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9.第519章 说走就走,想爱就爱

    第519章 说走就走,想爱就爱

    星期天一早,春日晨光,刚刚照射到窗台下,朦胧的光线,只把白纱帘映照了一点透亮。

    昨夜,有床边熟悉的呼吸声陪伴,竟没来得及关合厚重的窗帘。有他在,她的世界才是完整的,无惧黑暗,无惧难眠,熟悉的呼吸节奏只要在耳边响起,这个夜晚,便只想甜睡在有他的世界里。

    拨开胸前怀抱的卡通版的他,手机屏幕依然亮着,右上角一个小小的自己,屏幕正中央一张小黄帖赫然在目,

    【依宝,我在洗澡。】

    指尖抚上屏幕里的依宝两个字,何静依轻声笑了出来,她往还暖着的被子里缩了缩,好像他在家时,刚刚抚顶过自己,而自己习惯性的往被子里缩着长发、缩着头顶,而后,他便光着上身,钻进浴室,用温热灌溉自己,洗去一夜的咸涩,把蔚蓝的自己重新交给她。

    5分钟后,屏幕里远远的水声渐弱,小黄帖和手机屏幕的边缝里,隐约看见一个曲线分明、肌肉饱满的男人身影,站在比申城更亮一些的晨光里,一件白衬衫利索上身,一条筒裤迅速在腰间系好腰扣。

    她缩在被角里,迷离着眼神,半梦半醒间,陶醉在这饱满的身影里,不想清醒,不想被打扰……

    江景琛,边戴着手表,边走来床边,小黄帖和屏幕间的缝隙逐渐被白衬衫和曲线分明的身形填满,借着一道清风,小黄帖顺势倒下,屏幕里,出现了昨晚陪她入睡的面庞,她微微扯了扯被角,想掩饰自己的小偷看,可,如何能逃得过他灿若星河的双眸……

    一排皓齿闪亮的在屏幕中间亮起,她微小的遮羞动作,在他眼里,就像是一只讨抚爱的小宠物,掩饰不住的可爱,只等他来宠爱自己。

    “哼,小东西。别装了。偷看!”

    “你好看。嘻。”

    “哼。我要出门了。待会见?”

    “嗯,待会见,老公。”

    “拜。”

    视频电话,就此挂断,摆好身前的小狮子,何静依也翻身起床,钻进浴室,他蔚蓝的走向自己,她也要把自己整理到如往日一样,周身散发着山茶花的柔嫩清香,如兰芬芳。

    一阵清香,飘进衣帽间,梳妆台上摆着一只纸盒,方方正正,粉粉的。

    打开盒盖,掀开绵纸,一件玫粉色早春薄尼大衣乖乖的躺在盒子里,叠在最上方的袖口,有那么点显眼,簇拥的一朵朵祥云刺绣布满袖口,微凸的手感,软绵的丝线,指尖触碰之上,仿佛触碰着五彩祥云的软绵、细嫩。

    这件大衣,再熟悉不过,曾经,他们一起在床里涂色勾勒的那一件,曾经,在一个多月前,被许安琪的嫉妒心剪坏袖口的那一件。

    如今,不知是哪位匠人的巧夺天工下,这件大衣仿佛驾着祥云重新归来,崭新如初,焕然一新。

    不用再猜,这一定是刚刚在视频电话里叫她“小东西”的男人,一定是那之后,他悄悄找人修补,在她不经意间,再带给她一份崭新的欢喜。

    谁说破碎的珍贵不会再见当初的完整?

    何静依喜欢的珍贵,江景琛一定会帮她做到完整如一,完美无缺。

    

    吃好早饭,何静依穿着一套早春桃粉仙女裙,外面披上那件袖口袖满祥云的玫粉大衣,仙飘着长发,一个人快步走向库里南。

    去见他,她想在库里南的“星辰大海”里仰视他,仰望亿万星辰里最闪亮的那个他。

    库里南刚抵达机场停车库,才想起,他只说9点钟在机场等他,却没告诉过自己航班号,更没说在哪里见。

    正想着打给他,被首尔的一个电话抢先拨了进来。

    “景琛,你到了?我刚想起没问你航班号码,去哪找你?”

    “依依,你现在去VIP通道,那里有人接你。”

    “嗯?不是你回来?难道是我过去?”

    “对。”

    “可我……连护照都没带,怎么进去?”

    “护照,在中控扶手里。”

    “哈???”

    何静依,忙翻找着中控扶手的储物箱,她的美国护照,方正的躺在里面。她很惊讶,昨晚,明明是一起在电话上睡着的,他什么时候安排的这些?又怎么突然变成了自己飞去首尔看他?
    “找到了吗?”

    “嗯,找到了。可是,昨晚,你怎么不告诉我今天的安排?”

    “说走就走,想爱就爱,早上看见你偷看的小眼神,我临时决定的,哼。……快去VIP通道,我在这边接你。”

    “临时决定,你肯定有什么花头,呵。待会见老公。”

    “嗯~一会见。”

    

    VIP通道口,一位一身笔挺的机长正站在那里,看着何静依一身春意的走来,他先抬手打了个招呼。磁性的嗓音,低调微笑的表情,一看就是江景琛的朋友,因为,气场太相似。

    “江太太?”

    何静依,微微点头,微微仰望着有些高大的机长,
    “嗯,我是。”

    “你好,我是刘机长,JC让我来接你。我们进去吧。”

    “好。”

    简单的寒暄后,刘机长便在前面带路,带领何静依走去私人停机坪。不长的一段候机厅路上,遇见的空姐、地勤,无一不和走在前面的刘机长打招呼,眼冒桃花,手脚都不自然。而刘机长,只单手插兜,另只手拖着机长行李箱,朝周围的寒暄微微点头,低头走过。

    这作风,和江景琛一样,在外面,从来都是不苟言笑。能看见他的笑,好难。通常,他只会把笑容留在家里,只给伊人。

    终于走到最后一段安静的通道,何静依听见,身前的高大传来长舒的一口轻叹,刘机长松了松有点紧的黑色领带,依然默然无声的大步朝停机坪走着,只不过脚步轻松了点。

    登机后,在驾驶舱门前,刘机长,终于转回正身,面向何静依,低调微笑着,

    “江太太,我们的航程总共2小时15分,预计在首尔时间12:45分到达,您可以在客舱休息,茶点、酒水都已经备好了。”

    何静依淡然一笑,刘机长话不多,却字句都是有用的信息,细心的关怀。大概,空乘人员都是这样关怀乘客的。只不过,她有点好奇,刘机长和江景琛是曾经的同学?朋友?还是其他更亲近的关系?

    毕竟,外人通常都会叫他江总,而刘机长一开口就叫江景琛JC,很熟络的语气。

    而对外面的莺莺燕燕,花花草草,有点羞涩、很是收敛的表情,和江景琛很相似。

    只不过,最近几年里,有何静依在身边时,对待莺莺燕燕,江景琛早已是一股霸道的气场,一腔骄傲的热血,满满的告诉全世界,
    【太太在此,你们都离我远点。】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