

  他的父母要从中国飞到马德里来看望他们了,他得去接机。

  假期的第二天,他和李青青去机场把自己的父母,以及陪同父母一起过来的宋嘉佳给接到了家里。

  “哎呀,这房子……哎呀,真先进!哎呀,高科技嘢!嗨呀,好大的院子……”

  从进大门开始,妈妈谢兰的惊叹声就连绵不绝。

  等她看到院子里的草坪才终于露出了另外一种表情。

  “唉……这院子,不种点菜真是可惜了!”

  她很遗憾地叹道。

  胡立新在旁边吐槽道:“你想点好的!”

  “这就不是好的吗?种菜不好吗?绿色无污染的蔬菜,自己种的吃着才放心。想吃什么种什么!”谢兰反驳道。

  胡立新只得认输投降。

  谢兰却还意犹未尽,她看着院子里的草坪说道:“不种菜,种点葱和香菜总可以吧?”

  胡立新懒得理她,只当没听见。

  宋嘉佳跟在他们俩身后呵呵傻笑,他很清楚这个家里谁是最惹不起的人。

  还是胡莱说道:“妈,我们哪有那时间种菜啊。”

  谢兰先摇头后点头:“也对。你们俩的生活,你们俩说了算。”

  然后她就不再评价了。

  只是背着包,穿过院子,走进了房子。

  进门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发出了惊叹:

  “真大!真亮堂!”

  “这房子用了大量的落地窗,所以采光很好。”李青青开始给伯母介绍起来。

  谢兰点头:“这么一比起来,我们在东川买的那套别墅还是差点意思。”

  胡立新不置可否:“风格不同。”

  他也在仔细打量儿子在西班牙的家。

  房屋内的摆设现代简约,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有些球星赚钱之后,希望追赶潮流,像那些社会名流们一样,收集各种艺术品。

  要么就热衷于买各种奢侈品,家里奢侈品的包装堆积如山,彰显着主人的财力。

  但胡莱和李青青都没有这样做,他们依然保持着很朴素的生活习惯。家里都是一些基础的必须的陈设,并没有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没有现代艺术家的大作,也没有造型古怪的雕像。

  除了大一些、亮堂一些之外,和普通人的家没什么区别。

  他又转动目光,从餐厅那一侧的落地窗望过去,看见了后院里的可移动球门和几个散落在草坪上的足球。

  他想起媒体的报道,就指着那儿问胡莱:“伱们平时就是在这里加练的?”

  胡莱和李青青回答道:“是啊,爸。”

  胡立新点点头,然后就从餐厅径直走向了后院。

  胡莱见状连忙跟上。

  而谢兰则兴致勃勃地走向上楼的楼梯,打算深度参观一下,李青青在她身边陪着。

  宋嘉佳一看没他什么事儿了,干脆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半躺下来,享受着惬意轻松的时光。

  ※※※

  胡莱和爸爸单独站在后院的草坪上,他爸爸把脚边的足球拉过来,挑起来颠了两下。

  足球气体充盈,回弹有力。

  很显然并不是那种放了很久,放到没气的状态。而应该是天天都在用。

  这说明儿子确实经常和李青青加练。

  他对此感到满意。

  他的儿子并没有随着功成名就就失去继续奋斗的动力,他依然喜欢踢球,就像他小得时候那样,哪怕被自己揍肿了屁股,也还是会在伤好之后继续偷偷踢球……

  胡立新在颠了两下球后把足球抽进小球门里。

  胡莱见状在旁边拍马屁:“爸你真是宝刀不老!这球射得有水准!”

  “爬爬爬!”胡立新对他连连摆手。

  被一个联赛进了六十个球的人这么说,那不是称赞,是寒碜人呢!

  接着他又看向自己的儿子,习惯性想要以父亲的身份教育两句儿子。

  可是这嘴都张开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啊,说什么呢?

  他只是一个小学足球队的教练,而站在他面前的儿子,却已经是这个星球上最顶级的球星之一了。

  他能提供什么建议吗?

  毕竟此时此刻他眼前的人再也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或者他觉得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儿”了。

  他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呵斥他、教训他、命令他、按照自己的意志塑造他……

  自己曾经撞得头破血流的那条路,被认为是“死路”的路,被儿子走到现在。

  他所取得的成就是自己穷其一生都无法达到的,甚至是无法想象的。

  这是否意味着自己当初对儿子做的一切全都是错误的?
  他甚至还得庆幸,还好当初儿子没有听自己的,还好当初儿子和他妈妈合起伙来骗了自己。

  否则自己就将亲手扼杀一个这样的未来。

  我这么一个短视的、愚蠢的、无能的爸爸,又有什么脸在儿子面前,依然摆出一副“父亲”的架子来呢?

  胡立新微微佝偻着站在自己的儿子面前,明明身高比胡莱还高的,但却显得有些渺小。

  ※※※

  “嗨呀,这阳台视野真好……哎呀,这马德里咋这么平呢?”

  谢兰登上三楼的露台之后,远眺前方的马德里市区,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李青青从后面走进来,笑着说:“我们刚刚来马德里的时候,也有一样的感慨。”

  接着两人就看到了在院子里的胡莱和胡立新。

  那对父子就站在楼下的院子里。

  看见这一幕的谢兰把本来想说的话都咽了回去,而且还对李青青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压低声音提醒李青青:“别打扰他们……”

  她甚至还条件反射地伏低了身子,似乎生怕被下面的人看到一样。

  李青青一时间没搞清楚情况,也跟着伯母趴下身子,躲在阳台栏杆后面。

  然后她才小声问道:“妈,这是……”

  “嗐……他们俩从小关系就不好,青青你是知道的吧?”

  “嗯。胡莱给我说过……”

  “是啊。但事出有因,现在儿子出息了,王献科也不知道死哪儿去了……但我总觉得他们其实并没有真正和解,心里都总还是多少有点……疙瘩。”谢兰趴着难受,干脆扶着栏杆蹲下来,然后透过栏杆的缝隙向下张望。

  李青青感到奇怪:“可是胡莱当初不是还在颁奖典礼上感谢过爸爸,说明他其实已经不在乎了吗?”

  “嗐,那是他。他个没心没肺的……我说的是老胡。”谢兰捂着嘴低声抱怨道。“现在胡莱越来越有出息,老胡心里就总觉得自己当初亏欠了他,甚至还觉得自己当初害了儿子……”

  “都过去了。”李青青轻轻拍着谢兰的手背。

  “在老胡那儿,他觉得过不去。其实我能感觉得出来,他是想觉得自己应该就过去的事情给儿子道歉的。但是你也知道,男人嘛……心里想再多,也不会说出来的。一个个别扭的要死,把自己那张脸看得比命都重要……”

  听着伯母絮絮叨叨地抱怨着自己的丈夫,李青青说:“其实不需要道歉的。胡莱也不需要他爸爸给他道歉,他甚至给我说过,他还得感谢自己的爸爸呢,如果他生活在一个父慈子孝的家庭,他可能也不会变成今天的他,不会取得今天的成就。我觉得他说得对,每个人所经历的一切,都塑造了今天的自己。只要今天的自己过得好,就不要太在意过去怎么样。得往前看,朝前走。”

  谢兰抓住李青青的手,欣慰地说道:“胡莱能遇到你真是我们谢家祖宗十八代修来的福分!”

  李青青被伯母和胡莱一样特殊的夸奖方式夸的有些不好意思。

  谢兰又叹了口气:“老胡现在是他们学校的校队总教练,手底下好几个教练,带着一百多号小娃娃踢球,简直就是‘孩子王’。以前的我可绝对不敢想,他会和孩子们打成一片……虽然他从来没给我说过,但我多少能够猜得出来,他只是想要弥补以前那么对儿子的遗憾。毕竟以前他可从来没有陪儿子踢过球……”

  谢兰一边说还一边透过栏杆缝隙向下瞄,结果就看见楼下院子里的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就这样面对面站着。

  看得她直着急:“干嘛呢?两个木头桩子!”

  ※※※

  胡立新从那种难以启齿的复杂情绪中回过神来,然后摆摆手:“回去了。”

  说着他就转身要往屋子里走。

  这一幕让露台上的妻子急的龇牙咧嘴。

  但就在这时,身后的胡莱突然说道:“爸,陪我踢踢球吧?”

  谢兰屏住了呼吸。

  李青青敏锐地察觉到了身边伯母的紧张,于是她伸出手轻轻挽住了伯母的胳膊。

  胡立新停下脚步,有些诧异地回头看着自己的儿子。

  他正冲自己笑。

  那笑容他并不陌生,以前自己板起脸瞪他的时候,他就是这样带着讨好谄媚的表情对自己笑的,笑得小心翼翼。

  看见这样的笑容,胡立新才意识到原来他的脸不知不觉间又板了起来。

  于是他抿着嘴,努力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好。”

  ※※※

  谢兰轻声唤道:“青青……”

  “我在呢,妈。”

  “扶我……扶我起来……”谢兰龇牙咧嘴说道,“脚、脚跍麻了……”(注1)

  “好!哈……”李青青一边笑,一边用力慢慢地把谢兰从地上拉起来。

  “哎哟,哎哟……”谢兰一边捶腿,一边抱怨院子里的两个男人。“磨磨唧唧那么半天,比我们女人都还女人,一点都不干脆!”

  李青青看着可爱的伯母,止不住的笑。

  谢兰也不介意自己被李青青笑话了,她说:“走,你带我继续参观你们的大别墅。”

  “好。”

  “你走慢点哈,我的脚还是麻的……”

  “好。”李青青抿着嘴笑,手里搀着自己未来的婆婆,慢慢踱步移出了露台。

  ※※※

  阳光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玻璃照进来,洒在宋嘉佳的脸上。

  和阳光一起钻进来的还有院子里踢球的砰砰声。

  楼上传来伯母的惊叹和笑声。

  宋嘉佳在阳光中翻了个身,微笑着睡得很香。

  ※※※

  注1:跍,音gu,方言中“蹲”的意思。

  PS,标题取自李宗盛的《新写的旧歌》,这一章也是反复听着这首歌写出来的。最开始写了另外一个版本,写到凌晨四点半才写完。但感觉还是不对,于是在第二天检查错字的时候干脆推翻重写了一遍,所以这三千多字其实是花了两天时间写完的。

  李宗盛的歌写的是为人儿子,临老了才开始反省自己和父亲关系。

  而这一章是胡立新临老了才开始反省自己和儿子的关系。

  其实都没区别,父与子,最终都是殊途同归。

  直到这一章,书中胡立新和胡莱的父子关系才算真正彻底理顺了。

  所有的芥蒂、遗憾和羞愧,都在那一句“爸,陪我踢踢球”中消散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