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环球挖土党

425.第425章 枪盒里的发现

    第425章 枪盒里的发现

    重新从隧道回到地下客厅,艾琳娜已经坐卧不安的站在客厅里等候多时了。

    “卧室里有些东西”艾琳娜的神色竟有些苍白,“你最好自己来看看。”

    “怎么了?”石泉快步走过去,关切的问道。

    “集中营!”艾琳娜神色苍白的说道。

    石泉眉头一皱,安抚好了艾琳娜这才走进了卧室。这里的面积不算太大,脚下铺着发黄的地毯,正对着门口的墙壁上还挂着一张大红色的毯子。在这张毯子的正中央,是个硕大的黑色万字符标志。

    他原本还没有在意,可当他的手触及到那张毯子的时候,异样的手感却让石泉心中一沉。赶忙掏出手电筒开到最大亮度,当他凑到近前看清这张毯子的材质时却被吓得连连倒退!这好像一张用人类头发织成的毯子!

    “变态!”石泉暗骂了一句,把目光投向了挨着左侧墙壁的陈列柜。

    这个似乎已经被抽成真空的陈列柜里摆放着一本本破旧泛黄的档案,但这些档案上的德语名录却看的看的石泉头皮发麻!

    《齐克隆B存活分析》、《D-IX耐药性测试》、《人体耐受极限——高温与高寒》...

    石泉挨个陈列柜看过去,同时喃喃自语的念出档案上的德语名录。等到他将这一排看完,冷汗了已经打湿了整个后背。而在这些名录的边角,全都标记着“萨克森豪森”的字样!

    石泉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压着性子继续查看这展柜的第二排。这上面的东西乍一看要正常的多,一张瑞士联邦理工学院颁发的机械与加工工程系学位证书以及一位穿着学位服的年轻人手托证书的照片、一张看起来颇有年头的西格武器公司入职邀请函,一枚西格公司的实习生证件,一座西格公司举办的滑雪比赛冠军奖杯,以及一张同样来自这家公司的枪械工程师证件。

    这一切看起来都似乎是一位父亲或者母亲对儿子的成长记录,可紧接着陈列的东西却有些吓人,那是两支被做成了标本的手臂,在这两只手的虎口处还各自残留着一个杏黄色的六芒星纹身!

    真是活该你们家被满门抄斩...

    石泉皱着眉头嘀咕了一句,继续看向第三排陈列柜。在这一排的陈列柜里满满登登的全都是各种二战幸存下来的那脆军人书写的回忆录。

    而在最角落的位置,还有五张看起来平平无奇的薄钢板,在这些钢板上雕刻着精美的五线谱。可惜,对石泉这个音乐白痴来说,除了其中一张版头用德语写就的“德意志高于一切”之外,薄钢板上那些跳皮筋儿的小蝌蚪们他是一个都不认识。

    不过即便如此,仅仅这个陈列柜里透露的信息也已经足够了。很明显,这些东西也许来自一位曾在萨克森豪森集中赢进行残酷人体实验的医生。

    而他的后人从瑞士的名牌大学毕业后进入了西格武器公司,他有着让人羡慕的人生轨迹,但暗地里却至少杀死过两位犹太复仇组织的人,并且把他们的手臂制成标本当作了自己的战利品。

    石泉不知道以萨迦他们是怎么找到这一家的人的,也不知道是怎么杀死他们之后却根本不下来带走那两支手臂的。但他也懒得去了解,这些和自己有个屁的关系?最多也就考虑考虑是不是把那两支手臂标本送还给他们罢了。

    退出这间诡异甚至有些吓人的卧室,石泉抱了抱艾琳娜,指着沙发中间的咖啡桌转移了话题,“我们来看看那些P210手枪吧?”

    艾琳娜白了石泉一眼,“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

    石泉笑了笑根本不打算反驳,将平铺在咖啡桌上的那些枪盒一一打开。这些枪盒里的手枪看起来似乎和他的佩枪没有太大的区别,但他挨个检查了一遍之后却有了不一样的发现。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些手枪应该被叫做M49军用手枪。”石泉随便拿起一支,指着枪身套筒上的编号说道,“这些编号都以字母A开头,说明这是西格为瑞士军方生产的武器。”

    艾琳娜当然知道石泉是在转移话题,索性靠在对方的怀里一唱一和的问道,“可就算这种枪有足够的收藏价值,也没必要一次弄来20支。”

    “这些枪都有一些细微的差别”

    石泉摇了摇头解释道,“根据记载,西格为瑞士军方总共提供了113110支M49军用手枪,这些手枪一共分为5个批次。”

    说到这里,他挑挑捡捡的拿起其中三支手枪摆在两人身前,“这三支手枪的编号从100001到100003,而且看起来根本没有什么使用痕迹,很显然是西格公司自己留下来的,也不知道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

    “那剩下的呢?”艾琳娜指着其他的枪盒问道。

    石泉将三支手枪放回枪盒拿到一边,再次拿出三支手枪摆在身前,“这三枝枪的枪号从103201到103203,这是第二批交付军方使用的M49手枪里,最先生产出来的三支手枪。它们和第一批的区别是多了半待机保险功能,但这个功能是返厂改进的,并不是第二批所有的M49都有这个功能。它们同样也不该出现在这里。”

    将这三支手枪放回枪盒,石泉又拿出三支手枪,“这三支手枪是第三批交付军方的前三支,枪号分别是107211到107213,它们全都有半待机保险。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区别。”

    再一次拿出六支手枪分成两堆,这些枪和之前最大的区别是木制枪柄贴片换成了黑色塑料材质,石泉指着两堆解释道,“除了外观上的区别,序列号分别第四批和第五批的是前三支,这人不会是端了西格公司的收藏室吧?”

    “剩下的这些是瑞士建国700周年纪念型?”艾琳娜指着其余五支使用象牙贴片,套筒带着花纹看起来异常奢华的手枪问道。

    “这三支是”

    石泉将其中三支推到一边,从另一个明显大了一号的枪盒里拿起装在一起的两支手枪,“但这两支连枪号都没有,而且枪柄贴片和套筒上还带着万字符标志,这很明显是单独加工出来的。”

    “你的意思是说,西格公司其实是那脆...”

    “那不可能”

    石泉没等艾琳娜说完便摇摇头,“我觉得应该是那位在西格任职的枪械工程师监守自盗,把这些根本不会流出世面的手枪偷出来的。”

    “偷来的?”艾琳娜诧异的问道,随手拿起了这个大枪盒里的一张硬纸贺卡打开。

    “我们华夏有句老话叫做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石泉拿起那两支枪柄上带着万字符标志的手枪掂了掂,“想来那位本身就不怎么干净的枪械工程师也差不多,它既然能加工出来这两支没有编号的手枪,那么...嗯?你怎么了?”

    石泉说道一半便发觉怀里的艾琳娜似乎呼吸突然变得急促,低头一看,只见她正双手举着一张小卡片激动的直哆嗦!

    “艾琳娜?”

    “海因里希·缪勒...海因里希·缪勒!这是送给海因里希·缪勒的90岁生日礼物!”艾琳娜激动的整个人都在打摆子。

    “海因里希·缪勒?”石泉呆滞片刻,眼睛渐渐瞪圆,“那个失踪的盖事太饱?这怎么可能?”

    “你自己看!”

    艾琳娜将手里的贺卡递给石泉,只见上面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一串德文祝福语,“祝我的祖父海因里希·缪勒中将90岁生日快乐!”

    “这么说这里曾经住着海因里希·缪勒?”

    石泉捏着卡片仍旧不敢相信,这位海因里希·缪勒可是一位狠人。自二战结束之后,全世界不知道有多少情报机构一直在寻找他的下落最后却都以失败而告终。可紧接着他又陷入了疑惑,如果真的是这位盖事太饱,卧室展柜里的那些明显出自集中营的东西又怎么解释?

    而且如果以萨迦他们真的杀死了海因里希·缪勒,按理说应该会有消息传出来才对。思来想去,石泉彻底坐不住了,将手枪以及贺卡放回枪盒,随后将其抱在怀里,“我们回上面,查一查最近这些年有没有这位盖事太饱的消息!”

    艾琳娜点点头,跟在石泉后面快步跑回洞口,两人攀着洞口的不锈钢管,踩着两侧的台阶快速攀爬回了地表。

    一番查询之后,他们得到的唯一一个不能确定真假的消息是2001年有人发现海因里希·缪勒早在1945年就被美国人抓住的准确证据。而发现这一切的竟然是个德国记者。

    “以萨迦当初说过那场雪崩事故是哪一年发生的吗?”石泉抬起头问道。

    艾琳娜思索片刻摇摇头,“我记得他只是说几年前,但具体的时间却根本没说。”

    “他看起来最多也就30岁,这件事根本不可能是他做的。”石泉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一抹好奇,“你觉得把这个消息通知给以萨迦怎么样?”

    “通知他?为什么?”艾琳娜不明所以。

    “也许能听到一个不错的故事。”石泉说完,拿起手机拨通了以萨迦的电话。

    感谢但觉有分数打赏1000点

    感谢牵TANK逛街的男人、啃本书分别打赏500点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