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零章 尘埃落定

    不过这样还不够,我还要当面戳穿曲玲娜的虚伪面目。

    “你怎么了?是不好意思说还是编不出理由了?曲玲娜,为什么你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却在何艺扬有了名气,有了资本的时候想起来要回来找他了?”

    “我......”

    “唉。”我抬手打断了她,“你别说是因为爱,因为后悔之类的鬼话。据我从钱律师这里知道,你早在两年前就离婚了,为什么当初你离婚后不马上回来找他,而非要等要现在才回来呢?

    这其中的目的我想明眼人都能看清楚?啊对,所以你说后悔也对,你应该很后悔的是当初为什么没想到何艺扬会有今天吧?”

    说到这时曲玲娜已经乱了阵脚,不知气措了。

    钱律师更狠,直接再次“捅刀”:“啊,夏小姐,还有一件事您可能不知道,据我所掌握的资料,曲女士两年前离婚也是因为出轨怀了别人的孩子,被她前夫发现,从而提出的离婚。

    曲女士的前夫美籍华人布格斯先生在洛杉矶还算出名,我在网上查了一下当时的新闻。据说曲女士因为不想离婚,就多次在她前夫公司大闹。

    布先生最后为了顺利和曲女士离婚,只能答应给曲女士一大笔赡养费和一栋房子,才结束了这段婚姻,但是我还知道这其中是有条件的,就是曲女士五年内不能再结婚。

    我记得夏小姐曾和我说过,何先生在美国时,曲女士曾以房子和人脉为诱饵让何先生留在美国与她结婚。

    那我就在想,如果被曲女士的先夫知道.......”

    “够了。”曲玲娜突然着急忙慌地再次站了起来,“够了,没想到你们中国的律师竟然这样卑鄙,用这种手段来逼我。我告诉你,你们,你们少吓唬我。”

    “唉,曲女士,请注意你的言辞。”钱律师不急不乱地挂着笑容,“第一,我这不叫吓唬,是友情提醒;第二,别忘了你也是中国人,应该对你的祖国持有应有的尊重;这第三嘛,我也是出于为你考虑,你想和何先生挣抚养权划不来,你也看到了何先生是不可能和你复婚的,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就算五年后再想找一个好男人也不太容易了吧。所以啊,这个抚养权我劝你还是别惦记的好,你了自己也为了别人。你说呢,曲小姐。”

    “这,我.......”曲玲娜再次说不出了话。

    而这时一直沉默的何艺扬突然也站了出来,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地对曲玲娜手语道:“你说你因为生飞飞时大出血所以导致你都没有办法再有孩子了,原来也是在骗我。”

    看到何艺扬的脸色不太好,我知道他已经被曲玲娜的种种做法伤到了,此刻想必是连对她的最后一丝愧疚都变成失望了吧。

    曲玲娜在面对何艺扬质问的时候,更加慌乱无措了,甚至开始哭了起来,说:“扬子,我,我的确骗了你,可是我也真的是没法再有孩子了。

    我在与布格斯离婚后不久,就不小心把孩子流掉了,因为流产医生告诉我,我的**受损,恐怕以后都不可能再有孩子了。

    孩子流掉以后,那个渣男也就消失了。因为那个渣男我没了婚姻,没了孩子,越想越难过,而在这个时候,我就想到了我还有飞飞。

    我是真的想飞飞了,飞飞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孩子,也是我这辈子唯一一个能让我有母亲这重身份的人。

    可是我知道想把飞飞要过来肯定是不容易的,所以就想到了和你复婚的主意。我承认,我以前是错了,我不该狠心丢下你们,但我现在真的后悔了,我是真心想要和你和女儿能重新在一起的,所以扬子,我求求你,看到我们以前也曾恩爱的份上,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这一次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我知道你心里一定还是有我的,不然你的手机开锁密码为什么是我的生日?

    扬子,其实我在和你见面的时候,我就发现,原来你一直都在我心里,我从来都没有忘掉过你。我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回到从前的。”

    听到曲玲娜和何艺扬声泪具下的说这些话,我的心特别的不是滋味,有种不知该如此自处的感觉。

    “那个,艺扬,我带着飞飞先到外面转转,你们先好好聊聊吧。”虽然我知道何艺扬肯定不会被曲玲娜说动的,但是我这心里就是害怕会听到一些让我接受不了的话。

    平时都爱弄个清楚明白的我,此刻真的只想等待结果出来告诉我一声就好了,至于过程我真的有些不想面对。

    可是正当我拉起飞飞转身要离开的时候,何艺扬却一把将我拉住揽进怀里,对我压着眉头委屈巴巴地摇了摇头,示意不让我离开。

    没等我开口解释,何艺扬就对着曲玲娜抬高了下巴,眼神坚定地对她手语道:“我再说一次,我和你决对不可能了。我也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以后的妻子只会是我身边的夏静,不会再是别人,所以请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至于你提到的手机密码,我想我有必要解释一下。那个日期不是什么你的生日,而是我和静静的纪念日,与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还有,最后我只想问你一句,你口口声声说你后悔了,想要和我重新开始,那我问你,如果我现在一无所有了,还和以前一样只是一个无名无气的乡村小画家,你还会愿意和我重新在一起吗?”

    “我,我,我.......”曲玲娜心虚地不敢轻易开口。

    何艺扬见状,直接冷笑一声,继续手语道:“怎么?说不出口了?所以请你收回你的虚伪,别再在我面前装可怜博同情了好吗?”

    “何艺扬,你真的这么薄情?我当初为你承受了那么多,你真的连一丝感情都肯给我了吗?”曲玲娜的眼泪更加疯狂了。

    何艺扬却选择垂下了眼眸,对曲玲娜手语道:“不是我薄情,是你将我的心亲手捏碎了。以前的种种再美好都已经是过去时了,你别让我把对你最后一丝美好的回忆都泯灭掉,所以请你放过我吧。”

    见何艺扬这样说,曲玲娜终是闭着眼睛瘫坐到了椅子上。她一手后捂着胸口,已经泣不成声。

    何艺扬抬眸看了一眼曲怜娜,深吸一口气后再次对她手语道:“你放心,飞飞以后会好好的,我保证会让她快快乐乐地长大成人。

    孩子是你生的,虽然我不会让你把她带走,但也不会反对你随时来看她,毕竟你是她的亲生妈妈。

    最后我也希望你以后可以痛思己过,能找到一个可以托付的人好好过日子。该说的我都说了,你好自为之吧。”

    曲玲娜痛哭着低下了头,钱律师也长舒一口气,挤挤左眼对我露出了成功的笑容。

    飞飞和曲玲娜和事情总算尘埃落定了,何艺扬和我拉着飞飞一起开开心心地迎着夕阳向家的方向飞驰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