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九章 气急败坏

    “所以如果何先生身体健康、无不良嗜好、未对孩有造成身心危害,那么对方想要提出变列抚养权,肯定不是可行的。”钱律师秉着营业的热情态度向我追加解释道。

    听了钱律师的话,我的心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可是即便如此,飞飞已经被曲玲娜带走了啊,而且还是带去了国外,这个问题同样苦恼啊。

    “可是,钱律师,虽然您说对方要求变更抚养权是不可能的,可是那如果对方已经在何先生未知情的情况下偷偷把孩子给带走了,而且还把孩子藏了起来。您看,像这种情况,我们该怎么办才能把孩子要回来呢?”我继续请教道。

    钱律师“嘶”了一声,皱皱眉头,看了眼李主任后对我说:“带去了国外?这个有点不好说了。”

    “为什么?”我和李主任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了这三个字。

    钱律师看我们两个都如此紧张,立马又笑着缓和起了气氛,对我们说:“啊,你们别紧张啊。

    听我把话说完,像何先生前妻这种做法肯定是犯法的,可是一般来说呢,如果在国内的话,我们会建议你们先协商解决,如果协商不成,那我们可能通过法院来强制执行,将孩子带回。但是在国外的话,恐怕就有一定难度了。”

    “怎么说?”我迫不及待地追问了起来。

    “夏小姐,你看啊,第一个协商有难度,我们可能需要亲自跑一趟何先生前妻所在国家。第二呢,如果协商不成,我们自然是可以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强制让何先生前妻执行裁决。

    可是她人在国外,这就麻烦多了,首先时间上可能就不会是短短十天半个月就能解决的事了。

    然后就是程序上,我们需要拿到生效裁决副本;业已送达的送达回证或其他证明文件,审判中有缺席判决情形的,还要提供缺席判决合法的有关法律文件。

    我说的这些文件,还都必须要进行翻译,翻译好了以向我国中级人民法院向外国法院请了执行请求。

    在外国法院收到当事人或我国人民法院的请求后,与我国订有司法协定或条约的,按协定或条约规定要件审查,与我国无条约关系的按互惠原则进行审查。审查合格者,按该国法律规定的程序予以承认和执行。”

    钱律师又说了一大堆我似懂非懂的话,但我却还是听出来了,就是两字“麻烦”,一个字“难”。

    但是我想何艺扬那边即便再难恐怕也会试着去做的。

    “那那,美国与我们有那个什么协定吗?”我必须帮何艺扬把所有的事情先搞清楚。

    “有。但是您要先择走司法程序的话,那您可要有心理准备,这可能需要的费用就很......”钱律师用手在胸前画着圈圈,让我自己体会。

    其它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想到了这其中的费用肯定是不会低的。

    “钱律师,我明白,明白。”我愁苦地点头着,“那,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

    该怎么办呢?我想这也应该是何艺扬最想知道的。

    “我的建义呢,还是先协商。如果可能的话,最好面谈。当然实在不行,你们也可以先给我何先生前妻的手机号吗,我试着跟她先聊聊看。”

    “好,我知道了。我今天回去先把您说的这些和他说一下,征求一下他的意见。”没想到来一趟得到的答案竟然是这样的,我的心特别堵得慌。

    “好的,如果可以的话,下次如果方便的话,我建议您可以让何先生亲自来一趟,这个方便交流。”临走时钱律师提议。

    “好的,下次他肯定会亲自来的。其实这次要不是因为他身体不太舒服也就自己亲自过来了,我们本来也打算过几天他身体好点就再来过来一次的。”我答应并解释道。

    “好,那下次如果来的话,您让何先生把离婚协议拿来我看一下,确认一下上面的内容。”钱律师交待。

    “好的。”我和李主任也就和钱律师先握手道别了。

    晚上到家,我把了解的情况都一五一十地说给了何艺扬听,何艺扬听后头上立马就被乌云计遮住了太阳。

    我们两个都变成了霜打的茄子,一晚上都没精打采地抱在一起,几乎都没说几句话。

    几天后,一到家,何艺扬就告诉我他仔细想过了,不管怎么样都要试一试,飞飞还在大洋那边等着他去接呢。

    于是第二天我约好了钱律师带着何艺扬再次去了他们律所。

    钱律师在看了何艺扬离婚协议后,也肯定是他之前的说法,曲玲娜现在提出变更抚养权是不太现实的,就是要看如何想办法把孩子要回来了。

    经过考虑,我和何艺扬都决定先让律师试着联系曲玲娜,先通过协产来解决,如果实在不行再想其它办法。

    在把曲玲娜的想关联系方式和肯体情况和律师说明以后,钱律师让我们先回家耐心等着他的消息,他会想办法与曲玲娜取得联系的。

    此刻我们除了等待好像也确实没有其它办法了,于是只能相信律师,回家耐心等待了。

    只是在等待的这段时间里,何艺扬每天都处在紧张的状态中,本来身体还在恢复中,需要好好补充营养,可他却每天就只吃一点,甚至有时连一点都不想吃。

    我看着既着急又心疼,所以也打电话问过钱律师几次,但钱律师给的回复都是已经在联系了。

    我和何艺扬就在这种焦急地等待中度过了两个星期,终于在两周后的一天,我接到了钱律师的电话。

    电话里钱律师激动地告诉我,经过他多次与曲玲娜电话沟通,连哄带诈终于把曲玲娜说动了。她答应在两天后带着飞飞回国,和何艺扬当面解决孩子的抚养问题。

    钱律师的这一消息,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开端了。我相信,不管如何让曲玲娜回来的,但她肯回来说明心理已经没那么坚定了,只要回到国内,一切就都能迎刃而解了。

    两天后,我们再次接到了钱律师的电话,告诉我们曲玲娜已经在他们律所了,让我们赶紧过去一趟。

    我和李主任请了假,便急急忙忙开车回家接上何艺扬去了钱律师所在的律所。一到钱律师办公室,飞飞远远地冲我们扑过来哭了起来。

    “爸爸,阿姨,你们去哪了,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接飞飞?飞飞好想你们。”

    见到飞飞的可怜样,不仅我忍不住哭了起来,连何艺扬也蹲下来紧紧抱着飞飞掉下了眼泪。我抬头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曲玲娜,她的表情说不出来的复杂,总之就是两个字“不爽”。

    我转身摸着飞飞的头,说:“宝贝,不哭了。我和爸爸这不是来接你了吗?阿姨和爸爸都答应你,以后再也不会离开飞飞了好不好?”

    飞飞这才收了收哭泣,从何艺扬怀里站了起来,委屈巴巴地流着泪,问何艺扬:“爸爸,阿姨说的是真的吗?你们再也不会丢下飞飞了?”

    何艺扬紧紧抿着嘴唇,用力对飞飞点了点头,手语道:“我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要丢下飞飞,以后也不会再让飞飞离开我们了好不好?”

    “好。”飞飞终于露出了笑脸。

    我蹲下来边为这父女两擦掉眼泪,边安慰道:“好了,你们两个,都不许哭了。见了面不应该开心才对吗?”

    没想到飞飞这个小丫头反过来调侃起了我,说:“那阿姨你不许我们哭,怎么你自己却还在哭啊?你知不知道你哭起来的样子丑死了。”

    说着飞飞便贴心得为我擦起了眼泪,何艺扬也对我笑了笑,伸手和飞飞一起为我擦起了眼泪。

    “你们腻歪够了没?”坐在一边的曲玲娜突然没好气地站了起来。

    曲玲娜这一拍案而起的举动却把飞飞吓到了,连忙藏到了我和何艺扬身后,小声对我们说道:“爸爸,阿姨,那个阿姨好凶,你们以后别再让她带飞飞走了好不好?”

    “何宇飞,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我是你妈,我是你亲妈啊。你这个死丫头怎么看到这个女人比你妈还亲啊?你真是没良心,我怀胎十月把你生下来,算白受罪了。”

    曲玲娜用手指着飞飞一副凶狠地样子,把飞飞吓得在我们身后直缩着身子哆嗦。

    “曲玲娜,你注意点自己的态度,你看把孩子吓成什么样了?你在美国这段日子也是这样对待孩子的吗?”我看不过去了,替飞飞讨起了公道。

    而飞飞在我话刚落就又小声地告诉我,说:“阿姨,她在美国的时候也总这样凶我。还老骂我是小没良心的,逼着我说外国话,我学不会就打我。”

    何艺扬听到后鬓角明显露出了青筯,我害怕他当着律师的面做出什么不当行为,忙伸手拉住他的手点点头笑着示意他别冲动,交给我来处理。

    在我面前何艺扬终是乖乖弯起了嘴角,反过来握住我的手选择了相信我。

    “钱律师。”我喊醒了站在一边一直没插话的钱律师,让他别看戏了,“我记得你曾说过与子女一同生活的一方有虐待行为的或其与子女共同生活对子女身心健康有不利影响的,是会剥夺抚养权的。

    孩子的情况您也看到了,我想即使这位曲女士想从我男朋友这里夺走抚养权,那法院应该不会接受她的诉讼请求吧?”

    “啊,是是是,依刚刚孩子的言行,曲女士确有对其身心造成不良影响的嫌疑,法院肯定会深加考虑的。”

    钱律师肯定了我的说法,同时又对曲玲娜说:“曲女士,您本身在未变更抚养权的情况下,就将孩子私自带走,并有藏匿行为,这其实已经触犯了法律。

    何先生本来可以直接报警把您交由警方理理的,但他们还是念在您是孩子母亲的份上没有走这一步,而退了一步选择和你协商解决,这已经是对您最大的宽容了。

    另外我也了解了您当和我当事人何先生离婚时的一些情况。据我所知,当初离婚您将所有财产都私自带走,并在外还欠下许多外债,这本身也是对婚姻的一种藐视,我们也保留了对此追究的权力。

    还有做为婚生子女,即便离异,父母双方都有对子进行抚养教育的义务。啊,也就是没有权养权的一方有义务与抚养方一起承担抚养费,但在这期间,您未对您与何先生的婚生女儿实行过丝毫议务,所以我也同样有保留对此追究的权力。

    就这三点加起来,如果还是执意先择起诉,那我可能明确地告诉您,您胜诉的率是应该是1%,而且这其间您可能还需要花费大量的精力和财力,所以希望您可以好好考虑。

    当然,您可能在想,您能把孩子带走一次就可以有第二次,带到美国藏起来,看我们能拿你怎么办。

    不过我还是劝您,这个行为是犯法的,之前我在电话里也说过其中的利害关系,您和何先生是在国内办理的离婚,所以我们一定会采取办法让您看到您不想看到的结果的。”

    钱律师前面的一些话,我都听明白了,不过最后的这段话,我有点摸不到头脑了。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知道这是律师,我真的感觉钱律师的句句都是在威胁曲玲娜呢。

    不过明显钱律师的“威胁”起作用了,曲玲娜难掩慌张不停地眨着眼睛慢慢又坐到了椅子上,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少拿这些话来吓我,我,我哪,哪有什么藐视婚姻法,当初,我那也是迫不得已。要是你嫁给了一个一穷二白又没本事的男人,我相信你也能理解我当时的苦衷。”

    曲玲娜口不择言地向律师诉起了苦,可是在我看来她就是为自己的不负责找借口。

    “既然你觉得何艺扬没本事,那为什么现在又回来苦苦相逼?甚至不惜拿飞飞来做为筹码强迫何艺扬和你复婚?”

    我受不了曲玲娜动不动就装可怜,毫不留情地给她怼了回去。

    “我,我......”只见曲玲娜着急地手舞足蹈着却说不出了话。

    说实话看到曲玲娜无话可说,气急败坏的样子,我心里可爽了。

    何艺扬内心独白

    静静有你在,我的心就很踏实。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