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第251章 朱雀翎羽 · “昆仑墟之战5”

    第251章 朱雀翎羽 · “昆仑墟之战5”

    风千洐的结界高悬在白珞头顶。白珞自木质阶梯上急速奔下,才刚离开躲藏的岩石一道火光便从白珞身后袭来。

    原本就腐朽不堪的木质楼梯被白珞踩踏成碎片飞向空中,顿时又被毒焰点燃。整个昆仑墟就像上元节时放满了花灯、空中飘着孔明灯的街市,整条街、整座城都燃起了星星点点的火光。

    只是这城是黑色,充满了死亡的气息,这烟火是毒焰,会灼烧人的皮肉,烧焦人的筋骨。

    腐朽的木栈道在众人脚下碎去。四道毒焰、五道浊水交叉着袭向众人。九婴的九头切换速度极快,让人根本来不及布下结界,只能没命地向前跑去。九婴体型巨大,红色的鳞甲似利刃一般刮在悬崖之上。那鳞甲尖利,原本坚硬如铁的岩石,此时却如同豆腐一般被九婴轻轻削去。

    岩石碎裂的声音似战鼓的鼓点催促着人不停向下跑去。

    轰隆一声响动,狰竟然趁着众人的不注意从峭壁上一跃而下!

    那狰好生狡猾!它藏在峭壁上看得清楚,知晓人群中最弱的是在昆仑墟上就受了重伤的姜南霜!

    姜南霜不防狰忽然出现,下意识地将己君澜和姜轻寒推了开去。她自己却一脚踏在了一根腐朽的木头之上。姜南霜的腿从破损的木栈道上陷落下去。尖利的木头碎片顿时扎进姜南霜的小腿。

    “霜儿!”己伯毅一把拽住姜南霜,这才没有让姜南霜从木栈道上掉落下去。

    己伯毅拉着姜南霜,那狰近在咫尺,腥臭的口涎似乎就紧贴在己伯毅的脸颊旁。可己伯毅若是松手,姜南霜必会掉落下去,只能任由那狰的爪子搭在了自己的脖颈之上。

    就在狰张开大口要对己伯毅一口咬下的时候,薛惑手持湛云剑从空中一跃而下,“噗嗤”一声湛云剑刺穿了狰的喉头,将它钉在了木栈道上。

    薛惑恨道:“早就想杀了这畜生了。”

    己伯毅逃过一劫赶紧将姜南霜拉了起来。

    刺穿姜南霜腿部的木头在山崖上一撞,顿时更深了三分。姜南霜疼得一声闷哼,咬牙将木屑从自己腿上拔了出来:“我没事。”

    姜轻寒急道:“姑母我先为你疗伤。”

    姜南霜摇摇头:“来不及,先走。”

    己伯毅一把将姜南霜背在自己背上:“我背你。”

    就耽误这么片刻,九婴已然追了过来。浊水沿着岩石、木屑流了下来。毒焰更是将两侧的岩石烧得滚烫。

    风陌邶见九婴就快追上众人,一咬牙竟然从栈道上翻身而下。

    “风陌邶!”己君澜大叫。

    风陌邶此时整个人已经落在了栈道之外。九婴转过头看着悬在空中的风陌邶,四颗头颅顿时喷出毒焰。风陌邶一脚踩在木栈道的扶手上,他向着矗立在昆仑墟中央的石柱振臂一挥,石柱轰然倒下,横在九婴与众人之间。

    随着石柱的倒下,风陌邶脚下的木扶手也应声断去,他整个人向着昆仑墟中央歪倒,不偏不倚地往九婴的毒焰之间落去。

    “咻”地一声,九耳箭破空而来,直射向九婴其中一颗正在吐火的头颅。

    只听皮肉刺破的声响,九耳箭刺穿了九婴的双眸。但九婴有九头九命,这一箭只是伤了九婴的一颗头颅,没有伤及根本。

    受伤的九婴发出一声尖利的嘶吼,顿时狂怒起来,蛇腹轰隆一声撞在岩柱上,浊水似五条水龙直朝风陌邶喷去。

    那浊水沾到身上便会腐蚀掉人的皮肉,风陌邶落在中央的一根岩柱之上,那浊水便当头向风陌邶浇来。

    在浊水喷溅到风陌邶身上时,两道金光破空而来,一道重重抽打在风陌邶身上,将风陌邶推至栈道一侧;另一道向九婴卷了过去,将那对准风陌邶喷出浊水的蛇首硬生生地从九婴细长的脖颈上扯了下来。

    白珞站在岩柱之上,在她身下是隐约可见的熔岩。那根石柱粗细仅容一个人站立,白珞端端立于石柱之上,宛若天神降临。被虎魄割断的九婴头颅顿时落入熔岩之中,就像是新鲜的肉落入滚烫的油锅里一样,熔岩顿时沸腾起来。红色的岩浆高高溅起,落在黑色的岩柱之上。

    九婴痛极,对准白珞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啸叫。那叫喊似穿透了昆仑墟的九层,四周黑色的碎石纷纷落下。

    只见九婴身体挣扎扭曲,九条长长的脖颈相互缠绕磨蹭,脖颈间的尖利鳞片发出令人齿酸的尖锐声响。

    那声音太过尖利,众人忍不住捂住耳朵,唯有白珞仍旧用绀碧色的瞳孔冷冷注视着九婴。

    尖利的声音减弱,九婴也停止了挣扎。“突”地一声,那插入九婴眼眸中的九耳箭竟然掉了出来。那原本被九耳箭刺穿的眼睛忽然眨了眨,腥红的肉芽自眼眶中翻了出来。九婴甩了甩自己的头颅,那肉芽竟似被浊水腐蚀的皮肉一样从九婴的蛇首上落了下来。等九婴再次眨了眨眼睛,新的眼睛已然长了出来!

    另一条脖颈上,头颅明明被虎魄齐齐断去,那断口上腐烂的鳞甲和皮肉齐齐掉落,新鲜的肉芽长了出来,竟然又渐渐生出了一颗头来!

    九颗头颅戏谑地看着白珞,每一张脸上都是极怒的神情。

    白珞回头看了众人一眼。风陌邶被虎魄一鞭子抽得不轻,背后都流了血出来。但好在被己君澜接住了,没有落到昆仑墟下面去。

    忽然间,只听“咔咔”两声响动。众人皆警惕地看向头顶风千洐设下的结界。

    不知是何原因,那结界上裂出了一条小小的裂纹!

    风千洐的结界竟然要碎了!

    原本震怒的九婴看着结界的裂纹,脸上竟然划过一丝狡黠的神色。白珞瞳孔骤缩。九婴这畜生近万年没有出过昆仑墟了!此时看到结界破损只怕一心想着冲破结界从这里出去!

    己君澜将风陌邶拖上栈道也是骇然地看着结界:“神君,结界要破了!”

    白珞绀碧色的瞳孔一凛朗声道:“己伯毅带大家出去。”

    己伯毅背着姜南霜有些忐忑地看着白珞。

    白珞厉声道:“你难不成想看着昆仑就此覆灭不成?!决不能让风千洐和姜濂道开启天印!”

    己伯毅沉声道:“监武神君我们一起冲出去。”

    “好。”白珞应道。众人赶紧又沿着峭壁折返回昆仑墟的第一层。

    九婴的九颗头顿时对着众人转了方向。它坚硬的蛇腹也攀上了陡峭的岩壁。这畜生竟然连先解决掉眼前的敌人都没想过,一心想出昆仑墟,

    忽然一道金光闪过,顿时席卷上九婴的脖颈。九婴的目光被众人所吸引,一时不防竟然被虎魄捆了个结实。

    只见白珞拉紧虎魄,蓦地从黑色的岩柱上翻身而下。她一双白色锦靴踏在的岩柱之上,整个人垂直地立于岩柱侧面。

    白珞拉紧九婴竟没有向上跑或者拧断九婴的脖子,而是拽住九婴整个人踩着岩柱向熔岩跑去!

    薛惑原本与己伯毅带着众人逃出昆仑墟,此时见白珞向熔岩跑去,骇得差点龙鳞都竖了起来!

    薛惑:“白燃犀!我信你个鬼!”

    说罢薛惑也从木栈道上翻身而下,一条巨龙向着熔岩直冲而去。

    白珞距离曾经关押着朱厌的九层塔底平台相隔甚远。她周围是一根又一根林立的岩柱,身下是黑红相间的熔岩与礁石。

    只是那些礁石里面哪些是能踩的,哪些是会沉下去的就连白珞也不知道。究竟是站在礁石之上将那九婴彻底熔去,还是与九婴一同被彻底熔去,竟然全凭运气!

    白珞见薛惑追来,无力分神用风阵拦住他,只能自己更加用力地拉紧九婴,加快脚步向下跑去。

    一人一龙,就似在赛跑一般,奔赴死亡。

    岩浆的热气炙烤着白珞,她乌黑的墨发在星星点点的火光之中飞舞。那熔岩近在咫尺,只需她一脚踩下去在礁石上站稳,将九婴整个都摔进熔岩里。

    或者她与九婴一同落进这可熔万物的熔岩里!

    白珞没有丝毫犹豫地踏出了一步。她的锦靴踩在其中一块礁石之上,那礁石却动了!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