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第133章 个人与全体

    第133章 个人与全体

    庆应驻地出城口已然没有了往日的热闹,武者们一个个的低着头,面无表情的排队等待着出城。

    其实最近这几天,柳寻也感觉到了庆应内的气氛明显要沉重了许多,这也难怪……

    只要回头一瞥,便能看到街道上排成排的装甲车浩浩荡荡的经过,风雨欲来的味道扑面而来。

    至于原因嘛,他也多少有数,估计是要整顿庆应了,毕竟两位首长也不可能光为自己的事跑一趟不是,多半也要稳固后方。

    庆应因为远离核心地区,多少有点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的意思在里面,两位首长一合计,索性给予了相当大的自主权。

    这么多年过去必然留下了不少阴暗的角落,平时也就算了,战时是绝对不可能给空子钻的。

    只不过这些事情柳寻并不关心,此时他已经来到军队驻扎的地方,大概是钟则南提前下了命令的缘故,也没人拦他。

    柳寻就这么带着柳子昕漫无目的的闲逛了起来,没一会一位军人走了过来,立正站好,咔的一个军礼。

    “长官,元帅派我来接引您!”

    “辛苦,带路吧。”

    要是不说,柳寻都快忘记了自己也是个有军衔的人,虽然只是虚职名头罢了。

    跟着那位接引军人,走了大概五分钟,便来到了临时的指挥部。

    柳寻上前,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传来了钟则南许可的声音后,这才推门走了进来。

    钟则南迎面走来,拍了怕柳寻的肩膀,笑着说到,“几个月没见,结实多了。”

    见柳寻愣着不说话,他补充到,“怎么,这么多椅子还没有一把和你心意的啦?”

    “钟老,我……”无论如何,到底是把人家孙子杀了,柳寻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钟则南吹鼻子瞪眼似是生气,笑骂到,“扭扭捏捏像什么样子,麻溜找地方坐,我找你来可不是为了谈这些无趣的小事。”

    听到这,柳寻心里也就没什么愧意了,坦荡的拉出两张椅子,坐了下来。

    自己也绝对可说是问心无愧,钟明盛该杀,自己杀得坦荡,愧疚无非是因为觉得对不住钟老而已。

    “这才对,”钟则南一拍桌子,胸口郁结之气散尽,豪气的说到,“杀出个朗朗乾坤,又管他是个什么身份,你要是再扭捏,谈什么杀尽蛮兽!”

    “钟老,这两件事似乎没什么关系吧,人是人,蛮兽是蛮兽。”柳寻一脸懵逼,也不知道这老头说啥呢!

    “以后你便懂了,这其实是一回事,人和蛮兽其实没太大区别。”钟则南摆了摆手,“你觉得我们华夏,所有战神级别的武者加起来能有多少?”

    显然,对于之前的话题钟老并不愿意多谈,柳寻也没追问的意思,只是暂且记下,开始粗略估计战神级别的武者有多少。

    说实话他还真没有概念,只知道ike训练营大概有五十人左右,加上各个省级别的武馆馆……

    “怎么也有五百吧?”

    “小子,咱华夏也算是泱泱大国,到现在人口也有七亿多了,五百太少。”钟则南摇头失笑,不过也算是为难柳寻了,这家伙成为武者才一年,不知道这些其实也正常,“我来告诉你吧,至少有两千,当然其中有不少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退居二线了,不过现在活跃的战神也有一千五百人以上。”

    多吗?并不,比起七亿的基数,一千五看起来是如此的渺小,其实也正常,世界还没有疯狂到战神多如狗的地步。

    当然,也不算少了。

    钟则南看着柳寻透着疑惑的表情,继续说到,“知道这个答案,你一定感觉奇怪了对吗,明明我们的强者很多,集中起来打下庆应没什么问题,可是为什么不呢?”

    因为做不到联合各方势力的强者吗?

    是因为陆地上的兽王与水奥大陆的不同,彼此之间有所联合,一方被攻击会有多方志愿吗?

    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都不是。”

    “那,为什么,还是让庆应一直被蛮兽占据着?”柳寻一时间有些茫然,不是因为他没想到,而是因为他想到了答案,所以他才愈发迷茫。

    “因为战神武者的胜利,是没有意义的个人英雄主义,只有全体人民的胜利才是真正的胜利,才能让每个人铭记于心。

    战神级别的武者已脱离普通人类的范畴了,哪怕将蛮兽剿灭殆尽,也很难让人类产生认同感,起初人们会歌颂你们,会崇拜你们,将你们视为神明……

    可人类都是健忘的,于是‘神明’怒了,用无与伦比的力量将让人类重新拾起敬畏,而被逼到无路可退的‘神明’将带来独裁,那样的未来,不是我不希望看到的。

    所以唯有军队,这一支代表着人类的队伍的胜利,才能给全体人类带来荣誉感,让他们知道,人类在面对天灾并非无计可施!

    所以唯有军队,也只能是军队才能打下庆应。

    如今我再问你,你一个人,还能把蛮兽全灭了吗?”

    能吗?

    能,柳寻有这个自信超越战神之上,成为比肩十一级蛮兽的存在,到时候天下蛮兽不过一刀。

    可是,能吗?

    不能,就像钟则南所说的一样,杀了也没意义,世界并不会变得更好,甚至还会更坏……

    但,柳寻还是要傲慢的说。

    “我能。”

    哪怕咬牙切齿,他也想把方向盘握在手里,一切都只是推测,哪怕合理,但终究不是未来。

    我柳寻不信这个。

    “哈哈哈哈哈,好,很好。”钟则南朗声笑到,“其实这一战,我只有三成胜算,若是败了,一切就交给你了,我老了,该退休了。”

    说完,钟则南长舒一口气,闭上双眼靠在椅被上,似乎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

    这一战,并非破釜沉舟;病树前头万木春,后顾无忧,此战胜率可添半成!

    说实话,若不是钟则南目前心跳呼吸平稳,柳寻都要以为他这么安详是过去了……

    呸呸呸,瞎想什么呢!

    “对了,哪怕这一战赢了,武者恐怕损伤惨重,到时候我就向老宁和小杜提案,建议允许特殊条件武者一夫多妻。”

    说着,钟则南揶揄的看了一眼柳寻和他身边的柳子昕,“用不用我帮你把柳小丫头的户口挪出去,反正你俩也没什么血缘关系吧?”

    ???

    “就不劳您老费心了!”柳寻翻了个白眼,还一夫多妻制,开玩笑不怕被媒体舆论炮轰?

    ……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