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0.第500章 500孟拂才是乔乐背后大神,CA1937!

    第500章 500孟拂才是乔乐背后大神,CA1937!

    杨照林闻言,看了办公室一眼,皱眉:“是上面要给辛老师一个任务,这个任务还不是我们领域的,我们本来还在核算数据,因为这件事,辛老师很长时间一直在里面打电话。”

    杨照林进入这个实验室没有多长时间,但也知道学派之间的斗争,有人的地方就有竞争,辛顺刚刚从联邦那边回来,还继承了李院长的实验室,眼红他的人很多。

    更别说,许院长恨不得把李院长这一派的人全都清理掉。。

    “是什么任务?”孟拂压低声音。

    “我之前听方老师他们说了,好像是上面一个计算机系的项目,智能开发数据,你知道上面的人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这个计算机的项目我们目前的水平根本就做不出来,更别说我们数学领域,”杨照林说到这里,神色也非常冷,“许院长正愁找不到机会对付我们,这机会就来了,把这个计算机项目拨给辛老师。”

    “网络神经元?”孟拂微微眯了眼。

    杨照林隐约记得这个词,“就是这个,辛老师还在跟许院长据理力争,我们实验室就这么几个人,关师兄离开后,想要走的人就更多了,这件事也是圈子里的常态,辛老师还在跟许院长吵,这件事总要有个结果。”

    孟拂点点头,去看办公室的其他人,孟荨正在跟金致远核算算法。

    航天器搁浅,分配到他们实验室的内容就不多了。

    办公室里面,辛顺“啪”的一声挂断电话,开门冷着脸就要出来,看到孟拂后,他内心的郁闷少了不少,他收起了些许烦躁,露了一丝笑容:“你忙完了?”

    “嗯。”孟拂点点头,她看着辛顺的表情,略微沉默了一下:“您没事吧?”

    “没事,”辛顺摇头,他拿着手机,匆匆跟孟拂打了个招呼,“我出去找一下邹副院,今天下午放假,大家可以所以活动。”

    说完,辛顺匆匆离开。

    孟荨跟金致远说完之后,就过来找孟拂:“姐。”

    孟拂转过身,眉眼疏淡:“有遇到什么问题吗?”

    “没有,”孟荨比以往更加沉稳了,说到这里,她压低声音,“我跟你一起回舅妈家。”

    辛顺给实验室放了假,孟荨呆下去也没有其他事情了。

    “好,”孟拂要回去再给杨莱做一次针灸,她将口罩拿出来,“你去收拾一下。”

    孟荨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的东西,跟孟拂一起离开。

    杨照林没跟她们俩一起回去。

    实验室里其他人看着辛顺跟孟拂他们离开后,都围到了杨照林身边,语气里都带着担忧:“你说这任务,不会真的要落到我们头上吧?”

    “我们要相信辛老师。”杨照林抿了下唇。

    其他人神色各异,都没有再说话,但方老师的离开,已经让他们的信任打了一个折扣。

    **
    孟荨跟孟拂一起回到了杨家。

    杨夫人在跟杨花看着孟拂给杨莱针灸。

    “阿拂的医术是跟谁学的?”杨夫人看着孟拂针灸的动作,干脆利落,比她以前看过的中医手法利落很多。

    她压低声音,询问。

    杨花看着孟拂的动作,眸光也变得温和,“她师傅。”

    “她师父?”这不是杨夫人第一次听杨花提起孟拂的师父了,“那她师父一定是个令人惊艳的人。”

    能教出孟拂这样的徒弟。

    杨花陷入回忆,片刻后,才轻声开口,“是啊。”

    孟拂把杨莱腿上的最后一金针拔掉,手按着几个穴位,抬头,“舅舅,感觉怎么样?”

    “很好。”杨莱每一次经过孟拂打针灸,都会觉得腿部又好上一个层次,此时更是,他现在甚至有一种感觉,他似乎真的能踩着地再次站起来一般……

    “药还需要继续吃。”孟拂精神明显没有刚刚的好,她声音淡淡的,眉宇间又透着一股子散漫,很难让人察觉到她此时的状态。

    只有杨花看了孟拂一眼。

    孟拂收金针,她往沙发椅背上靠了靠,然后笑看着杨莱,“舅舅,你试试看,能不能扶着杨九站起来。”

    听到这句话,整个大厅里的人静了一下。

    连杨花都不由看了孟拂一眼,眸子里涌现出不可置信:“阿、阿拂,你的意思是……”

    “没错,”看着杨花的样子,孟拂眯了眯眼睛,笑得懒散,“舅舅,你试试。”

    在孟拂说之前,其实杨莱就有些预感了。

    腿是他自己的,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腿部的状态。

    眼下孟拂一说,他放在轮椅上的手都有些颤抖,=。

    杨九眼睛红了红,连忙走近,来扶杨莱:“杨总,我扶您。”

    他手有些颤抖着,扶着杨莱的胳膊。

    杨莱一手扶着轮椅,一手扶着杨九,在站起来的时候,双腿是控制不住的颤抖,一股酸麻从脚底弥漫,他有些感觉不到双腿,只能感觉到酸麻刺痛到感觉。

    显然,仅仅是站起来的这个动作就已经让他身体负荷很重,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层冷汗,跟刚刚孟拂给他针灸的时候差不多。

    他中途停了一分钟,最后,放下了轮椅的扶手,在杨九点支撑下站起来了。

    杨莱很高,即便是站的不是很直,腿部还有一些弯曲,也能看得出来有一米八。

    杨夫人坐在杨花身边,她看着杨莱站起来的样子,手捂着嘴,一双平日里温婉的眼睛泪光闪烁。

    “砰——”

    杨莱支撑不住,又坐回去了。

    然而他没有半点沮丧,而是抬头,看着孟拂,第一次用这么失态的兴奋,甚至于搭在扶手上的手都是颤抖的,“我能……能站起来了……”

    杨花也随之看向孟拂,那双眼睛有释然也有激动。

    孟拂知道,杨花从知道杨莱的腿是因为要去接她而废掉的时候开始,心里就有一个结。

    欠杨花的,孟拂也不知道可以怎么还,杨花把她从垃圾桶边抱回来的时候,这就是第一笔孟拂还不了的债。

    在对杨莱这件事上,孟拂比任何事都要认真,认真到甚至于不惜暴露自己的风险。

    眼下,孟拂终于能缓下一口气,她拿起茶杯,朝杨莱举了下杯子,眉眼含笑:“恭喜,舅舅。”

    “谢谢你,谢谢你,阿拂……”杨夫人一直呆呆的坐在椅子上,此时终于反应过来,她猛地转身,抓住孟拂的手,声音都有些哽咽。

    三十多年了,杨夫人见过杨莱消沉,见过他自暴自弃,即便后来成功了,但腿一直是杨夫人最大的遗憾。

    “现在还只是开始,等会儿我给舅舅专门列一个复建过程,”孟拂想了想,“复建过程乐乐……乔乐医生会帮舅舅,有她在,舅舅您不久就能站起来了。”

    “你说乔医生……”杨夫人看过孟拂的所有综艺,更别说,乔乐之前还受秦医生邀请来给杨莱做过一段时间的复建。

    在这之前,杨夫人跟网友一样,都觉得小魏能站起来,基本上是乔乐的功劳,而乔乐也因为这件事,在那之后被中医基地邀请。

    她的一套针法,已经成为了中医界的一个特有针灸,每天等着见她的瘫痪人士不计其数,乔乐在中医界,已经有了一定的名气。

    但乔乐跟杨夫人他们说话的时候,总是十分谦虚,并认真的说真正厉害的另有其人,她的针法是其他人教的。

    那时候杨夫人他们总觉得乔乐是过分谦虚。

    可现在……

    杨夫人看着孟拂,她觉得,乔乐说的那一套针法,应该就是孟拂教的。

    杨家一家人今天高兴,都多喝了几杯酒,孟拂要喝酒,这一次杨花都没拦她。

    **
    孟荨晚上没有留宿杨家,而是跟孟拂一起回了江河别院。

    应该是说她送人回去。

    一进1601,孟荨就看到了大白,她脸上露出了少有的笑:“大白,你是不是胖了?别挡路。”

    孟荨伸腿,把大白踢走。

    然后一眼看到了跟着大白身后出来的苏承。

    他穿着一身家居服,面色稍显淡漠,眼神锋锐,周身气息极冷,孟荨推了下眼镜,“苏大哥。”

    苏承放下手里的水果盘,抬头,挺礼貌的跟孟荨打招呼。

    孟拂脱下外套,又摘下口罩,她晚上喝了酒,杨家人今天都高兴,杨莱拿出了自己珍藏的葡萄酒,后劲十足。

    苏承凉凉的看了她一眼,孟拂就把外套递给他。

    孟荨看着孟拂这么顺手,不由心底佩服,她姐姐才是个真正的勇士。

    “承哥,我有点头疼。”孟拂脸上的神色没什么变化。

    “嗯,”苏承略微蹙眉,伸手把人扶住,她脱了外套,里面就一件打底衫,“喝的还是红酒?”

    孟拂“啊”了一声,她回想了一下,“是吧?我跟舅舅一人就一瓶。”

    孟荨没敢说,你俩一人是两瓶吧。

    “就一瓶?”苏承要被人气笑了。

    他把人带进去卧室。

    孟拂认真的开口,“我要电脑,我要查东西。”

    “行,电脑。”苏承本来想问她现在能看得清字吗,看她这么认真,便让她坐到椅子上,又回到大厅把她的电脑拿进来,开机,“你要查什么。”

    孟拂愣了一下,跟着回应:“是啊,我要查什么?”

    苏承少见的沉默了一下,他弯腰,关上电脑,“那我们明天起来再查。”

    孟拂伸手,抱住他的腰,“承哥,我现在是不是傻了,我180的智商啊。”

    “我现在除了好看,我一无是处。”

    她开始背算法。

    苏承本来还安慰她来着,听到她这个时候,还这么说话,他也愣了愣,然后压着嗓子笑了,“没有,你不傻。”

    孟拂还在背算法,她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甚至一双桃花眼都很认真,除了偶尔闪过的一丝迷茫。

    她微微眯了眼,身上沾了点酒香,抬头的时候,那双桃花眼带了点雾水。

    苏承看了一会儿,低头压过去亲她,温柔中又不失占有欲。

    “孟拂,”他捧着孟拂的脸,声音有了些欲念,又轻又缓,“会有那么一天的。”

    会有那么一天的,我们俩个都不欠这个世界任何一件事。

    **
    孟拂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头稍微有点痛,不过她天赋异禀,倒没多大的后遗症。

    她坐在床上,看了会儿手机。

    这会儿才六点。

    孟拂坐在床上,回想了一下昨晚的事。

    有些面无表情。

    她是不是背了一晚上的算法?
    还说了句什么来着?

    孟拂大概坐了三分钟,才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

    她慢吞吞的从床上爬起来,看了下手机,手机上有好几条留言,第一条是五点的——

    承哥:【你昨晚说要查东西,电脑在你房间。】

    孟拂:【哦。】

    后面是杨莱还有杨夫人杨流芳跟杨照林的。

    最后是乔乐的,她在问她杨莱的腿是不是她治的。

    她一一回完,就回头看桌子上的电脑,电脑已经关起来了,她磨蹭了一下,便穿上拖鞋,去开桌子上的电脑。

    把椅子拖开,坐在椅子上,然后面无表情的伸手打开电脑,开始查“神经网络元”这件事。

    网上关于这些资料很多,实际上这个构想二十年前在联邦就被提出来,然后也被联邦的一群科学家们做出来这个神经网络元。

    也正因为如此,天网忽然间提升了一个档次,成为了沉浸式的网络客户端。

    天网是个庞大的势力,几乎能跟联邦抗衡,里面收纳的人才更是不计其数,联邦那边都不敢轻易去动天网。

    也因此,多少国家都在打这个技术的主意,国内看来也在研究这个方面。

    孟拂对神经网络元的这个构造不太清楚,涉及到行业机密,天网没有悬赏这些的积分,不过有关于神经网络元的研究。

    孟拂把这份文件下载下来,开始浏览。

    “神经网络元”不仅仅是计算机系,跟生物、数学多少都有点关系,里面的算法神经元十分复杂,数学在里面充当了运算,所占的比例不是很多。

    确实如同杨照林说的那样,这样的项目,不该放在数学系。

    孟拂看完所有资料,不由按了下额头。

    然后拿了个优盘,把她看到的所有东西放进优盘。

    她把电脑关掉,又拿了衣服去浴室洗澡,洗完澡,她就开门出去。

    外面,苏地正在厨房,看到孟拂起来,他探了个头,“孟小姐,有碗醒酒汤。”

    他说着,把醒酒汤拿过来,给孟拂喝。

    孟拂一边拿着毛巾擦头发,一边看了眼房间,苏承不在,她松了一口气。

    然后拿起苏地递给她的碗,淡定的喝完。

    只要她不尴尬,尴尬的就是苏承。

    孟拂刚洗完澡,今天因为尴尬,也没出去跑步,而是下楼遛了一圈大白,遛完大白上楼之后,孟荨也起来了。

    昨晚送孟拂回来,也太晚了,苏承就没让孟荨离开,让她睡了下这里的客房。

    孟拂伸手拿了个桌子上的包子,一边咬一边开口:“阿荨,我待会儿送你去研究院。”

    孟荨正在里面刷牙,听到孟拂的声音,她含糊不清的开口:“好。”

    **
    七点二十,孟拂把孟荨送到了研究院。

    研究院办公室,昨天走了方老师,只剩下了几个比较年轻的人,不过现场人都比较浮躁,方老师算是组里面资历很老的了。

    孟拂手里拿着优盘,去问金致远,“辛老师呢?我有东西要给他。”

    “辛老师?”金致远放下按键盘的手,看了眼外面,拧眉,“他好像去找许院长了,许院长在八楼,你再等一等,应该马上要回来了。”

    孟拂将手里的优盘握紧,看了眼门外,想了想,还是上楼去找辛顺。

    八楼是许院长跟邹副院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门是半开着的,能看得出来,里面的人很多。

    “辛老师,这件事是上面发布的,神经网络学,我听说主要是你们数学专业,数学专业,数你们第一实验室积分最高,您就当为了整个研究院做贡献,做好了,还能给你们实验室的学生升功勋,这是件好事啊。”这是邹院长的声音。

    “是谁,辛老师,你就当为人民牺牲一下……”这是另一位研究员的声音。

    辛顺平日里温温和和的,可为了李院长留下的实验室,他气得脖子都红了,“我去你的邹为民!这件事是好事,那你们怎么不去做?非要给我们实验室?!是不是觉得李院长走了,我们实验室就能任人欺负?!做好了能有功勋,你怎么不提,做不好,实验室的所有人前途都到此为止?好话说的冠冕堂皇,你们不就是想让我们背锅吗?”

    孟拂站在门外,认真听着他们的对话。

    办公室里,一个男人看着办公室的所有人,眉眼很沉,声音也十分严肃:“会长说了,这件事你们必须要有人解决,今天就要出结果。”

    刚刚的研究员笑着看着辛顺,“辛老师,。”

    邹副院也点头,“是啊辛老师……”

    其他人目光都看着辛顺。

    辛顺以前跟着李院长,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争斗,此时听着这些人的话,他能感觉到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窒息感,像是被海水包围。

    好像没有了李院长之后,他的无力感越来越严重了,他看着许院长等人,最后目光放在那个男人身上:“许院长,钱队,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这件事我们做不完,我们实验室那几个年轻人的前程都到此为止了……”

    这个钱队,就是百里泽的人,这次是来负责这个项目的。

    许院长似乎是笑了一下,他看着辛顺,很是疑惑:“他们前程跟我有什么关系?任务也给他们了,他们做不出来那是他们的问题,辛老师,你们可是积分第一的实验室啊,要是做不出来,这个实验室也就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孟拂站在门外,一直听到这里,她才伸手敲了下门。

    在所有人目光看过来的时候,她推开门,目光扫了办公室里面的所有人,将手里的优盘握紧,声音又轻又淡:“这个项目,我们第一实验室接了。”

    辛顺回头,他看着孟拂,愣了一下,“可……”

    “辛老师,你就算求他们也没用的。”孟拂轻声开口。

    办公室里面,皱副院看着孟拂,没敢说话。

    许院长看到孟拂,目光变深,然后莫名的微笑,“识时务者为俊杰。”

    只有那个钱队,他眯眼看了孟拂一眼,对方年轻的不像话,像是个大一新生,实在不像是研究院的人,他几乎是嗤笑出声:“就你?”

    孟拂偏头看了眼钱队,她一双桃花眼十分清亮,声音也是不卑不亢,“嗯,我,CA1937。”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