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第252章 朱雀翎羽 · “杀人诛心”

    第252章 朱雀翎羽 · “杀人诛心”

    白珞脚下一空,滚烫的熔岩顿时溅上她的白色锦靴。“嗞”地一声,锦靴上冒起一阵白烟。白珞吃痛,整个人下意识地跳了起来,同时手臂用力更用力地将九婴往下拉去,竟是将自己当做了那千斤坠的石子要将九婴一同沉入熔岩!

    空中传来一声震怒的龙吟之声,薛惑加快了速度向白珞飞去。白珞余光瞥见薛惑,心中“突”地一跳,腾出一只手来捏了一个风字诀向薛惑横扫而去。

    厉风自昆仑墟的第九层席卷向上,裹挟着星星点点的岩浆朝薛惑飞了过去。薛惑被那阵风推向峭壁,“轰隆”一声砸在峭壁之中,巨大的龙身几乎嵌进漆黑的岩石中去。那星星点点的熔岩打在薛惑身上,“嗞”的一声响,他黑色的鳞甲上冒出几缕青烟。

    九婴被白珞拖住没命地挣扎,竟然连吐出浊水和毒焰都忘了。白珞腾出手将薛惑推到一边时九婴也找到了机会,将自己红色的鳞甲卡在岩石之上,减缓了下落的速度。九阴似蛇无爪,它没法抓住岩柱便用长长的尾巴死死卷住岩柱。

    九婴的九张脸上只剩下惊恐。他们低头看着白珞。白珞拽住虎魄悬在上空,白衣在黑红色的崖底之上飞舞,一双绀碧色的眼眸就如冲出地狱的幽冥鬼火。

    九婴虽为天地共生的凶兽,但却也从未见过白珞这般凶狠之人。九婴顿时害怕起来,更加用力地想挣脱虎魄从着昆仑墟里出去。

    但九婴一挣,白珞就更用力地拉紧了虎魄。那熔岩的热气让白珞额头也落下一滴汗来。方才被熔岩溅到的脚背流出了血染红了锦靴。

    白珞看着九婴嘴角微微扬起,她朱唇轻启吐出两个字来:“去死。”

    虎魄顿时从九婴的脖颈间松去。九婴直觉不好,赶紧向上蹿去。不过它的尾部缠在岩柱之上,反而让白珞取得了先机。

    白珞踏着岩柱,飞身而上,虎魄在空中化出一道弧线。白珞的月白衣袍中似有风鼓起,她厉声道:“虎魄!风刃!”

    那风刃并没有对准九婴,而似龙卷风似的夹杂着利刃砍向了岩柱!

    九婴瞳孔皱缩,它的蛇尾顿时被风刃砍成数段。更可怕的是,随着一阵虎啸,那风阵之中扑出一只白虎,压着断了尾的九婴向熔岩中冲了下去!

    “嘶啊!!!”九婴背部触碰到熔岩,白烟顿时弥漫开来。那熔岩漫过九婴的背脊,眼看就要覆盖上它的腹部,白珞却丝毫没有要退却的意思!竟是铁了心的要将这九婴杀死在熔岩之中!

    九婴见自己已无活路可走,一颗头高高扬起,顿时咬住了白虎的一只手掌,将白珞一同拖入熔岩之中!

    熔岩漫过虎爪的指尖,白色的皮毛顿时被熔岩烧去。白珞痛得一声嘶吼。眼见白虎的指尖浸入熔岩,白珞也退无可退。九婴体型巨大,早就将一旁不可站人的礁石击碎了去!白珞现在就算是想要逃,也连个借力用的礁石都没有了!

    就这刹那间,昆仑墟上空传来一声巨响,风千洐的结界尽数碎去。那结界如同铜镜一般,随着数块,闪耀着金光的结界碎片在昆仑墟中,似星空倒悬而下。

    在这漫天星辰之中忽然传来一声猿啼,朱厌从昆仑墟空中一跃而下。只见他从熔岩的礁石中极速跳了过来,每一步都稳稳落在可落脚的礁石之上。

    朱厌身上宗烨手持红莲残月刀迎风而立!宗烨点漆似的双眸在这灼热幽暗的昆仑墟里如同星辰。他从朱厌背上高高跃起,一袭黑袍迎风飞舞。他伸手在红莲残月刀的刀刃上一抹,向着九婴一击而出。

    暗红色的煞气顿时冲破了熔岩,将九婴斩做了两半,也将咬住白珞手臂的那颗头颅给斩断了去。

    宗烨飞扑上前,拦腰将白珞抱住,借着力落向熔岩的另一边。“轰”地一声,白珞与宗烨同时落在了曾经关押朱厌的平台之上。

    宗烨与白珞落下速度太快,几乎在砸在地上的一瞬间白珞就失去了意识。整个人毫无知觉地滑向平台的边缘。

    白珞仍然为虎形,身体极重。宗烨虽然紧紧抱住白珞但却仍然不能减缓白珞滑出平台的速度。

    眼见白珞就要从平台落下去,宗烨下意识地抓住了横在地上铁链。只听宗烨的手臂传来“咔”地一声脆响,铁链被宗烨拉成一条绷紧的直线,白珞终于在平台的边缘停了下来。

    九婴的叫声被淹没在熔岩之中,昆仑墟复归平静。白珞也在平静之中渐渐化为人形。

    宗烨缓缓醒来看见白珞顿时心里“突”地一跳:“师尊!”

    白珞浑身是伤,即便叶冥水精魄做的衣袍也没能遮住她的鲜血。脖颈、手臂、脚背全是大大小小的伤口数也数不清楚。十指也早已是血肉模糊的一片,在焦黑与鲜红的皮肉间隐隐能看见白骨。

    “师尊?”宗烨晃了晃白珞,白珞却丝毫反应也没有。

    “师尊!”宗烨焦急的晃了晃,白珞仍旧的一动不动。宗烨探了探白珞的鼻息,竟然一点气息也无!宗烨双手控制不住地颤抖起来:“白燃犀!!”

    姜轻寒、薛惑、叶冥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呜!”己君澜怀里的九耳犬也跳了下来,迈着小短腿跑到第九层的熔岩边缘,焦急不安地叫着。

    燕朱已经化成了人形,他抱起九耳犬对众人说道:“看着我走的路。”随后带着众人一齐走向平台。

    燕朱一将九耳犬放在地上,九耳犬便跑向白珞,在白珞的肩头拱了拱。但白珞却仍旧一点反应也没有。

    众人走向平台,姜轻寒跌跌撞撞地跑向白珞,伸手搭在白珞腕间。探清白珞的脉象,姜轻寒心蓦地一沉,赶紧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抖着手倒出两颗药来。

    姜轻寒颤抖着手将药丸放进白珞的嘴里。可那药丸却怎么也塞不进去。姜轻寒心中焦急,都快哭出来了:“她元神有损,这药得吃下去才能渡灵流。”

    宗烨从姜轻寒手中那过药丸:“我来。”

    虽然宗烨突然出现在这里十分奇怪,但没有人有时间计较这一点。只见宗烨将药放进嘴里,轻轻将白珞头抬起来放在自己膝头。他低下头,吻上白珞的唇,用舌尖一点一点启开白珞紧咬的牙关。宗烨将药一点一点咬碎,从齿缝中将药推进了白珞嘴里。

    黑色的药汁从白珞唇角滴出一点,宗烨心中一惊,更加轻柔、缓慢地辗转在白珞的唇齿之间。

    一颗药花费了许久才尽数喂进白珞的嘴里。

    宗烨抬起头蹙眉看着白珞。除了唇角那一点黑色的药汁像是刚服过药的样子,白珞竟然一点好转也没有!

    宗烨颤声道:“怎么会这样?”

    姜轻寒颤抖着手搭在白珞的脉搏之上的,将灵流渡入白珞体内。灵流源源不断地涌入白珞体内,姜轻寒的头上迅速长出似牛非牛,似鹿非鹿的角。那角上几乎是一瞬间就开遍了花朵。

    姜轻寒几乎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内力!

    可饶是如此白珞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姜轻寒咬着牙,眼圈通红,搭在白珞腕间的手已经颤抖得不成样子。

    姜南霜迅速走上前来,将手放在白珞另一只腕间轻声道:“轻寒,我们一起。”

    不一会儿,姜南霜的头上也似姜轻寒一般长出了角,开出了花。各色的花瓣落在礁石之上,灵流似星光一般将白珞包裹住。

    宗烨紧握双拳看着白珞,手背上青筋暴起,指尖陷进掌心的皮肉之中他沉声问道:“元神有损是怎么回事?”

    薛惑冷冷看了宗烨一眼:“在你走后还发生了许多事。”

    宗烨心里蓦地一颤。

    忽然在灵流包裹之中的白珞手指忽然颤了颤。姜轻寒喜道:“有救了!有救了!薛恨晚,神君活过来了!”

    宗烨紧绷的唇角这才松弛了下来。他鸦翅般的睫羽顿时垂了下来沉声道:“我走了。”

    薛惑皱眉道:“你走哪去?”

    宗烨一顿,有些无奈又有些讥讽:“孟章神君莫不是忘了我的身份?”

    “你的身份?”薛惑深深看着宗烨:“你的身份是什么?白燃犀的徒儿还是魔族的魔尊?别忘了你刚才还叫了白燃犀一声师尊。”

    宗烨低下头,眼眸里看不出什么情绪:“徒儿?我不配吧。”

    薛惑挡在宗烨身前气恼道:“宗烨,你究竟在做什么?若你要回魔界要背叛白燃犀你为何又要来救她?若你仍当自己是白燃犀的徒儿,你又为何要回魔族,建立信都?”

    宗烨淡道:“她曾救过我,如今我救她,就两清了。从此我是谁,要做什么,与她没有关系,与你们也没有关系。”

    薛惑怒极,还未发作风陌邶却提着封魔刀走上了前来:“你可知道你若是魔,我便该杀你。”

    “好啊。”宗烨冷冷一笑抬头看着风陌邶:“你试试。”

    风陌邶将封魔刀一振:“有何不敢?”

    己君澜赶紧拦住风陌邶:“现在不是时候。”

    己君澜深深看着宗烨:“宗烨,你的神武是我亲手给你。你若是这样的人当初就无法通过析城山道的考验。现在监武神君危在旦夕,若知道你再次丢下她,该有多伤心?”

    宗烨心中一痛,面色却依旧冷峻:“那只能说是祝融少主看错了我。若真是为她好,那就别让她知道我来过。”

    己君澜忍着怒火:“宗烨!神君伤得如此重,你难道就真能放下心吗?”

    宗烨脚步蓦地一顿,长长的眼睫颤了颤:“能不能治好伤是你们的事,不是吗?我已救过她,两清了。”

    “宗烨!”薛惑怒火骤起,一拳打在宗烨脸上。

    宗烨捂住脸回头看着薛惑:“孟章神君曾教我良多,有这一拳便也就两清了吧?”

    薛惑讥讽道:“这么一拳怎么够?我教过你,姜轻寒也曾教你行经走脉之法,哪有这么轻易就两清?”

    宗烨垂下眼帘:“如此,那二位想要我如何还?不如今日都还清了,便也清净。”

    薛惑:“你……”

    “让他走。”白珞的声音从宗烨背后沙哑地传来。

    宗烨心中蓦地一跳,却不敢抬头,更不敢转身看白珞一眼。

    白珞冷道:“你说得没错。我们两清了,你走吧。”

    薛惑气道:“白燃犀,你不说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担心他!他救了你,说明他不坏,你……”

    “让他给我滚!”白珞怒道。

    宗烨眼眸中顿时凝起了雾气,手背上青筋暴起,要用尽全力才能压抑住自己内心的颤抖。宗烨强行忍住想要回头看一眼的冲动。

    燕朱悲悯地看着宗烨:“宗烨你何必……”

    宗烨冷冷看了燕朱一眼。燕朱只好把后半句话吞进了肚子里。

    宗烨握紧双拳,缓缓抬起脚向前迈去。

    “我就说为何有魔族如此大胆,竟然敢闯我昆仑!”风千洐的声音似洪钟一般从上空传来。

    宗烨脚步一顿顿时面色难堪地抬起了头。

    不仅仅是宗烨,薛惑、叶冥、风陌邶、姜轻寒等人都纷纷抬头看着风千洐。风千洐站在昆仑墟的上层,居高临下地看着白珞,宛如一位高高在上的君王。

    在风千洐身后,站着姜濂道与数百天神。

    叶冥眉头紧皱:“宗烨,怕是你也被人利用了。否则怎么会就你和燕朱两个人就能破了昆仑的结界。”

    风千洐高傲地看着白珞:“监武神君游历人间,本尊还以为你是去镇守魔族,稳定人界。没想到却是伙同这魔族之人在人界兴风作浪,妄图颠覆三界!”

    己伯毅怒视着风千洐:“风千洐,你在发什么疯?”

    风千洐状似讶异地看着己伯毅:“伯毅你是真的看不出还是装作不知道?这小子是魔族你难道看不出?就是这小子在人界立了诛神教,已收了不少信徒。而这件事情监武神君不仅知道,还甚是纵容,竟然由得诛神教日渐壮大!”

    杀人诛心。风千洐想要的原本就不仅仅是白珞的灵珠。只有将白珞踩在脚底,他才能在获得鸿蒙之力后坐稳帝君的位置。

    上位者,不仅要实力,更要权利。

    众神见宗烨跟在白珞身旁,皆议论纷纷对风千洐的话信以为真,就连平时中正的月孛星君也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白珞看着风千洐不屑道:“就算是纵容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

    风千洐脸色微变:“自然是上诛仙台,让诛仙台定夺。”

    白珞冷冷一笑:“如果我不去呢?你又能如何?”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