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Im waiting for you

2021-04-12 作者: 温钰钰
  廖唐觉得陆庭烨这人简直有病。她出去后,心里仍在不停咒骂他,看不起谁呢,她才不会求他做任何事。

  程珂正坐在茶水间等她,见她过来,脸色欣喜问道:“怎么样?陆总说什么了?是不是对你的前途特别看好?”

  廖唐懒得跟他解释,轻声回了一句:“没什么。”

  程珂纳闷,这不该是女人们见到陆庭烨后的反应啊,一般见到国民老公级别的男星,不应该都是控制不住情绪“哇哇”乱叫吗?

  廖唐跟正常女人不太一样。

  他默默想着,也不敢在这低气压中开口问下去。

  “要不我送你回去吧,待这么久你也累了。”

  廖唐说:“好。”

  过后想到回去也只有自己一个人,歆姐在公司还没下班,自己一个人待着也没什么意思。

  于是她问程珂:“我现在也算lua半个练习生,可以带我参观她们练习室,顺便学点东西吗?”

  “当然可以啊。”

  程珂说:“我们公司在国内含有三个顶级称号,顶级资源,顶级规模,顶级严格,虽然比不上韩国那些造星工厂,但也差不了多少。”

  “对待练习生的制度很严格吗?”

  程珂点了点头,“是啊,听说你从韩国回来的,应该对此深有体会。”

  廖唐无奈地笑了笑。

  “艺术方面中你的强项是什么?”

  “舞蹈。”

  他们朝电梯方向边走边说着。

  程珂说:“从你的气质中感受到了清丽脱俗。”

  “当经理人的是不是都会夸人啊?程珂,你不赖呀。”

  程珂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笑了。

  “下次我带你见一位真正有气质的。”

  “是娱乐圈的某位大咖吗?”

  “不是。”

  廖唐看了他一眼,说:“你怎么那么肤浅啊,她是位职业画家。”

  “粉她!我最喜欢画家了!”

  “有机会再说。”

  廖唐语气敷衍,这种回答类似于下次一定,他能不能见到随缘而定。

  程珂沉浸在即将会见到大美女的喜悦中,并没有想那么多。

  他说:“先带你去看看公司练舞的课室吧。”

  “好。”

  电梯停在了十楼,这层楼每间教室都是透明的玻璃窗,仿佛她们的练习就是让人欣赏一般,毫无遮掩。

  “这样布局她们压力也挺大的。”

  程珂点了点头。

  廖唐注意到她们练舞的每个人着装和谐统一,颜色以单调为主,比她在韩国当练习生时还要讲究。

  廖唐看向那群正在大幅度跳韩舞的女孩们,视线缓缓落在了她们的舞鞋上,明明只是不经意的一瞥,却让她放大了瞳孔。

  “她们的舞蹈鞋……”

  程珂不明白廖唐那么吃惊的原因,他说:“那是公司统一安排的,也算是公司内部练习生的标志。”

  廖唐问:“那鞋子底部是不是还有lua的字母?”

  “那当然啦,公司提供的衣服,鞋子和饰品类都会有标。”

  廖唐一时失神。

  某段被尘封的记忆跃跃,想从她的脑海里跳出来,她知道自己不是第一次见到那群女孩脚下的舞蹈鞋,也知道这是一条对自己很重要的线索。

  记忆便是她从小到大的惦念。关于母亲和某些数不清的困惑。

  “你要不要装作新来的练习生跟她们一起跳?”

  程珂随口建议廖唐道。

  廖唐指了指自己的脸,顺势摸了摸自己染了色的长发,双眼眯起,眉毛弯弯地笑着对他说:“你觉得,我这样还像十几岁的小姑娘吗?”

  程珂:“嗯……”

  她的鹅蛋脸看起来又纯又欲,的确没有十几岁姑娘脸上不谙世事的半点影子。

  “但是,”廖唐又说:“可以进去试一试嘛。”

  廖唐推门进去,里边的练习生们刚好到了休息时间,几个女孩见到陌生人神情有点茫然,冷冷的也不打招呼。

  “哈喽,小美女们。”

  廖唐笑着和她们打招呼,毕竟是后辈,免不了心疼她们训练的辛苦。

  练习室被四周的墙面镜所包围,她们身上给廖唐的感觉和在韩国同为练习生的那些人透出来的气息一模一样,少了生气和灵动。

  “姐姐,你是谁呀?”

  在其中那个年纪看起来最小的女孩子凑近廖唐问道。

  “我,应该算是你们同门师姐。”

  女孩好奇:“那为什么在公司从来都没见过你呢?”

  “哎呀,”身旁另一个女孩责怪似地打了她一下,说:“不温不火的师哥师姐这么多,你怎么可能全都见过。”

  廖唐目光落到说这话的小姑娘身上,笑笑没说话。

  程珂站在外面,感觉里面挺热闹,但听不到她们在说些什么。他被廖唐吩咐在外面等候着,其实就算没有廖唐吩咐,他也不能进公司女“队”的练习室。

  “你们在练什么舞?”

  “韩舞。马上要舞蹈考核了,老师让我们自由训练。”

  “这还不简单,你们报下歌名,我一个一个教你们重点的连招动作。很快可以学会的。”

  “真的吗?”

  她们异口同声问道,叽喳声连连。

  廖唐从不会盲目自信,说到做到,便带着她们练了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程珂都等累了,坐在墙角打起了哈欠,他没想到廖唐这么较真,练起舞来把他这个经纪人给忘了。

  “你坐在这儿干什么?”

  听到声音程珂慌乱抬起头,不知道什么时候陆总过来了,他面无表情,定定地看着自己。

  “我……我,”程珂看向某训练室的眼神出卖了他,“在等廖小姐。”

  陆庭烨对公司那批未出道的练习生很严格,并且亲力亲为,他一有时间就会对她们进行考察,被他发现有划水痕迹的练习生,当天就会被裁走并取消在lua的练习资格。

  在他们眼里,陆庭烨简直是个魔鬼。

  程珂吞了吞口水,默默心想,是不是完了。

  廖唐打着节奏,耐心教她们跳,直到门忽然被一个男人推开,她节奏乱了一拍,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陆庭烨换了一套正式的西装,还打了领带,明明不久前他随意地穿着一件衬衫见过她。

  陆庭烨扫视了她们其中所有人一眼,用手指了指,淡淡地说:“你,出来,还有你,也出来。”

  廖唐停下手中的动作,心想果然是一家公司的,见到大明星上属这些小姑娘都超出常人般冷静。

  刚刚那个嘴多说廖唐不温不火的女孩有些惶恐地指了指自己,仿佛不太相信陆庭烨在叫她。

  “是你。”

  陆庭烨说:“你们俩收拾下东西,今天就可以离开公司了。”

  他语气平淡,好像在说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

  廖唐有点迷,在陆庭烨转头准备离开的时候,叫住了他:“陆总,她们是有什么问题吗?”

  练习室异常安静,廖唐旁边的小女孩们都屏住了呼吸,气都不敢吐一口,她们没想到会有人用这种质问般的语气和陆总刚上。

  陆庭烨觉得好笑,反问她:“你说呢?”

  “我觉得有什么问题也不至于到你口中那种地步吧?”

  廖唐的眼神中透着很深的敌意,她才不会管陆庭烨是天王老子,还是新晋太子,她看不惯的事情就要说出来。

  “你倒是勇气可嘉,”陆庭烨顿了顿,也没看她,便直说:“要不,跟她们一样,你也不用来了。”

  程珂赶忙从外面小跑进来,他拉住廖唐,说:“你别傻,新节目都快录制了。我现在送你回去。”

  廖唐甩开程珂的手,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勾了勾嘴角,对陆庭烨回以微笑,并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他威胁她。她的确惹不起。

  suv车内,程珂叹气,“你呀,怎么就和我们陆总结下了梁子呢?”

  廖唐:“那个男人简直有病。”

  “他做任何事都是有理由的,肯定不会无缘无故让练习生离开公司啊。那他岂不是损失很多公司的人才。”

  “但你不觉得他太过分了么?”

  “那可是他的一贯作风,没有他这么狠心严厉的上级,公司能发展成如今这番模样吗?”

  “啊啊啊啊啊,”廖唐一顿乱吼,“程珂!你到底是谁的经纪人?!”

  “你的呀,我的大小姐。”

  “你一直一直,在帮陆庭烨说话,他跟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下次你再这样,不用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程珂吓得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一时间不敢说话。他发现,现在他惹谁都有危险。

  安静下来,廖唐心里没由地觉得烦躁,程珂刚才说的话让她想起了陆庭烨曾经说过的话,“我对自己比较狠,要求也挺高,因为我觉着,只要稍微不努力,我就会从高处,亮处跌落,梦想变成浮云其实不过一瞬间的事。”

  “唉。”

  廖唐也叹了一声。

  “作为你的经纪人,我错了,别生气了。”程珂道歉,他见风使舵:“陆庭烨的确可恨,自命清高。”

  “别说他了,程珂。”

  “好的。”

  “还有多久到?”

  “十五分钟。”

  随着节目录制的日期越来越近,某种突如其来地慌张正在笼罩着她,即将步入众人的视线,就代表着她再也离不开那些是非舆论。

  廖唐说:“这几天你不必和我联系了,我有点事得去外地一趟。”

  “要我跟着吗?”

  “不用不用,我跟我兄弟(唐匀安)一起。”

  “男的啊?”

  “也可以当成女的看待。”

  程珂语塞。

  当经纪人的最怕处理明星绯闻这些事了,想了想,还是开口说:“入圈了你可得小心点,可别让有心思的人钻了空子。”

  “那不也是一种热度嘛?”

  廖唐开着玩笑,心想跟陆庭烨传过绯闻的女明星现在应该都火了吧。

  程珂笑了笑,他笑死来的时候很腼腆,他说:“你如果跟陆总传了绯闻,那将会是“热度连连”,稳居头条不是梦。”

  廖唐摇头:“啧啧。是我不配。”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