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2020-04-24 作者: 钱小柒
  “我不要抽血,我怕疼,”说着掰开被一直牵着的手,“我要出去,我受不了这里的药水味,我要吐。”

  逸晨看她反应有点太过激烈了。

  好像每一次提及医院她就比较敏感。

  逸晨想了想,“医生,要不拿个验孕棒来。”

  医生点点头。

  不多时,小七手里拿着验孕棒从厕所走出来,这个东西她看不太懂。

  医生看了眼,“没怀孕。”

  逸晨皱眉,“怎么可能,我女朋友老是想吐,而且吃的也少,看着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而小七闻言怀孕松了口气,哎,总算不用一尸两命了。

  医生瞄了他们俩一眼,推推眼镜,咳嗽一下说:“那个,可能是那个太过度,才导致你女朋友此状态,那个有时候要适度一点,节制一点。”

  “……”

  俩人离开医院的时候,颇有点落荒而逃的感觉,而任何大场面都一贯镇定自若的逸晨,脚步也好像比平时略快了一些。

  坐上车,逸晨总结发言:“下次你怀孕,我们不来这家了。”

  小七连连点头,“好的好的,不来不来!”

  小七说:“那啥过度而误解怀孕……简直是乌龙又丢脸,幸好没有去潘医生那,不然就不只在医生面前丢脸这样了,潘医生绝对拿此事笑话你一辈子。”

  小七说着说着不由庆幸地拍拍胸,“还好还好,没有怀孕,简直是被吓死了。”

  车子猛然刹住,拍着胸口的小七被安全带给弹了回来,“你好好的刹车做什么?”

  本来闹了个乌龙逸晨就不爽,刚刚想着她怀孕天知道他有多开心。

  可是现在……

  被闹乌龙她还一脸如释负重的样,逸晨看着就想把她给就车正法,正好让她怀孕。

  “你没怀上我的孩子你很开心?”

  小七下意识说:“当然了,我才不要……”说话的同时对上男人阴沉沉的眼神,小七吞了吞口水,“那个,我,我现在还小,还不想要孩子。”

  “是吗?”

  “当然了。”

  “你意思是你还想玩几年?”

  “是的是的。”

  逸晨脸色稍霁,“嗯,我也想玩,不过……”他的语调变得悠长,带上了暧昧的气息,“我们玩什么呢?”

  什么玩什么?

  只见逸晨朝她靠来。

  三秒反应过来,“喂,我不是这个意思。”

  小七立即打开车门,后颈一把被捉住。

  逸晨把她扯到他眼前。

  “今天这怀孕的事情就算了,我问你,你好好的删我记忆资料做什么?”

  这是秋后算账了么= =

  可是她要怎么说呢?

  逸晨眯眼看她,“上次我忘记了你,以防万一,我就把有关你的记忆资料给记录下来,我还想尽办法提高记忆库的安全系统,就是为了防止最厉害的黑客侵人到我的资料室,可我没想到,出卖我的,既然是你们两个,一个是我最亲的人,一个是我最爱的人,你们两个真行。”

  逸晨说着沉闷的在方向盘砸了一拳——

  车子顿时发出刺耳的喇叭声。

  他为什么突然这么生气了?

  其实她删掉那些资料,他不是很生气,但她这样做,就是想着离开他,所以他非常生气。

  车内静默半晌,逸晨看她,“你删掉那些资料,是不是有难言之隐?”

  “我,我没有。”

  逸晨看到小七眼神闪烁,意有所指的说:“其实,我一直都想摆脱你,可我摆脱不了,你也摆脱不了我,你好好问问你的心,它还会不会为我心动。”

  车子再次发动,小七脑子一直想着他最后的话,思索了半天还是没能理解他的话。

  可能太晚了,也可能小七本身的能量不够,坐在车上一下子就睡着了。

  天边正泛起一抹亮光,晨曦微光中,小七微微睁开眼睛,一张熟悉的脸庞入目。

  小七还处于惺忪中,额头被落下温热的一吻,她听到:“生活或多或少是个谎言,但话说回来,那才是我们想要的,而生活这么复杂,种豆子和相思或许都得瓜,你敢试,我就敢回答。”

  什么意思?

  逸晨的话还在她脑子里打转,又听到:“你上了生活的贼船,我也会让你做个快乐的海盗。”

  顿了顿,“上天让我们习惯各种事物,就是用它来代替幸福。”

  小七坐起身,一脸的迷茫,“你在说什么?”

  真是个小傻瓜。

  逸晨捏了捏她脸颊。

  “快起来洗漱,下楼吃早餐。”

  对于逸晨从昨天晚上不能理解的话到今天早上古里古怪的好几句话,小七仍旧云山雾罩的。

  然后在洗漱的过程中,猛然反应过来,今天是月底。

  所以今天……

  骤然一道雷声,响起,小七吓一跳。

  “有没有被吓到?”

  逸晨不知何时跑了进来,把她搂进怀里。

  小七在他怀中深深吸了口气。

  “林逸晨!”

  “嗯!我在。”

  “马上下雨了。”

  “我知道。”

  “今天月底。”

  “你在我身边。”

  “我……”小七咬着唇瓣,抬头看他俊脸,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其实我很介意你的失忆症,我不想把我的终生托付一个有病的人身上,林逸晨,你放了我吧!”

  话落,感觉房间内顿时散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阴戾,

  逸晨眼神骤然冷了一度,手一点点松开她,直直的看着她的脸,眼底溢出绵长的薄凉。

  “你说我是个有病的人?”

  小七不敢对视他的眼睛,她望着外面本还泛起一抹亮光天空,现在竟然昏暗暗的,看样子要下一场大雨了。

  小七一时没有回答他。

  客厅内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外面下起淅淅沥沥的雨。

  而房间内却安静的连一根针落地都能听见。

  外面猛地又闪过一道惊雷——

  轰隆一声巨响,连带着别墅仿佛都跟着颤动。

  小七下意识的捂住耳朵。

  逸晨手动了动,他面无表情的盯着她,“我在你心里,是不是一直都是个有病的人?”

  小七张了张嘴,微小的声音说:“对不起!”

  逸晨眼神寸寸暗下去,眼底的冷笑染上了极深的讽刺。

  他俊脸僵硬而落寞,嘴角挑着抹晦涩。

  垂在身侧上的手紧握成拳,手背上青筋毕现…

  他缓缓侧目,看得出他想控制不去看她,但他根本控制不住。

  黑眸盯着她微垂的脸,“你再说一遍。”

  小七死死咬着唇瓣,强忍着撕心裂肺的颤抖。

  她微垂的眼眶一点一点泛红,然后眼泪毫无征兆的流下来。

  温热的液体从她的脸颊滑落。

  不要哭,现在难过总好比在他面前一点点的死去要来的好点。

  到时候难过的是两个人。

  是谁说的,恨让人坚强,爱让人脆弱。

  小七转身背对着他,把眼睛的眼泪给逼了回去,又擦了下眼睛。

  转过时眼睛已经没了眼泪,“昨天我就说的很清楚,我们不合适,我也说了你以后不要来找我,是你……”

  “不合适你还买耳钉给我?”

  “那是还债,”小七一口气说完,“我就是不想欠你的,所以买耳钉当两清。”

  逸晨讥诮的冷笑,“你认为你欠我的还的清吗?”

  “可是我只有这么多,”小七倔强的看他,“我什么也没有,只有一条命,你如果要的话,就拿去好了,但是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跟你在一起的。”

  逸晨真的快要忍不住要掐死她,“滚!”

  若在让她说下去,他真的忍不住会掐死她。

  小七垂下眼眸,“你,自己多保重。”

  她跑了出去。

  逸晨目送着她跑出去的背影,眼眶渐渐泛红。

  一手在眼角摸了把。

  手指有着温热的眼泪。

  他哭了?

  为什么要哭……

  她这个狠心的女人,不值得。

  可是……

  他妈的他就是放不开她。

  那张俊脸分明没有哭,连表情都没有。

  可眼泪却还是流了出来。

  哭可以控制,而真正的痛苦难过是无法控制的。

  原本淅淅沥沥的小雨加大,惊雷闪过空中。

  小七站在街边,张了张嘴,咸涩的雨水立即灌入嘴中,呛得她一阵猛咳。

  眼角滑下滚烫的液体,混入冰冷的雨水中,消失不见……

  冰冷的狂风大作,漫天肆虐的惊雷似乎在预示什么……

  “轰隆——”

  小七吓的双手捂住耳朵,狂风暴雨吹打着她。

  她站在雨中摇摇欲坠,仿若随时要倒下去般。

  小七垂目,看到无名指的戒指。

  这个应该还给他的。

  对,回去把戒指还给他,给那里的保镖就行。

  还了戒指就立马离开,离开这个城市。

  以后再也不踏入这里一步。

  以后跟他,可能也天各一方。

  “小七——”

  突然一道惊雷划过天际。

  逸晨跑出来,环顾四周,马路上空空荡荡,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他冲出去几步,冲到马路中央,雨水冲刷了痕迹,暴雨无情的砸落在他身上……

  “小七!你出来,出来,我告诉你,我知道你不是曦阳,你出来!”

  回应他的只有雨声……

  逸晨眯着眼睛,慌乱的四处乱走着。

  他在别墅想了下,她这样老想着离开他,可能就是以为他爱的是曦阳,所以才老想着离开他。

  她虽然用了曦阳的心脏,可是在他心里,她不是那种没有自信心的女孩,这一点,她比曦阳勇敢。

  所以他一直在等她点破。

  可等来的确是……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