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3.第523章 宠爱是日常

    第523章 宠爱是日常

    直到何静依在一片安宁的怀抱里醒来,才惊醒般意识到,自己竟然在地面还多睡了一个小时。

    她有点责怪的仰视着俯瞰她的温柔眼光,细白指尖儿,忍不住摩挲着思念37天的俊脸,

    “怎么瘦了这么多?黑了这么多?”

    “你呢?腰上都没肉了。我不在家,拼命工作,还不好好吃饭,是不是?”

    “哪有~郝姨郝叔,安槐安晓,都是你的间谍,每个人每天叮嘱我最多的话就是‘少奶奶!吃饭啦!你不按时吃饭,少爷要发飙了~~’”

    【呵呵呵~~咯咯咯~~】

    她在他汗后微凉的怀里咯咯轻笑着,他揽她入怀,笑着她逼真的模仿秀和被拆穿的自己。

    “那你不还是瘦了?”

    “太想你了,吃饭也没那么香。”

    “我应该可以提早回来5天左右。”

    “才五天?”

    “哼,谁说的,哪怕一天也好?”

    “嘻,当然越短越好。”

    “睡醒了吗?送你回家。”

    “那你呢?”

    “我,晚点再回去。”

    “我自己回去吧,到家里还有一段距离,车马劳顿,太辛苦了。”

    “过来,我帮你穿衣服。……车马劳顿不怕,我只想让千军万马早日安营扎寨。”

    “嗤~~……我自己走~~”

    “别废话。万米高空,千里宠爱,哪一种情况你可以脚沾地?我抱你去车上。”

    “景琛~~机场里都是人!~”

    “我看不见,我眼里只有你的千娇百媚,我的万里挑一!”

    “傲娇。”

    “再更正一次:骄。傲。”

    
    脚不能沾地的何静依,被抱上了库里南后座。悠悠的天顶星辰亮起,再次点燃了他心里思念的烈火。

    万千宠爱,又何止是为了只让她人生角色从此转变?

    宠爱是日常,这才是最重要的。

    库里南后座被缓缓放平,她舒服的窝进他怀里,像在家里一样。他抚爱着思念多日的小脸儿,忍不住一下下亲吻她的额间,眉心,绒绒软软的含在唇边。

    “景琛,好喜欢刚才的万颗星辰,你从那扇闪亮的心门里走出来时,好像从银河里穿越来的神祗。你的创意?”

    “不是我一个人的创意。原本,只想设计一个别具一格的结局,因为男主和心爱的人分别在两个无外交的国家,无法相见。后来,知道你要过来探班,我们才设计了这样一场戏。”

    “将来,可以在影院里看到?”

    “当然,男主和女主在星河灿烂里重逢,就是这部电影的大结局。”

    “呵,我是第一个被剧透的人?”

    “嗯,你是这部电影唯一的女主角,因为,其他角色都是男人。”

    “哈??没有爱情线,你确定观众会喜欢?”

    “我唯一的女主角,等着看我的票房吧,哼。……累不累?”

    “什么累不累?”

    “万千宠爱。”

    “去。讨厌。”

    “嗯,还有力气嘲我,看来不累。我还没宠爱够。”

    “唔~~!!景!!琛!!”

    唔~~~~~~~~
    
    一个半小时后,库里南稳健的停在榕庭院里。

    直到江景琛横抱着何静依下车,
    直到他把熟睡钻进怀里的娇柔放进大床,

    直到他轻吻一下她微企的樱唇,
    她依然在熟睡里,
    累到不想睁眼,

    累到不知道他又匆忙赶回首尔,完成他还未完成的“纯男人”电影。

    临走前,
    他嘱咐郝姨,晚饭端去二楼吃,
    最近,
    叮嘱少奶奶多睡觉,

    不许沾酒精,
    不许碰饮料,
    不许闻烟味,
    不许吃药……

    十几个不许之后,又叮嘱安槐、安晓,
    两个人都要跟去澳洲,这场海豚岛的晚宴,他不放心,务必要让她一根头发也不许少的回来。

    因为,对于霍瑞绅和Philip的深层矛盾,他感觉就要一触即发,可他现在不想出面,只想在这场“争斗”中,看看到底谁会站错队伍,还是,两个他都不需要留给情面。

    而在这个没有硝烟的炮火中,他希望夹在中间的何静依是安全的,是一根头发都不能少的。

    
    “安槐,送我去机场。”

    “是!”

    坐上卡宴,江景琛不舍的望了望榕庭二楼有点昏黄的走廊灯光,何静依还疲累的睡着,而自己终要马不停蹄的赶回首尔,电影刚刚过半,还有很多事等着他去完成,尽管,他并不想离开温暖的家,温柔的怀抱。

    看着榕庭在后视镜里消失最后一点影子,江景琛才转回神思到安槐身上,叫他送自己,自然有事要嘱咐。

    “安槐,钱枫最近来过吗?”

    安槐,看了眼后视镜,认真的回答江景琛的问题,少爷的担心,他当然明白,
    “没。她的人也没来过申城。听说……”

    “什么?”

    “听说,冰哥和枫姐大吵了一架,钱叔很生气,还动了家法,枫姐,最近在养伤,之后也不会做发言人了。”

    “因为什么?”

    “好像是……冰哥因为对枫姐的所作所为不满,就去找钱叔,钱叔一气之下就给部里打了电话,对枫姐的工作重新做了安排。”

    “……”

    江景琛,单手支颐在窗边,思量着安槐口中的吵架会是什么具体原因,钱枫又可能会有怎样的安排,一时间,陷入无声,陷入安静。

    直到,去机场的路过半,对于澳洲行程的安排,安槐想了解的更多,才不得不开口打断江景琛的神思。

    “少爷?……少爷??”

    “嗯。说。”

    “澳洲,我会和安晓一起去,您还有什么其他的嘱咐?”

    “Philip和霍瑞绅最近关系很僵,按理说,和依依没什么关系,他们也不知道依依的身份,但霍瑞绅岳母家的保健品公司最近有些动作,虽然波及不到江氏的地位,但我总觉得是霍瑞绅有意在搞事情。公事上我已经派人盯着,但依依,太单纯,我怕她作为Philip的助理,有人把她当枪使,所以,多注意些。安全,不可以出问题。”

    “是!明白!”

    “我回来前,特别最近一个月,不许她加班,少去人多的地方。”

    “明白。少奶奶……其实很听您话的,经常还没等我们开口她就装作您的语气重复一遍您说的话,然后照做,呵。”

    “呵~~嗯。明早的闹铃我给她取消了,谁也别叫她,迟到也无所谓。”

    “是。少爷,我觉得您除了公事,就是少奶奶,一刻也停不下来想她,好羡慕你们的爱情,嘿。”

    “哼,你不也是一样?挖我助理的墙角。”

    “……我……”

    听江景琛在后座上的一句轻嘲,安槐有些羞赧,握紧了方向盘,生怕自己太过紧张的心情影响了开车。

    “安槐?”

    “少爷。”

    “你爱上谁我都会祝福你,但,你和米兰都和我贴身工作……”

    “少爷,我不会耽误工作,您放心。少奶奶的安全,您交给我的任务,我一个都不会耽误!”

    “嗯。从依依那借的钱,不用还了,算我们给你和米兰的奖金。”

    “不不不!少爷!您给我留点面子,我的工资多少您都知道,但是这笔钱,我一定会还,我一个人还。”

    “还,就别干了。”

    “少爷……”

    安槐停好车在机场的出发口,行李也没拿的江景琛只拿起手机、护照、钱包,便大步朝门口走去。

    安槐一个手刹拉好卡宴在路边,大步跟上江景琛的背影。实诚的西北汉子,有话不能憋,心意不敢藏。

    “少爷!”

    “再提钱,你就改回姓赵,想跟东哥姓的人多着呢。”

    “那个……我会照顾好少奶奶,照顾好家里。”

    “嗯。回去吧,我一个人可以。”

    “是!”

    江景琛,没再回头,一个人大步走进机场。安槐想表达的心意他都知道,也知道他是个嘴笨的人,毕竟,口还没张,脸上就写满了决心,誓死照顾好榕庭的决心。

    对安槐这样的实诚人,他从来不会多言语,毕竟,跟公司那些玩心眼的副总裁、总监相比,安槐要单纯的多,诚实的多。他不需要怎么费神去处理和贴身人的关系。

    看着江景琛走进机场的背影,安槐不再踟蹰定神,不再犹豫不定。返回卡宴的脚步轻快了些,不是因为不用还钱的喜悦,而是,得到江景琛深深信任的喜悦。接下来,他给自己提了更高的要求,把榕庭的安保做好,把家里的人一一照顾好,不容有失。

    毕竟,他也是个刚刚初尝爱情滋味的人,怎么爱别人,他似乎有了越来越深的感悟和理解。

    爱一旦在心底生根发芽,

    便会越传越广,

    传给自己的小爱,
    递给周围的大爱。

    榕庭越来越有爱,
    江家,也越来越有人气……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