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5

2020-04-24 作者: 钱小柒
  “可是后来,因为一些原因,曦阳离开了,从她离开后,我的生活又变回了原样,五年后她回来了,我好不容易再次的能拥有她,”说着抬眸看向父亲,一字一句郑重的道:“爸,这辈子,我只想要她,就当我求你,让她留在我身边,行吗?”

  自己的儿子何时这样的恳求过他,林柏森也完全没想到,原来他们那么早就认识。

  回想见曦阳的时候,那个女孩子,确实有一种温暖身边人的魔力。

  逸晨的母亲离开他,给他心里带来了很大的阴影,所以内心总是冷冰冰的,无人能走进他的心底。

  可是那样的一个女孩,除了阳光点,活泼点,也就是个很普通的女孩子,跟他更本就不配。

  “逸晨,我知道,叶曦阳这个女孩子确实挺好,但是她跟你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你们俩个根本就不合适。”

  “爸,”逸晨俊脸上神色始终淡漠,他沉沉的道:“您的这句话,我也有考虑过,我这次从鬼门关走了一次,让我突然发现,人活着就得珍惜当下。”

  对于儿子的话,林柏森心里有些动容,但儿媳妇,他还是看好安娜,没再跟儿子多说,让他好好休息,便离开了。

  走出医院门口,碰到来看逸晨的安娜。

  “伯父,您打电话了说逸晨醒了,太好了,他总算没事了。”

  林柏森有些欲言又止的,“安娜,逸晨也才没醒来多久,需要静养一段时间。”

  闻言,安娜蹙眉,“伯父,您什么意思?”

  “我意思是……”林柏森叹气,“安娜,这段时间就让逸晨自己好好想想,不过你放心,你永远都是我林家的儿媳妇。”

  这话虽说的很委婉,但意思很明显,逸晨不接受她。

  他一醒来绝对是想着找那个叶曦阳。

  安娜双手紧紧攥起。

  另一边,不多时潘森走进病房,逸晨这才问出一直想问的问题,“我在昏迷的时候感觉有人一直在喊我,除了逸阳还有你,昨天晚上还有谁来看过我?”

  闻言,潘森摇摇头,“没有,只有我跟逸阳。”

  潘森看他眼,“人在危险的情况下,心里若有非常牵挂的人,那么这个人就是最大的精神力量,所以你刚刚说的是曦阳?”

  逸晨揉揉眉心,视线不经意间扫过挂壁时钟,现在快八点了,她应该起床了吧?

  曦阳你为什么不来看我呢?

  “哦对了,”潘森说着才想起,“昨天我急着上来给你做手术,在医院门口看到曦阳,我因为太急,所以没有给她打招呼。”

  闻言,逸晨的眼睛陡然亮了,“我手机呢?”

  “不就在那柜子里。”

  逸晨立即打开身边的柜子拿出手机,拨号。

  那边彤彤跟小瑶早走了,而彤彤最后的话,让小七想离开的心,越发的坚决了。

  这不,小七正在整理行李箱,手机响了,看是逸晨的,她深呼了口气。

  “喂!”

  “曦阳,你在哪?”

  听到他沉稳的声音,小七不知道为什么,又想哭了,拍了拍脸颊,告诫自己,不准这么没出息,人家喜欢你怎么了,还不是抵不过那所谓的权势。

  “我在家呀,准备去上班呢!你,你打电话有事吗?”

  这个小没良心的,把我搞的弄进了医院,既然还意思说有事。

  逸晨非常想此刻出院去找某人给狠狠的削一顿。

  “当然有事,”潘森在一边比划着,逸晨看眼说:“你把我害进医院,不应该来赔偿我?”

  一边的潘森翻白眼。

  生平第一次觉得林总裁脑袋秀逗了。

  而彼端的小七却不高兴了。

  看吧看吧,喜欢有毛用,还是钱好,这一大早打电话来要赔偿。

  “知道了,我现在赔偿给你,”电话挂了。

  逸晨楞了楞,她怎么就挂了?

  潘森看到,就知道是对方挂的。

  有点恨铁不成钢,“我说逸晨,枉你还是个狡猾的总裁,现在竟然说出那么蠢的一句话。”

  “我说什么了?”

  “……”

  “你刚刚既然说赔偿,你应该叫曦阳来看你,你还说赔偿,你要她补偿你什么?”

  逸晨眼神砍他,“刚刚我是想叫她来看我,你在我身边一个劲的指手画脚的,我还以为你要我说赔偿,好让她跑不掉。”

  “……”

  潘森真是败了,“你赶紧,再打一个,直接说叫她过来找你。”

  话刚落,电话进来了,正是曦阳的。

  逸晨立即接起。

  “我刚刚把赔偿打到公司账户去了,你现在可以查收。”

  逸晨闻言脸就黑了,“你以为赔偿就行了?你以为我一个堂堂总裁可以随便用几个钱就可以打发的?叶曦阳,你幼不幼稚?”

  潘森觉得幼稚的那个人是你,不是人家曦阳。

  小七这边一肚子的气,“那你想怎么样?”

  逸晨脱口而出,“给我滚过来敬茶磕头认罪。”

  “……”

  身边的潘森是彻底服林总裁了。

  话说是不是动一次手术,脑子就不好使了= =

  “我没时间,我已经赔钱给你了,我们俩清了,以后我离你远远的,不会再出现你的生活里,再见!”

  小七电话挂了,

  而逸晨瞳孔骤然一缩。

  女孩清甜的声音穿过时间在耳边响起。

  “林逸晨,其实我早就喜欢你了,我喜欢你。”

  喜欢他,为什么还要离开?

  逸晨又拨号过去,那端小七这次不耐烦了,“林逸晨,我已经赔偿给你了,你还要干嘛?”

  “你是不是又要离开?”

  又?

  小七想到五年前,但是她不是叶曦阳,反正他们也是没有结果的,而且他也抛不开他拥有的权势。

  就算他抛的开,她也不会让他这样做。

  那样她会内疚,会觉得很对不起他。

  他一直在说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人家说的没错。

  他们两个不仅是两个世界的人,还是两个星球的人。

  一点可能也没有。

  “对,我要离开,林逸晨,就当我们不认识,你不要再打电话来了。”

  挂了。

  逸晨眼神骤然冷凝,俊脸的神色跟着冷了一层,眼底浮现浓墨般的冷芒。

  他掀开被单下床,冷眯着眼迈着长腿朝门口的方向走去。

  正准备给他挂水的潘森见状吓一跳,立即追出去,“逸晨,你干嘛去?”

  逸晨的脚步逐渐加快,方沥正好开车来,他还没下车,只见穿着病号服的林总裁走过来打开车门直接把他给拽了出来。

  他还没反应过来,车子已经疾驶出去了。

  潘森跑来,“快,上我车,去追他。”

  方沥茫茫然,“林总去哪?”

  “他还能去哪?”潘森是又急又气,边发动引擎边说:“他刚刚跟曦阳通电话话,通着通着人就冷下来了,估计曦阳又说了什么离开之类的话。”

  方沥下意识诽谤,“真是的,这叶小姐就不能消停点吗?这都把林总给折腾进医院了,她又来幺蛾子了。”

  轿车在街道上如风般的穿梭着,本十分钟的路程被缩减成三分钟。

  他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手拿着手机拨号。

  手机却关机。

  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五年前她离开的那的段时间。

  逸晨眉头不由皱得更紧,眉心是深暗的皱褶,他将手机丢到副驾驶座上,脚下的油门踩到最大的极限。

  这是他这样条理性极强又很自律的性子,生平第一次飙车。

  阿姨本要送小七的,但小七怕自己会忍不住哭出来,就以来回麻烦,还浪费车钱,旅行一周就会回来的。

  方云觉得也是,就没送。

  taxi才刚使出餐馆,就被一俩白色轿车给堵住去路了。

  司机骤骂一声:“这人是不是有病?哪有这样开车的?”

  小区一时有些疑惑,待看到下车高大而英俊的男人,顿时慌了。

  他怎么来这了?

  司机看到一身病号服的人,“还真是有病的人呀?不过长这么帅,有病可惜了。”

  小七闻言司机一口一口有病的,心里不爽了,“他身体健康的很,”然后打开车门下车。

  才刚下车,林总裁冷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浓浓的不悦与警告,沉沉道,“你敢走?”

  小七抬头便看见一张俊美却结满寒冰的脸,眼神正冷暗而深邃的看着小七。

  她有些惊讶又有些害怕这样的林总裁,想要问他怎么来这里了,却陡然意识道,“你不要命了?你才动手术,你……”

  “你还知道我刚刚动手术?”逸晨眸光冷寒的看着她,抿唇淡怒的道。

  毕竟是她把人家弄进医院的,小七有些心虚了,声音小小的,“你就不能消停点,动手术还到处乱跑,你这样开车,是不是故意碰瓷的?”

  那小声的话,林总裁可是听的真真切切的。

  “你还好意思说我碰瓷?”逸晨眼神透着一股浓浓的暗沉,咬牙切齿的,“是我不消停还是你不消停?”

  “……”

  反正也是说不过他的,她也不想说,意要坐进车内,手臂一把被拽住,逸晨双目喷火,“你敢踏进车内一步试试。”

  “……”

  nnd,动了手术脾气还这么大。

  而且他凭什么管她凶她。

  小七皮笑肉不笑的道,“林总,我只是你的员工,我现在请假了,所以你没资格管我。”

  逸晨眼角眯着暗笑,“没资格?”

  这三个字咬牙切齿。

  小七害怕的都不敢看他,“对,对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