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

    他没想到在他婚姻大事上从来显得不慌不忙的母亲,居然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迸发出如此大的热情,各种盘问个不停。

    然而现在,他又有什么可说的?

    这天大年三十林家所有人聚一起吃年夜饭。

    吃完后小孩一辈打游戏戏耍的,大人们聊天陪老一辈下棋什么的。

    小七拉着女儿来到厨房,“女儿,年后就不要拍戏了,息影两年好波?”

    “妈,我刚刚在饭桌上都说了下个月我就得去大沙漠拍个电影,不能说息影就息影的。”

    七曦知道妈不想她太累,但在娱乐圈混,要真息影两年,那她的星途要想想现在这么红,那就难了。

    “去拍个电影还要远离人烟,估计那连个信号都没有,到时我给你电话都打不了。”小七真想告诉她实情,可是这大过年的。

    现在与女儿能多处就多处,以后就……

    “拍个电影最多一个月的,”七曦安抚妈妈,“妈,我演技一流,一般一次性就过,到时候我跟导演说说,先把我的戏全拍完,那样我就提前回来。”

    “在聊什么?”逸晨走进来,看向自己老婆。

    小七神色有些沉。

    七曦忙转移话题,伸手,“爸,红包。”

    “哪年少了你红包?”逸晨拿出个厚厚的红包塞给她,“去陪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聊聊天。”

    “好呀!”

    女儿走出去了,逸晨垂目看小七,“说吧,是不是女儿有什么事情?你一直瞒着我?”

    七曦陪几位老人家聊了半个小时,见父母走来。

    感觉气氛不一样了。

    尤其是老爸,那脸色看着怎么怪怪的?

    逸晨在沙发上坐下,对七曦说了句:“以后少接点戏,陪陪家人。”

    七曦感觉更怪了。

    家人都同意逸晨的话。

    老人家说:“家里又不缺钱,那么拼做什么?还是陪家人重要。”

    其实自从那人离开后,她工作的节奏就慢了下来。

    每天专注于工作,既投入,又游离。

    也只有面对家人,她面上是笑逐颜开的。

    家里人都这样说着,七曦点点头。

    初一季樊这边不怎么忙,微信不断收到同事的新年祝福。

    他点着那个漂亮的头像,字打了又删。

    老雷发了个祝福,而后了个语音。

    季樊点开听。

    “这大过年的,都有时间吐槽了。”

    季樊不明所以,他发了个“?”过去。

    “你知道我们的刘总,平时忙起来特严肃,工作上大大小小要管,现在放假了,又特活泼,手下年轻人的终身大事他操心得很,这不,他本来想给他们所里一个最帅的小伙子介绍他那边的一个姑娘,本能也是件好事。可结果据说那小伙子每天装得特别忧郁深沉,经常一个人看星星不参加收工后的集体娱乐,把一堆涉世未深的妹子迷得不要不要的,这他不谈感情,可把其他小伙子的希望给破灭了。”

    老雷一口气说完,批评道:“我说季樊,不带你这样装的啊。”

    季樊:“……哪有装?天生的,没办法。”

    “……你这样说话就更装了。克制啊,长得帅还装,还给别人活路不。”老雷严肃地说:“给发语音打的目的就是警告你……”

    “你务必继续这么装下去哈哈哈。”

    语音那头爆发了一阵大笑,“不要给其他所的兄弟一丝希望,回头封你当我院之光!”

    季樊:“……嫂子在你边上吧?”

    言下之意不想跟他聊了。

    那端进来语音,是李宁祝他新年快乐的话。

    季樊也语音致意了句,而后问老雷的病情。

    这次李宁的声音比之前放松很多,而且没避着老雷,说了下治疗进展,说比预期的好多了。

    “问那么多你懂个p啊。”老雷又把手机抢了回去,“我给你说,刘总打电话过来是打听你有没有女朋友呢,我怎么回啊?”

    他呵呵一笑,“要不我回你喜欢你的高中同学林七曦?”

    季樊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老雷大概是看见单位微信群里转发的视频了。前一阵子,他参加绘画比赛的视频终于传播到了所里的工作群,引起了众多围观。

    老雷何等聪明,肯定联想到了他以前对他说的那番话。

    “不是吹人家喜欢你吗?我看视频觉得人家大妹子的确对你有意思啊,结果你现在还是光棍是怎么回事?”

    季樊苦笑了一下,“我之前一直想,我能给她什么?没钱就算了,连经常陪着她可能都做不到。”

    她很娇气的,爱撒娇,要人哄,每时每刻都过得精致又舒适。

    他本来满心的欢喜。

    可是有一天,他一低头,却发现自己的手掌那么粗糙,根本没法伸出手去握住这样的明珠。

    老雷那边沉默了很久才发了个语音过来。

    “季樊,你嫂子说,不是这么算的。”

    然后他就骂道,“你傻缺吗?”

    生平第一次被人这么骂,季樊反倒笑了。

    他抬头仰望着头顶比别处更纯净的星空,真心实意地承认:“你说得对。”

    老雷在语音里嘲讽季樊老半天,而后认真的说了句:“我觉得你可以再努力一下。”

    这句话……

    季樊眼睛里顿时有了笑意。

    初一的这天,季樊每天定时定点的生活多出了一项日常——写信息。

    第一条信息的内容是关于第一宇宙速度,这个问题很简单,不过也涉及一些平常大家不会了解的原理和公式,季樊尽量深入浅出地解释清楚。

    第二条是关于中国航天技术水平和国外的比较。

    季樊坐在床沿边,灯光下,他有条不紊地打着字——

    这个问题太大了,我可能要用好几条信息回答你。

    我先讲一下现代航空的发展史……

    他睡觉前写了十几条,然后定时在元宵节那天发出去。

    季樊想,如果春节假期后没有回应……

    那接下来只好发火星移民了。

    收起手机准备入睡,然后脑子想到什么,拉开抽屉拿起纸张与笔。

    本以为假期可以休到元宵节后,然而初八一过,七曦就忙死了。

    事实证明,作为一个明星,任性休息了一周果然是会遭报应的。

    因为之前落下的工作并不会消失,现在的工作也必须完成,再加上年底各种颁奖典礼平台活动,去年拍的美食电影再提个档提前进入宣传期……

    个中滋味真是美不可言。

    有一天七曦又凌晨三点才回到住处,一头栽倒在床上陷入昏睡前,忽然就想起了季樊。

    她在极度困倦中迷迷糊糊地想,就算那时候季樊答应和她在一起了,现在她忙成这样,估计都要闹分手了吧?

    想着想着,居然忍不住笑了。

    第二天刷牙的时候回想起这个念头,七曦觉得,她大概已经开始忘记了吧。

    真快呀。

    但是这个年纪,这个行业里,也许这样的速度才是常态。

    距离元宵节还有两天,这天,七曦参加一个平台活动,活动后的酒会上,她没想到会碰见魏哲楠。

    她本来并没有看见他,但是魏哲楠这人自带一股气场,引得众人环绕,七曦不经意地往酒会中心热闹处看一眼,恰好就碰上了他的眼神。

    然后他便排众向她走来,递给她一杯色彩靓丽的鸡尾酒。

    “调得不错,你试试。”

    众目睽睽下,七曦大方地接过,“谢谢。”

    原本和她聊天的人带着别有深意的笑容走了,哲楠看着她,目光灼灼:“好久不见,最近怎么样?”

    七曦官方辞令:“还不错。”

    “我想也是,一打开各种社交软件,都是你的消息。”

    七曦皱眉:“不至于吧。”

    过度曝光容易惹人厌烦,对演员来说并不算好事,这一点她们团队一直有控制的。

    “哦,或许,因为我点击关于你的信息太多,软件会自动推送。”

    七曦眼睫一动,随即笑道:“那谢谢你送我点击。”

    周围看过来的目光越来越多,七曦琢磨着再扯几句就走人,哲楠却丝毫没有结束话题的意思。

    他喝了口酒,竟突如其来地问:“原来那天在你家里看见的,是你高中同学?”

    七曦:“……你也关注网上八卦?”

    “刚刚不是说了,点击太多。不过这个倒不是。”哲楠轻笑,“那天你参加绘画比赛,我就在现场。”

    在七曦惊讶的目光中,他补充:“楼上的贵宾室。”

    “哦,原来是这样。”略微的惊讶过后,七曦一语带过,并不打算问他为什么出现在那里。

    她依稀记得,魏哲楠对画画好像也蛮热衷的,……所以就权当他对画画感兴趣才去的。

    哲楠单手插兜,姿态优雅:“他画打得很好,a大高材生,这样的男人,高中的时候也很吸引人?”

    七曦:“……”

    她有点怀疑,魏哲楠不会觉得他自己当年是备胎吧?

    果然他下一句就问:“所以,你和我分手得那么干脆,他是原因之一?”

    七曦:“……魏总这么没自信真令人意外。”

    哲楠深深地看进她眼睛里:“因为你看我的时候,从来没有那样的目光。”

    哪样的目光?

    七曦和他对视一瞬,低头喝了一口酒,忽然觉得好笑。

    因为父母的关系,她从小便就认识了他,但与他真正交际也是在她进入娱乐圈好几年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