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第612章 612:顾起番外:大结局篇(二更)

2021-06-17 作者: 顾南西
  第612章 612:顾起番外:大结局篇(二更)

  七月初,电影《追踪》上映,票房第一天破了六亿,十天破了三十亿,打破了犯罪片的历史记录。

  十一月底,宋稚凭借《追踪》里白汀一角,拿下了金鸭奖最佳女主角,是第一位未满三十岁的百亿影后。

  她一袭红裙站在领奖台上:“感谢冯林导演,感谢原著作者QIN先生,感谢影迷,感谢评委。。”最后,她笑着说,“感谢我的爱人顾先生。”

  她的顾先生就坐在台下不起眼的位置,看灯光里的她。

  “我的演艺生涯不算长,但没有遗憾,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以演员的身份站在领奖台上。”

  她落落大方地鞠躬:“谢谢。”

  获奖感言就到这里,她转身下台。

  台下有大胆的粉丝在呐喊,主持人叫住她:“刚刚的话是我们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宋稚点头,然后冲着镜头挥了挥手:“后会有期。”

  她提着裙摆下了台,顾起还在等她。

  颁奖晚会是现场直播,宋稚下台之后,弹幕还在狂刷。

  【什么意思?要隐退?!】

  【不要啊啊啊啊啊】

  【逗我呢,正当红的时候隐退?】

  【隐退个鬼,过不了多久肯定又出来捞金】

  【如果累了可以放个长假,别隐退行不?@宋稚V】

  【早发现了,她结婚后就毫无事业心】

  【尊重姐姐的选择,另外永远等你归来,不管你以什么身份@宋稚V】

  【说隐退就隐退,理由都不给一个吗?@宋稚V】

  是,理由都没给一个。

  从那天之后,宋稚以及宋稚工作室的微博就再也没有更新过,媒体拍到过她好几次,都是素面朝天普通人的打扮,她没有再参演过影视剧,也没有再出演过综艺访谈,粉丝由不可置信到慢慢接受。

  四个月后,宋稚以新晋导演的身份重新出现在大众面前,有人看好,也有人不看好,她不作任何解释,等待时间来交答卷。

  她和顾起的婚礼定在了次年的三月六号,已经不在艺人圈里的她,还是把三月六号这个日子送上了热搜。至于婚礼地点、被邀嘉宾、婚纱设计等等细节,任凭狗仔怎么挖都没有挖到一星半点。

  婚礼在顾起买的海外小岛上举办,只请了亲朋好友,摆了十五桌酒。谭江靳和谢芳华五号就到了,作为顾起的伴郎。宋稚交心的朋友不多,裴双双三号做了阑尾炎手术,所以伴娘请了凌窈和张北北,张北北到五号才知道谢芳华会来当伴郎。

  “为什么请谢芳华来当伴郎?”张北北很不理解。

  凌窈也知道她跟谢芳华的那段孽缘:“他当伴郎怎么了?”

  “年纪太小。”张北北解释,却显得欲盖弥彰,“不稳重。”

  凌窈故意打趣:“我看着还行啊,挺乖巧懂事的。”

  最近谢芳华追张北北追得很紧,闹得整个飞鹰特警队都知道了,张北北这几天都在躲他。

  宋稚解释:“顾起没什么朋友,他们两个算是他的邻居。”

  请邻居来当伴郎,那得多没朋友。

  岛上有度假别墅,宋稚去了酒店,顾起和两个伴郎五号在岛上过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海岛上,星星尤其得亮,一闪一闪地倒映在海面,像银河坠入了人间。

  快十二点了,客厅的灯还亮着。

  “睡不着?”谭江靳下了楼。

  顾起嗯了声,一个人坐在餐桌上,开了一瓶洋酒:“来点?”

  谭江靳拉开椅子坐下,把杯子推过去。

  顾起给他倒了半杯,闲聊着:“你为什么会当警察?”

  谭江靳尝了口酒,有点烈:“我当警察很奇怪吗?”

  顾起看着他那张跟上一世一模一样的脸,直白地说:“你更像罪犯。”

  这话谭江靳不是第一次听到,的确,他不怎么守规矩,处事作风是挺像罪犯的。

  “没有为什么,警校来我们学校特招,我被选中了。”

  “然后就做了卧底?”

  “我家里人不是被砍了嘛。”谭江靳摸到烟,点了一根,“人没事,都诈死移民了。”

  他把烟盒和打火机推给顾起。

  “戒了。”顾起说。

  谭江靳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我就想,都砍我家人头上来了,我不得还回去啊。”他语调懒懒的,“然后我就考去了特殊重案组,因为太优秀,没毕业就被委派出去了。”

  顾起手里的酒杯晃动着,玻璃把灯光折射在桌面上:“是挺优秀的。”毕竟是锡北国际戎六爷。

  算夸奖吧?

  算。

  谭江靳与他碰了个杯:“谢谢夸奖。”

  “喝酒怎么不叫我?”

  谢芳华也下楼了。

  谭江靳支着下巴看他,语气跟逗小孩儿似的:“你成年了吗?”

  “瞧不起谁啊。”谢芳华坐下,给自己倒了一大杯酒,“早成年了。”

  杏眼懒洋洋地扫过去,语调欠欠的:“看着挺小。”

  谢芳华回敬:“我有性生活。”

  虽然只有过一次。

  他朝谭江靳挑了挑眉:“你有吗?”

  还没有性生活的谭江靳:“……”

  妈的,这死小子!
  湖面波光粼粼,风不大,温柔地将涟漪荡开,月亮像美人,躲在云后欲语还休。三人喝得微醺,趴客厅就睡了。

  梦里,安静的白狐坐在石头上,胖乎圆润的黑色幼犬很闹腾,跳到树上去摘枣。

  石头说:“我们该回去了。”

  白狐跳下石头,幻成了少年人的模样。石头也变成了俊朗的男子,抱着剑走在前头,少年跟在他后面,摘枣的幼犬跳下树,拔腿去追。

  “等等我啊。”

  幼犬还幻不成人形,腿又短,跟不上,恼怒地直嚷嚷:“你们走慢点!”

  男子折回来,将它抱起:“谁让你不好好修炼,再幻不成人形,当心父神罚你。”

  幼犬不服地哼唧了声。

  前面,少年安静地在等身后的一人一狗。

  回到神殿后,父神问:作何去了?

  石头说:修炼去了。

  白狐说:修炼去了。

  只有幼犬说:摘枣去了。

  父神摇摇头,骂幼犬冥顽不灵。

  天边翻了鱼肚白,有曙光劈开了云。

  顾起最先醒来,推了推左手边的谭江靳:“醒醒,五点了。”

  谭江靳睁开眼,目光迷离了几秒,然后伸脚踢了踢谢芳华。

  谢芳华换了个姿势,继续睡。

  谭江靳又踢了他一脚。

  他起床气大得很,烦躁地抓头发,看了看手机:“才五点。”

  顾起先起身:“要去接新娘。”

  谢芳华打了个哈欠,很没精神,他做了个不太好的梦,居然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狗。

  那天的夕阳很美,顾起和宋稚在夕阳下面宣誓,会永远相爱。

  永远其实也不远,不过凡世百年。

  他们婚后的第三年要了小孩,是个男孩,宋稚因大出血进了ICU,顾起说不会再要孩子了,即便宋稚那么想要一个像思之一样的女儿。

  顾起给儿子取名叫思思,宋思思,前面一个思是思念,后面一个思是思之。

  思思懂事后,提过要改名,顾起说改名可以,只能改成二思,从此思思就打消了改名的念头。

  谭江靳和凌窈在顾起婚礼后的一年就当了父母,生了个女儿,比思思大两岁。谢芳华在他到了法定结婚日的那天娶了张北北。

  看吧,永远一点都不远。

  顾起爱了宋稚两世,一共六十四年。这一世,他比宋稚多活了一天,死后与她同葬。

  *****
  九重天光上,吟颂醒来。

  “神尊。”

  她坐在书案前,一动不动。

  仙娥上前:“您醒了。”

  神尊用了追魂锁,去了凡世一遭。

  仙娥大惊:“您怎么了,神尊?”

  吟颂抬手,摸到脸上冰凉的眼泪,她呆呆地望着自己手,目光无神,像一具空壳,嘴里喃喃道:“没有了。”

  仙娥问道:“什么没有了?”

  重零没有了,她跟着追魂锁跑遍了十二凡世,也没有再找到重零的魂魄。

  世间再无重零了,天光会依旧冰冷,而她是审判神,千千万万年都将困于这九重天光,不渡自己,渡众生。

  吟颂按着心口,疼得没有了知觉,她起身,摇摇晃晃地去了毕方神殿。

  如今她是审判神,东问还要向她行礼:“神尊。”

  她失魂落魄:“东问,你帮帮我。”

  “帮你什么?”

  “帮我把心口的肋骨取出来。”

  当日她降魔受伤,重零取了心口最近的肋骨,打进了她身体里。

  她的本体是冰魄石,也是重零身上的一根骨头,又由重零亲自教养长大,她像极了曾经的重零,总是淡淡然的模样,没有喜怒情绪,东问是第一次见她这样,心慌狼狈。他大概能猜到了,为何她总犯心疾,也大概能猜到她现下想要干什么。

  “那根肋骨不是重零,也变不成重零。”

  吟颂听不进去劝:“你不帮我,我自己取。”

  她幻出一把匕首,毫不犹豫地刺进心口,剖开皮肉。

  “吟颂!”

  东问想制止,可已经来不及了。

  她把手伸进心口,指尖血淋淋的,取出了那根离重零心脏最近的肋骨。

  三万年后,吟颂点化肋骨成神。

   *****
    是开放性结局,那根肋骨有没有长成重零,结局留给每一位读者自己去理解。

    顾起番外到此全部结束。

    明天傍晚左右应该还有最后一更,交代思之和九思的。

    
   
  (本章完)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