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变幻

2020-04-24 作者: 钱小柒
  “逸阳,我明天再来上班,”说着小七转身跑了。

  “曦阳!”逸阳喊她,可是人已经跑远了。

  逸晨蹙眉,但也没过多表情,转身朝公司里走去。

  方沥与逸阳莫名觉得哪里怪怪的。

  “二少爷,你们岛上,林总与叶小姐,是不是发生很不愉快的事情?”

  逸阳这下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了,哥是在生他亲曦阳的气。

  不行,他得去解释一下。

  小七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中,一阵西北风吹来,她哆嗦了一下,竟感觉寒恻入骨。

  好冷!现在也才十月份,怎么感觉这么冷?!

  小七抱着自己光裸的手臂发抖。

  先回去吧!公司明天再来。

  好在现在在逸阳的部门。

  要不然多尴尬呀!

  林逸晨,你拿我当路人我也不能走呀,我的信号器还在你那里呢!

  拿到了信号器,我就立马离开。

  哎!人家林逸晨也算是蛮好的,就视我若路人,也没骂我一句。

  我这样骗人家,人家一句也没有骂我,心里好过意不去。

  要不明天上班的时候,主动给他送外卖。

  不过他现在知道我不是叶曦阳,那我就接近不了他了。

  那我的信号器该怎么拿回来呢?

  哎>_<

  好忧桑,好烦呐。

  这边在忧桑,而那边……

  逸阳道歉着,后者面无表情,只是说:“回你办公室去好好工作。”

  无法,逸阳只能走了出去。

  逸晨喊方沥,问他刚刚那个女孩子是谁?

  方沥眼镜下的眼睛眨了眨,“林总,我觉得作为男人,不能这么小鸡肚肠的,而且您还是总裁。”

  “我再说一次,”逸晨语气略微不悦,“那个女孩子我不认识。”

  此刻他清俊秀致的眉目间带着与生俱来的冷清和孤傲。

  这些是在叶小姐没有出现之前他才有的。

  林总这一路的反常。

  难道……

  昨天是30号。

  “林总,你的失忆症……是不是又复发了?”

  闻言,逸晨愈加不悦,“我问你那个女孩子是谁?”

  虽然脑海对她一片空白,可是刚刚看到她那有些低落的神情,不知怎的,他的心有些不舒服。

  所以很想知道她是谁。

  方沥闻言,这下确定了,林总的失忆症再次复发了。

  他百思不得其解。

  难道是昨天叶小姐没有跟林总在一起?

  方沥觉得很有这个可能。

  不对呀,潘医生不是说林总除了叶小姐,身边每一个女孩子他都会忘记的吗?

  这到底怎么回事呀?

  “林总,那个女孩子名叶曦阳,是你大学时代的时候就认识了的?你们大三的时候确定恋爱情侣,然后中间……”

  方沥把事情大致的讲了一遍。

  逸晨对于方沥讲的,脑子半点画面也没有。

  心底好似空了一块,又空又疼。

  逸晨起身走到落地窗边,看着下方喧闹的城市。

  他俊脸冷淡如冰,仿佛一切的喧闹融不进他心谷。

  怎么办,林总这失忆症不但没有好,还加重了,既然连叶小姐都忘了。

  不行不行,得赶紧告诉潘医生。

  然而……

  逸晨转身,“我出去一下。”

  对于失忆症复发的林总,方沥有些不太放心,“林总,您要哪?”

  逸晨一个冷冷眼神过来,“怎么?我去哪还需要跟你毕报?”

  “……”

  我说林总呀,你这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突然之间失忆症就复发了呢?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一点也不可爱>_<

  逸晨车开上来,看到一抹纤细清灵的女子直立在大厦门口,她微微仰起头朝这边看来。

  长长的睫毛眨了眨,那双灵动的眼眸看向他,凝视他几秒,眼眸里不经意闪过一丝促狭的笑意。

  逸晨望着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以及她那纤细的身形,只觉得身边的场景都给衬托得好似一幅无可挑剔的光影照片。

  小七走过去,敲了敲车窗。

  车窗落下,小七生平第一次袅袅的说:“林总,可否搭我一程?”

  逸晨虽然不认识她,但莫名有些熟悉感。

  而方沥也说了她与自己的事情。

  所以……

  小七在路上想了许多,觉得要快马加鞭的把信号器拿回来。

  于是又折回来了。

  刚想上去,没想到这么碰巧的看到他的车从车库开上来了。

  正好,省的她进去。

  小七一上车,就把外套给脱了,娇声娇气的说:“哎呀,好热呀,林总,你热不热呀?要不我给你把外套脱了吧!”

  说着手直接抚上他的心口,可好似一点也感觉不到信号器。

  想到上次。

  只有两种可能她才有可能感觉到信号器。

  一:他心跳加速

  二:台风。

  所以小七一上车就用美人计。

  所谓**。

  **男人就会血液加速的流动,而心脏也就自然加快的跳动。

  可是……

  逸晨一把推开她,俊脸非常不悦,“你干什么?”

  小七自然不会轻易被打败,又伸出爪子解他西服扣子,还不放嫣然一笑,“我是怕林总热嘛!快了,把衣服脱了就不热了。”

  “下车。”

  这下人家林总直接赶人了。

  小七可是个坚强的孩纸,直接扑上去,脑袋靠在他胸口上。

  逸晨眉头冷皱,强硬的拉开她,“下车。”

  这次的两个字,在车内久久都未散去。

  小七感觉自己的耳膜都震了震。

  不管,既然来了,那就绝对不能铩羽而归。

  小七再次扑上去,然而这次男人彻底怒了,一把甩开她,下车,走到副驾驶打开车门,一把把她给拽了下来。

  小七被拽的趔趄,差点摔倒,抬头,只见车子已经疾驶离开。

  丫的,就算我不是叶曦阳,也不至于这样子对我吧?

  还真是……对她,一点情分也没有。

  小七咬咬唇瓣,心脏那一块闷闷的涩涩的,这种感觉她立即驱赶。

  为了我的信号器,我小七觉不会就此落败。

  逸晨刚刚发动引擎的时候,眼睛一直望着反光镜。

  那女孩好似很气愤,好似很难过,好似很……

  呲,车子在马路边停了下来,他缓缓点起一根烟。

  那个女孩子的一切神态,他好像都很在意。

  而且看到她难过的神情,他好像心口那处还发疼。

  是呀,方沥都说了,她是自己喜欢了多年的女孩,而现在她本就是自己的女朋友。

  可是她刚刚在车上……

  既然是自己的女朋友,那她可以直说是他的女朋友,可是她一字未提。

  难道她其实不是他的女朋友?

  又或者她其实不喜欢他?

  逸晨觉得是第二个可能。

  方沥是不会骗他的。

  可若她不喜欢他,那刚刚她的神态……

  逸晨落下车窗,一阵风吹来,吹散了他的思绪。

  先搞清楚自己的失忆症到底严重到什么地步。

  方沥说过,除了刚刚那人,他身边的女孩子都会忘记,可是现在突然确忘记那个唯一不会忘记的她。

  想必他的失忆症已经越来越严重了。

  小七心里有些烦躁,脚步不自觉的放慢在街道中。

  她站在路边,望着川流不息的街道,忽然感觉现在的这一切很不可思议。

  她真的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她会为一个地球人而烦恼。

  虽然名义上是因为信号器而烦恼,可其实自己知道……

  哎!

  生命的奇妙大概就是不可预测的吧?!

  如以前的她,她一直坚信着自己不会来到地球,可最终,还是来了,而且还……

  突然耳边传来两个女孩子的对话,“我说你不甘心什么,人家下的本钱可是你的十倍。”

  “阿,可我这身上下可不便宜。”

  女孩子嗤笑一声:“你的行头再不便宜,也没有人家那行头贵。”

  另女孩子感叹说:“她也不过是个小职员,真是舍得本钱。”

  女孩子一语双关的说:“醉翁之意不在酒,舍不得孩子套不着‘郎’。”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当然,这个有意人那就是我们的小七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郎?!

  对,要想拿回信号器,就得舍得孩子。

  不,应该是舍得下血本。

  我们的小七一向不是个烦恼久久的人。

  打定某些注意,立即蹦蹦跳跳的回家了。

  医院!

  哪怕是烈日当空的天气,拉了紫色窗帘的办公室也显得格外昏暗。

  逸晨单手插兜低着头,黑眸紧盯着手中的照片。

  “照片上的这个女孩与你过去的种种,在你脑子里,你就真的一点片段也没有?”

  逸晨放下照片,淡说:“一点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呢?

  潘森在办公室走来走去,然后指着他手里的照片,“昨天是30号,你跟逸阳还有曦阳都在岛上,逸阳说昨天晚上你跟曦阳在一起一个晚上,按道理说你的失忆症不但不会复发,更不可能连曦阳都忘记了,她可是你的失忆女性症唯一记得一个女性,那为什么……”

  潘森思索,而后惊呼,“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对曦阳做了什么?”

  后者瞟他一眼。

  人家那眼神不由得让潘森心中浮现那句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他刚刚说的跟没说一样。

  人家逸晨本来就忘记了曦阳,怎么可能还记得昨天晚上的事情。

  不过逸晨单单对曦阳就会压抑不住情绪。

  所以昨天晚上他们两个是绝对发生了什么。

  “逸晨,要不我现在打电话叫曦阳过来问问,你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但她记得呀。”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