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5

    房子、将来孩子的教育,哪一样不是巨额的支出,研究所的工资怎么可能支撑得起。

    难道全部靠她?凭什么?

    分手后她不止一次和朋友们提起过季樊。

    高中的同桌,大学的舍友,工作的同事……她不由自主地在和他们聊天的时候会提到他——自己的前男友,阐述她分手的理由。

    他们当然赞同她,她也越来越觉得自己正确。

    她一点都不后悔。

    唯一让她意难平的地方,就是她提出分手的时候,他居然直接答应,没有丝毫的挽留。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她要过二十九岁生日了。

    她马上要奔三了。

    快奔三的她,那个梦想中,和季樊一样聪明优秀,又和她一样成功的人却没有出现。

    周围不是没有追求者,她也再谈过一次恋爱,可是那些人,不是不够聪明,就是不够风趣,和季樊比起来,每一个都面目平庸。

    她忽然就觉得,其实季樊也是可以的,虽然没有钱,但是这个缺点,在比较了一圈后,完全可以用其他优点来弥补。

    高学历,没钱却体面的工作,以及,比其他所有女同事的男朋友老公都帅一大截。

    反正如今她已经拿着七位数的年薪,几年前不甘心自己要承担更多,这时似乎也可以接受了。

    她已经有了足够的经济实力。

    那段时间她蠢蠢欲动,格外地关注起高中和大学的群,甚至还有两次故意挑起了话题。

    但是当看见群里说季樊无所事事,她心中又有些迟疑。

    正踌躇间,她听说季樊要去投行了。

    几乎在一瞬间,她就决定改变行程去a市。

    她清楚地知道,当季樊踏出封闭的研究院,进入金融圈,会是多么的受欢迎。

    那次见面却不尽如人意。她自有矜持和骄傲,当然不会去死缠烂打,但是如果就此放手 ,难道让一个从没付出过的陌生人、后来者,坐享其成?

    她犹豫着计较着。

    但一切犹豫和计较在她看到季樊和林七曦的视频后彻底终结。

    季樊走过来了。

    于曼收起了杂乱的思绪。

    她深吸一口气,一副挽回的姿态面对他。

    “知道你工作比较忙,所以只能在这里等你,不过再晚,我还是会等的。”

    季樊没什么表情,“找我有事?”

    他语气很疏离。

    “我这里等了你三个小时,难道几句话把事说完就走?”于曼的态度和上次有着明显的不同,“你晚饭吃了吗?要不要点点东西?”

    “食堂吃过了。”

    顿了顿,“要不去茶馆坐下吧!”

    他不说进去坐坐,而是去茶馆。

    于曼苦涩的笑了笑。

    茶香袅袅。

    俩人点了杯茶,于曼开口:“前段时间去a市出差,弥补上次没有聚餐馆的餐,没想到你却回来这里了。”

    “刘明说蛮担心你的,说你状态不太对,但是又不好多问。”于曼朋友似地关切,“是工作有什么问题吗?”

    季樊抬眸看了她一眼。

    刘明哪里会担心什么,这样拿别人来绕弯子未免令人不耐烦。

    他看了下表,打算尽快结束这次见面,十分简短地说:“没什么问题,我比较适合研究所。”

    注意到他的神情,于曼决定立刻换一个话题——这个话题根本不重要,她也没兴趣了解,不过是把刘明当借口,让她的这次找他的行为合理化而已。

    她唇畔带笑,进入她真正在意的问题:“对了,你怎么会和林七曦一起画画?在a市大家聚会讨论了半天,怪我们不早说林七曦是我们的高中同学。这我们怎么说啊,一直跟她又不熟。”

    “你们怎么会碰在一起的?”她状似好奇,又一次问道。

    季樊淡淡地说:“我和她是高中同学,有联系不奇怪。”

    于曼被噎了一下。

    你和她是高中同学,我就不是了?这个答案是不是太敷衍了?

    “也是。”于曼认同的表情,“不过她从来没在班级群里,我还以为她并不喜欢跟以前的同学玩。”

    “说起来,我们班级现在最成功的就是她了。”她搅拌着咖啡感叹,“反而我们却没什么大出息,出了社会,成绩好有什么用,还是要看情商的。”

    季樊微微垂眸:“她是重点大学毕业。”

    “是吗?”她有些恍然地样子,“念书的时候没怎么关注。不过我是很佩服她的,娱乐圈那么复杂的地方,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她能混这么好,这么红,肯定付出了很多吧。”

    她语气轻松,宛若随口闲聊。

    “于曼。”

    季樊忽然叫她的名字。

    于曼顿住。

    “我想,或许我该和你说声抱歉。”

    在于曼意外的眼神下,季樊直视她,不疾不徐地说:“当年我答应得太轻率,只考虑到你足够独立,却从来没想过自己要付出什么。事实证明,我实在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幸好,你一向聪明,及时止损。”

    他嘴里说着抱歉,可是看着她的眼睛里却一片冷意,哪里有丝毫的歉意。

    于曼陡然明白,他根本不是在道歉,分明是她刚刚暗示了七曦可能上位不正,他迫不及待为她反击。

    而这一段看似道歉的话,从头到尾不过是告诉她,他从来没有真正爱过她。

    一瞬间,她的心里宛如针扎。

    她不过是一句暗示,他竟可以如此言语伤人。

    于曼简直想冷笑,“季樊,这就是你的风度?”

    季樊神色淡然:“我们很久没联系了,你何必?”

    于曼不再说话,所有准备好的试探此时全都失去了意义。

    她这些天如野草般生长的不甘瞬间被浇灭,凉得彻彻底底。

    她知道她彻底估错了,自己在季樊心里的分量和剩余感情,他竟然连和她周旋的耐心都没有了,于是输的血本无归。

    不过还好,这场败仗没有别人看见。

    她竭力优雅地将茶喝完,招来服务员买单,起身时意有所指地说:“怪不得你会回研究所,毕竟不用再为身外之物担心了,祝你能牢牢把握住。”

    话说到这地步,这辈子都不必相见了。

    季樊又在茶馆里坐了一会。

    离开的时候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他站在屋檐下,忽然想到,如果这个时候他已经和她在一起了,是不是要把今天的事情跟她打个报告?

    他要怎么说?她又会怎么回?

    不过,最后他大概会选择不提吧。

    毕竟他不想她多想……

    他出神了半晌,很快察觉到了自己的可笑,竖起领子,低头走入了雨幕中。

    回到家中,他浑身上下都已经湿透。

    刚洗好澡,电话响了。

    那端是刘明讪讪地声音,“那个,我一不小心说漏嘴了,于曼今天是不是找你了?”

    “嗯!”

    刘明八卦了,“她对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以后大概不会再相见。”

    刘明理解了一波后忍不住感叹:“郎心如铁啊。”

    “我跟七曦在一起画画的事情,你没有说吧?”

    “当然没有,说你回去我真的是一时嘴快。”

    “我说,你不会心里,嘿~~~”他摇摇头,“说起来,仰望七星是真的蛮漂亮的,活泼又卖萌,跟个小姑娘似的,我到现在还没办法接受她是个大明星。”

    “但是虽然她是你的高中同学,现在距离太远了吧,高攀不起的。而且貌似大明星也是不好接近的。”

    季樊沉默了会,片刻后说:“她给了我两张绘画的门票,让我和你一起去,我没告诉你。”

    刘明颇高音量:“什么?”

    他不敢置信:“她给我票了?”

    “嗯!”季樊面对夜色,闭上了眼睛,“刘明,她是个很好接近的明星,只是我惹她生气了。”

    刘明也没问原因,知道问他也不说,只是转移话题。

    “后天我要出国了,希望我在国外,能听到你的好消息。”

    他说的好消息,他懂。

    深夜的家中,显得愈发冷清。

    季樊想,好在快要过年了。

    不过这次是年前回家,往年都是到初一才回家。

    父母见到他很诧异,“怎么今年这么早回家?”

    季妈妈看起来气色很好,只是这开头第一句话就让季樊心酸。

    他陪伴父母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

    父母很高兴这次儿子年前回来,张罗了一桌都是季樊喜欢吃的菜。

    季樊多吃了两碗饭。

    果然,父母更高兴了。

    二老问了下季樊的工作,随意聊了下工作上的事情,陪着父母看电视聊天几个小时,而后季樊回房。

    他的房间并不算大,朝北,整个少年时代,他都在这里度过。

    考上大学后他就很少回来了,所以房间里还维持着高中时的样子,书架上大部分是那时候读的书,柜子里整整齐齐地摆着他从小到大得的各种奖杯。

    他驻足出神了一会,抽出一本书,在书柜前翻看。

    季妈妈进来给他送水果,看了一眼,奇怪地说:“你看高中课本干什么?”

    “整理下。”于季樊有些不自然地合上书,放回书架。

    其实这次回家,除了探望父母,内心还有一种异样的情绪在催动。

    这阵子他经常莫名地便回忆起高中,一次又一次地,仿佛想在那些过去的记忆中挖掘出一点曾经被他忽略的东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