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农园医锦

第一千零二十章 瘴毒

    虽然不实用,但是这种带有少数民族风格的银饰,对顾夜来说很是新奇,什么都想试一试,一时之间舍不得挪开步子。

    摊主小姑娘操着不太熟练的汉话,磕磕巴巴地道:“姑娘,喜欢的话,就买下来吧!”

    每个苗家小姑娘,从刚出生的那一刻,家中就开始给她攒银饰,个攒够了,也到了该出嫁的年纪。看看这小姑娘的年龄,和这摊子上的银饰,顾夜忍不住问道:“这些应该是你出嫁时要佩戴的吧?为什么要卖掉呢?”

    小姑娘有些怯怯地看了琳琅公主一眼,低头不语。顾夜道:“没事,有什么难处大胆地说,有琳琅公主为你做主呢!”

    “家……家里刚刚交了很重的税,家里欠了不少钱。阿爸和阿兄为了我的婚事,冒险进入老林子去采药材,却误入迷瘴,吸了瘴气,双双病倒。家里实在没钱给他们看病,我就想着把银饰卖了,给阿爸和阿兄请个大夫回去……”苗族小姑娘有些不舍地摸摸银帽。

    卖了这些,婚是结不成了。龙沙哥……汉人不是又句话叫“有缘无分”吗?他……值得更好的女孩子!

    顾夜眼睛一亮。有瘴气的地方,一般都是原始森林。这苗族小姑娘口中的老林子,一定有丰富的药材资源。要不然,她的父兄也不会冒险进入林子了。

    “小姑娘,刚刚公主称呼我什么,你听没听到?”顾夜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

    小姑娘想了想,点头道:“公主称呼您‘小神医’……”

    突然她眼睛骤然迸射出光芒,小心翼翼地问道:“姑娘,您是……大夫?您……会治瘴毒吗?我问过好几家医馆和药铺的大夫,他们都说不会……”

    “能不能治,要看到病人后才知道。你家远吗?我今日正好无事,就陪你走一趟吧!”顾夜主要是想见识见识所谓的“瘴气”,是不是真如武侠小说中写的那么厉害。

    小姑娘脸上一喜,又惴惴不安地道:“我家……挺远的。要走上两天呢……”说完,小姑娘偷偷看了一眼顾夜的脸色,生怕她嫌远反悔了。

    “你是走路过来的吧?如果骑马,或者坐马车的话,应该不需要那么多时间的。”顾夜正想去实地考察一下,这儿的深山老林适不适合种植药材。她获得赔偿的那座山林,还没想好怎么规划呢……

    小姑娘没骑过马,却知道马跑得很快。她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点头道:“骑马跑快点,应该不到一天就能到!可是……我没有马!”

    如果家里有钱买马,阿爸和阿兄就不会为了还债进山了,她也不必卖掉自己的嫁妆……

    “你没有,公主殿下有啊!”顾夜回头看向琳琅公主。

    琳琅公主一愣,忙点头道:“小神医如果有需要,就是送您几匹马又有何妨?”

    “送倒不必了,先暂借一匹用用!”顾夜拉了一下自家老公,却没拉动。

    她纳闷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凌绝尘满脸无奈:“你是不是又忘了你老公在身边啊?马,咱们也有啊,都停驿馆里呢。”

    顾夜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道:“那个……老公,咱这才成亲没俩月就分开了。我这不是还没习惯吗?放心,以后回到炎国,我一定事事都依赖你,到时候你可别嫌我烦啊!”

    “永远都不会!”凌绝尘心中带着几分酸涩。他的小姑娘,无论前世今生,都独立得让人心疼。如果有人可以依靠,谁又会选择独自坚强呢?

    “老公,其实谁的马都无所谓。这里不是离公主府近一些嘛,救人如救火,快一分钟病人就多一分生存的希望!”顾夜干笑几声。独身久了,习惯了一个人,多出一老公来,还真有些不太适应呢!

    对顾夜,凌绝尘向来没脾气。干脆,他也向琳琅公主借了一匹马。三人加上一个小苗女,带着俩公主府的侍卫,拍马出城去了!

    “咦?刚刚过去的,好像是将军和王妃呢!他们骑着马这是要去哪儿?还是城里王妃逛腻了,出城游玩去了?”刚子从茶楼上伸着脑袋往下看,疑惑地道。

    司徒岩循着他的视线望去,看到了侍卫簇拥下的三人的背影。他默了默,道:“别担心,琳琅公主跟着呢!”

    司徒岩被那对肉麻夫妻气走后,没走多远就遇上在街上晃悠的刚子。两兄弟多年没见,自然要找个地方叙叙旧。这时候没到中午,酒楼什么的还没开始营业,就到附近的茶馆要了一壶茶,两盘点心。屁股没坐稳呢,就看到了凌绝尘夫妇出城的背影。

    刚子哈哈笑道:“将军夫妇联手,说能抵千军万马都不为过。那年冬天,黎国的大皇子卑鄙地请来毒师,给咱们的西北军下了类似瘟疫的毒。

    王妃当时还不是王妃,却千里驰援,不但解了咱们西北军的毒,还以牙还牙,顺手在黎国的地盘下了点药……黎国的大皇子,不就是那时候被拉下马的吗?

    兄弟,你说,咱们将军多有眼光?看上这么厉害的王妃!咱们王妃,不但是声名远扬的小神医,还是最年轻的大药师呢!她手中救人的药多,稀奇古怪的药也不少。

    你呀,招子放亮点,别说是我,就是将军都救不了你!”

    司徒岩表情一言难尽,摇头道:“已经见识过了!”

    无色无味,能让人变成木偶人的药。能让人把胃酸都吐出来的解药。还有……让不少人怀疑他性别的假孕药!那臭女人太小心眼了,他说他都放开了那段往事,她却一直替他记着呢!

    刚子闷笑道:“王妃太促狭了。居然拿你试假孕的药……我说,你是不是得罪王妃了?要真是这样的话,兄弟真帮不了你!”

    司徒岩叹了口气,道:“女人,都小心眼。我是因为什么离开的,你应该还记得吧?宁王妃……听说了这段往事,非要把我当情敌,我能怎么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