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6.第941章 黄泉路远,情深不惧

2021-07-26 作者: 衣冠正伦
  第941章 黄泉路远,情深不惧

  钦陵究竟意欲何为,不只大唐方面有些猜不透,就连伏俟城噶尔家的亲信们同样也是疑惑不解。

  眼下唐军游弈们肆无忌惮的深入青海活动,已经给境域局势带来了极大的改变,虽然唐军还没有正式踏足海西之地,但伏俟城周边情势也已经无可避免的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这其中最显而易见的变化就是聚集在伏俟城附近的诸胡人众肉眼可见的速度锐减下来,虽然说秋冬聚合求存、春夏游徙谋生也是青海诸胡长久以来的生存方式,但如此急剧的离散显然不是什么常态。

  伏俟城作为噶尔家控制青海的核心之地,本来就聚集着大量的胡部仆从。特别是在去年下半年,大论钦陵一路追杀叛逃的莫贺可汗,再一次向国中宣威,同时伏俟城又获得了来自大唐的物资援助,使得伏俟城周边所聚集的胡众数量激增,多达几十万众,几乎回到了噶尔家权势巅峰时期的状态。

  然而任谁都没有想到,这一时的煊赫似乎成了噶尔家最后的回光返照。随着赞普回撤、强占西康,大唐与吐蕃的关系急转直下,也使得夹在两大强权之间的伏俟城情势变得微妙起来。大论钦陵去年一场耀武扬威的举动,在这样的大势变化之下,顿时也显得苍白起来。

  其实在大势转变的最初,伏俟城方面人心还是不乏乐观。赞普出尔反尔、重新夺回了西康,使得大唐与吐蕃之间的矛盾核心从青海转移到了西南,伏俟城许多人都不免松了一口气,觉得他们能够在这一轮的风波中侧身于事外,获得更长久的喘息之机。

  尽管接下来事态发展并不尽如人意,大唐居然做出了要出兵收复青海的决定,但仍有许多人心存侥幸、甚至于不无讥讽大唐在对外策略上的失策。须知就在去年,大唐还向海西输送了许多的物资,一副要长修边好的态度,结果几个月之后便要兵戎相见。

  且不说这种朝令夕改的态度转变是否有失大国气度,起码也是显露出大唐君臣们在这一事情上的短视与狂妄。战与不战暂且不说,可大唐向海西输送的那批物资,的确是极大的缓解了海西物资短缺的燃眉之急,若没有这一批物资援助,那么去年海西单凭大论钦陵一时雄起,也难以兴聚起那么壮大的声势。

  现在大唐再将海西列为征伐的目标,此前的所作所为无疑就成了资敌的愚蠢行径,实在是显得有些可笑。

  然而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却是大大的出人意料。随着大唐将要再次出兵青海的消息传来,围聚在伏俟城周边的胡部便开始快速的离散,甚至有的胡酋直接便打出了要归附大唐的口号。

  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伏俟城周边从盛极时几十万民众,飞快的削减到仅仅只剩下几万人。而哪怕是剩下的这几万人,每天也不断的有逃离发生。

  那些仍然忠诚于噶尔家的人在眼见到这一局面后,心中自是倍感焦灼,除了怨恨土羌杂胡全无忠义之外,也在热切盼望着大论钦陵能够再有惊人之举,力挽狂澜、收拾人心。

  然而这一次,他们可能要失望了。过去这段时间里,钦陵非但没有做出什么有效的应对举措,甚至都绝少露面于人前。

  上午时分,伏俟城中钦陵府邸外又聚集起了几百名青壮子弟,他们游荡在墙外长街上,不断跳闹叫嚷发泄着。而那些全副武装、环绕府邸的护卫们对此则只是视若无睹,既不做驱赶,也不给以任何的回应,只要这些人并不跨过基本的警戒线、或是做出什么危险性的行为,便任由他们在这附近喧闹折腾。

  类似的画面在这段时间里时常上演,守卫们早已经是见怪不怪。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职责所限,他们甚至都想加入其中。胡闹一通或许无补于事,但却能将过去这段时间里心中的积郁与不满稍作发泄。特别这些护卫们因职责的缘故,对伏俟城眼下恶劣的局势了解要更加的深刻。

  年轻人们在邸外跳闹宣泄着心中的不满,久久不肯散去,也是因为在眼下人心惶惶的伏俟城中,除此之外已经没有别的途径可以让他们发泄那充沛的精力。

  午后时分,一路骑兵风尘仆仆的从城外飞驰而来,率队者是一名精壮的中年人,眼见邸外这乱糟糟一幕,那中年人脸色顿时一沉,立马街中并怒喝道:“尔等贼胆,竟敢在此哗噪闹事!”

  年轻人们听到这呵斥声,心中先是已经,转头望去,待见来人乃是大论钦陵之弟勃论赞刃,脸上顿时涌现出激动期待的神情,纷纷凑上前来围绕着勃论赞刃大声呼喊道:“将军总算归城了!城中有大变故,赞婆勾结唐人、囚禁大论于邸中……我等求见大论,要捐身图存、与唐人死战,却不得见!”

  钦陵神隐邸中后,伏俟城日常事务主要便由赞婆负责主持。所以许多人便将伏俟城眼下的恶劣局面归咎于赞婆,而赞婆又是主要与大唐接洽之人,因此人们自然便将如今伏俟城的各种不合理作阴谋论,认为赞婆已经背叛了噶尔家,可谓是恨意满满,甚至都不愿再作敬称。

  勃论赞刃自知兄长不久前遭遇族人刺杀,加上手足情深,自然不相信这些人对赞婆的诬蔑指摘,因此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继续怒喝道:“住口!谁人教你们作如此妖言惑众?大论安居邸中,兄弟各领事务,尽心尽力保全宗族,竟受如此险恶指摘!统统散开,否则俱受刑问!”

  众人听到勃论赞刃这么说,仍是不肯散去,还待据理力争,但勃论赞刃已经下令护卫们将人群驱散,而自己也策马行入了邸中。

  “五弟总算回来了!我真担心国中会对你刁难加害……”

  勃论赞刃入邸不久,赞婆很快便阔步迎了上来,疲惫的脸上难掩喜色,入前便抬起两手保住自家兄弟两臂,并不无期待的开口问道:“赞普既然放你归部,此行是否……”

  不同于赞婆的热情,勃论赞刃神情却显得有些冷淡,他身体微微一晃避开了兄长的拥抱,眉头微皱着沉声说道:“我此行如何暂且不说,如今城中局面为何如此?我离开时,城池内外尚聚众十万有余,可现在呢?不说城外如何荒凉,就连城中邸外都被闲人围堵闹事!”

  “这、这……阿兄、阿兄他……”

  听到自家兄弟的斥问,赞婆一时间也是一脸的难色,只是刚一开口,却又被勃论赞刃打断。

  “阿兄情况如何,不需你来道我!我只问你,既然阿兄将城务托付给你,为何你却纵容破败至斯?莫非真如城中流言所指,你是笃意归唐,已经不顾族人们的生死祸福?”

  勃论赞刃讲到这里,已是声色俱厉,望向赞婆的眼神中怒火吞吐,让人寒心。

  赞婆听到这话后,神情先是僵了一僵,喉结翕动着半晌无语,过了好一会儿才惨然一笑,低头叹息道:“城中局势败坏至此,我确是难辞其咎……但、但眼下并不是兄弟争闹的时刻,若五弟真觉得我、我已经不可信,大可抽刀劈来,我绝不躲避!”

  “父子继力,几经危难、营造出这一份家业,却被你大作败坏,你难道无罪?就算我真抽刀杀你,又有何不可!”

  听到赞婆这么说,勃论赞刃更加的恼怒,甚至手掌都握住了佩刀刀柄:“可眼下大计是要如何图存,却非论罪自残!若杀了你便能挽回局势,我绝不手软!”

  “你要杀谁?我还没死,家中几时轮得到你们争夺较量!”

  正在这时候,远处堂外陡地响起一声怒喝,一身素袍的钦陵在仆员搀扶下行走出来,一脸怒色的指着勃论赞刃。

  “阿兄,你小心身体!”

  勃论赞刃见兄长行出,忙不迭快步走上去,方待抬手搀扶,却被钦陵一把推开,并沉声喝道:“去向你三兄道歉!外人如何诬蔑,都可置若罔闻,但唯我兄弟,决不可言刀诛心!天下人都可负我悖我,但唯我手足、不可自残!”

  眼见钦陵脸色苍白的使怒厉斥,勃论赞刃忙不迭跪在兄长面前,埋首于两臂之间、许久没有声息,片刻后却突然悲声呜咽起来:“阿兄,你罚我罢……我、我迁怒三兄,并不是、并不是对三兄怀恨,我是恨自己无能,恨我……往年家业全凭兄长维持,唯今存亡之际,我却、我却无力帮助阿兄……”

  听到勃论赞刃如此悲哭,赞婆脸上的失意也顿时收敛起来,快步上前要扶起勃论赞刃,却被这少弟一把抱住,同时勃论赞刃更加的悲声大作:“三兄,你不要怪我……你兄弟无能,无力请来援助,盼我家还能有维持之力,归来却见一派凄惨……我、我是真不知……”

  赞婆这会儿也不再埋怨兄弟恶声,只是紧紧抱住这少弟,但还未及发声,耳边又听到兄长斥声:“收声!哭丧还怕没有时间?眼下我兄弟仍在,何惧危难!”

  勃论赞刃听到这话,忙不迭闭上了嘴巴,但仍过了好一会儿,情绪才稍作平复,与三兄一起将钦陵搀扶回堂中坐定。

  “赞普是不愿出兵来救,还是提出的条件太过苛刻?”

  兄弟们分席坐定后,钦陵才又一脸平静的望着勃论赞刃说道。

  勃论赞刃抬头望着兄长,又是沉默了片刻,然后才说道:“国中已经难作指望,但详情我并不想多说……阿兄,咱们走罢,离开伏俟城、离开海西!归行一路,我已经想了许多,海西既然已经不可守,又何必苦守此境、合家埋骨此中?咱们放弃伏俟城,西并萨毗,绕羌塘游走,就算唐军势强,也难涉远来攻,待其大军退去,仍有归来之时啊……”

  勃论赞刃所提出的这一思路,也并非无的放矢、凭空想象。因为早年吐谷浑第一次被前隋灭国时,其王慕容伏允便是遵循这一条路线逃亡,并在沿途笼络诸多生羌部族,趁着隋末天下大论之际再次复国。

  这一条西逃路线虽然环境恶劣、艰苦有加,但在国中并无援兵可以依靠的情况下,却能够暂时避开唐军锋芒,保全有生力量。而且早年吐蕃入寇西域,与大唐争夺四镇的时候,正是遵循这一条路线,可以说是颇有行军基础。

  然而等到勃论赞刃讲完,赞婆便又开口低声道:“今次唐军来攻,不独海东一路,其安西之军并突骑施等诸奴部,正循此道而来……”

  此番大唐举国用兵,势要收复青海,当然不会留下这么大的包围漏洞、让噶尔家可以跳出战场逃生。

  勃论赞刃听到这话,先是一愣,片刻后连忙又说道:“安西之众,偏师疲军,纵有突骑施等爪牙驱使,也不足为患……”

  突骑施虽然已经是西域的一方霸主,但勃论赞刃仍未将之放在眼中。而这也并不是单纯的狂妄,此前勃论赞刃便曾屡次率军前往西域征战,是清晰的认识到这些西域胡部的武装力量较之大唐和吐蕃仍有不小的差距。

  见勃论赞刃仍然执着于这一计议,赞婆索性便又低声道:“如今海西所储资货,已经难支合族远徙,若再遇围堵激战,恐更……”

  “可去年不是还从唐国……”

  勃论赞刃闻言后又是一惊,下意识追问一句,但话还未讲完,自己便闭上了嘴巴,同时原本精光闪烁的眼神也黯淡下来。

  大唐向海西提供物资援助本就目的不纯,而且数量上也并非予求予取,去年的时候的确是解了噶尔家的燃眉之急,但在将物资分配一番之后,留下的盈余便非常少了。

  过去这段时间里,赞婆主要的任务便是利用有限的资源尽可能的维持伏俟城的用度消耗。邸外那些满心愤懑的年轻人们对赞婆极尽诋毁,却不知若非赞婆的努力,他们只怕连折腾发泄的力气都没了。

  但就算赞婆内政有术,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伏俟城中这微薄的储蓄,实在不足以支持他们进行大规模跨地域的迁徙与战斗,特别是在荒野资源还没有旺盛生长出来的当下。

  “外逃之计,不必多说。大势之内,我家或是力有不支,但也绝不会如丧家之犬般仓皇逃遁。无论生死荣辱,此乡当有我一席之地!”

  钦陵这会儿神态倒是很平和,又望着勃论赞刃说道:“赞普志骄气壮,必然不甘置身青海此番动荡之外。无非恨我忤之,所以挟势相逼。他究竟如何才肯出兵,你且直接道来!”

  “赞普他、他要阿兄进献罪表,自认冤杀莫贺可汗,并亲赴积鱼城拜迎赞普王师,从员不得超过百人……只有、只有阿兄做到了这几桩,赞普才会率领大军前来青海与唐军交战……”

  勃论赞刃低头涩声讲出了赞普提出的条件,旋即便又恨恨道:“赞普根本就无意解救青海危局,他只是想诱杀阿兄,并逼我家消磨唐军锐进之势!”

  钦陵在听完之后却是笑了起来:“我家至今仍是蕃臣,赞普有这样的声令也并不过分。即便没有去年莫贺可汗之事,我家职在世守青海,却遭唐国如此威逼而不能支,我也该要奉表请罪。无论赞普如何怪罪惩罚,这也不该成为我家怨恨国中的理由……”

  “可是赞普寡恩,素来目我家为仇寇……他只是忌惮阿兄,可一旦阿兄前往受其监控,他更加不会遵守约定!”

  勃论赞刃并不认同兄长的说法,继续说道:“若赞普真的意图保全阿兄,更不该勒令阿兄撤往后方!旧年两国于青海屡有大战,全是阿兄率军迎击,也全都战果辉煌。今次唐军来犯,势力更壮,除了阿兄之外,国中谁又敢豪言能够克敌制胜?我也曾据理力争,若赞普真的想击败唐军却又不信任我家,我愿代替阿兄为质、甚至合族男丁,都可自缚归国,只求赞普让阿兄能掌军迎战……”

  “你既然明见到赞普对我家恶意,怎敢将合族人命俱掷此中!若赞普真的答应你这一进计,你才是我合族罪人!”

  钦陵听到这里,脸色陡然一沉,不无失望的叹息道:“我本以为你历经世务的磨练,已经可以委任大事,现在看来,还是有逊啊!家事后计我已经有了决定,不需要你再自作主张,你就留在族中,帮你三兄处理杂事罢。”

  “可是阿兄,难道你真要……”

  勃论赞刃还待要再作争辩,可是突然邸外又有快马驰入,所带来的信报正是木卯部内乱且已经投靠大唐的消息。

  “郭某真是咄咄逼人啊,若我还有闲暇,一定要率军亲往、同他较量一番,看一看究竟是我战阵调度不可抵挡,还是他阴谋诡计更胜一筹!”

  听完信使的奏报之后,钦陵眼神中也闪过一丝情绪的波动,冷笑着沉声说道。

  “让我去吧,阿兄!让我率军前往,杀光这些叛徒,也让唐国那些奸流知我家不可轻侮!”

  此番归国求援没能完成使命,勃论赞刃已是羞愧有加,再听到唐国策反己方力量,不免更加的恼怒,并讥讽道:“看来唐国军势也不过如此,举国用兵却迟迟不前,只知用奸策反、毁我爪牙,狂言征计却全无雄姿,忌惮深重、患得患失……”

  “你若真这么想,那我更不放心将你留在族中了。两国相争,求胜而已,舍此之外,俱是末节。其兵未动,群众已是趋从,刀兵不出,便可瓦解千军,这样的势力,岂可小觑?雄军巨万,制胜之宝便是一鼓之势,哪怕是匹夫之间的争斗,滥勇者必先力竭,敌若不死、则己必残。”

  作为当世屈指可数的战术家,讲到战争相关,钦陵自有一针见血的见解,他又望着赞婆苦笑道:“本以为还有机会积蓄士力,屈极反弹,让唐军再领略一番我的豪勇。现在看来,是没有这样的机会了。诸部反叛,不可不作应对,否则伏俟城情势必将更遭重创。这番便由你率军前往,给郭某还以颜色。”

  赞婆闻言后便点点头:“阿兄放心吧,我知分寸所在,一定不让阿兄失望。”

  听两名兄长对答,显然是已经有了笃定的计划,勃论赞刃不免好奇,可是没等到他开口询问,钦陵便又对他说道:“你三兄出兵之后,你便随我同赴积鱼城罢。无论是生是死,我们兄弟再同行一程。”

  “我、我并不怕死,可是阿兄,你真的决定要走入赞普设下的这一死局?阿兄若遭不测,那我家日后……”

  见兄长还是决定如此,勃论赞刃忍不住便流下了泪水。

  “赞普不敢杀我,起码青海此战结束之前,即便不再作任用,也绝不敢伤我分毫。咱们父亲苦心筹谋、多年用功,才将青海夺下,让我家能够名重寰宇。子孙不肖,即便不能长拥此地,但无论哪方欲得此境,也决不可将我兄弟排斥在外!”

  钦陵讲到这里的时候,眼神中再次精光流转,满目不屈。

  “虽然赞普不敢擅害,但却需防别家用险,阿兄此行需嫡亲护卫。我诸子勇健,可跟随阿兄前往。至于伏俟城,有弓仁留守,可以无忧。家业存亡,少辈们不可再怯懦躲避,只有经受住这番考验,来年才有存续之能!”

  赞婆又开口说道,钦陵闻言后却摇了摇头,只是还没来得及说话,赞婆已经起身扑跪在前并悲声道:“势弱累卵,苦争一线,来日震荡必然更胜当下。我兄弟手足情深、可以推心置腹,但却难防余子猜忌。之后无论情势如何,尤需和衷共济,我并无阿兄如此威望,唯以无私,方显至诚!”

  钦陵听到这话,两肩又是微微一颤,起身离席将赞婆拉起拥抱,同时也忍不住哽咽道:“短别此生而已,我兄弟情深,哪惧黄泉路远!”

  兄弟几人一番密话知者甚少,但是接下来沉寂混乱许久的伏俟城终于再有了大动作。首先是原本负责主持城务的赞婆调集人马,率兵五千人前往攻打叛乱投唐的羌人木卯部。

  赞婆离城之日,长久没有露面的大论钦陵也终于走出了府邸,亲自出城送行,并向群众公布自己将重新掌握城务。

  眼见到噶尔家兄弟们仍是亲密无间,内外分工明确,早前关于赞婆囚禁大论钦陵的流言自然不攻自破。特别是大论钦陵重新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也让伏俟城各种惶恐的情绪大大削减。

  时至今日,仍然留守伏俟城的各路人马,要么是噶尔家的真正嫡系,要么是对大论钦陵充满崇敬。这些人的共同点便是全都对大论钦陵有一种超越理智的信任,哪怕如今海西局势已经恶劣至极,但只要有大论钦陵领导他们,那任何的危难便通通不足为惧!
  赞婆率军离城之后不久,钦陵便又快速的将城中情势整理一番,挑选亲信负责不同事务,并委任嫡子弓仁暂领城务,而他自己则要西行归国,招引援军以抵抗来势汹汹的唐军。

  虽然说城中不乏人对此仍然心存疑虑,但终究还是对大论钦陵的信任占据了上风。当下的海西的确是情况堪忧,很难独力迎战唐军,向国中请援也是应有之义。只不过此前海西与国中的氛围实在对立眼中,不免让人担心钦陵此行的安全。

  “立国以来,功勋盛壮者有过于大论?况且此番唐国来犯,意欲夺回青海,已经不是国内的纷争。与唐国交战必胜者,除大论之外国中也无余者。赞普自然也深知轻重,必须仰重大论!”

  虽然说心中有些忐忑,但伏俟城中绝大多数人还是作此设想,既是安慰自己,也是就事论事。

  随着城中情势稳定下来,钦陵便也踏上行途。由于赞普限制了他的随从人数,所以只率领了几十名亲信员众轻装前往。

  其实就算赞普不作此限制,眼下伏俟城能出动的兵数也是有限。过去一段时间里部众锐减,剩下的数万人也多有老弱妇孺,能持械作战者尚不满万数,被赞婆分走五千人之后,剩下的兵众也只是堪堪维持伏俟城的稳定而已。

  一行人昼夜兼程,很快便来到了积鱼城。虽然钦陵所率员众不多,但积鱼城仍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态势,留守城中的几千蕃卒于城外列阵,不敢松懈。

  待钦陵策马行至阵前,那积鱼城守将便在阵中高声叫喊道:“奉赞普王命,末将已在城中为大论布置客邸。但城池狭小,难容群众随意出入,不知、不知大论可否先随末将入城,余者随从暂于城外安置?”

  听到对方这一喊话,钦陵再看一看身后那几十名随从,抬手制止了正待开口反对的勃论赞刃等人,甚至连身上的佩刀都一并解下丢在了地上,这才策马缓缓向对阵行去。

  守将眼见到这一幕,连忙抬手示意身后一支百人队迎上前去,眼见到属下将钦陵接引过来并团团围住,这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下马迎上并入前再作礼拜,这才亲自拉起钦陵坐骑缰绳并说道:“请大论放心,末将在此城中一定会保护大论安全!”

  守将亲自将钦陵引入城中,而在城外列阵的蕃军将士们也撤回城中,里三层外三层的将钦陵暂居的大宅团团包围起来。

  一应看守事宜布置妥当之后,守将才又进入邸中立在堂前恭声询问道:“大论还有什么需要,直告末将即可,末将昼夜待命。赞普大军入城之前,便请大论暂居此中,不要外出。末将绝非斗胆拘禁大论,只是、只是……”

  钦陵对此倒是不以为意,他自然明白他在蕃国的地位与影响。这守将做出如此严密的安排,还真的不是单纯的要羞辱制裁他,的确也有保护他的意思在其中。毕竟就算赞普暂时不会杀他,国中仍有其他政敌豪酋们急欲取他性命。

  “将军请放心,我既然入此,便听凭安置。只是青海方面军情如何,请问赞普究竟几时能至?”

  他坐在席中,示意守将不必过分紧张,然后又开口问道。

  守将闻言后便摇了摇头:“主上驾程,末将不敢窥问。但既然大论已经入城,王师想必不远。”

  讲到这里,他先是顿了一顿,然后更俯身低声道:“国中旧事,末将不敢擅作议论。但如今唐人再兴兵犯我疆土,军中上下都盼望大论能够再显威能,率我强军攻胜破敌!”

  讲到对钦陵的感情,如今的蕃国民众们也是极为复杂。过往数年,赞普包括国中许多豪族都在不遗余力的宣传噶尔家的不臣之心,将噶尔家视作祸国的源头。国中这些将士与民众也都难免受此影响,心中不无埋怨大论钦陵为什么不能恭从王命,精忠事国。

  但抛开这些上层人物勾心斗角所带来的影响,民众们对于钦陵的仰慕一时间也是极难完全的抹杀掉。毕竟如今吐蕃之所以国体有成、军政有序,便在于禄东赞父子的改革调整,噶尔家对吐蕃国中的影响可谓深远,某些方面甚至都远远超过了高高在上、久居红山宫殿的赞普。

  特别是军中这些将士们,许多都曾在钦陵的率领下征战四方,获得一次又一次的成功。而这每一场胜利,所带来的不仅仅只是勋功殊荣,更有着分享战利品、改善生活的实际利益。

  可以说除了那些赞普亲领的王室卫队与各家豪酋的嫡系人马之外,国中这些桂户军众们对噶尔家都怀有着不低的情感。在戎则必崇尚胜利,而钦陵这个常胜统帅,自然也就能够获得广泛的拥戴。

  所以守将所言钦陵既至、王师必将不远,也绝不是无端的猜测。现在钦陵既然已经自投罗网,赞普必然是要尽快将之控制在自己的手中,绝不能容忍他直接接触太多国中将士。

  在稍微表达了希望能跟随钦陵继续征战的想法之后,守将也不敢再继续逗留、与钦陵长久的单独接触,告罪一声后便退了出去。

  在钦陵抵达积鱼城的同时,赞婆所率领的五千人马也浩浩荡荡的靠近了反叛的木卯部领地。

  大军一路翻山越岭行来,自是有几分疲惫,但赞婆却并没有下令休整,而是亲率一千名前锋部伍直攻木卯部正面营地。

  伏俟城征讨大军的到来,让整个木卯部都人心惶惶。新任的首领柳青虽然有投靠大唐的胆气,甚至狠戾决绝的手刃亲父,可若是讲到统军作战,与威震青海的噶尔家为敌,心里还是虚的不得了,每天做的最多的事情便是询问郭元振唐军主力究竟几时才能到达,至于整顿部伍、坚守迎敌的工作,几乎没有做过。

  郭元振对此也有些无奈,他虽然有独行狼窟的勇气与从容,但却耐不住猪队友的不给力。特别在李祎率部护送流散唐人离开之后,他在木卯部中只剩十几名护卫,话语权骤降,甚至就连行动都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柳青是真怕了他的蛊惑之能,大概是担心郭元振或会在族中选择其他人来取代自己,过去这段时间里恨不能贴身保护郭元振,限制他一切的行动与对外的交流。

  所以当赞婆率军抵达,并开始对木卯部发起进攻的时候,整个木卯部营防几乎形同虚设,不待双方有什么实质性的接触,分置在外围的那些族众们便拔营而走,纷纷向营内涌来,登时便让整个部族变得更加混乱。

  “族长,伏俟城大军实在是太凶狠,儿郎们实在抵挡不住了!咱们既然已经投靠唐国,为何唐国的援军至今都没到来?”

  负责外围组织防守的木卯部族人眼见族众一触即溃,顿时也是斗志瓦解,跑得比其他人都快,纷纷聚集到大营之中,围住柳青便是一通诉苦询问。

  柳青这会儿也是完全没有定计,望着帐外仓皇走动的诸多人影,急得满头大汗,只是一遍遍说道:“我已经是唐皇册封的县公,是真正的唐臣,唐军绝不会弃我不救!有救的,一定有救……”

  “可现在敌人已经将要攻入营中,救兵何在啊?那可是伏俟城的大军,大论钦陵啊,谁能抵挡得住?”

  柳青这一番自我安慰说服力实在有限,族人们全都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特别想到大论钦陵种种凶威旧事,更加的胆气全无。

  “营中不是还有一个唐官?不如把他绑来献出,让大论消遣怒火……”

  突然有人作此提议,而其他族人们在听到这话后,一时间也仿佛找到了一条出路,旋即便有数人发声附和。

  “不可,这绝对不可!若真献出唐使,大论钦陵未必会放过我们,唐国必然也要对我部大加报复!”

  柳青这会儿虽然也是慌乱至极,但还没有彻底的糊涂,心知真要这么做了,那才是真正的取死,因此忙不迭摆手否定道。

  可无论她意欲如何,当下迫在眉睫还是如何应对伏俟城大军的攻势,眼见营中骚乱越来越扩大,厮杀声也越来越近,柳青只得硬着头皮道:“当下先是迎敌,稳住阵脚!把唐使请至此处,与我一同迎战!”

  将郭元振请至此处,除了慰藉自己、稍作镇定之外,柳青也是担心真有族人惊惧之下或许便要劫掠郭元振外出投敌。

  很快,郭元振便被上百名木卯部卒众们拥至大帐中,入帐后眼见群众惶恐,郭元振立时便皱眉沉声道:“伏俟城之军远来疲众,不顾力弱,强行攻坚,这正是示人以短!我方只需严守,步步为营,消磨敌军锐气,其必退后休整。以逸待劳,兵法上势,切忌自乱啊!”

  “听到没有?你们听到没有!一定要守住营垒,守住!”

  柳青听到这话后,也终于心生几分定计,手中紧紧握住一柄短刃大吼道:“我营阔几十里,层层叠设,就算任由拔取,也要耗时经久,不必畏敌如虎!出帐,应敌!敢弃营后退者,一概刑杀!”

  她口中这么呼喊着,同时上前紧紧握住郭元振的手臂:“请郭府君随我一同掠阵迎敌!”

  郭元振自然没有拒绝的余地,就这么被柳青拉扯着向帐外而去。一路行走间,眼见到木卯部营防布局杂乱有加,外围溃众倒卷奔走、与营内走卒纠缠起来,甚至营中精卒都不能顺畅抵达前方战线,郭元振不免连连的摇头叹息。

  早前轻松的闹乱夺权之后,郭元振便见识到木卯部营地设置诸多的不合理,并也向柳青提出了建议。可这女子只是关心唐军几时来援,对于营地布局却少作调整,这也实在是让人倍感无奈。

  一众人艰难的前行几里,终于抵达了外围战线附近,眼见到外围的营垒已经被拆除诸多,伏俟城的士卒与旗帜游走不定,众多的外围卒众已经伏地乞饶,柳青已经是吓得裹足不前,哭丧着脸拉住郭元振颤声说道:“贼势凶恶、太凶恶了,府君还有什么抵抗之计?”

  郭元振这会儿也实在有些不淡定,他设想过许多自己弄险结局,却没想到会被一个蠢钝如猪的女子连累致死。

  而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对面伏俟城人马已经在大吼起来:“木卯部贪夺牧马,罪大恶极!族女许配大论之子,挟女索货,不肯送亲!交出牛马、交出女子!”

  “这、这……去年确有此事,长兄之女许配大论少子,阿耶索求粮货却不得,没能成……”

  柳青听到这话后,脸色顿时更白,又担心郭元振误会,连忙发声解释。

  “你住口!”

  郭元振正皱眉听得认真,不耐烦这女子吵闹,顿足喝骂一声,然后又站在原地观望片刻,脸色变化几番,然后便摆手冷笑道:“回营安坐吧,攻不进来!”

  说罢,郭元振便转身往后方走去,柳青却仍是慌乱,看看郭元振的背影,又看看仍在营外叫嚣的伏俟城将士,继而便发现那些已经攻破外营的敌人们开始向后方撤离,顿时愣在了原地。

  伏俟城将士们进攻的迅猛,退去的也迅速,很快便留下了满目的狼藉。而柳青这会儿也终于如梦初醒,忙不迭向营内奔去,追上了已经走出数里的郭元振,颤声道:“郭府君怎知……”

  “你们木卯部啊,真是让人无从评价。既然约定要嫁女,怎么能自食前言?眼下被人堵住家门问罪,这是何苦来哉?还不快将女子送出,并献上牛马赔罪!”

  郭元振懒得解释更多,只是随口回道。

  “可、可那女子,早在日前便被杀了……”

  柳青这会儿仍是满头雾水,明明她们背叛投唐才是大罪,怎么伏俟城来人只是问责儿女婚约这枝节小事?可就算是这种小事,她也满足不了啊!
  郭元振闻言后更是无语,转回头叹息道:“杀了人家即将过门的新妇,这仇怨结的可深了。那要奉给更多物货,看看人家肯不肯原谅你们失信的过错!”

   一个大章。。。新的一周,祝大家工作愉快。。。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