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8.第598章 唯情难修

2021-03-01 作者: 妖夜
  第598章 唯情难修
  李云逸罕见的在原地站了许久,脸上迟疑之色才散去。

  “唉。”

  一声长叹传荡整个宣政殿。

  若是这一幕被邹辉风无尘等人看到,定然会错愕非常。他们从来没有看见过李云逸的这一面。

  原因无他。

  唯有情字难修。

  一世重生,李云逸从未沾染情感之事,和天鼎王之事是为意外,也是惊喜。因为他知道,英雄难过美人关的道理。

  情字误道。

  前世,在中神州,他不知道亲眼见过多少强者被情所困。

  当然,更重要的是,情,就意味着责任。

  至今,每当他想到天鼎王怀中的胎儿,都忍不住心境难宁。

  身处乱世,连自身都无法保全,又如何能给身边人带来安全?

  这是责任。

  一份沉重的责任。

  李云逸自认为自己还没有这个实力,是他刻意控制自己,不染情道的最大原因。

  但。

  正如那句话所说。

  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

  李云逸经历过前世种种,岂能看不出江小蝉对他的情谊?

  因为看得出,所以不肯点破。

  但现在……

  他仍然不想点破,但却再也无法做出阻止江小蝉归来之事。

  因为于他心中,又何尝没有江小蝉的影子?

  剑道赤诚。

  灵魂通明。

  可以说,江小蝉是他这一世见过最为欣赏的奇女子。当年初识,连熊俊那等粗人都忍不住为江小蝉留在自己身边求情,李云逸自己又何尝没有丝毫心动?

  江小蝉这些年虽然不再身穿道袍,但她第一次出现自己面前的惊艳,李云逸始终不曾忘却。如今更从福公公信中知晓江小蝉这段时间的变化,心思更是沉重。

  江小蝉,是他的责任。

  这一点,自从自己将其接纳身边,用心栽培之时已经因果确定,不可更改。

  与情无关。

  但也有关。

  只看自己是否在意了。

  事实上,李云逸当然不会不在意。所以,经过漫长的思付和沉吟,他一声长叹后醒来,已经放弃继续修炼的打算,宣政殿大门开启,踏了出去。

  “嗯?”

  宣政殿开启,坐镇高处监管整个皇宫的风无尘立刻发现了李云逸的身影,眉头扬起,脸上闪过惊讶,正要下去面见,突然,他看到后者脚步所指的方向,身形一顿,停在原地,脸上浮起些许古怪。

  “这是……”

  “望月宫的方向?”

  望月宫。

  南楚内宫的一座大院。和皇宫许多大院一样,它为皇帝宾妃准备的。只不过现在,叶青鱼身在皇位,自然没有什么宾妃,李云逸也无家眷在宫中。

  但并不意味着其中无人。

  天鼎王。

  天鼎王此时就住在那里!

  李云逸要去见天鼎王了?

  是为了东神州大势,还是其他之事?
  风无尘不免多想,但本能地收敛笼罩望月宫方向的神念,即使他心里清楚,以他的神念,李云逸天鼎王只要随意遮掩,自己什么都不会听到,但还是做了身为臣子该做的事。

  这时,李云逸已经来到望月宫。

  “拜见王爷!”

  望月宫前女侍大惊,纷纷行礼,被他驱散了,感受到其中传来的些许气息波动,李云逸深深望了其中一眼,深吸一口气终于踏入其中。

  果然。

  一如他的感知,天鼎王似乎也察觉到他的到来,早已在庭院等待,不复在北越甲锺加身的模样,一袭大红衣衫无风鼓荡,时而勾勒出后者隐在其中的曼妙腰肢,令人不由畅想涟涟。

  李云逸眼瞳一亮。

  对方,还是那个天鼎王!

  哪怕身上只是寻常衣物,身为北越女战神的气势仍然蒸腾澎湃,浩荡如云。只是相比第一次两人相见的锋锐,天鼎王的气息更柔和了几分。

  李云逸下意识望向天鼎王并没有多少变化的小腹,这时,天鼎王秀眉一蹙。

  “镇国王大人日理万机,怎么突然想起来本宫这偏远之地?”

  “应该不是为了看看那么简单吧?”

  李云逸眼瞳轻轻一缩。

  这女人……

  还是一如既往的直接啊!

  李云逸能听出天鼎王话语中的不满和幽怨,轻叹了一声,拱手道。

  “请王爷莫怪。”

  “这些时日确实是本王分身乏术,又逢我南楚大事频出,招待不周,实在抱歉,是本王的职责。”

  望着拱手行礼的李云逸,天鼎王美眸深处骤然闪过一抹异色。

  她也是当权者,虽然身在南楚,并非北越,情报信息之类的无法完全,但李云逸也从未干涉她探查这皇宫内外,自然知道后者说的是实情。

  让她惊讶的是……

  李云逸竟然在道歉?

  天鼎王脸上浮起古怪。这些天来,把李云逸的一切行为看在眼中,她自然知道李云逸的性格如何,是绝对不会随便低头的。这样的致歉已经算是破天荒的头一次了。再加上她心里也明白李云逸刚才说的是实情,一时间,心绪涌动,照面之时心头的不满立刻散去大半。

  “镇国王莫怪,也是本宫失态了。”

  天鼎王话音缓和,李云逸眉心一颤,抬起头来,望着前者脸上比之前更多几分的母性光辉,终于做出决定,道。

  “不过王爷说的没错,李某此次,着实有事要和王爷商谈。”

  要事?

  天鼎王闻言,眼瞳一缩,突然,一股锋锐的气息爆发,充斥整个庭院。

  “北越出事了?!”

  天鼎王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北越。因为,那才是她的家,她的根本!至于楚京,只不过是她命中的一道驿站而已。

  李云逸看出前者的紧张立刻摇头。

  “北越无碍,王爷放心。”

  “大周已于一个月前调动北境和北越对峙的大军,与大齐大战正酣,怎敢对北越心起歹意。”

  “我楚玉阁关于北越之事对王爷全部开放,若是不信,自可查阅。”

  天鼎王闻言神色一动,本能的担心散去,望向李云逸的眼神更加好奇了。

  不错。

  关于北越当前的事态,她的确拥有随时向楚玉阁探查的权利,这也是李云逸给她的承诺,虽然或许有些不及时,但也足够了。这些天来北越也的确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所以,天鼎王更好奇了。

  既然不是事关北越,李云逸这次到来,又有什么要事?
  这时,李云逸似乎看出了她的狐疑,终于不再隐瞒,道。

  “是关于我身边一人,她快回来了。她剑道纯粹,是为修武奇才,但对于为人处世,却知晓浅薄,向来直截了当。”

  “我只怕她回来后会对王爷造成一些影响,所以才特地前来告知一声,只希望王爷在接下来十天,关闭望月宫,不要被她打扰。”

  “最多十天,她就会离开。”

  十天?

  回来?

  天鼎王闻言眉心一动,望向李云逸的眼神越发古怪,突然笑了。

  “如果本宫没猜错的话,王爷所说之人,应该就是江小蝉吧?”

  “只是不知,王爷如此刻意前来叮嘱,究竟是为了本宫,还是那剑道奇女子呢?”

  呼。

  浓厚的醋意扑面而来,李云逸闻言眼瞳一凝,脸色一怔。

  糟糕!

  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这一刻,他甚至都有点后悔没有阻止风无尘邹辉等人向天鼎王透露江小蝉的存在了。

  当然,真想隐瞒也难,天鼎王又不是傻子。

  所以,深吸一口气,李云逸正要回答,但就在这时,突然。

  “行了。”

  “镇国王爷的建议,本宫听到了。”

  天鼎王挥挥手,一脸不以为意,似乎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感兴趣。李云逸惊讶,正当他心头一松之时,突然。

  “不过,这望月宫,本宫自然不会封禁。”

  “既然这是王爷为本宫寻得的居所,它的掌控权,应该属于本宫吧?”

  “至于那江小蝉……她爱来就来,一切随她,她不会影响到我丝毫。”

  嗯?
  天鼎王不打算封禁望月宫?
  李云逸闻言心头一突,正要劝说,只见天鼎王大袖一挥,火红的身影已经朝卧房走去,唯有不容置疑的声音在空气中传荡。

  “如果没有其他事,还请摄政王大人离开吧,本宫要休息了。”

  休息?

  李云逸要追上去的脚步立刻一顿,僵在原地,没有贸然踏入,脸色略显复杂。

  事情的发展……有点出乎想象。

  但他也明白,目前来看,已经也很不错了。他假想中的让天鼎王和江小蝉和睦共处,只怕也只能是奢望。

  毕竟,她们是人,不是工具,也是有自己的七情六欲的。

  “起码,把这事说开了。”

  李云逸安抚自己,但肯定不会满足,在转身折返宣政殿的同时,也在盘算着,一旦江小蝉归来,自己将如何应付可能出现在后者和天鼎王之间的一切麻烦。

  回到宣政殿,他再次开始修炼,继续勾连巫族玉石,进行本源之鼎的补充和进化。

  只不过这一次,知道江小蝉不日回归,再加上谭扬先前的察觉,他更加小心了,没有全身心的投入其中,一丝神念始终游荡在宣政殿外,洞察一切。

  就这样,不知不觉,三天过去了,李云逸已经完成了对本源之鼎的进化,又踏入巫族圣渊,准备打造下一柄道兵。

  江小蝉回来一次就是一场麻烦,李云逸当然不会让这局势持续,要直接帮江小蝉打造独属道兵!
  擒妖王之灵。

  凝道兵之基!
  一切看似按部就班,又是数天过去。

  终于,这一天,一只由万余兵士组成的大军已经进入楚京的南大门南阳城郡,距离楚京,只剩下半日的路程……

  江小蝉,终于到了!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