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月河

    “小慕,别胡来。”伶华茵以为苏慕在说气话,连忙阻止道。

    然而中皇山众人眼看苏慕完好无损地从法网恢恢出来,已经有所忌惮,现在他主动领罚,不再反抗,心里着实松了一口气。

    只听圣女急忙道:“既然苏慕要主动承担罪责,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今日苏慕是生是死,都是顺应天意,倘若他避过这一劫,我等也不再追究下去。”

    众人纷纷点头。

    伶华茵知道今日苏慕受罚一事已成定局,若无人承担罪责,仙门百家必定不会善罢甘休,从此人魔两族将会再无安宁日,若强行带走苏慕,那注定又是一场腥风血雨,于是忍痛道:“小慕,为师会亲自送你去封神台。”

    伶华茵再次踏入月河,苏慕被押解上封神台的时候,伶华茵拉住了他的手。

    “小慕,你一定要活着……”

    苏慕深深看了她一眼,眼神坚定,和在大荒山时的少年一模一样,他说道:“为了师傅,我一定会活着回来。”他知道,倘若他死了,伶华茵也活不了,所以他不会死。

    苏慕说罢便义无反顾地走上封神台,伶华茵的心顿时绷紧了。

    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苏慕。

    一道天雷落下,苏慕目视前方,眉头有些微蹙。

    第二道天雷落下,苏慕的脸色也开始变了。

    直至三道天雷全部落完,苏慕的额头上青筋暴突,眉间已有痛苦之色。

    伶华茵心如刀割。

    第二个刑罚便是火劫,天火虽不会对肌肤产生任何实质上的损伤,但其痛远远高于寻常的烈火灼烧,但苏慕全程没有吭过一声。

    天雷火劫之刑结束后,苏慕身上的禁制也同时解除,他整个人直直从天柱上倒了下来,伶华茵正想去接,然而苏慕被一股黑气带了起来,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地下魔物像是瞬间被力量召唤一样,穿针引线一般穿过苏慕的身体。

    邪煞入体,对于刚刚遭受天雷火劫的苏慕来说无疑是致命的。伶华茵一阵心惊,奋不顾身便冲上封神台,而这时,一把利剑挡在伶华茵面前。

    一个面貌陌生的仙泽宫弟子拦在伶华茵面前,说道:“这也是此次惩罚之一,长老现在去救他,那岂不是违背了之前的话?”

    伶华茵又急又怒,看向封神台上的苏慕,苏慕在一团魔物的包围下迅速倒了下去,伶华茵一脚踢飞那弟子的剑,朝苏慕奔去。

    “拦住她!”人群中忽然有人大喊。

    只见一把利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向伶华茵,苏慕瞳孔骤缩,伸手将伶华茵猛地一拉,然后一个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用自己的背将那把剑给挡了下来。

    “小慕。”伶华茵瞪大了眼睛看着苏慕,她伸手摸到他的背上,手心顿时沾上了黏糊的触感。

    “你们竟敢出手伤人!”苏慕猛地将背上的剑抽出,愤怒地朝人群中望去。他们想杀他他都可以接受,唯独不能忍受有人要害他师傅。

    人群中一阵骚动,人人都在寻那暗剑的主人。

    “你们杀我可以,但谁要伤我师傅,我绝不饶恕!”苏慕一双赤瞳里顿时迸现出杀气,他手一挥,手里顿时出现一把黑色的剑。

    伶华茵吃惊地看着那把剑,立马就认出了它,这不是早被墨魂剑毁去的地煞剑吗?但是,那剑似乎又与之前的地煞不太一样。剑身上冒着黑气,邪煞至极。

    眼见苏慕一腔怒火一触即发,中皇山众人都慌了,而这时,只听人群中有人喊道:“苏慕刚刚遭受天劫,现在正是大家动手报仇的好时机,不能放过他!”

    伶华茵愤怒地朝那声音的主人望去,人心险恶,实在出乎她意料,而这人竟然会是仙泽宫中的人。更令她想不到的是,这个人刚喊话,竟然一呼百应,不知道是不是害怕苏慕再次开杀戒,所有人都举起了剑。

    苏慕一怒之下,将方才刺向伶华茵那人杀了。

    “苏慕,你不要太猖狂了!你以为我们就奈何不了你吗?”这时,圣女突然亮出了天灵锁,这举动无疑是给那些想要杀死苏慕的人莫大的鼓励。

    伶华茵见状,怒喝道:“住手!你们怎可说话不算话趁人之危!”

    “师傅,少与他们废话,既然我已还清之前之债,今日是他们不义在先,我就算杀了他们也是他们逼我的!”

    事情正朝着无法预估的方向发展,伶华茵怎么也没想到这些人一心想置苏慕于死地,竟连这样都不放过他。

    苏慕瞳间红光一闪,月河魔物再次朝着人群的方向聚涌而来,而这次,苏慕周身的邪煞之气远胜于方才。大宫主见势不妙,立即将乾坤卷抛出,圣女手上的天灵锁也在同一时间飞了出去,三大宫合众人之力将苏慕包围,欲将他封印至归墟。

    苏慕在众人的围困下终于力不从心,眼见苏慕被天灵锁困住,就要被收进归墟,伶华茵冲进乾坤阵法中,想以一己之力中断术法,但她一进去,顿时整个身体都像被一股力量撕扯着。

    苏慕见伶华茵冲进来,红着眼嘶吼道:“师傅你进来做什么!出去!”

    “为师……我怎么能让你独自承担……”伶华茵冲破重重阻碍,硬是挪到了苏慕身边。

    “大宫主,手下留情,伶华长老还在里面啊!”天机道长意欲阻止。

    这时,天外飞来一个玄色身影,一把大剑横扫过来,直直插入乾坤阵中,终止了阵法。伶华茵顿觉那股撕扯着身体的力量消失了。

    “以多欺少,出尔反尔,就是你们仙家的做派。”那声音带着威严和愠怒,还有一丝睥睨万物的轻蔑。而后,他一挥手,大宫主、圣女等一圈人便都被他的力量掀飞了出去。

    “九霄,是九霄来了!”有人惊慌道。

    九霄冷冷注视着下方,说道:“既然苏慕已经还清了你们的债,那命魂我就带走了。”说罢,他右手握住聚魂石,顿时,那把插进乾坤阵中的大剑就晃动起来,似乎与他的力量产生了共鸣。

    而伶华茵也觉察到那把剑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啊……”苏慕忽然闷哼道。

    伶华茵转头向苏慕看去,只见苏慕面色惨白,手指紧握,正在遭受魂魄分离之痛。而伶华茵却眼睁睁地看着他无能为力。

    苏慕抬头看了一眼那把大剑,瞬间明白过来,九霄是在用这把剑镇着伶华茵的魂魄,这样,就算是苏慕死了,伶华茵也不会死。他看向一脸泪水的伶华茵,突然释怀了,对着伶华茵微微笑道:“师傅……能不能最后抱抱我?”

    伶华茵泪流满面,伸手抱住了苏慕。

    苏慕像个孩子般笑了起来,就宛如在大荒山之时,他摸了摸伶华茵的脸,说道:“能够死在师傅怀里,也不错……”

    伶华茵内心的悲伤如暗潮般汹涌而至,苏慕最终还是被九霄收走了魂魄,闭着眼躺在伶华茵怀里,就像熟睡了一般。

    那把大剑渐渐恢复了原本的模样,竟是伶华茵那把断裂的墨魂剑,只不过因为吸收了破晦的神力,上面的裂纹已经重新修复好了,并且与破晦合二为一,成为了一把新的剑。

    伶华茵内心震动无比,她看向怀中的苏慕,苏慕的身体慢慢变得透明,却似乎并未死去,他渐渐化灵,与旁边的地煞合为了一体。

    伶华茵捡起地上的地煞剑,望向空中的九霄。

    九霄冷漠地对着众人道:“月河早在上古之时便是我魔族之地,本尊不希望再看到无关的人。”他话一落下,月河里的魔物便都对着中皇山众人露出了虎视眈眈的凶光。

    “既然苏慕已经伏诛,那这件事便算了结,我等自然会离开,不过墨魂剑乃仙家之物……”大宫主道。

    伶华茵抬手将墨魂剑吸到手中,又将它丢给天机道长,冷冷道:“拿去!从今往后,我与中皇山再无瓜葛,我不想再见到你们中的任何一人。”

    伶华茵拿着地煞剑,走向了月河深处。

    一年之后。一少女误入月河,被魔物追到了封神台,以为要成为魔物的食物之时,一把黑色的剑破空而来,将魔物全部斩杀。少女惊魂未定地朝剑飞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黑衣女子执着那把黑剑傲立空中,颇有仙人之姿。

    少女欢喜道:“你就是那守护月河的神女吧,我叫茵桃,是蓬莱宫璇玑真人的弟子,多谢神女今日相救,来日必定报答。”

    伶华茵看向少女,长着一副小巧玲珑的脸蛋,胸前挂着一个长命锁,长命锁上,似乎还镶嵌着一颗血红色的珠子。伶华茵微微一笑,说道:“我可不是什么神女,都是外面的人瞎叫的。月河不安全,你赶紧离开吧。今日你我相遇便是有缘,我便送你一程。”

    少女离去没多久,月河又来一人。这人一来,月河的魔物便都躲藏了起来。

    “我道是谁呢?你一来,这月河就安静了许多。”伶华茵坐在树上,朝下望去。

    九霄一会儿便坐到了她身边,问:“今日见到那小姑娘了?”

    “见到了,是你做的吧,那珠子是血魄珠?”

    “霖歌给的那颗珠子虽是半成品,要将茵桃的魂魄重新聚合起来也并不难,幸好她是被墨魂剑所伤,若是别的,或许就没这么幸运了。”

    伶华茵看着他道:“谢谢。”

    “夫人何必跟我客气,我已将后宫遣散,夫人若是真想谢我,就跟我回九荒去。”

    “我不喜去那里,月河有什么不好?”

    “那你就甘愿一个人在这守着一把破剑,有什么意思?”说到这,九霄就有些不悦。虽然他用禁术保留了苏慕的肉身,让苏慕成为寄生在地煞剑里的剑灵,但伶华茵成日与地煞剑形影不离,他难免心有芥蒂。

    伶华茵笑了笑,说:“你竟然吃剑的醋,我不跟你回去,是因为不习惯你那些手下对我的称呼。”

    九霄也笑了,“既然你已为我妻,他们这么称呼你也没问题。你在月河,我想见你还要时时跑过来,干脆我也来月河算了。”

    伶华茵惊道:“你不管你的魔务了吗?”

    “重新收拢魔族的事早就处理好了,剩下的鸡毛蒜皮的杂事便交给杜晔他们吧,毕竟夫人比较重要。”

    伶华茵心里欢喜,问道:“真的?”

    “千真万确。”九霄说话间,已落下一吻。

    (完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