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第522章 万米高空,千里宠爱

    第522章 万米高空,千里宠爱

    江景琛的一声令下,全场欢呼一阵。何静依心中刚刚的疑惑也解了开来,全场的静谧,原来,是在等着江景琛说最后一声“OK!”。

    他摘下耳机,和金泰坪交代了几句,便小跑回何静依身边,没再停留的大步走出再次忙碌起来的摄影棚。

    刚钻出不透光的大门口黑帘,他一个转身,把何静依揽腰进怀里,遮上她的双眼,一个深吻,深深刻刻的袭来,
    深刻到她来不及喘息,
    深刻到双唇有些刺痛,
    深刻到双腿有些微软,
    只想,

    跌进属于她的怀抱里,

    正午阳光下的怀抱里,

    唔~~~~~~~~~
    直到,

    他觉得盖住双眼的时间足够缓和从黑暗到光明的难耐,
    直到,

    他一丝一毫不想放弃唇边的深吻,

    抱起她在身前,像他怀里的一只粉粉的小考拉一般,大步走向不远处的领航员,金泰坪留给他们的私人座驾里。

    直到领航员启动,
    他们的深吻未曾停止过一秒,
    直到这个深吻里不再有氧气,

    吻到双唇微微泛白,

    她从他的怀里微微起身,
    抵着他的额头,轻喘着说,
    “老公,等一下,我们去哪?”

    “那么想我,去哪,重要吗?”

    “总不能……在这?”

    “呵,你真是想我想到犯傻了。……带你去一个,可以万千宠爱你的地方。”

    “刚才……不也是?万颗星辰,千朵玫瑰。”

    “去一个,真正万千的地方。”

    “呵,淘气。”

    “爱你,随时随地。”

    唔~~~~~~~~
    

    从摄影棚开出后的距离里,司机没再说过一句话,因为,他说的什么,他猜想,车后的人听不懂,而车后的人做的什么,他不需要说话,也听得懂。

    不过,他还是乖乖的把耳朵藏起,只把眼睛睁亮一些,为了把路看的更清楚些,快快抵达,快快暂停耳边水声的折磨。

    领航员抵达2小时前何静依来时的机场,不过,直到她双脚被重新放回地面,她才意识到,这是自己来时的地方。

    把自己送回机场,她很伤感,毕竟,见面还不到1小时,就又要回去,她舍不得走。她急的有点小抽泣,紧紧拉着他的手,
    “景琛~还有时间,我明天再回去好不好?~~”

    “小傻瓜,我和你一起回去,走。”

    “真的?”

    “真的~~~傻妞儿~快走,刘机长在等着呢。”

    牵上何静依,江景琛大步走向私人停机坪,他新改装的庞巴迪环球7000,为了这场万千宠爱。

    刚踏上庞巴迪,落入客舱,空姐便送上了迟来的午餐,丰盛的西餐。

    顾不得多说话,江景琛已经拿起刀叉,舞蹈弄棒的拆分着盘里的鳕鱼排。

    “先吃一点,我也好饿。啊。”

    一块鱼排,被放在大汤匙里递过来,何静依来不及拒绝,软糯的鳕鱼排就被送入口中,柔滑软绵,口感好的,忍不住想要第二口。

    满以为朝向自己的勺子也是送给自己的,谁知,他淘气的放入自己的口中,鼓着脸颊,轻笑着看着她被骗的小表情,在她就快失望放弃的时候,深海鳕鱼,在一个深吻里,自己游了过来,还完整着,还嫩滑着。

    看着她滚了滚细颈间,他温柔的撒开唇边的霸占,油腻着双唇问道,

    “好吃吗?”

    “哼,没有你好吃。”

    “那我要把我自己喂得肥肥的,等你饱餐一顿。”

    “呵,说的好像我是蛇精。”

    “你不就是我的美女蛇?被你吞吃入腹,我求之不得,嗯?”

    “嗤,快吃。”

    “吃饱了有力气‘干活’?”

    “咯咯咯~别闹~怎么可以。落地再说。”

    “嗯。”

    江景琛,坏笑一声,回到餐盘里,你一口我一口的继续分食投喂着,你侬我侬的继续甜蜜着。

    一段爬行过后,他喂饱了自己,抬手看看手表上的海拔指数,10千米。

    他解开自己和何静依的安全带,起身走向客舱后部的拉门前,
    “唰!”

    一声滑响,客舱后部的拉门被拉开。

    而客舱里面的配置,是何静依从未想象到的。

    “景琛,怎么……飞机上还有chuang?”

    “我的飞机,我说了算。只为了,万千宠爱你。……依依。”

    “嗯。”

    “我刚才请求的事,你真的愿意?”

    “什么事?”

    “可能,今天以后,我们会面对人生的新角色,而在未来十个月后的某一天,你可能会经历人生最痛的一天,你真的愿意?”

    “嫁给你,是我最大的好运,如果可以让你和我的人生更圆满,痛一天又算什么?我愿意,和你经历的每一个瞬间,每一个故事,我都甘之如饴,倍感珍惜。”

    “首尔到申城的距离1140公里,现在,我们在平流层之上,万米高空,千里距离,我只想好好宠爱我万里挑一的千娇百媚。”

    “原来,这就是你一直说的万千宠爱?万米高空,千里宠爱?”

    “嗯,喜欢吗?你是我的万里挑一,在我们进入人生下一个角色前,我想把最特别的万千宠爱,送给最特别的你,我最深爱的你。”

    “我也有对你的……万千宠爱。”

    “是什么?”

    “穿越万水千山,我只想……只想……”

    “嗯?只想什么?”

    “我只想……千依百顺。”

    “哼,好一个千依百顺,我喜欢。”

    唔~~~~~~~~~~~~~~~

    庞巴迪后舱,在几个月前进行了改造,从原来的8人会议室,改成了6尺双人床。稳稳的,牢牢的,不可撼动。

    任凭气流如何颠簸,电闪雷鸣如何嚣张,庞巴迪的椭圆窗楞,会一直蒙上一层暧昧的暖流,薄薄的轻雾。

    那是庞巴迪豪华、稳固的象征,

    那是,“爱你,随时随地”的最好表达,
    那是,万米高空上,承载的千里宠爱。

    在他们迈入人生新角色前,
    他送给她的一份人生里的最特别,

    往后余生都会回想的最特别……

    
    2小时后,刘机长将庞巴迪稳健的降落在申城机场。

    安静的后舱里,江景琛,望着椭圆舷窗外的申城空气,迷离着双眼,迷离回怀里沉睡的娇柔。

    这段航程,她有点累,被他厚重的思念压得太重的累……

    他不忍心叫醒她,也不想叫醒她,“劳累”过后,当然最需要的事休息。

    正如“千军万马”在一阵洗礼后,需要“安营扎寨”,休养生息,为下一个阶段的“战斗”续存体力,保存精力。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