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封神台

    “主上,苏慕想要与……夫人见一面。”杜晔突然间对伶华茵改了称呼,还有些不太适应。

    九霄看了一眼伶华茵,似在征求她的意见。

    “你让我去吗?”伶华茵问道。

    九霄难得大度了一次,“你想去就去吧。”反正无论见或不见,结局都一样。

    “我去去就回。”伶华茵知道,九霄与苏慕的一战,迟早会到来的,她无力改变,也不愿再令九霄为难。

    伶华茵脚踏着青烟来到幽冥界外,苏慕看到她穿着黑色的衣裙,似变了一个样。师傅还未喊出口,就看到她额头上倒立的仙印,苏慕顿时僵立在那。

    “师傅……”苏慕的声音沙哑无比,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他怎么也没想到,当初在天灵石看到的那一幕会真的发生,而且发生的不是在自己身上,而是另外一个男人。

    苏慕的眼睛顿时充了血一般,像匹随时会狂躁的狮子,“九霄,他碰了你!是不是,师傅?!”

    伶华茵怕他冲动又做出什么事来,连忙抓着他的手臂说道:“小慕,你听我说。”

    苏慕哪里肯冷静,“师傅,是不是他强迫你的?!你说啊,是不是?”

    “不是!是我自愿的!”伶华茵突然大吼。

    苏慕的瞳孔倏地睁大,似乎还来不及也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良久,他眼神里弥漫出刻骨的悲伤,“师傅自愿的?为什么,师傅?”

    “小慕,我爱九霄。”

    苏慕眼含泪光,“你爱他,那我呢师傅,我呢?”

    “小慕,接下来我说的话或许你不愿意相信,但是你也必须听着,真正的苏慕已经死了,你和九霄本来就是同个人。你还记得吗?我在东灵山的时候,被他们推下水已经没命了,是你用命魂救了我一命。”

    “师傅又拿什么故事来诓我,不就是怕我与九霄为敌吗?”

    “我是怕你们为敌,那是因为我不想看到你们自相残杀,但我并没有骗你。在梦境深渊,你不是也看到我做的那个梦了吗?难道你就没有怀疑?”

    苏慕不由得一怔,他确实有过怀疑,但是他仍不甘心,说道:“师傅是想让我承认我只是九霄的附庸,让我心甘情愿地被他收走命魂。难道九霄不知道舍身偈的事吗?如果真像师傅说的那样,那为什么不让九霄的魂魄归于我,反正都是一样的魂魄,别人的身体,师傅未免太过于偏心。”

    伶华茵如鲠在喉,她确实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点。

    苏慕看见伶华茵的反应,自嘲一笑,“师傅心里就只有九霄,压根就不会在意我的感受,凭什么他为主,我就为客,难道仅仅只是因为我用的是凡人的身体,就注定我要低人一等?”

    伶华茵摇摇头道:“不是这样的,我从来不会在乎种族之分。”

    苏慕定定地看着伶华茵,“既然如此,那师傅就给我一个答案,为什么选他不选我?”

    伶华茵正要说话,忽然一张大网从天而降,苏慕眼神一寒,连忙将伶华茵推了出去,但他自己则被大网缠住。这次不是中皇山的天罗地网,而是更为厉害的法网恢恢。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那张网就像一只无形的巨手,将苏慕拉进了另一个空间中。

    “小慕!”伶华茵大叫道,回头一看,不知何时,中皇山三宫的人聚集到了幽冥界外。为首的是玉树宫大宫主,他手上正握着三圣器之一——乾坤卷,而旁边正是娲皇宫圣女,她手上,也拿着天灵锁。如果不是伶华茵守护的墨魂剑在打开九荒时毁了,那么今日三皇传下的三圣器就全到齐了。

    原来魔族作乱这段时间,玉树宫执掌乾坤卷的大宫主还未出关,这一回,他一出关,便带着众人前来找苏慕清算之前的总账。

    伶华茵一看事态不妙,立马对中皇山众人道:“大宫主,圣女,手下留情。”

    那大宫主和圣女看到伶华茵额头上的仙印,皆是一愣。

    “伶华长老,你这仙印是……”天机道长来到人前,惊讶道。

    伶华茵道:“九荒已经打开,墨魂剑已毁,我自认没有资格再做这个护剑长老,今日特卸去长老之职,也请各位做个公证。我伶华茵,自愿堕入魔道,永不为仙。”

    伶华茵此言一出,引起众人哗然。

    “伶华长老,你这话是何意?你这是要判出师门吗?”天机道长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然后指着苏慕道:“是不是苏慕,你这堕仙之印,是不是这臭小子干的?”

    苏慕爱慕伶华茵,这已经是众所周知之事,伶华茵为此堕入魔道,也不无可能。

    “天机道长,此事与苏慕无关,是我甘愿为魔。我只问在场的各位,是不是都觉得,魔族就是坏的,你们一定要除掉不可?”

    “额,也不尽然,仙泽宫有难之时,九霄曾相助于仙泽宫,还派人驱除了不少人界的下等魔。”天机道长说道。

    大宫主道:“我们也不是不讲理之人,就算是九霄曾相助过仙泽宫,但苏慕带领魔军侵犯我中皇山,那就是两码事了,冤有头债有主,我们今日只为捉拿苏慕而来,并不想多惹是非。伶华长老选择为魔还是为仙,是你们仙泽宫内部的事,我们无权过问。但是你要是阻拦我们捉拿苏慕,那我等就要管一管了。”

    伶华茵道:“大宫主说的有理,但我也有话要说。等我说完了,你们再决定要不要捉苏慕回去。”

    娲皇宫圣女道:“你请说来给我们听听。”

    “苏慕是鬼巫族之人,曾被九霄放入了命魂得以续命,现在九霄要取回他的魂魄,你们可会阻止?”

    “这……九霄虽然曾帮过我们,但是也不能因为这样就把苏慕给你们,苏慕做的事不能就这么一了百了,不然如何能给仙门百家一个交代,如何对得起那些死去的人?”圣女道。

    “这么说来,圣女觉得只要杀了苏慕,就能把这件事情解决了对吗?”

    大宫主接道:“虽以苏慕一人之命不能换回大家的命,但能平息众怒,我们也不会再找魔族的麻烦。至于你说的九霄命魂在苏慕身上,那九霄大可将其拿去,但苏慕则要交给中皇山处置。”

    伶华茵平静且柔和道:“大宫主可能没听清楚我方才的话,我说苏慕是因为九霄命魂才能够活到至今,要是九霄拿走了他的命魂,他就死了,一个死去的人,你们还想要怎么处置?莫不是中皇山还要刁难一个死人才能平息众怒吗?”

    中皇山众人面面相觑,紧接着人群中突然冒出一个声音:“我看你是骗我们的吧,想让我们放了苏慕!”

    仙泽宫众弟子立马附和道:“就是啊,护剑长老从前就护短,现在不是护剑长老了,更加无视宫规了,指不定是诓我们的。”

    “你如今入了魔道,就算是魔道中人了,当然会帮着魔族说话!难道掌门和戒律长老就白死了吗?”

    伶华茵清冷道:“护短倒是真的,但我现在就是想护他,也轮不到骗人,我直接带走了便是,还有功夫在这跟你们说那么多?”

    伶华茵虽然语气平和,但是话语中总带有一丝目无下尘之意。

    大宫主还算是明事理的,虽然伶华茵入了魔道,但好歹曾经也是仙泽宫长老,说话也比较客气,还以旧称说道:“那长老以为,苏慕屡次侵犯我中皇山,此笔账该如何算?”

    “我来替苏慕还这笔债。”伶华茵一语惊人。

    “伶华长老,你不要命啦!”在场的只有天机道长跟伶华茵交情不错,他惊呼道。

    “我想你们也不会真的要我的命,我思来想去,觉得有一个法子,既可替苏慕还债,又可令大家心服口服。”

    大宫主道:“你说的是什么法子?”

    “我之前被掌门罚到月河,发现那里有一处水域,水域上有个封神台,上面附有禁制和天雷火劫之刑,专为惩罚犯了过错的神仙。一般受了惩罚的神仙都只剩半条命了,加之月河是地下魔物聚集之地,受了刑的神仙修为俱损,往往遭到群魔攻击,或沦为食物,或被煞气侵蚀沦为堕仙。你们可将我送至封神台,以除众怨。”

    众人听了她的提议,面面相觑,有一声音从人群中传出:“你既然去过月河,还侥幸逃走过一次,如今再去,我们如何能够信你不会再次逃脱?”

    伶华茵只知道以前在仙泽宫大多弟子都怕她,却没想到这有朝一日自己脱离了仙泽宫,还有这么多人巴不得她不得好死,她笑了笑道:“伶华茵何德何能,这么多人看着我,还有大宫主、圣女在,难道各位还不相信他们能够镇得住我吗?”

    大概没见过伶华茵在人前笑,这一笑,那些人反倒变哑了。

    大宫主看没人再有异议,思忖了下便道:“既然伶华长老这么说了,那就按照伶华长老说的办。”

    只听一声爆破声,一个人影冲破了法网恢恢。

    “谁要我师傅替我了!我一人做事一人担!你们不是就想做个了断吗?我自己去,是生是死我都绝无二话。”苏慕竟然重新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一出来,中皇山众人立马又惊惶了起来,这苏慕修为到底有多深厚,天罗地网抓不住他,连法网恢恢也奈何不住,究竟还有什么能够制服他的?

    此子不除,必然后患无穷。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一致地认为,一定要让苏慕付出代价!

    “小慕!”伶华茵惊道。

    苏慕似乎铁了心要自己承担一切,他对伶华茵道:“师傅今日之后再也不必在我和九霄之间为难了,与其让师傅代我受过,徒儿愿意自己去封神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