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第499章 499孟拂去任家,编程技术

    第499章 499孟拂去任家,编程技术

    孟拂录完了《生活大爆炸》,在M城还有个采访,录完采访,身边的赵繁就跟她说接下来的安排。

    “承哥说你要休息几天,我就先带新人。”赵繁也不担心孟拂的热度,《神魔》加上综艺的热度,孟拂已经预定了下个月的话题王。。

    节目组策划刚刚还跟赵繁打了电话,说这一期帮他们省运营费了。

    孟拂拿着纸巾,把因为上镜而抹的口红擦掉,“机票是几点的?”

    她们今天要回京城。

    “下午两点,现在要赶紧出发了,”赵繁慢拿起行程表看了一下,“这次我就不陪你去京城了。”

    孟拂现在活动少,赵繁带了个新人,新人最近在拍电视剧,赵繁准备去看看。

    两人正说着,孟拂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拿起来看了看,是苏承,他声音依旧清浅:“到机场了吗?”

    “还没,上车了。”孟拂打开车门。

    苏承“嗯”了一声,缓缓道,“我把大白带出来了。”

    听到大白,孟拂不由摸了一下鼻子,她已经很久没看大白了,“它现在怎么样?”

    “它?”苏承淡淡看了眼手上牵着的大白,“胖了两斤,我等会带它去机场。”

    两人说了几句,就挂断电话。

    **
    五点五十,飞机到达机场。

    赵繁没跟孟拂一起回来,只有苏地拖着行李箱跟在孟拂身后。

    孟拂穿着宽大的黑色长外套,头上鸭舌帽,脸上口罩,宽大的外套遮住了她的身形,机场的人来去匆匆,注意到她的人不多。

    刚到出口,她就看到了站在人群后,身边自动隔绝一米范围外的苏承,他也戴了个口罩,但身材颀长,穿着浅墨色的衬衣,外面一件同色系的风衣,袖口松松的挽起。

    鹤立鸡群,不过即便是隔着口罩也能看得出来冷漠,没什么人敢看他。

    “少爷您回来了?”苏地已经拿出了车钥匙,看到苏承,愣了一下,上次是苏地开车来的京城这边的机场,这会儿车还停在机场的停车场。

    人多,苏承也不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只淡淡道,“事情提前办完就回来了,先去停车场。”

    苏地的车还在最里面,他把行李箱拖走,利落的开口:“我去开我的车。”

    他跟苏承的车停在不同的区,到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分道扬镳,孟拂手插进了风衣的兜里,懒洋洋的跟在苏承身后。

    周围路过的人偶尔有狐疑着盯着孟拂的人,不过孟拂戴着鸭舌帽,还戴着口罩,又没庞大的保镖跟助理团队,基本上没人敢上去认她。

    苏承开了锁,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孟拂就看到副驾驶座上,一团雪白的东西。

    正是大白。

    它安静的趴在副驾驶座,看到孟拂过来,只懒洋洋的拍了下左边的翅膀,连站都懒得站。

    孟拂伸手把大白捞起来,坐到位子上,她拎着大白的翅膀,低眸,因为长时间坐飞机,她靠着椅背,依旧是很懒散的样子:“这是长了不少啊?”

    大白只很轻的拍了下翅膀,然后弱弱的叫了一声。

    大白一直跟着马岑,马岑从不会束缚它,眼下大白是变得更好看了,但也更胖了。

    “这两天你带着它吧。”苏承很轻的看了大白一眼,轮廓温和,就是声音有点儿凉。

    孟拂将大白抱着,垂下眼睫,“好。”

    大白听到孟拂说话,用脑袋轻轻蹭了孟拂的肩膀,然后又“嘎嘎”叫了两声。

    孟拂头疼,“你什么时候才能意识到你只是一只鹅?”

    车子很快到了停车场。

    两人下了车,孟拂站在电梯口等苏承过来,苏承走过去,伸手握住她空着的一只手,然后按了电梯。

    电梯到一楼就上来了一个住户,孟拂跟苏承站在后面,倒也没多引人注意。

    1601,苏承是知道密码的,直接按了密码进去。

    孟拂跟在他身后进去,苏承进去后,就开了冰箱,孟拂看着他的背影,笑了下:“你是不是不开心?”

    苏承愣了一下,他拿了瓶牛奶,又放到桌子上,走回到孟拂身边,伸手打开了电视,“没有。”

    孟拂抱着大白,坐在沙发上,她手指摸着大白的背,偏头看苏承。

    他大概是最近都没怎么睡好,眼下有淡淡的青色,他睫毛很长,一垂就遮住了那双黑色眸子,浅浅的散着光。

    “没有不开心,”苏承伸手将人抱住,下巴浅浅搁在她的颈窝上,然后轻笑着,又叹息,“我怎么会不开心,我是……太开心了。”

    他快速转了话题,“听说你明天要去任家?”

    “嗯,去赚钱。”孟拂眯了眯眼。

    苏承点点头,单手打开桌子上的电脑,又打开工作邮箱,开始审批工作。

    他也不避开孟拂,孟拂一抬头,就看到了文件上熟悉的名字。

    孟拂一愣,“封老师要申请去联邦?”

    苏承随意看了眼,给了通过,“嗯,不过要等一段时间联邦才给审批。”

    孟拂抱着大白,没再说话了。

    **
    翌日。

    孟拂一早就起来了,她晨跑完回来,任伟忠就给她打电话说要来接她。

    “孟小姐,早上好。”任伟忠打开后座的门,给了孟拂一个非常耀眼的微笑。

    “早。”孟拂没有带医药箱,她的金针都是随手带在身上的。

    任伟忠坐上了驾驶座,一边开车一边跟她说一些事儿。

    等靠近联邦街道等时候,就看到了驻扎在联邦街道路口边的人,任伟忠本来想张口解释,但看孟拂低头玩手机,半点儿惊讶的表情都没有,任伟忠到嘴边的话就说不出来了。

    不多时,到达任家。

    任家底蕴足,排场丝毫不输于苏家又一个16进的大院子,任伟忠直接带孟拂到任郡那里:“先生,孟小姐来了。”

    任郡此时坐在大厅内,正在跟一个中年男人说话,不过任郡有些心不在焉。

    听到任伟忠的声音,他连忙起身,目光很亮的看着门口。

    孟拂跟在任伟忠身后进来。

    “你来了。”任郡很少这么喜形于色。

    中年人不由多看了孟拂一眼,除了过分好看,他也没出来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任郡放下茶杯,对着中年男人介绍,“寻管事,这是孟拂,《变异3》就是她演的。”

    中年男人起身,“孟小姐,你好。”

    孟拂也礼貌的跟他打招呼,然后看向任郡:“任先生,我帮你诊脉吧。”

    “好。”任郡让寻管事先走,他做好,把手放在桌子上,让孟拂诊脉。

    任伟忠则是去了库房。

    任郡昨天准备了一天,给孟拂准备了一盒礼物。

    他拿到了礼物之后,就往任郡那边走,一路上,正好看到一个少年拿着手机过来。

    “任队。”少年看到任伟忠,笑意盈盈的打招呼。

    任伟忠也极其有礼貌,“唯辛少爷。”

    任唯辛,任唯一的弟弟,在任家没有任唯一跟任唯乾出名,但也是极其出色的弟弟。

    任唯辛目光在任伟忠手里的盒子上,自然认得出来,这是昨天任郡花高价从拍卖场买回来的一个钻石,“任队是要去找我姐姐?她刚刚出去找百里会长了。”

    任家对身边的人向来大方,尤其对任唯一,什么好东西就往她那儿送,这个钻石,任唯辛也觉得是任伟忠给任唯一的。

    “不是,”任伟忠笑了下,“我要去找先生,孟小姐还在等着。”

    说完这一句,任伟忠又继续赶路了。

    任唯辛却是愣了一下,他看着任伟忠的背影,这块天价钻石……竟然不是第一时间给任唯一送过去?
    他皱了皱眉,回去找他妈妈询问这件事,“这个孟小姐是谁?任先生要结婚了吗?”

    华美妇人这会儿正在跟人约好了做美容,听到任唯辛的话,她脚步顿了一下,挂断电话,“那是任先生的私生女。”

    华美妇人正是任唯一的妈妈,林薇。

    “私生女?”任唯辛拧眉,“怎么突然多了个私生女,我还以为任先生是知道了姐姐这么厉害,所以特意那么大张旗鼓的,是想要给姐姐买东西,没想到是为了个私生女。”

    任郡跟任唯乾在任家都挺冷漠的,任郡倒是对任唯一不错,毕竟是任郡的义女,他经常搜刮好东西给她。

    今天突然转性了,突然出来了个私生女,还对她这么好?
    “也不知道任先生在想什么,”林薇摇头,“对一个私生女这么好,唯一这么有出息,这一次还要突破神经网络研究,他竟然都不关心。这要是为了私生女跟唯一离了心,就等着看他以后哭吧,现在的唯一可不是没人依靠的。”

    不说任二叔等着拉拢任唯一,光是升为器协会长的百里泽,就不是其他人能比的。

    这任郡是疯了吧。

    **
    孟拂正在替任郡把脉。

    她把脉的时候,任郡手又低着唇,咳嗽两声。

    孟拂:“……”

    你这病外在表现跟“咳”毫无关联吧?

    她把玩脉象,又看了任郡的日常活动空间,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不是慢性毒药的来源。

    孟拂收回思虑,倒也不意外,能在中医基地的眼皮子底下,给任郡下了二十年病毒,还没人能看得出来,想来对方足够小心翼翼。

    “我给你开个药方,你先吃一个星期。”孟拂重新坐回椅子上。

    她没开口找任郡要以往病情资料,也没让任郡去哪里检查,连血液报告都没看。

    一切都很原始,望闻问切。

    非常的随意,随意到旁边的佣人嘴角不由抽了一下,不过他们也不敢妄议主子,都没说话。

    任郡没想到孟拂还要给他开药,愣了一下之后,他就让任伟忠去拿纸跟笔。

    孟拂拿着笔,随手在纸上写了一串药方,随手递给任郡。

    任郡接过来,低头看了一眼,这一眼倒是让他愣住,纸上的字迹大气,字里行间风骨极盛。

    孟拂的字在她的一个MV中有,不过那时候弹幕撕的厉害,都觉得是手替。

    不过孟拂团队一直也没澄清过,也从来不炒这个人设,只让粉丝把关注力放在孟拂的影视作品上。

    这是任郡第一次看到孟拂的字,没想到这字比任唯一还要多几分功夫。

    他看着这字,顿了一会儿。

    孟拂开完了药方,就起身告辞。

    “孟小姐,为表感谢,我们老爷准备了午饭……”任伟忠恭敬的开口。

    孟拂却摇头,“不用了。”

    她等会儿还要去研究院找杨照林他们,除此之外,她还要去给杨莱针灸。

    任郡有些失望,但也料到,他看了任伟忠一眼,任伟忠连忙把盒子递给孟拂。

    孟拂看了一眼,并没有收:“下一次疗程后,诊金直接打到我的卡上。”

    **
    器协,任唯一放下手机,微微抿唇,“百里会长,我先回去忙了。”

    “好。”百里泽颔首。

    等她离开之后,百里泽才微微眯眼,安静了一会儿,才开口,“你说任先生很看重他的私生女?”

    身边的人颔首,“这私生女您也知道,跟关书闲之前是一个实验室的,孟拂。”

    百里泽现在是器械会长,对研究院也了如指掌。

    他动了动手指,把内部孟拂动资料查出来,很快,电脑上便浮现了孟拂动工号——

    CA1937。

    之前萧会长跟研究院的人签署了保密协议,没几个人知道S019。

    不过即便如此,孟拂这年纪拿到1937这个工号也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难怪任先生要把她接回来,”百里泽的人看了眼这个工号,“他是觉得大小姐不是自己亲生的,所以还想培养亲生的?”

    百里泽看着这个工号,目光寒凉,拿着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许院长,神经网络的算法在你们院吧?”

    许院长叫苦不迭,“百里会长,这个项目我正打报告送回去,这实在不是我们能负责的了的。”

    上面让他们开发人工智能算法片段,但他们是数学系的啊,神经网络虽然跟数学有些关系,但毕竟是编程类,跟他们有什么关系?!

    “你做不了,就让第二实验室的人去做,”百里泽看着电脑,轻声开口,“十天后,我要看到结果。”

    “第、第二实验室?”许院长一愣。

    第二实验室就是李院长之前的实验室,因为航天工程搁浅,整个实验进度也慢下来。

    李院长死后,从联邦赶回来的辛顺接替了李院长实验室组长的位置,关书闲直接离开了研究院,跟在百里泽身后。

    这个实验室在李院长死之前,就聚集了不少人,许院长想动他们,但找不到什么理由。

    没想到百里泽突然发了命令。

    “就是第二实验室,十天后,我要亲自看神经网络算法的报告。”百里泽一张脸极艳。

    许院长连忙道:“好,我这就去说!”

    神经网络是上面发布的任务,他们想要跟联邦一样发展科技,但国内的技术远远落后。

    这个任务一下来,各大科目都在推卸,不敢去碰,上面正好又发了最后通牒。

    这个项目没人能做得出来,总要有个人去担着,这些人包括许院长,就是不想被问责,所以都在打报告踢皮球。

    但现在……

    好像找到了能担下这个锅的团队。

    **
    孟拂从李院长死后,就再也没有来过研究院。

    这会儿再回来,保安也换了,她给对方看了1937的工号,就直接进去找杨照林辛顺等人。

    她来的时候没有通知任何一个人,看到她回来,杨照林一愣,有些惊喜,“阿拂,你怎么回来了?”

    “来看看。”孟拂看了眼实验室的人,实验室只剩下了三三两两的人。

    她正想问其他人呢,又有一个中年人从办公室出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包。

    孟拂记得这个人,是当初景慧他们离开后,加入实验室的方老师。

    看到孟拂,方老师顿了一下。

    孟拂看着他,诧异:“您要离开实验室?”

    方老师抿了下唇:“孟同学,我今年已经43岁了,我想做出来成绩,不想……”

    说到这,方老师深吸一口气,“实在抱歉!”

    孟拂没说话,只看着方老师的背影,等他出了门,她才抿唇,转向杨照林:“怎么回事?”

     **
      ……

      
     
    (本章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