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绝无二妇

    高瞻身后带了数十个侍卫。

    高寅微微一怔,他几步上前对着高瞻拱手一礼:“父亲怎么来了?”

    “你还未回答我的话,你这是要去哪里?”高瞻冷眼看着高寅沉声问道。

    高寅并未隐瞒高瞻他拱手说道:“父亲已经猜想到了不是吗?”

    知子莫若父,若非如此他也不会来这里了。

    “啪!”高瞻面色一沉,他一掌击在一旁的矮几上,黄花梨所制的矮几瞬间四分五裂,他勃然大怒看着高寅厉声说道:“我若是不来怕是就要失去你这个儿子了吧!”

    从小到大高寅从未见过高瞻如此生气,他一撩衣袍跪在高瞻面前拱手说道:“请父亲成全孩儿。”

    “先是楚国陈兵二十万在边境,紧接着天子诏令便到了,为了一个季氏阿妩你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将我与你母亲抛之脑后不说,你竟然还动用了仅可用一次的诸侯令来号令楚王,你可知诸侯令是我们高家最后的一道保命符,非家族覆灭之时不可动用!你又给天子许了什么好处,使得天子都成了你的车前卒?”高瞻气的脸色铁青,他冲着高寅大声吼道。

    “请恕孩儿不孝,孩儿自知有罪,待孩儿归来之后任由父亲处置。”高寅看着高瞻重重的将头磕了下去。

    “今日你不准踏出这里一步。”高瞻看着高寅冷眼说道。

    数十个侍卫瞬间将高寅团团围了起来。

    “父亲,我今日必须去,我若不去她该如何是好?”高寅抬头固执的看着高瞻。

    “你若去了高家,我与你母亲又该如何是好?你明知姜策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铲除你的,为了一个女人你当真什么都不顾了吗?”高瞻大声质问着高寅。

    高寅面带祈求他看着高瞻一字一句的说道:“求父亲成全孩儿这一次。”

    “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今日你哪里也不准去。”高瞻面色阴沉的看着高寅冷冷说道。

    江陵与江风始终守在高寅身旁。

    “父亲,孩儿非去不可。”高寅说着站了起来。

    高瞻没有开口,他抬眸看了一眼身旁的侍卫。

    “哧……”一众侍卫皆抽出腰间的长剑,剑锋直指高寅,看来高瞻已经打定主意。

    江陵与江风上前一步挡在高寅面前。

    “待孩儿归来再向父亲请罪。”高寅深深的看着高瞻对着他拱手一礼。

    语罢,他转身就走。

    高瞻骤然起身:“给我拿下他。”

    随着他一声令下一众侍卫皆举起手中的长剑对准高寅。

    高寅面不改色,全部放在眼中,他一步步往外走,那些侍卫手持长剑一步一步往后退去。

    纵然高瞻开口他们也不敢出手伤高寅。

    高瞻怒气冲冲的看着高寅的背影厉声吼道:“你给我站住。”

    使臣的马车已经出了城,高寅生怕有什么变故,他一刻都不敢耽搁故而连头都没有回。

    高瞻真的怒了,他从一个侍卫手中夺过剑足尖一点挡在高寅前面,他手中的长剑对准了高寅的胸膛,他冷眼看着高寅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不准你踏出这里一步。”

    “父亲,我不能没有她,求父亲就让我任性一次。”高寅并未驻足,他凝神看着高瞻一步一步往前走。

    江陵与江风满目担忧的看着他,家主什么性子他们在清楚不过了,若郎君在这样走下去家主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高瞻站在那里分毫未动,眨眼之间他手中的长剑已经抵在高寅胸膛上,他面色铁青看着高寅沉声质问道:“你为了她当真连性命都不顾了吗?”

    他脸上布满浓浓的失望。

    “父亲,若失去她,我要这性命何用?”高寅并未停下。

    高瞻目赤欲裂的看着他并未收回手中的长剑,他手中的长剑一下子刺入高寅的胸膛,高寅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刺目惊心的血顺着长剑滴落在地上。

    “郎君……”江陵与江风忍不住出声喊道。

    “求家主手下留情。”两个人扑通一声跪在高瞻脚下。

    父子二人四目相对谁也没有开口。

    高寅依旧没有停下。

    高瞻也没有收手,血顺着长剑染红了他的手,他冲着高寅大声吼道:“你当真不要命了吗?”

    “求父亲成全。”高寅一副赴死的慷慨,他嘴角微微上扬脸上一点痛色都没有。

    “咣当……”鲜血染红了高寅的衣袍,高瞻的手一抖长剑骤然落在地上。

    “多谢父亲成全。”高寅一撩衣袍跪在高瞻面前,他重重的将头磕了下去。

    不等高瞻开口,他起身就走。

    “郎君。”江陵与江风赶紧提步追上他。

    高瞻十分失落的站在那里,他脸上满是遮掩不住的失望。

    高寅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了。

    马车早已备好。

    一上马车江陵便看着高寅说道:“让属下为郎君处理伤口吧!”

    说着他从矮几下取出药箱来。

    高寅微微颔首。

    江陵小心翼翼的替他退下外袍,解开雪白的里衣,他胸膛上的伤口触目惊心,血已经把数层衣服都染透了。

    高寅连没有都没有皱一下,他看着江陵与江风说道:“莫要让她知道我受伤了,我不想让她担心。”

    “是郎君。”江陵与江风点头说道。

    江陵手法娴熟很快便替高寅包扎好伤口,江风拿了一身干净的衣袍给高寅换上。

    转眼他又是那个冠绝天下的高家郎君,只是他的脸上有些苍白,他抬头看着江陵与江风问道:“可能看出异样来?”

    两个人看着他缓缓摇了摇头。

    姜策还在宣德殿与文武百官议事,楚国在边境陈兵二十万如虎在侧,纵然他已知晓楚国的用意还是派出二十万大军日夜兼程赶赴边关。

    好叫楚国知道他齐国也不是好惹的。

    齐国已与燕国结盟,他料想楚国也不敢贸然进犯。

    文武百官还以为姜策已经准备和楚国开战不免有些担忧。

    姜策并没有多说,议完事他便挥手遣退了文武百官。

    他一言不发的坐在大殿上。

    整个大殿死一般的寂静。

    他满腹不甘,心中憋着一口气。

    原以为他已经胜过高寅了,未曾想高寅竟给了他措手不及一击。

    使臣对季妩十分客气,客气到季妩有些不习惯。

    她本以为身份暴露世人定会视她为妖邪,想来这也是他的功劳。

    使臣并未与季妩同乘一车。

    季妩独乘一车,红豆与当归在一旁服侍,马车出了城之后她时不时的撩开车帘朝外看一眼。

    “主母宽心,郎君很快就会来的。”红豆看着她忍不住打趣道。

    季妩面色微红,她端起茶饮了一口以此掩饰自己的窘态。

    她再也不是从前那个满腹仇恨的季妩,如今她脸上洋溢着浅浅的幸福,眉眼写满温柔。

    “哒哒哒……”忽的一阵马蹄声传入季妩耳中。

    季妩忍不住撩开车帘朝外面看去。

    高寅的马车由远及近,两个人似心有灵犀高寅也撩开车帘朝外看去。

    暖暖的风中两个人的视线撞在一起,那瞬间两个人皆是浅浅一笑,此时无声胜有声,那一笑便包含了千言万语。

    很快高寅便追了上来。

    使臣一点都不意外,仿佛早知高寅会来一样,两个人攀谈了几句,高寅便上了季妩的马车。

    红豆与当归对视一眼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马车之中只剩下高寅与季妩两个人。

    “阿寅!”

    “阿妩!”两个人同时开口,眼中唯有彼此。

    这一次不等高寅伸手季妩主动扑进高寅怀中,她紧紧的抱着高寅,与他分开短短数日仿佛对她来说半生那般冗长。

    从此以后只要他不松开她的手,她再也不要与他分开。

    “阿妩!”高寅轻轻的抚摸着季妩的长发,他嘴角止不住的上扬,脉脉温情从他眼底溢了出来,他一向淡漠的脸上尽是满足。

    他无心权利,也不眷恋富贵,所思所求唯有一个她罢了。

    “嗯!”季妩浅浅的回应了一声。

    高寅双手捧着她的脸,在她眉心轻轻落下一吻。

    季妩一下子羞红了脸。

    “阿妩,你可愿嫁我为妻?”高寅柔情似水的看着季妩一字一句的问道。

    季妩微微一怔,她看着高寅还未开口。

    高寅牵起她的手放在胸口,满目深情的看着她接着又道:“若你愿嫁我为妻,高寅此生绝无二妇!”

    高寅声音一落,季妩徒然睁大了眼,她难以置信的看着高寅眼泪滚滚而落。

    这世上男子三妻四妾乃是在寻常不过的事,莫说权贵便是山中猎户也有妻有妾,他不仅要娶她为妻,还许她此生绝无二妇!

    季妩没有开口,高寅轻轻的替她抹去脸上的泪,他声音略带沙哑轻声问道:“阿妩你不愿吗?”

    “我愿意!”季妩扑进高寅怀中,她的眼泪一行一行落下,脸上却再无一丝悲伤,她紧紧抱着高寅哭的不能自已。

    她这是喜极而泣。

    “阿妩,从此黄泉碧落你我再不分离。”高寅抱着季妩头抵在她肩上一字一句的说道。

    “好。”季妩轻启唇瓣吐出一个字来。

    天高云淡,天上的鸟儿都是成双成对的。

    姜策一夜未眠,他正在大殿闭目养神。

    “大王!”忽的一个影卫大步走了进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