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老板,我错了,求开恩。

2020-04-24 作者: 钱小柒
  “你告诉我,”逸晨一字一句的说:“蓝宝石是不是你拿的?”

  “我……”小七紧紧攥着手里的东西。

  许久都没有说出一个字。

  一边的李承又说:“林总,要不报警。”

  触及男人对过来的眼神,李承又住了嘴。

  小七灵机一动,趁男人的眼神没在她身上,立即手上的东西轻塞进男人的口袋里。

  逸晨感觉口袋好像动了下,垂目。

  “我接受搜身。”

  听到她的话,逸晨又将目光看她。

  小七脱下外套。

  她里面穿了件体恤,下身铅笔裤。

  都是没有口袋的。

  一眼就能看出身上有没有东西。

  “如果你们还想搜身,那我再脱。”

  逸晨一把拽住她的手,“对不起,我不应该不相信你。”

  这是他的曦阳,他怎么可以怀疑她偷东西。

  她如果是这种爱钱财的人,早就嫁给他了。

  小七一把拽下他的手,朝电梯跑去。

  “曦阳。”

  逸晨看眼李承,而后跑了出去。

  李承觉得很奇怪。

  明明只有她进来过,他看眼地上的外套。

  倏地想到。

  对呀,里面可是有监控的。

  跑去查看监控,看后,立即去找林总。

  走到门口迎面跑来一个同事,“总监,我捡到一个东西,你看看。”

  只见男同事手里一个浅蓝色的宝石。

  李承赫然睁大眼,拿在手中看。

  这个蓝宝石看起来跟那颗很像,但颜色比较浅。

  “你哪来的?”

  “林二少爷不是开画展吗?我也很喜欢画,所以买了一张林二少爷画展的票进去参观,可是里面突然着火了,我那时候正好从洗手间从来,立即跑出去,正好经过那个着火的房间,看到那着火的房间散发着一抹光,进去看,就是这宝石发出来的光。”

  “嗯,这颗宝石我先研究一下,你暂时不要告诉林总,如果只是颗普通的宝石,林总会说我们大惊小怪。”

  “好,那我忙去了。”

  “嗯!”

  李承看着宝石眯眼,直觉告诉他,这颗跟丢失的那颗有着密切的关系。

  他掏出手机,“乔小姐,叶曦阳在我科研室偷了颗蓝宝石。”

  彼端的人闻言,有些怔了怔,“她为什么要偷蓝宝石?”

  “不知道,可能贪财,不过这件事已经告诉了乔小姐,那接下来怎么做,我想就不用我告诉乔小姐了吧?!”

  ………………

  做了亏心事的小七跑到楼道,拍拍胸口。

  哎呀妈呀,吓死本宝宝了。

  好险。

  还好我反应快,要不然……

  不对,东西在林逸晨身上,还得拿回来。

  要是被他发现就完蛋了。

  可是要怎么拿回来呢?

  “曦阳!”

  “啊?”

  他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她不知道,她的手机,人家可是一直定位的。

  逸晨深深看她,“曦阳,对不起,我不应该怀疑你的。”

  人家林大总裁这样跟她道歉,她不好意思了。

  本来她就先做了亏心事。

  不过信号器在他身上。

  小七突然一把抱住他,哇哇大哭,“真的好委屈呀,被人认为是小偷,我纯粹的小心灵受了莫大的冤屈,好难受,受不鸟。”

  “……”

  小七手一点点移向他腰身的口袋。

  “那我补偿你,嗯?”

  “好呀!好呀!”

  “你要什么补偿?”

  这会小七心思都在那口袋上。

  手已经一点点探进去了,摸到我的信号器了。

  没得到回答,一把推开小七,看她眼睛。

  人家眼睛明亮明亮的,哪像哭了的。

  而小七心里哀嚎。

  丫丫的,就差那么一点。

  “你要什么补偿。”

  补偿?

  想到她刚刚说的话了,又想到那六百块了。

  “钱。”

  “……”

  “不觉得用钱补偿是一种侮辱吗?”

  “我就是喜欢被侮辱呀!”

  “……”

  逸晨捏她脸颊,“刚刚不是还哇哇大哭?怎么这会不哭了?”

  闻言,小七又抱住他哇哇大哭,“好冤屈好冤屈,好委屈好委屈,求抱抱。”

  “……”

  “你不是喜欢吃?”逸晨轻柔的拍着她抽泣的后背,“要不我补偿你吃?”

  吃?

  吃货的小七这回立即刹住美食的诱惑。

  边说手再次边往他口袋移,“不要不要,钱和吃……多么强烈的对比,多么容易的选择,钱是多么美好的东西……”

  “那你要多少……”

  逸晨推开她,垂目看她,只见小七的爪子在他的口袋处。

  那只口袋处的爪子立即移向他的胸肌上,抓了抓。

  “噢买咖,为什么你的胸肌会这么大?我感觉比我的还要大。”

  逸晨:“……”

  似乎抓上瘾了,小七另外一爪子放上去,一脸陶醉的样,“唉呀妈呀,真是太有手感了。”

  “……”

  “可惜隔着衣服,你赶紧把西装脱了,让我零距离的摸个痛快。”

  “……”

  逸晨满脸黑线。

  她确定她这是很冤屈很委屈的心态?

  逸晨一把抓住在他身上作祟的两爪子,“曦阳,你不难过了?”

  “难过啥……”倏地反应过来,小七眼睛一闭,嘴巴一张。

  那哇哇大哭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狠狠的走伤感路线,“真的好难过,你看我这痛哭流涕的样子,就知道我此时心里有多么的伤心欲绝,我伤心欲绝的全身发冷,所以你赶紧脱外套给我穿。”

  话落,立即解他西装扣子,“真的好冷,赶紧给我穿。”

  “……”

  “曦阳,你是不是脑子出问题了?”

  “对对,我是被冷的脑子秀逗了,所以赶紧给我外套。”

  逸晨觉得这人特别迷恋他的外套。

  可是等下还要开会,外套脱下来不太好。

  “要不我叫方沥给你去买件外套。”

  “不要不要,我现在就冷的不行的不行的,而且我就喜欢穿你外套,你快点给我。”

  逸晨裤兜里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来,“曦阳,你等一下,我接个电话。”

  “喂!”

  “我等不了,你赶紧给我,现在就给我,我现在就要。”

  彼端的方沥闻言这劲爆的事,不会吧,林总这就……

  霸王硬上弓了?

  不是不是,听里面的声音,貌似好像是叶小姐把林总给强了。

  逸晨拉了拉小七,“曦阳你等一下。”

  “我一秒也等不了啦,你不给我,我自己来,”撕拉,西装的扣子掉下来了。

  逸晨一时怔住,只听见方沥有些贼兮兮的声音:“林总,我听您现在正蛮忙的,那会议我会安排两,哦不,五小时后,您慢慢来,不急不急,一点也不急。”

  电话嘟嘟的声音。

  “……”

  逸晨真是忍无可忍了,一把拽过她,然后……

  被林总裁壁咚了。

  “曦阳,”逸晨按着她两手,“这可是你挑拨我的,”薄唇压下去。

  “等等一下,”小七侧头,鼻息间充斥着极其浓烈的荷尔蒙气息,让她呼吸骤乱。

  心跳君,你给我稳重。

  三七二十一,老办法。

  哇哇大哭声第四次的响起。

  逸晨捂了捂耳朵。

  真是耳膜都快要被震出来了。

  会议就要开始了。

  这外套也不能穿了。

  逸晨叹口气,松开了她,“你说你怎么就这么能闹腾?”

  林总裁一脸的无奈,喜欢上这么一个闹腾的人。

  还真是……

  他的福气……

  外套脱下来塞给她。

  我等下叫方沥给你买件外套。

  “你去休息室休息会,下午好好工作。”

  “好的好的,你快去忙你的去吧!”

  小七目光送走某人,然后立即掏出口袋里的东西。

  总算拿到手了。

  “曦阳!”

  他怎么又来了?

  逸晨牵起她的手走出去,“我觉得你现在这状态很不稳定,所以你跟我一起去开会。”

  啥?开会还带上我,有没有搞错?

  而且还不知道他会开到什么时候呢?

  她现在可想着赶紧拿着信号器回家。

  不过想到回家,小七心里有一丝丝的抽痛,但也刹那间销声匿迹。

  一把甩开他的手,“那个林总,你让我陪着你开会,着实让我宠若惊,可是你开会带着我,多不像话呀,这贸贸然的事情,林总应该不会做的吧?!”

  “你说的没错,”逸晨点头赞同,“贸贸然的事情我是不会做,所以……会议我打算改成视频会议,你,就坐我身边。”

  “……”

  小七捂肚子,“唉呀妈呀,林总,我突然肚子痛,我可否上个厕所?”

  “嗯,正好,我也要去上个厕所。”

  “……”

  不过上个厕所的时间也够了。

  小七走进厕所,关上门,但忘记落锁,立即打开盒子,闭上眼睛,张开嘴。

  然后就顿住了。

  睁开眼睛看着信号器半晌。

  不想了不想了。

  回家才是我的王道。

  再次闭上眼睛,嘴巴张开。

  “小姐,你在干什么?”

  “啊?”

  突然一道声音,小七手一抖,东西掉……马桶里去了。

  “你不上厕所就出来,我都急死了。”

  那胖女子一把拉小七出来,关上门。

  “喂!你开门。”

  骤然里面传来一道拉肚子的声音。

  “……”

  完了完了,我的信号器。

  “喂,你给我开门。”

  使劲拍门板。

  好一会门被打开,而里面传来冲水声音。

  完了,信号器被冲走了。

  “你有病吧?”胖女子一把打开门,“上个厕所敲什么敲。”

  说着肥胖的身体还撞了下小七。

  这回小七没什么心思理会别人的欺负,立马跑进去。

  一股味窜来,小七立即捂住鼻子。

  “我的信号器没了。”

  外面传来逸晨的声音。

  小七呐呐的走出来。

  逸晨看她神情有些不对,“曦阳,你怎么了?”

  难道真的肚子痛?

  骤然小七晕了过去。

  “曦阳!”

  ………………

  车上,小七眼皮动了几下,而后缓缓睁开,“我不去医院。”

  逸晨听到她声音,车子停了下来,看她好几秒,“好,不去医院,去我那。”

  信号器彻底没了,这会小七感觉自己在哪里都无所谓了。

  现在她连生活的目标都没有了,

  家也永远回不去了。

  现在就跟个废人差不多了。

  哎!

  “要不要吃一顿。”

  闻言,小七立即抬眼看他,“要。”

  现在自己已经是负资产了,所以得拼命吃,吃够本,储存多多的能量对抗她伤感的心。

  所谓化悲痛为食欲,而食欲化为能量。

  鉴于某人心情比较低落,所以带人家去热闹的夜市。

  小七一路喜滋滋的边吃边拿,后面英挺的男人负责买单。

  摊上的老板接钱笑眯眯的说:“小姑娘,你男朋友真是又帅又贴心呀!”

  小七说:“他不是我男朋友,是我老板。”

  逸晨蹙着俊挺的眉毛一路瞪着她。

  后者视若无睹。

  逸晨在她后面磨牙,“好好说话。”

  小七吃着烤串口齿不清的说:“我说的没错呀!你本来就是我老板,而且我说那句话感觉特爽,因为老板给员工买单,那种感觉,真是无限酸爽,哎呀你是老板,所以你不懂了。”

  “……”

  “可别爽的乐极生悲。”

  小七嘿嘿笑,“我现在吃着美味,怎么可能乐极生悲。”

  “嗯!因为我打算你这吃的,从你工资里扣。”

  “……”

  丫丫的,不带这样的。

  “是你说要不要吃一顿的。”

  逸晨淡颔首,“嗯,我没有说请你吃。”

  “……”

  小七眨巴着大眼,委委屈屈的看他,“老板,我错了,求开恩。”

  逸晨口气懒懒的,“看你表现。”

  “……”

  某人不吃了,也不走了。

  好像一个遗世又独立的人,站在那。

  逸晨回头看她,慢条斯理,“不走,也不吃?”

  小七水汪汪的大眼看他。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