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

2020-04-24 作者: 钱小柒
  方云悄悄的走过去,在她耳边低声说:“上次在医院,**娟把方沥拍下来了,给家里人看了,现在他们都以为方沥是你男朋友。”

  “……”

  小七第一个想法就是,这如果让林逸晨知道,方沥会不会被削= =

  “妈,吃饭了,”彤彤跑进来,看到小七,立即走到她身边,“曦阳,你回来了?”

  “是呀,”然后想到,“那个,我吃饱了,我去彤彤家玩下,”说着拉着彤彤走了出去。

  待一家人反应过来,想喊曦阳,方云立即开口:“这大过年的,曦阳去彤彤家串串门热闹热闹,我们坐下吃饭了,这饭菜都凉了。”

  话落,都齐刷刷的看向方云。

  完了,审判对向换上她了= =

  彤彤家今天还没来客人,所以就一家四口。

  路上,小七跟彤彤埋怨,“彤彤,你妈真的好大嘴巴,既然拍下了人家方特助的照片,刚刚还给他们看,这下都以为方特助是我男朋友了。”

  彤彤回头说了几句妈,顺便也说那个方特助不是曦阳的男朋友,叫她以后别胡说。

  **娟有点不信,但看小七好像有些不太高兴,所以以后这事也没再说。

  彤彤拉小七走进她房间,开电视给她看,然后边开电视边聊天。

  “曦阳,你这么生气,其实是因为那个林总吧?”

  “才不是,”小七心虚着,“我只是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彤彤看她好几秒,而后起身从包里拿出一张卡塞到她手里,“曦阳,我爸的手术费让你借的钱我得还给你,这卡虽然就几万块,但以后我慢慢还……”

  “说什么呢!”小七把卡塞回给她,故作生气道:“以后你要再这样,我就跟你断交。”

  彤彤笑了笑,“可是让你欠那个总裁那么多钱,我……”

  “我欠他的本来就多,也不在乎多一条,而且反正他钱多……”

  声音突然顿了下来,因为那电视里出现了一个穿着件暗色条纹风衣,身形修长的林总裁,他单手插兜,一边走路一边低头和身边的人说着话,俊逸颀长地身躯在人群中分外耀眼,举手投足间风采天成,惹得旁人纷纷注目。

  他不管走到何处,何处便霎时成为风景,非关外貌,气质使然尔。

  隔着屏幕小七定定地看着他,不觉竟有点入迷。

  身边的彤彤看她这状况,然后也朝电视看去,耀眼的男人是最容易吸入眼球的,彤彤看着也有些入神,然后反应过来。

  “曦阳,他就是你口中所说的林总?”

  小七点点头,只觉得林总裁专心于谈话都是这么的迷人。

  走出tc的逸晨,正要上车,突然周围涌出一大批记者,围攻而来。

  身边的高管见状,立即挡住记者,可是记者太多,哪里挡的住。

  连保镖都挡不住。

  摄像头齐划一的对准逸晨。

  “林总,请问这大过年的,tc还不放假,是因为您的失忆症导致tc股票跌落,所以您如此拼命的工作吗?”

  “还有林总,请问您的失忆症是怎么造成的?”

  “您有失忆症,为什么不给个回应呢!”

  “tc的那些董事为什么不处理这件事呢?还是说林总您用了什么特别手段,让tc的懂事敢怒不敢言呢。”

  逸晨剑眉蹙起,眉眼骤然冷戾,一把夺过快要戳到他眼皮的摄像机,向那个一直说话的记者砸去,“滚。”

  那个记者有些怕,但并没有有退缩,拿起身上挂的照像机继续拍,尖锐的问题照样砸出来。

  “林总,请问您的失忆症是不是跟您母亲有关呢?”

  逸晨只感觉心脏在猛烈的收缩,额头当即就溢出细汗。

  他一把想提起那个记者,可是心脏陡然一阵激烈的痛,单膝跪了下去。

  可是记者还在一阵猛拍与砸问题,保镖与高管都被他们给挤了出去。

  刺眼的镁光让逸晨睁不开眼,那咔嚓声不绝于耳,让他心脏越发的痛。

  问题仍旧尖锐的一个一个的砸过来。

  “曦阳,这个林总有失忆症?”

  小七豁然起身,忙不迭的跑了出去。

  “曦阳,你去哪?”

  彤彤追着跑出来,人已经不见了。

  她立即跑去曦阳家,可是压根没人。

  就在大家疑惑又担心的情况下,方云手机响了,正是小七打来的。

  事情如实的告诉了方云,方云是理解的,但她要怎么跟家人说呢?

  方云好头疼>_<

  逸晨只觉得头痛欲裂,意志力有些承受不住,骤然身边的一切全部静止,不远处跑来一个他一直想念的身影。

  待那抹身影越来越近,脸上不由浮现诧异。

  曦阳?

  然后看眼前的记者与一切的事物。

  小七跑过来,拉起他上车,本静止的一切顿时恢复自如。

  “快开车。”

  司机反应过来,立即发动引擎。

  记者拍打着车窗,可车已经疾驶了出去。

  逸晨按着胸口,看着身边的人,“曦阳,你怎么在?你不是回老家了吗?”

  “我,我……”小七看眼司机,然后低声对逸晨说:“我用巫术回来的。”

  逸晨深深看了她几秒,然后一把搂过她,低头。

  小七骤然睁大眼睛,这什么情况呀?

  怎么就……

  司机看眼后视镜,眼睛立即又缩了回来。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林总主动搂女孩子还亲女孩子的。

  小七想推开他,可是又怕伤到他的心脏。

  两分钟后,逸晨才堪堪抽离,黑眸深邃的落在她脸蛋上,“曦阳,谢谢你。”

  谢谢在他危及的时候,她出现。

  谢谢她对他一直的关心,谢谢她温暖了他。

  与此同时另一边,安娜看完娱乐报道,立即打电话给徐璐,“逸晨他怎么了?他不是只是有失忆症吗?怎么看起来好像生病了?”

  徐璐无谓的说:“不知道,可能受的打击太大了所以在记者面前晕倒了,怎么?你还在担心他?”

  安娜稳了稳情绪,“我乔安娜从来不为自己做过的事情后悔,走到今天,都是他逼我的。”

  “那就好,我们现在可是一条船上的人,我希望乔小姐不要半路心软把我们给卖了,对了,这事我先谢谢你,要不是乔小姐帮忙,那林逸晨也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我们……”

  “我想你搞错了,”安娜打断她,“我们之间从来都没有谁帮谁,以后也不会再有任何关系。”

  电话挂了。

  安娜拿着手机,翻着通讯录,翻到逸晨两个字停了下来。

  拨号过去,又顿了下来。

  犹犹豫豫的,最终电话还是没有拨过去。

  逸晨说他住的别墅已经被记者包围了,那个房子又太远,提议去她那。

  小七为难,但逸晨帮了她很多,在他这待会无可厚非。

  可是……

  林总裁挺拔的身躯走近小七的窝,说:“我就勉强在这里住几天吧!”

  小七蚊香圈圈眼,“你说什么?你要住在这里?”

  逸晨在沙发上坐下,捂住胸口,“我这里还没有恢复,如果你让我一个人住,万一再出现什么问题怎么办?”

  “不是有保镖吗?”

  “你觉得保镖有用?”

  想到刚刚在电视上看到那一个个魁梧的保镖,竟然被记者给挤了出去。

  还真是没用。

  “那你的父亲呢?”小七咕哝着,“真是搞不懂你们人类,为什么你父亲看着有时候蛮关心你的,现在你出事,他为什么又不管你呢?”

  闻言她的话,逸晨眼目黯了黯,而后逗她,“曦阳,你说我们人类,难道你是非人类?”

  “啊,我的意思是说我,我是个特别的人类。”

  逸晨轻笑,“确实,一个会用巫术的人,还真是够特别的。”

  小七不说话了,生怕说露馅。

  逸晨拍了拍他身边,示意她坐过来,小七不太敢离他近,“那个,你坐,我想站会。”

  逸晨也不勉强,落寞的说:“现在每一个人都把我当成病人,还是一个有精神问题的病人,你看,连你也不敢靠近我。”

  “我可没有这样想,”小七立即走到他身边坐下,说:“你虽然有失忆症,可我从不觉得你是个有病的人,不就是忘记些事情吗,别人就不会忘事情了吗?今天的人,肯定不记得自己一年前吃了什么,那明年的时候,可肯定不记得自己现在生活是什么样子的,大家都会忘记事情,你忘记事情,只不过稍微的比别人多了那么一点点而已,这样有什么不正常的,而且记忆太好我到觉得反而不好,容易追忆起往昔,这样反而不开心。”

  她的话犹如暖暖的太阳,暖了他整个心扉。

  他不开腔,小七不满了,“喂,我说得这么兴起抒情这么久矣的,你怎么也得一个回应吧?”

  “嗯,你在我这个总裁身边待了段时间,想不到让你学会了这么多,看来我的东西还真是让你受用不尽。”

  “……”

  小七好想喷他>_<

  这特么也太自恋了。

  逸晨看她,笑了笑,突然说:“曦阳,没想到你会说这些话。”

  小七哼哼,“你们人类呀,就是只懂得赚钱不懂得人生,要是我跟你一样,有金山银山,那我天天吃喝玩乐,才不会烦恼呢!”

  逸晨又一笑,“我如果只吃喝玩乐,以后怎么养某人?”

  嗯?什么意思?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