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海鸟泄露我秘密

2021-04-12 作者: 温钰钰
  回去后,蒋歆歆翻箱倒柜找了一堆吃的摆在桌上,嘴里说着:“晚餐你都没怎么吃,填填肚子吧,免得晚上睡不着。”

  “好哦。”

  廖唐嘟囔着,低头看了一眼震动的手机,唐匀安在微信里问她到没到家,她回了消息后就把手机扔到了一边。

  廖唐瘫软在沙发上,从包里拿出了今天公司秘书部张婕给的那本所谓的“剧本”,薄薄的几页纸,却将她要演绎的人设淋漓尽致描绘出来了。剧本告诉她要学会找到镜头,遇到困难就装傻卖甜,实在不行就在镜头面前梨花带雨,惹观众怜惜。

  他们不需要她有实力,只需要她能蹭热度,能火就行,哪怕不是被捧,而是被黑。

  毕竟在娱乐圈被黑的一定能火起来,无非看个人心理承受能力罢了。

  这档综艺的确毫无真实性可言。廖唐轻轻地“啊”了一声,多少有点失望和无奈,看着歆姐进了浴室,她便闭着眼睛休息了会儿。

  蒋歆歆轻声叫廖唐起来洗澡时,她像是吓了一跳,反应极大地睁开了眼睛。

  “做噩梦了?”歆姐问。

  “嗯......好像是,可能是我太累了,梦到了在韩国当练习生的那段日子。”

  整天没日没夜地练习,保持着紧绷的状态,一刻都不敢放松。如今想来,廖唐觉得那段日子好像从未过去,因为它还会时常出现在自己梦中。

  “唐,委屈你了,那时候我也没办法时刻陪在你身边。还好现在你可以不再被那种变态练习和管理方式所折磨,逃离了不自由。”

  蒋歆歆拍了拍廖唐的光滑洁净的额头。

  “你在黎成公司觉得自由吗?”廖唐语气认真地问歆姐。

  “那当然是,”蒋歆歆顿了几秒,随即咧嘴:“不自由啦。”

  廖唐:“那逃离不自由应该还是不自由。为什么呢?”

  “你睡傻了?”

  小时候廖唐就这样,每次睡觉醒来就爱钻牛角尖,非得在一个问题的死胡同上绕不出来。

  蒋歆歆看她面色微红,眼神飘忽迷离,她那副人畜无害的模样,像极了一只软萌兔子。

  和白天那个拽拽的,性格霸道的廖唐怎么都联系不到一起。

  蒋歆歆拉她起来,说:“要不你去床上睡?不洗澡了?”

  “我不!”

  她坚决吐出二字,朝浴室方向走去,边走边说:“女明星怎么能睡前不洗澡,这会给人留下话柄的。我可不想上那类被黑的头条……”

  蒋歆歆忍不住想笑,但还是忍了忍。

  蒋歆歆决定收回昨晚对廖唐酒量的看法,她十几岁喝一杯长岛冰茶就能醉,二十几岁喝日式果酒没想到最后还是醉了。

  转念一想,她十几岁喜欢的人,到了现在似乎仍然喜欢……

  公司给廖唐新安排的经纪人叫程珂,廖唐第二天去lua的时候就见到了这位经纪人,戴着一副褐色框架眼镜,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模样。

  张婕从秘书室里走过来跟她介绍,她说话的语气冷冷的,浑身上下透着高不可攀的气质,实在不亲切。

  “廖小姐,昨天跟您提过的,这位是我们给你安排的经纪人,程珂。”

  廖唐点点头,接着看向程珂,温声说:“以后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你太客气了呀。”程珂有点受宠若惊,他之前有段时间当过lua培养的其她女星经纪人,觉得这些姐姐们每天都很难伺候。

  没见廖唐前,程珂以为她是位娇纵,目中无人,有着大小姐脾气的姑娘。

  见到后,程珂感觉她本人随和,举止礼貌。在娱乐圈,她这样长相漂亮的女星有很多,但有她身上这种脱俗气质的却很少见。

  “所以……”廖唐准备开口说些什么,却被张婕头次有起伏的语气给突然打断,:“刚刚前台说,陆总回公司了。”

  廖唐拿着纸杯的手不自然地动了一下,心情复杂,她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会面对那些不想面对的事,面对那个人。

  但……好像比预想要快了点。

  程珂说:“廖唐,你运气真好,今天一来就能碰到我们陆总。他很少回公司,同公司的艺人一个月都不一定能见他一面。说不定等会你俩还能聊几句,毕竟你的新节目……”

  电梯缓缓向上,十九层数字的光微闪,陆庭烨穿着一套自己代言过的品牌运动装,双手插兜,面色平静地望着楼梯层数不停变化。

  秦叔穿着齐整的黑色西装,公司有规矩,任何工作人员必须着正装,哪怕员工资历丰富,超过三次有服装上的失误,都必须开除。

  “陆总,张婕说新人廖唐已经和经纪人程珂见过面了。现在他们还在公司,要去见见吗?”

  “知道了。”

  寥寥几字,不明意味。

  “叮”的一声,电梯的门开了,陆庭烨站定几秒,朝秘书部看了一眼,说:“让她来找我。”

  说完头也不回地朝相反方向走向他的独办。

  他口中的她,秦叔再也清楚不过了,热议不断作曲家唐鹤的女儿,十八岁因为私生女身份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后来在韩国顶尖的娱乐公司过了练习生考核,却毅然放弃出道机会回国。

  秦叔心想,没想到过了好几年,她和小烨又碰到了一起,还在同一家公司共事。

  “唉。”秦叔摇摇头,轻轻叹息了一声。

  茶水间,张婕说:“你们先别聊了。”

  其实主要是程珂一人在那儿叭叭叭,他真的很能说,无论是八卦还是日常,他好像都能聊。

  廖唐觉得有这样的经纪人,除了话多点,还挺好,起码不会觉得俩人相处尴尬。毕竟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他。

  “这位是廖小姐吗?”

  身后传来中年男人稳妥的声音,廖唐心里没由一惊,她转过头,看到了站在那儿的秦叔,她习惯性朝他身旁看去,空无一人。

  廖唐:“对,我是。”

  秦叔没多大变化,唯一变的是他好像瘦了不少,以前陆庭烨身边总会有他微胖的身影,现在反倒让廖唐有些不太习惯。

  “陆总要见你,他的办公室往前方直走左转。”

  “陆总要见她?”

  秦叔说完,张婕有点不相信地问了一句,接着看向坐在那儿的新人廖唐。

  陆总从来都不会见公司艺人,他对所有人都冷漠疏离,公司倒贴的女新人无数,他就没提出和她们中任何人单独见面。

  所有事都是由秘书部交接负责。

  秦叔盯了张婕一眼,问:“陆总见谁还需要和你报备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程珂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悄声对廖唐说:“陆总叫你,快去吧。别让他等急了。”

  廖唐愣了愣,刚刚她的确在程珂的嘴角看到了一抹浅笑。

  廖唐起身,从张婕身边走过,张婕深沉的眼神仿佛要将她整个人看穿,那种感觉她好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来自雌性物种的嫉妒。

  廖唐顺着秦叔指的路走到了尽头,那间办公室的门口。她站在外边,觉得推开门需要好大的勇气,生怕见到他自己紧张,最后还丢脸……

  她拿出手机,有点无可奈何地在知乎搜索引擎上打出了“分手后该怎么面对前任”这几个字,她发现每个答案上面都写着坦然面对与接受,木已成舟,既然无法改变,何不选择释怀。

  他也能释怀吗?

  廖唐敲门,随后里面传来一声沉稳的男声:“请进。”

  她推开门,里面暖气很足,陆庭烨穿着一件白衬衣,纽扣只扣到脖颈处,以至于衣领有些随意的敞开着。

  他坐在办公桌前,她进来的时候,他头都没有抬。

  “陆总。”

  时隔五年,她仍然恨他恨到夜不能寐,她以为自己见到他是可以破口大骂的,可真到了这一刻,任何对峙在她那儿都成了无力。

  陆庭烨握着笔的手停顿了一下,说:“坐。”

  “找我有事吗?”

  廖唐语气清冷疏离,陆庭烨抬头看她,她眼里的陌生感也未减少半分。

  忽然一股无名的怒火窜上他的心头。

  “你觉得以你水平真的能出道?像你这样从韩国回来的练习生一抓一大把,我劝你趁早退出。”

  听他说完,廖唐心里涩涩的,想起小时候爱吃不熟的青色李,一口下去,酸得牙疼,而此刻就和当时的感觉一样。

  “陆总找我过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

  廖唐轻声笑了一下,那个倔强的少女现在还是倔强,就连笑意都带着几丝不屑。

  陆庭烨觉得眼前这个女人在挑战他的底线。

  陆庭烨起身,浑身上下散发着令人不敢靠近的冷气,他附身贴近廖唐,扳正她的脸,又缓缓将手移至她的下巴,缓缓抬起。

  力度大得仿佛要将她的下巴捏碎。

  “你求我啊。”

  只要你服软,你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应。

  下一秒,陆庭烨的手被廖唐用力甩开,她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我们走着瞧。”

  她圆圆的眼睛红红的,好像很委屈,可说出来的话又十分坚定。

  陆庭烨愣了愣,他知道人死了之后会没心跳,但他也知道有的人活着也没心跳。

  他属于后者。

  可那一刻,他确实是听到了自己心中某种细微地跳动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