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

2020-04-24 作者: 钱小柒
  “你每天跋山涉水给我送饭,然后陪我一起吃饭,过后又为我卖力的工作,你那么辛苦,嗯,我被你感动了,你实在是很伟大。”

  小七呆了下,有点反应不过来。

  只听逸晨又说:“我喜欢看你对我笑,也喜欢看你对我瞪眼,喜欢欺负你,喜欢你欠我一屁股债那咬牙切齿的样子,喜欢你贪财的样子,喜欢你贪吃的样子……你的好的坏的,我通通都喜欢。”

  小七听着,一瞬间心脏最柔软的部分被击中,心里酸痛得不可言喻。

  逸晨看眼她,又说一句,“第一次在街上意见你,我就想着毕业了。”

  小七看眼他,笑了笑:“你好禽兽。”

  然后很轻的说:“我要听的是五年前。”

  “五年前……”逸晨一副嫌弃又不堪回首的样子,“感觉挺久远的事情,那时候曦阳不好好念书,我就经常盯着她念,还有那八百米她永远也过不了关,还有每周五她都要我去排队抢红烧鱼,那学校食堂里的红烧鱼对她来说就是件大事,每次都要叮嘱我,逸晨,你可是学校的男神,所以你去不用抢更不用排队,那师傅还会多多给你红烧鱼,哇哦,我就可以多多吃了,我说她怎么这么贪吃,她振振有词的说,民以食为天,连吃都不贪,那还算是人嘛!”

  “那时候曦阳让我很是头疼……但我也甘之如饴。”

  小七听着,眼睛刺痛起来,热热的湿湿的。

  她也想释怀,不再去想,可是……

  她真的好建议,甚至嫉妒曦阳了。

  逸晨看眼她,暗暗叹口气。

  失言了,他并不打算让她难过的,故意逗她说:“你在我身边,我能撑到现在毕业,我的控制能力是不是很好?不过,现在毕业了,反而没控制能力了,所以看到你,可能随时会失控。”

  言语间充满暗示却又一派正人君子地模样。

  在这样的情况下受到调戏,小七的神经有点接触不良。

  表面上一本正经,私底下肆无忌惮,有个成语是怎么形容说来着?

  “衣冠禽兽,”小七小声地念,眼眶里却还噙着泪。

  被斥为禽兽的男人神情怡然而又不以为然地说:“唔,我哪里有衣冠?”

  小七默了,的确……

  禽兽的衣服刚刚已经被她剥光了……

  逸晨伸手揩去她眼中将未落的水光,主动问:“你已经让我毕业了,接下来呢?”

  他的意思她懂。

  可是……

  心底那处仍有酸涩挥之不去,小七知道这种感觉是来自这颗心脏,就最后一次让这颗心脏与他交流吧!

  于是配合地说:“我是在你的设计下让你毕业的,如果是五年前,呃……”她摆出思考地模样,“我失忆了,所以我现在的思绪无法集中回答不了你的接下来,还是你说吧!”

  逸晨沉吟了一下,又看眼她,说:“嗯,五年前就算你不主动,我也会让你主动追我。”

  小七迟钝了,什么意思?

  “你意思是,五年前,刚刚开始,其实也喜欢我的?”

  逸晨笑了笑,“我呢,就是喜欢专门干守株待兔的事,不,是守株待猪……”

  “……”

  小七迟钝地回过神后,脱口而出,“我一直在追你,等到你好不容易动心了,我还一直想办法主动找上门,每天巴不得你赶紧吃掉我……逸晨,你,你怎么这么阴险狡诈又假正经,坏蛋。”

  小七哭哭笑笑的,气哼哼地在被子里踢他。

  明智地不再跟他纠缠这个问题,可又认真地继续用心脏与他进行五年前的话题。

  “如果五年前我没有离开,我们会结婚吗?”

  “房子都买好了,你不是也看到了?”

  “你说那时候我没有离开,毕业后,我能找到工作吗?”

  “那时候你在我的监督下,英语六级计算机考级什么的也过了,又是名校毕业,找个工作肯定不难,但是……反正是假设嘛,就没必要让你太得意了,打击女朋友这种事情,也是别有乐趣的。”

  小七噗呲笑了出来。接他话,“你随意打击呀,一帆风顺的人生也很没意思呢。”

  “对了,那时候你还在读书,怎么就有钱买房子?”

  她知道他不会用家里的钱。

  “那时候我做了些小投资,赚了点钱,够首付的。”

  小七星星眼地看着他:“哇,逸晨,你好厉害。”

  “嗯,我会毫不谦虚地接受我女朋友的崇拜,”逸晨说又着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哎,没办法,要养你,不得不买房,不过那时养你压力还蛮大的。”

  “为什么?”

  “呃,因为你好难养。”

  “你诋毁,我明明很好养的好不好,算了,我还是无视你这个话题,让我思考下,”小七大眼睛转转,“呃,五年前房子有了,工作也肯定找到了,接下来呢?结婚?”说到这,小七不由哀怨:“唉,逸晨,求婚不会也要我主动来吧?”

  “我再欺负你恐怕你要炸毛了,”逸晨低笑着在她耳边说:“不会,因为……我比你急。”

  温热的气息醇厚而充满男性阳刚,搔得她耳朵痒痒的,熏人欲醉。

  心脏在这样的气息笼罩中,淡去了最后一丝酸楚。

  然后那颗心不由得幻想着逸晨对她求婚的样子,发现自己实在想象不能。

  不由有些失落。

  错失的美好啊。

  不过,万一是这样的——

  逸晨单膝下跪,执起她的手:“曦阳,嫁给我吧!”

  她的反应肯定是——先呆,后扑,然后……

  逸晨结对会取笑她。

  小七默默地抖了一下,忽然觉得没被求婚,好像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她赶紧赶走这些可怕的想象,顺着往下想:“那结婚了,接下来就生孩子?”

  说到孩子,小七一下子回到了现实中。

  她按了按心脏那一处。

  然后听到逸晨说:“曦阳,我对于生孩子不是很热衷的……但是,对于某件事成反比”

  “哦~~~~”小七拖长了声音,然后说,“逸晨,如果以后别人问我们为什么还不生孩子,我可以说是、你、的、问、题、吗?”

  小七在“你的问题”那特别停顿了下,然后笑眯眯地看着他。

  逸晨眼眸微眯,视线停在她贼兮兮的脸上:“叶曦阳,希望你在暗示的不是我想的。”

  逸晨一旦出现这个表情就说明很危险,小七连忙拿着自己的衣服穿快速下床穿好,“不是不是,我去煮面给你吃。”

  人被拉了过来,逸晨抬眸望着她,轻声说:“我们在一起没多久,不想多一个人来凑热闹。”

  小七怔了怔。

  只听逸晨又说: “曦阳,我胆小,所以我不想再重来,我不知道再重来会发生什么意外,更不敢自负到认为我自己可以掌控所有命运,不是没有遗憾的,但是我决不敢拿已知的幸福去赌未知的或许的未来。”

  逸晨说着不由失笑了起来,“我大概被你的假设影响了,居然也会去想这样虚无缥缈根本不会发生的事。”

  逸晨起身把自己爱的小女人搂在怀中,“我最喜欢你温软的身躯填满我整个世界。”

  小七怔怔地被他抱着。

  虽然他们在演练五年前的情景,可是他的话,莫名让她有种……他知道她不是叶曦阳的错觉。

  叶曦阳,你还要对话下去吗?

  心脏那猛然强跳了一下。

  “曦阳,孩子我们不要刻意顺应自然好不好?”

  小七笑了,“好呀,那我们现在赶紧顺其自然吧!”

  逸晨亲了亲她脸颊,“你知道的,一般情况下,我的防御力是顶级的,但是你一主动一热情,名为林逸晨的防火墙就一下子被洞穿了。”

  “嗯,是的,”小七点点头,“所以在我们不断的顺其自然下很快就有孩子了……”

  “嗯,以你的性子,你会无比镇定地去买试纸,然后面对测验结果,依旧表现得十分冷静,然后你打电话給你最好的哥们潘森,他老说我们肉麻兮兮的,所以我怀孕了,他绝对会哇哇大叫,然后你仍旧淡定。”

  逸晨:“嗯,他会被打击得七零八落不成人形。”

  小七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我生下一对龙凤胎,女儿像我一样漂亮可爱,儿子像你帅气聪明,这样就完美了。”

  逸晨说:“女儿也要像我,这样才不会被人骗走,儿子呢,更要像我,这样才会有人,咳,才会骗到人。”

  闻言,小七眨巴着大眼。

  然后说:“逸晨,你那后半句我怎么听着好像是……儿子更要像你,这样才会有人送上门。”

  “嗯,不错,知道我的原话,我怕我说出实情,你很没面子。”

  小七瞪他几眼,然后语气突然严肃起来,“逸晨,如果五年前我没有离开,跟你结婚了,有孩子了,你会做些什么?”

  “我会有条不紊地安排好所有的事情,连带把你这个最难安排的也会安排好,让你什么都不用去想,舒舒服服的生孩子。”

  小七笑:“哪有生孩子舒舒服服的,听说生孩子很痛的。”

  “嗯!”逸晨顿了顿,“以我的厨艺,肯定会把你喂得圆滚滚的,然后你跟我抱怨,痛死了,都怪你。”

  “能言善辩的我只能心疼说,嗯,怪我,没有我,你不会有孩子生,所以就会痛。”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