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大婚 一

    天子亲自给季妩与高寅赐婚,且已命司天监为他们择好吉日就定在三月二十六。

    直到从王宫出来季妩还有些回不过来神。

    马车就在宫门口候着,高寅牵着季妩的手上了马车。

    见季妩有些呆呆怔怔的模样,高寅含笑摸了摸她的头说道:“阿妩可是欢喜过了头?”

    季妩确实欢喜的过了头。

    姜策已经将他们的婚期昭告天下,这些日子她一直在想究竟如何才能让姜策收回成命。

    如今天子亲自为她与高寅赐婚,姜策的诏令自然成了一张废纸。

    他不过一个诸侯王,他的诏令自然大不过天子的旨意。

    所有的事情突然迎刃而解,季妩突然明白高寅带她来面见天子的用意了。

    “阿寅,谢谢你!”季妩将头靠在高寅胸前,她紧紧抱着高寅鼻子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他这是不愿她受一点委屈。

    她深知高瞻与苣氏不喜欢她,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她进高家的门。

    有姜策的诏令在,他们两个人若想在一起只能遁世,选一处世外桃林隐居,可即便这样终究是名不正言不顺。

    有了天子的赐婚就不一样了,无论高瞻与苣氏是否承认,她都在高寅名正言顺的妻,他日便是面见姜策也可以理直气壮。

    她什么都没有要求过他,可眼前的这个人却拼尽全力给了她力所能及最好的一切。

    她如何能不感动?

    “阿妩,我要你光明正大的做我的妻。”高寅将季妩拥入怀中,他垂眸在她眉心落下一吻。

    “我担心姜策不会善罢甘休。”季妩抬头看着高寅,她脸上尽是担忧。

    高瞻与苣氏尚在临淄城,若是姜策对他们出手,以此来要挟她与高寅……

    高寅怎不知她心中所想,他含笑看着季妩轻声说道:“阿妩,姜策虽然成了齐国新君,可他如今根基未稳,楚国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看着他,又有天子的旨意,他师出无名定不会在这个时候对高家出手的。”

    纵然高寅这样说,可季妩心中始终有些担忧。

    高寅替她理了理额前的碎发笑盈盈的看着她说道:“阿妩,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担心,还有八天就是我们的婚礼了,你只要开开心心的等着嫁给我就是了。”

    “可是……”季妩开口还想说些什么。

    高寅低头封住了她的唇。

    从前她无依无靠凡事都需要自己小心筹谋,如今有他在,他愿为她挡去所有腥风血雨,将她捧在掌心,给她一个岁月可期的未来。

    天子旨意一出,很快便传到姜策耳中。

    “啪……”他面色一沉抬手重重落在桌案上。

    他已经昭告天下四月初八要举行立后大典,礼部已在日夜不停的赶工准备立后大典所需的一切。

    周天子此举无异于当众打他的脸。

    姜策双眼一眯,他眼底闪过一丝戾气。

    即便周天子亲自为他们赐婚又如何,他的诏令在前无论如何他都不会放手的。

    姜策勾唇冷冷一笑:“来人啊!”

    高瞻与苣氏也已经知晓天子的旨意。

    “家主这可如何是好?难不成真要让那个妖妇进我高家的门?”苣氏愁眉不展的看着高瞻说道。

    在她的注视下高瞻眉头一蹙:“我数次派人刺杀季妩,可阿寅将她护的滴水不漏,令得那些人一丝可乘之机都没有,不仅如此还折了好些精锐的影卫,如今他们又在王城,届时天子会亲自为他们二人主婚,我们鞭长莫及能有什么办法?”

    高瞻也十分不甘心,他与苣氏实在不喜欢季妩。

    她身份卑微,名声不佳不说还迷惑了阿寅的心智,这样的女子实乃红颜祸水,若是真进了高家的门还不知要把高家祸害成什么样子。

    “家主难道我们真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苣氏看着高瞻问道。

    高瞻勾唇冷冷一笑:“既然阿寅执意要娶她,甚至想方设法让天子为他们赐婚,不如就如了他们的愿。”

    “不行,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那个妖妇入我高家的门。”不等高瞻把话说完苣氏一口便拒绝了。

    “夫人等她过了门,后院乃是你的天下,你还愁没有法子整治她吗?”高瞻漫不经心接着又道:“我倒要看看阿寅能宠爱她多久,到时候你给阿寅房中放几个人,待阿寅对她失了兴致悄无声息的除了她也就是了。”

    高瞻早已经想好怎么对付季妩。

    为了一个女子令得他们父子适合太不值得了。

    苣氏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她看着高瞻扬眉一笑说道:“还是家主思虑的周全。”

    季伯言虽不如姜策与高瞻消息灵通,可天子为季妩与高寅赐婚的消息闹得沸沸扬扬的,他如何不知。

    “阿妩这个逆女看来全把我的话当做耳旁风了,如今齐国已是大王的天下,高家还能荣耀几时?放着好好的王后不做非要自轻自贱嫁给高寅,从今以后我季伯言只当没有她这个女儿。”季伯言拍着桌子怒气冲冲的说道。

    纵然有天子给他们做靠山又如何?诸侯群起,周朝势微还不知几时就会覆灭,而大王年轻气盛前途不可限量,在他看来宁可得罪天子,也不能惹恼姜策,所以他急着与季妩划清关系以免被他们牵连。

    魏氏站在一旁她自知劝不住季伯言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她心中满是苍凉。

    季伯言看着魏氏觉得碍眼,他冲着魏氏嚷嚷道:“你在这里做什么?唤若雪过来伺候笔墨。”

    他一脸的不耐烦。

    “是。”魏氏垂眉顺目对着季伯言盈盈一福转身走了出去。

    天越发热了。

    可她却感觉不到一点温暖,从前她还幻想着季伯言能为她遮风挡雨,与她白首偕老,如今她再也不会有这种可笑的想法了。

    她算看透季伯言了,他自诩深情却从未爱过任何人,至始至终他爱的唯有自己罢了。

    凉薄之人如何偕老?

    魏氏眼底闪过一丝讥讽,她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从前她为季媚择婿一心只想着攀高枝,如今她只想为女儿寻一个知冷知热的人。

    天子要亲自为他们主婚,高寅准备婚礼之后再带季妩离开,这几日他们便住在王城之中。

    天子原本想赐给他们一座府邸,高寅却谢绝了天子的好意。

    他带着季妩住在高家于王城中的别院。

    纵然时间有些仓促可高寅却不愿委屈季妩半分,婚礼所需的东西他准备的一应俱全且皆是上上只品。

    季妩的嫁衣是高寅亲自为她挑选的,就连嫁妆高寅都为季妩准备好了。

    季妩什么都不用管,与高寅在一起事无巨细他都为她准备的妥妥帖帖,全然不用她费心。

    与高寅在一起的日子季妩的气色越发好了,她的容色竟比上一世全盛的时候还要美艳几分。

    每日里她除了吃就是睡,高寅时时刻刻陪在她身旁,她一抬头便能看见他。

    这样的日子对季妩来说实在太美好了。

    是她从前想都不敢想的。

    她忧心姜策不会善罢甘休,询问过高寅几次姜策可有什么动静,高寅皆让她放心,说如今楚国在一旁虎视眈眈,姜策根本无暇顾及这些琐事。

    每每季妩提及这些事,高寅便会想方设法转移她的主意力,不是吻她,就是抱着她转圈圈。

    以至于后来季妩问都不敢问了。

    她虽然没有在高寅面前表露过,可她始终忧心不已。

    她在姜策身边多日,对姜策算不上了如指掌却也深知他的性子。

    以他的性子只怕不会轻易罢休。

    时间过得飞快。

    转眼便是三月二十五了。

    明日就是季妩与高寅的大婚之期。

    是夜,季妩与高寅正准备用晚饭。

    “阿寅你竟然抢了我的妩妩!”就在那个时候姬行突然如一阵风似的从外面冲了进来。

    季妩与高寅看着姬行皆是微微一怔。

    姬行伸手就去抱季妩。

    季妩还未反应过来,高寅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姬行一下子扑了个空。

    “人都是你的了我抱抱都不行委实小气的很,小气的很。”姬行顿时就怒了他指着高寅怒气冲冲的说道。

    “你怎么来了?”高寅冷眼看着姬行问道。

    “你拐了我的妩妩,我能不来吗?”姬行插着腰冲着高寅嚷嚷道。

    季妩含笑对着姬行盈盈一福:“见过燕公子。”

    姬行还未看清楚季妩,高寅一下子遮住季妩的脸垂眸看着她说道:“不准对他笑。”

    “高寅,你也太小气了吧!想当初若不是本公子自动退出,就凭你能抱得美人归?”姬行指着高寅的鼻子说道。

    不等高寅开口,季妩推开高寅的手含笑看了他一眼说道:“燕公子离开的时候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了。”

    高寅眉头一蹙,他抬头朝姬行看去。

    姬行没好气的白了高寅一眼,他提步朝季妩走了过去,边走边看着季妩啧啧叹道:“妩妩,这才几日未见你就变了个模样,美的我都快认不出来了,难怪他都不肯让我看你一眼。”

    “谁让你多管闲事的?”高寅冷眼瞪了姬行一眼。

    姬行理都不理高寅,他笑盈盈的看着季妩说道:“阿妩,你可瞧见了他这个人又小气有腹黑,你若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高寅抬手准备将姬行拍走。

    季妩赶紧手中握住他的手,她看了姬行一眼,抬眸柔情似水的看着高寅一字一句的说道:“季氏阿妩此生无悔。”

    高寅垂眸看着她柔柔的一笑。

    “注意形象这里还站着一个单身的人,你们看看我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姬行说着对着季妩与高寅撩起衣袖来。

    “不准看别的男子。”高寅赶紧遮住季妩的眼前。

    “高寅,你小气到这个份上就有些过分了吧!”姬行大声抗议着。

    季妩在高寅怀中笑的怎么都停不下来,她伸手握着高寅的手看着他笑盈盈的说道:“好,我听你的。”

    “你来这里有什么事?”高寅扭头看着姬行问道。

    在高寅的注视下,兀的姬行眉头一蹙,他扭头骤然朝身后看去沉声说道:“姜策来了。”

    他声音一落,季妩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与她相较高寅格外从容,他缓缓扭头朝身后看去。

    那瞬间姬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之速来到季妩身旁,他一把将季妩从高寅怀中拉了出来。

    “哈哈哈……”他大笑出声看着高寅说道:“我是来抢亲的。”

    他话音一落高寅手中的长剑已经抵在他的咽喉处,他一把将季妩拉入怀中。

    姬行看都未看横在他脖子上的那把剑,他冲着季妩抛了一个媚眼说道:“妩妩,你与我这一生做不了夫妻不如做兄妹可好?他日他若是欺负你了,你就来燕国兄长定会为你撑腰。”

    高寅这才收回手中的长剑。

    季妩抬头看了高寅一眼。

    姬行看着她接着又道:“但凡女子出嫁总要有娘家人在场才好。”

    说着他抬头朝高寅看去:“你说不是吗?”

    姬行说的不错但凡女子成婚,总要有娘家人送嫁。

    姬行骤然提及兄长二字,季妩眸色一暗,她与季家人缘分浅薄,也不知兄长去哪里了?

    她与高寅的婚讯传的沸沸扬扬的,也不知兄长明日会不会来。

    高寅深知季妩想起了陆离,他双手轻轻的落在季妩肩头看着她缓缓说道:“阿妩,你可愿意认姬行为兄?”

    “我有兄长了。”季妩看着高寅说道。

    “便是有兄长了又有什么打紧的?兄长多多益善不是吗?”姬行笑眯眯的看着季妩说道。

    季妩没有开口。

    高寅看着她说道:“阿妩,他既然抢着做你的兄长,不妨就认他为兄长,日后总没有什么坏处。”

    “嗯!嗯!嗯!”姬行在一旁连连点头。

    “好。”季妩看着高寅嫣然一笑。

    她几步走到姬行身旁对着他盈盈一福:“阿妩见过兄长。”

    “好,好,好!白白捡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妹妹甚好。”姬行看着季妩笑的都合不拢嘴了,他意味深长的看了高寅一眼。

    这个可全是这小子的主意,他怕她明日没有娘家人送嫁,也怕她知晓陆离的事伤心,他既然愿意喊他兄长,他有什么不乐意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