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第600章 凝霜

2021-03-02 作者: 妖夜
  第600章 凝霜
  搞什么?
  哪怕李云逸前世经历众多,见惯了各种风雨,眼前这无比祥和的一幕,还是让他的心思慢了半拍,愕然不已。

  因为在他看来,哪怕天鼎王再有手段,江小蝉道心通明,眼里不揉沙子,对感情更是如此,若是知道了天鼎王腹中的生命,不说大打出手,肯定会吹胡子瞪眼……

  虽然她们是女人,没有胡子。但,也不至于如此祥和吧?

  天鼎王,究竟给江小蝉说了什么?
  李云逸眼底精芒闪烁,在天鼎王和江小蝉身上流转,试图找出些许端倪。

  天鼎王嘛,一如既往,虽然已是四十岁的年龄,但身为圣境,早已脱胎换骨,容光焕发,气质过人,更是北越之王,王的意志天成,或许是因为身怀六甲的缘故,她眉宇间更多几分温柔,显得格外雍容华贵,令天下男儿倾心。

  而倘若说天鼎王是一朵盛开的牡丹,那么许久未曾谋面的江小蝉,就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面容清秀,比天鼎王更多几分稚嫩,但正是这份不被世俗所染的稚嫩,更让她多了几多魅力,让人忍不住想捧在手心里把玩。

  时隔多月再次看到江小蝉清澈的双眸,李云逸目光微微一凝。

  清澈。

  娟秀。

  哪有福公公书信所说的冰冷?

  即使淡漠也是本性和冰霜大道的缘故。

  “是福公公故意夸大了?”

  这一念头从李云逸心头浮起,旋即压下。

  不会。

  这不是福公公的性格。

  这一路上,江小蝉有这等变化,必有其因。或是故意隐瞒,或是另有造化。

  如此狐疑在李云逸心上闪烁了一瞬,而他凝目望向江小蝉的举动,也被天鼎王捕捉到了,美眸深处闪过一抹复杂,突然展颜一笑,望向江小蝉。

  “在这楚京皇宫住了这般久了,本宫还从未见过镇国王爷对谁这般在意,竟在外等候半个时辰。”

  “王爷对江姑娘着实和他人不一样。”

  在意。

  不一样。

  江小蝉看见李云逸进来,出于本能,下意识站了起来,正要开口,突然听见天鼎王这么说,一双宛若玉石的眼瞳亮起,璀璨夺目,向后者望去,一抿嘴。

  “多谢天音姐姐解惑,小蝉明白了。”

  说着,江小蝉快走两步,来到李云逸身后,一如数月之前那边,护佑一旁。哪怕,现在的李云逸早已经不需要她的守护。

  姐姐?

  解惑?

  这都什么跟什么?
  李云逸眉头微蹙,望向天鼎王,只见后者早已收敛笑容,大袖一挥,也不说话,径直朝房间走去,李云逸眼瞳一跳。

  这个女人!

  又走了?
  李云逸不解其中之时,只见天鼎王已经步入正厅,房门应声闭合。

  “江姑娘与王爷许久未见,应该有许多话要说,本宫就不打搅王爷了。”

  天鼎王话音悠悠,逐客之意很是清晰,听得外面的莫虚都是心头一颤。

  霸道。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就是北越呢。

  李云逸沉吟片刻,却没有多说什么,径直朝望月宫外走去,江小蝉紧随其后,而这一次,莫虚当然不会再跟上,连忙找个理由离开了。

  清官难理家务事。

  更何况天鼎王来历不小,江小蝉也不是善茬。没见连李云逸都隐隐吃瘪了么,他哪敢再逗留?

  当然,天鼎王霸气逐客,也是李云逸给她面子,不想让这件事再次扩大。

  直到走出百丈远,四处幽静,高墙耸立,李云逸才突然停住脚步。

  “她给你说了什么?”

  江小蝉跟在背后,一双黑玉石一样的小眼睛始终落在李云逸身上,似乎也在观察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后者的变化,李云逸脚步一停,身为圣境的她竟险些撞在后者身上,猛地顿住,娇小的身子略显踉跄,垂下头,蝇子飞舞的低微声音响起。

  “没什么……只是一些贴己话……”

  又是贴己话?
  望着身前活像一只鹌鹑的江小蝉,李云逸仿佛又想到了昔日两人初见的那一幕,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最终,满心狐疑化为一声轻叹。

  他知道,如果自己追问,江小蝉肯定会说的。正如,他逼江小蝉第一次杀人那般。

  因为,他是李云逸。

  她,是江小蝉。

  但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放弃。

  没必要追问太多。

  这是信任,更包含私心。

  所以,李云逸只是含糊说了一句。

  “有些话,听听就是了,不用多想,也不能全信。”

  李云逸的本意自然是想让江小蝉保持道心通明。可没想到,当这句话传入江小蝉的耳中,后者娇躯轻轻一颤,惊讶抬起头来。

  “难道殿下没有给小婵准备礼物么?”

  礼物?

  江小蝉话音转变极快,让李云逸一时间都没能反应过来,微微一愣。

  这时,江小蝉双眼已经泛红了,道。

  “天音姐姐说,殿下这些天一直在闭关,是在给小蝉准备礼物……连熊将军都有,小蝉……”

  望着身前江小蝉罕见地露出少女的一面,李云逸闻言眼瞳一凝,蓦地转身望向望月宫,心头震动不已。

  礼物。

  熊俊!

  天鼎王说的,是道兵?
  绝对是!
  毕竟,自己上次让熊俊回来,唯一做的,就是让他炼化道兵。

  可是,天鼎王为何能觉察?
  要知道,就连亲自经手那些材料的莫虚也只是知道,自己想涉足炼器一道,为熊俊他们打造最顶尖的神兵而已,可是天鼎王……

  李云逸精神一震,突然想起一物,眼底泛起精芒,内视己身,神阙宝**,仙台旁,一株莲花悄然绽放,若是不仔细感知甚至会被忽视,完美融入其中。

  “莫非是它?”

  李云逸猜想涟涟,但最终还是放弃了重回望月宫询问的打算,压下心头的丝缕杂念,无奈地望向几乎哭出声来的江小蝉,摇头道。

  “这自然不是假的。”

  “确有礼物。”

  真的有?!

  江小蝉猛地抬起头,惊喜地望向李云逸,脸色就像是六月的天气,转瞬变化,李云逸心里无奈更多的同时,眼瞳精芒确越发闪烁。

  “跟我来。”

  李云逸迈动脚步,继续朝宣政殿走去。只是就在这时,就连江小蝉都隐隐发现,重新迈动脚步的李云逸似乎和刚才多了几分不同,如若……

  亢奋?

  是的。

  就是兴奋!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江小蝉突然提及的礼物,他最近打造的道兵。

  神兵有高下之分,道兵同理。

  虽然现在江小蝉还未炼化道兵,甚至连后者的模样都不曾见到,但是李云逸相信,它绝对是最适合江小蝉的。

  因为。

  它很强!
  真的很强!

  强到让李云逸想起自己打造它的整个过程,都忍不住心生澎湃的那种强!

  更重要的是,如果它能够如熊俊炼化神兵那般,化为本命神兵,甚至有可能更改江小蝉这一生的命运!

  ……

  身后。

  江小蝉不知李云逸为何亢奋,但心里也不由多了几分期待,当然,更多的还是李云逸说确有礼物的欢喜。在她看来,这就是李云逸在意她的另一个巨大佐证。

  直到。

  距离宣政殿还有百丈,突然。

  “咦?”

  江小蝉突然抬头,小脸上露出惊讶,双眸闪烁,奇异非常。

  “殿下,这是……”

  李云逸本以为江小蝉是感受到了风林火山大阵的波动,直到扭头看到后者精芒连连闪烁的瞳眸是望着宣政殿之内,心里突然有些惊讶。

  “你能感知到它?”

  江小蝉没有注意到李云逸脸上的意外,还直勾勾地望着前方,狠狠点头,李云逸再惊。

  是道兵感应?
  江小蝉透过风林火山也能感受到?
  没人比他更清楚风林火山的奇异,更别说内部还有本源之鼎的固守。并且,经过谭扬送来的那玉石里的巫族道纹的加持,如今本源之鼎的强大,李云逸相信,哪怕身为圣境三重天的谭扬想要洞察也定然无法做到像之前那般无声无息。

  可是。

  江小蝉竟然能感应到!
  李云逸眼瞳亮起。

  这岂不是证明,自己的设想没错?

  眼看江小蝉脸上的异彩越发旺盛,李云逸心里的期待也是如此,索性一点头。

  “去吧。”

  “你的礼物,就在里面。”

  得到李云逸的准许,早就期待感爆棚的江小蝉哪里还能忍得住,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当然,就在她踏入宣政殿大门的时候,李云逸已经把风林火山大阵开启,否则的话,以她现在的实力还真休想冲进去。

  呼!
  一踏入大殿,江小蝉立刻感到一股彻骨的冰寒扑面而来。如果换做其他人,哪怕风无尘等圣境,面对这等突然的温度变化也会大感难受,要用天地之力隔绝。

  可是,当江小蝉感受到这股冰寒,却忍不住长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享受之色。

  冰冷。

  这就是她最喜欢的温度。

  但并未沉迷其中太久,下一刻,她就被前方高台上一个躺在地上的修长木盒吸引了全部注意力。

  更具体些,是躺在其中的一柄长剑。

  通体剔透,如若寒冰的宝剑!
  只见它剑气无风自起,方圆十丈之内的地面上,已经被层层冰霜覆盖,外面分明是初夏季节,长剑附近却如同寒冬。

  长剑入眼的一瞬间,江小蝉整个娇躯都是一颤,目光锁定,再难挪开,体内气血躁动,因它而沸腾。

  这一刻,她仿佛产生一种别样的感觉,就仿佛……

  “我与它本是一体?”

  正当江小蝉为这种莫名的感觉心神慌乱之时,突然,听到身后熟悉而沉稳的声音传来。

  “我称它为,凝霜。”

  凝霜?

  李云逸赐名,江小蝉心头微微一荡。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