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忘记

2020-04-24 作者: 钱小柒
  潘森思索,而后惊呼,“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对曦阳做了什么?”

  后者瞟他一眼。

  人家那眼神不由得让潘森心中浮现那句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他刚刚说的跟没说一样。

  人家逸晨本来就忘记了曦阳,怎么可能还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

  不过逸晨单单对曦阳就会压抑不住情绪。

  所以昨天晚上他们两个是绝对发生了什么。

  “逸晨,要不我现在打电话叫曦阳过来问问,你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但她记得呀。”

  “不行,”逸晨立即想到刚刚到那一幕,那人一上来就扒他衣服,想想就恼火,还有她那眼神他看着心里就不舒服,所谓眼不见为净。

  逸晨在沙发上坐下,声音冷清,“我现在不想见到她,更不想让她再胡搅蛮缠,我现在对她除了陌生没有任何感觉。”

  “陌生?”潘森嘀咕,“她可是叶曦阳,是你喜欢这么多年的一个女孩子,怎么说忘记就忘记,说陌生就陌生呢?”

  看来这个失忆症,严重的还真是不可预估。

  对于潘森嘀咕的话,逸晨心里没什么感觉。

  只是想到那人光天化日之下对他动手动脚,毫无分寸,这种女孩子他觉得很没有修养。

  这样一个没有修养的人,他以前怎么会喜欢?

  可是看到她那低落的眼神,他心里又不舒服。

  逸晨又觉得头发疼,揉了揉眉心。

  潘森看他一脸的疲态,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逸晨,以前你的青梅竹马或者你身边的一些女同学,你忘记了,但你没什么感觉,只是不认识,可我感觉你现在忘记了曦阳,你好像很排斥她,而且还很强烈,难道……”

  逸晨看他,静默他的下文。

  潘森拿出他心理学的说法,“你失忆之前,可是很强烈的喜欢曦阳的,现在失忆后,你又很强烈的排斥她,所以我猜测,你在失忆之前,是绝对发生了让你难以接受的事情,而导致你故意忘记了她,这个在我们心里学的角度上我们称之为自我保护的潜意识。”

  逸晨又瞟他一眼,觉得他在胡说八道,“潘医生,忘记一个人还能故意?”

  “那得看人,”潘森下意识的说:“你本身就不是什么正常的人,这故意忘记一个人对你这个不正常人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所以我当然不能用正常的思维来判断你这个不正常……”

  感觉有个刀子般的眼神射过来,潘森立即住嘴,起身离他几步之遥,立即转移话题,“那个,我把你的记忆库资料调出来给你看看。”

  潘森拿过桌上的笔记本放放到茶几上,打开点开记忆库输入密码,进去后点开里面曦阳与他俩人的记忆资料,却发现资料已经没了。

  “怎么你跟曦阳的记忆资料看不到了?”

  这个是一年前潘森特意研究的一个记忆库,因为逸晨没怎么与女**集,所以这个记忆库很少用,里面除了乔安娜与曦阳,就没有其她女性。

  他点乔安娜的,发现也是一样没有。

  “难道你失忆症复发,连这里面的记忆资料也废了?可是这是电脑,又不是你脑子,怎么可能它与你脑子同步的失忆呢?”

  “你以前不是说这个系统还不够完善?”逸晨起身,语气冷淡,“这个东西失不失效对我来说无关紧要,这么多年我有失忆症,不照样过的好好的。”

  说着走了出去。

  潘森手机响起,是方沥打来的,“潘医生,不好了,林总的失忆症又……”

  “他刚刚从我这离开了。”

  闻言,方沥立即了然,原来林总出去就是去找潘医生,不过方沥还是说出自己的怪觉,“潘医生,我觉得林总这次失忆后,好像哪里变了,跟以往失忆后有些不一样。”

  这点潘森刚刚看逸晨那冷然的样子,就感觉到了。

  “他这副样子,好像五年前曦阳刚刚离开的那阵子,对什么都是没感情的,连刚刚跟我说话都是冷冰冰的。”

  方沥说:“是呀,我也这样感觉,虽然我不知道叶小姐五年前离开后林总是什么样子的,但自从叶小姐回来后,林总的性格就好了很多很有人情味,就算他再怎么生气,也不会冷冰冰的对待他身边的人,哦对了……”

  方沥说着想到他在办公室无意中看到楼下逸晨把小七从车里拉出来的一幕。

  “我今天在我办公室窗边看到林总很冷冽的把叶小姐给直接拽下了车,林总看都没有看一眼叶小姐就驱车走了,虽然林总忘记了叶小姐,但也不至于这样粗鲁又冷冷的对待叶小姐吧!看着一点人情味也没有。”

  “他这是忘记了曦阳,所以连人情味也没有了?”潘森蹙眉思索,“不能这样下去,我得想想办法,逸晨要真又变回以前那个样子,那痛苦的还是他自己。”

  潘森挂电话后,立即打给小七。

  小七正趴床上在思索在信号器为什么会在他心脏里,而那颗蓝宝石也确实是她的,可是她身上除了信号器,就没带蓝宝石,可为什么他们地球人有她的东西呢?

  百思不得其解,进来电话,小七接起,“喂!”

  潘森开口就说请她吃饭,然而这次小七想也没想就拒绝。

  这下潘森不仅感觉逸晨变了,连曦阳也变了。

  这俩人还真不愧是一对的,连性格大变也是同步,还是这么毫无征兆这么迅速。

  不过这个不是重点,既然不吃,那索性就在电话里说。

  “曦阳,方沥刚刚说他在办公室看到逸晨很凶的把你从车上拽下来,你有没有受伤?”

  顿时,小七感觉地球人还是好人多。

  “潘医生,你说那个林逸晨是不是有病?就算我不是……”话顿住,然而潘森开口了。

  “没错,他就是有病,而且现在还病的不轻。”

  闻言,小七顿时想到林逸晨的精神病,“潘医生,你的意思是他那个精神病恶化了?”

  “……不是,”潘森咳了咳,“其实他得的不是精神病,但跟精神病也差不多,他是得了失忆症……”

  潘医生不偷懒的一字一字道出逸晨的失忆症。

  小七听后,自然没有往潘医生骗她的那想,只是不明白他怎么会得失忆症。

  而且他有失忆症,他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她呢?

  这如果是精神病不告诉她,她可以理解。

  可是失忆症,这病又没什么没面子的。

  潘医生给出的答案就是,“你知道他的,冷傲死要面子,就算失忆症不丢人,可让他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说自己有病,他也是说不出来的,你想想,如果让自己喜欢的人知道自己有失忆症,那他得多没有安全感,他就会怕你离开他。”

  而且你还是个重犯。

  小七下意识的说:“可他又不喜欢我。”

  ……

  电话两端静默好几秒。

  小七刚想圆回她的话,潘森说:“曦阳,我知道他拽你下车你很生气,但是你毕竟是他的女朋友,所以你必须得帮他。”

  小七摸睡着了小白的尾巴,“那我怎么帮?”

  “我问你,你们俩人昨天在岛上发生了什么?他有没有受过什么刺激?”

  刺激?

  小七细细的回忆了下,猛然想到那一幕,“昨天林逸晨看到逸阳亲我,然后他就很生气的……”

  “什么?逸阳亲你?”

  彼端潘医生的声音,没差点把小七的耳膜给震破,她按了按耳朵,心虚的解释,“就是陈博士说了一句话,我不能理解,我问逸阳,逸阳说……”

  **两个字她说不出来,大致的说:“反正逸阳解释我也是不懂,然后逸阳就用行动解释,恰巧这一幕被林逸晨看到了。”

  这小七说的潘森完全没明白,不过他也没心情搞明白。

  但逸晨这次跟曦阳在一起,失忆症还复发,还忘记了曦阳。

  那就是他看到逸阳亲曦阳,而受刺激导致他下意识的忘记她。

  这算一种自我保护也算一种逃避。

  潘森问:“你们在岛上的几天,除了这个,是不是还发生了什么?譬如你跟逸晨之间发生了什么问题?”

  小七顿时想到过往的种种,气呼呼的说:“我跟他一直都有问题,全部都是问题。”

  小七一一列出逸晨的罪状。

  “他不让我辞职,还折磨我,折磨我之后还一脚把我踹给逸阳,最让我生气的就是,他还强迫我写借条,我看他不仅仅有失忆症,还有变态症,折磨他下属美少女的变态症。”

  “……”

  潘森刚想开口,小七又岔然道:“我要再这样被他折磨下去,那个有精神病的人,就快要变成我了。”

  潘森想说:所谓打是亲骂是爱。

  再所谓折磨就是深爱。

  好吧!他若这样说了,曦阳肯定挂电话。

  言归正传,“曦阳,我敢确定,这次逸晨忘记了你,那就是你伤害了他,他不能接受就逃避,所以下意识的把你也给忘记了。”

  这听着,好像失忆症是因她而起的。

  不过当时逸阳亲她的那一幕,林逸晨看着好像真的很生气。

  “那我应该怎么帮他?”

  半个小时后,电话才结束。

  小七翻身盯着白色的天花板。

  潘医生说天天缠着他,如跟五年前那样。

  可是我不是叶曦阳……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