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搞砸了?内定危机

2021-10-14 作者: 温钰钰
  廖唐回到休息室时有些心神不宁,陆庭烨刚才当着评委的面对她说的话,句句带刺,好像故意让她下不了台。

  她自知理亏,处处相让,可她让一步,他却进了九十九步,逼得她实在喘不过气来。

  廖唐抠着手指上的指甲,她觉得陆庭烨身上的气息变得越来越陌生,她进娱乐圈前,就已经想好了步步为营,甚至将他们当初那份情意也给算计进去了,不惜一切代价,她也要达到目的。

  可陆庭烨的出现,让她原本平静的计划总出现失了把握的情况,这种没有安全感的感觉,她讨厌极了。

  包里有一盒水果味的女士香烟,是出门的时候歆姐塞进包里的,她说这是个好东西,不烈却过瘾,那眼神别提有多销魂了。

  廖唐起身走进了洗手间,因为大家都在准备着轮流面试,偌大的洗手台竟然空无一人,她看着镜子里妆容精致的自己,眼睛里透着几丝疲惫,她缓缓打开水池开关,又关上。

  廖唐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进来的,透过镜子看见身后男人眉峰似剑,神情冷峻,以一种倨傲的态度审视着她。

  “有事吗?”

  廖唐漫不经心地烘干手上水渍,并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陆庭烨顺势用力拽住了她的手腕,感觉瘦瘦小小的,有点凉。他总想找她麻烦,至少这样,她不会总是以此刻这副无所谓的模样对待他。

  他低声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廖唐。”

  一股强大的力量压迫在廖唐的身上,她越反抗,对方用劲越大,直到把她逼退到了墙上。

  “你……”手腕处传来一丝痛意,廖唐用另一只手捶打了几下陆庭烨的肩膀,并试图挣脱他,她咬牙切齿:“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说实话。”

  “什么?”

  陆庭烨离她又近了一步,两人的姿势极其暧昧。

  他好像在低头看着她,时不时传来温热的气息,一阵一阵的,她没敢抬头,视线刚好平视他微微跳动的喉结。

  成人之间的亲密接触,早就褪去了青春期的懵懂和羞涩,带来的不再是当初那番怦然心动的感觉,而是变成从身体由内向外散发的某种强烈的欲望。

  他们都长大了。

  门外忽然传来了急切的脚步声,廖唐不自觉眼神慌乱地看向他,谁知这男人一脸淡定,快速转手将她拉进了旁边女厕所隔间里。

  廖唐这辈子都没这么无语过。

  脑海中一遍一遍编纂着花边新闻标题,某男明星在女厕所私会未出道新人?还是,女素人蓄意勾引,妄想麻雀变凤凰?

  陆庭烨低着嗓音说:“如果不想被人发现,别乱动。”

  如果不是为了自己前途,她可真巴不得被人发现此时此景,让喜欢他的女粉们看一看,陆庭烨是如何塌房的。

  当糊男明星,呵呵。

  听到声音逐渐消失,外边的人在洗手台停留一会儿走了,廖唐用力挣脱开了他的手,冷声说:“还不快放开我。”

  挣脱时,肩上的斜挎包甩落掉在了地上,廖唐急忙弯腰,却撞到了同时弯下腰的陆庭烨,额头相撞,发出了响声。

  廖唐疼得“呲”了一声,同时狠狠瞪了眼前的男人一眼。

  陆庭烨饶有兴趣地捡起她的包和掉出来的烟盒,忽然开口说道:“公司明确规定禁止抽烟,况且你还没出道呢,这烟,我没收了。”

  说完将包递给了廖唐,面不改色地离开。

  廖唐佩服他作为公众人物的明目张胆,如果不是因为他帅,他可能就是那个最不要脸的变态。

  都进了女厕所,抢了她一包烟,还有什么事他干不出来。

  第二轮面试廖唐也平稳通过了,外面大厅张贴过试名单时,她发现她和黎溪玥并列排在同一组的第一个。

  人群中好像有人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廖唐回过头,刚好和黎溪玥对上了视线。可黎溪玥极其不友善地瞥向别处,并冷声“哼”了一下。

  廖唐觉得莫名其妙,她跟黎溪玥无冤无仇,还要受到她如刀冷眼,明明和她从未有过深的交集,她却如有似海深仇般看不惯自己。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总是这么微妙。

  第三轮面试时,一个组所有人都站在了台上,从左到右大家轮流进行自我介绍。

  这一幕,颇有种身在动物园被人民群众观赏的错觉,她们一个接着一个,被摄像头从头到脚的打量着,将筛选的意义体现得淋漓尽致。

  “这一轮主要考察你们即刻表演的能力,我手里有一部手机,里面有无数段录音片段,它的播放是随机的,我们也不知道你们听到的录音是什么。最终需要你们根据录音片段作出相对的反应即可。”

  评委表述的意思很清晰,说着便把手机给了工作人员,工作人员传到了左边第一个女孩子手上。

  大家纷纷朝她投去了目光,迫切想知道对此她会如何演绎,只见她将手机放至耳边,一秒,两秒,三秒……

  突然她捂住嘴笑出了声,语气轻快:“是吗?我真的通过了?”

  表情自然流畅,很有感染力,并且大家都能猜到电话那头说了什么。

  评委们点了点头,表示满意,这位新人为后边的选手开了一个好头,接下来一个赛一个完美。

  廖唐是最后一个,等待的过程异常漫长,胸有成竹的信心随着时间流逝逐渐被耗尽,她心里微微不平静了。

  站在旁边的是黎溪玥,她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时不时向评审台的陆庭烨投去目光,明眼人应该都看得出她对这评委有意思。

  不久后手机传到了黎溪玥的手上,她拿起手机放到耳边,不出三秒,她的眼泪掉了下来,哭得梨花带雨,而后缓缓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廖唐觉得之前确实小瞧了她,她高傲或许是因为底气十足。

  她这么想着,台下的陆庭烨忽然开口,一句“没感情,表演痕迹过重”轻飘飘带过。

  黎溪玥面色微僵,看着陆庭烨有些尴尬地笑了笑。

  廖唐觉得陆庭烨是故意找茬,她们基本没有什么经验,还没出道,怎么可能做到万里挑一的程度。

  手机传到了廖唐手上,她将手机放至耳边,里面传来中年女人说话的声音,她语气自责:“囡囡啊,我不该,不该在你出生时抛弃了你。你能原谅我吗?”

  廖唐瞳孔微微放大,眉间情绪更多的是怨恨,她打心底里就不会原谅她,原谅这种行为。一句轻而易举的抱歉就能让她母亲缺席的童年重新得到母爱吗?

  笑话。

  廖唐表情细微的变化很快消失不见了,她才意识到自己是在演戏,但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该作出如何反应。

  该哭?该笑?还是……

  良久,她直面自己内心,硬生生地吐出了三个字:“不可能。”

  台下有评委好像摇了摇头,廖唐心里猜到了几分,用指甲抠着手心,垂下眼帘。

  “其实演戏很能看出一个人是否缺爱,从小收获关爱多的去演戏情感会饱满许多,这可能是后天怎么努力都抵达不了的一种高度。有一类人因为缺爱会患有情感障碍,很难获得同理心,那种同理心就是演戏最重要的东西。明白什么是爱,演技自然会进一步提升。”

  陆庭烨听身旁的评委讲完话,全程默默无语,点头表示认可。

  “谢谢评委的指点。”廖唐礼貌弯腰鞠躬。道谢。

  散场后,廖唐心里凉了一截,她记得下台前陆庭烨看她的眼神多少带着几分惋惜,她在全网直播的现场没有表现好,更别提公司会对她有什么暗箱操作了。

  观众并不会为此买单。

  后来歆姐给廖唐打电话,语气激动:“我看了直播,宝,表现得不错啊。”

  “哪里不错了,后面一场我直接凉凉了。”

  “你看热搜了吗?”

  “还没有。”

  歆姐说:“快去看,我先挂了。”

  廖唐一头雾水,打开微博,榜一话题引人注目:#待出道的新晋美女#。

  那条微博下面竟然有好多水军带着自己的图片追捧不断,她在韩国公司排练,演出的照片都挂在了上面,她官方微博涨粉不断,还有评论说在韩国见过她公演,她完全可以在韩国出道的。

  这跟廖唐想的不太一样,但面对大批观众的赞美和喜爱,她忽然体会到了被认可的快乐。

  天渐渐黑了起来,休息室没开灯,暗暗的。女孩子们也没了先前那般雀跃,都在各自玩着手机,偶然间会有几句说话的声音,但音量不大,匆匆而止。

  “各位,最终结果出来了。”

  廖唐心悬了起来,看着她们涌上前去,极少数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大多都沉着脸。

  黎溪玥看到结果,脸迅速黑了起来,她用搜寻的目光找到了廖唐,那一刻她非常的不甘心。

  最后结果是她俩同为待定选手。

  黎溪玥觉得待定本不存在,如果不是因为廖唐的问题太大,怎么可能会牵连到她身上。况且有她家庭背景那层关系,谁敢让她受这种委屈。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