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工作繁忙人事纷杂,少年时代的情思早就褪色成记忆,会和他在一起,当然是出自真心。

    而与他会分手,又和季……别人有什么关系。

    不过眼下却也没有跟他分辨的必要,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并没有分手还是朋友,大可不必关心他的心理健康。

    “我觉得我们现在不必讨论这些。”七曦朝他举杯。

    “也是。”哲楠绅士地附和,“人总要往前看。”

    七曦无意去推敲他话中的深意,觉得聊得差不多了,便想离开。恰好有位年轻的女士来找哲楠寒暄,她便借机告辞:“我去找朋友聊天,魏总自便。”

    不料哲楠却说:“稍等,还有一件事。”

    这下七曦倒不好走了,来客脸上也略有尴尬,只有哲楠优雅自若地和她寒暄了几句。

    等她离开,哲楠再度转向七曦。

    “有件事情,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说。”

    “什么?”七曦漫不经心,看见一个熟人在会场门口出现,举手朝她小小地挥了挥。

    “其实那天我去你家,是为了向你道歉。”

    七曦一怔,注意力重新回到了他身上。

    哲楠云淡风轻地说:“你在画室的视频,是我前女友放出去的。当然,因此她已经成为了前女友。”

    七曦:“……”

    她这次是真的满脸“什么鬼”。推测了下前因后果,七曦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她怎么会有那视频?”

    哲楠深深注视着她,“看到你的代言,就去那画室看看,看到你画画时的专注,忍不住录下来了,但我不知道她拿我手机把这个视频发到了网上,是我不谨慎,抱歉。”

    七曦简直无话可说,“魏总这样的身份,手机这么不设防?”

    魏哲楠一脸矜贵的歉然,“我的错,百密一疏,大意了。”

    “……你的女朋友现在是不是很难过?”七曦眉毛微扬,“务必帮我转告她,承蒙错爱,那画室的代言费翻了三倍。”

    “前女友,”魏哲楠洒然一笑,“我现在单身。”

    他看着她,眼眸中似有无穷含意,“你做得很好,令我刮目相看。”

    “我一直想找机会跟你道歉。但这两个月因为工作一直在国外,今天早上才回国。听说你会参加这个活动,立刻就过来了。”说到这,他顿了下,“不知道你这两天有没有时间,让我再表达下歉意。”

    “那倒不用了,反正已经解决了。”这种事情没法追究,追究也没意义,七曦心里记了小本本,面上索性大方些。

    “魏总以后保护好自己的手机就好。”她到底忍不住刺了一句。

    哲楠似乎没想到她会拒绝,微微挑眉。

    “如果魏总没其他事,我先失陪了。”

    “有。”

    七曦:“……”

    她只是社交辞令而已!

    “还想问你一句话。”

    七曦看着他。

    “那天你在赛场上说你还是单身,是真的吗?”

    他抬手将酒杯送至唇边轻啜,嘴角含笑,俊朗的眉宇间满是卓然的自信,“如果是真的,那林小姐有没有兴趣开始一段新的恋情?当然,是和旧的人。”

    她不带考虑,“没兴趣。”

    他没想到她这么快拒绝。

    哲楠有些伤感的说:“昔日的甜蜜已经遥不可及,现实的悲哀却寸步不离,什么时候我们才能重拾昔日的幸福?而这样反反复复的心绪,又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停止?”

    七曦觉得他真好笑,说这些话苦情戏?

    他难道忘了她就是吃这行饭的。

    七曦好想说:魏总,你的演技真的好烂。

    “我有个问题。”

    沉默了一下,七曦说。

    “你问。”魏哲楠风度翩翩。

    “你女朋友把我的视频放在网上,你真的对我感到过抱歉吗,我怎么觉得你反而有点得意?得意有人为你争风吃醋到这个地步?”七曦轻轻晃动着酒杯里彩色的液体,“哦,或者也不能说得意,只是很有兴致地在一边看着我怎么应付?”

    “你说那天是去找我道歉,可是那会事情已经发生半个月了吧?所以大概是正好路过,兴致一来所以顺路道歉下?”

    “还有,比赛我是赢了,如果输了呢,输的很惨呢,被全网嘲笑呢,今天你还会站在这里,跟我说这些话吗?”

    七曦明亮的眼睛注视着他。

    哲楠顿时语塞。

    林七曦说的没错,那天去她家的确是路过时的心血来潮,甚至后来去现场看比赛也是一时兴起。

    整个事情发展中,他的确一直抱着一种袖手旁观看她如何应对的心态。

    但他没想到七曦会解决得这么漂亮。

    那天在贵宾室,他看着她在舞台上风趣狡黠操控的节奏,看着她在比赛时那手中画笔灵活娴熟的操作,目光竟然完全无法从她身上移开。

    他是知道她的画技的,一个多月的时间,竟然蜕变至此?

    等到最后她拿了第一名,观众席上一片惊呼,他竟也情不自禁地站了起来,让陪同他的工作人员一阵惊奇。

    那一刻,她在台上和别的男人拥抱庆祝笑颜如花,他在贵宾室遥望着,胸腔震动。心中好像复燃了一簇火焰,甚至比以前更凶猛。

    他以为是受现场气氛影响而产生的一时波动,可出国三个月,不仅没有让这波动平静,反而越来越汹涌。

    那就不必克制。

    他向来有行动力。

    可他没料到七曦竟然如此敏锐,居然把他的心态猜得八九不离十,饶是哲楠长袖善舞能言善辩,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弥补了。

    七曦从他的神色中得到了答案。

    “回答你之前的问题。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是很认真的,所以分手和别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因为什么,你忘记了吗?”

    “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七曦很可爱地歪了下头,“你提出让我放弃我的事业的时候,真的做好准备和我共度一生了吗?没有吧。可是你就那么轻率地提了,那时候我就明白,你从来没把我放在同等的位置,而现在好像也没什么改变。”

    “你总是那么居高临下。”七曦嫣然一笑说,“我才受不了。魏先生,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

    娱乐圈的消息可谓是神速。

    七曦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慧姐居然眼巴巴地在她家楼下等着她。

    看见她下车,第一句话就是:“魏哲楠又来撩你了?”

    七曦:“……”

    光速传播吗?

    她无语地往里面走,慧姐亦步亦趋,“你可别被他的花言巧语骗了啊,他这个人,切,反正连季老师万分之一都不如。”

    说到季樊,慧姐想了想,还是问了出来,“七曦,你最近还和季老师有联系吗?”

    七曦神色很平静,“我的手机大部分时间你们拿着,你看有吗?”

    慧姐一想,“也是,你睡觉都快没时间了。”

    七曦心如止水地按下电梯按钮,觉得自己在生活中大概影后般的演技。距离那个晚上已经快三个月了,她身边居然没一个人察觉到异样,当然,除了那天在身边的慧姐。

    大概她的反应太镇定了吧。

    等电梯的过程中,慧姐又开始絮絮叨叨地吐槽哲楠。

    七曦有些受不了,打断她,“你大半夜等我就是为了吐槽的?”

    “……不是,” 慧姐勉强找了个正事:“就那初一东方台的新春晚会,他们说元宵节还想邀请你。”

    这借口也太没诚意了吧!

    人家当时就说了。

    电梯到了,七曦迈进去,一回身发现一直跟着她的小于不见了。

    她按住开门键,“人呢?”

    这时小于蹬蹬蹬地飞奔过来,手里拿了些封信件,“我去开信箱了,跟往常一样。”

    七曦也没多问,银行对账单之类的往年都会寄过来,这些琐事她一向不管。

    翻着信的小于却忽然咦了一声,“七曦姐。”

    她诧异地说:“居然有人写信给你哎。”

    七曦心不在焉地朝她手上的信件望去,下一秒,她的视线突然凝住了。

    电梯“叮”地一声提示到了楼层,她却没有动,伸手拿过小于手中的一封信。

    信封上清峻洒脱的字迹其实已经很久没见,可是她竟然仍能一眼认出。

    林小姐收。

    落款果然是——季。

    七曦:

    展信悦。

    年前回到老家,找到了旧电脑中的一些聊天记录。

    你问了我许多问题,然而我那时候十分无礼兼可恶。

    现在却想问,时间已久,你是否还愿意听我回答?

    可以,那么可否发个信息给我?

    七曦走进房间,到了杯红酒蜷坐在沙发上,她不加思索的回信息,但回的……

    七曦:“真正的快乐不可能重复,就像真正的人性容不得刻板。草木皆美,人不是,中药很苦,你也是。”

    那端立马回:“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人处在一种默默奋斗的状态时,思想就会从生活的繁琐中得到升华。我们总是发现别人的光鲜亮丽,却看不见光亮背后的黯淡。”

    七曦:“开眼见面,闭眼见暗,所见不同,见性不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