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失而复得

    霖歌惊觉无处可逃,惊慌地转身一看,身后哪里还有中皇山众人和魔族。

    “这里不是九荒,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梦境深渊,你难道看不出吗?”九霄朝她走了过来。

    “不可能!”霖歌不肯相信,她明明去的是九荒,怎么突然间就到了梦境深渊了。

    “你以为只有你会使用障眼法吗?”

    霖歌往后退了几步,不敢置信道:“难道九荒的那些人都是假的?”

    “当然是真的,他们的确去了九荒,只不过你看到死去的那些中皇山众人是幻象,本尊根本就没有杀了他们。现在,估计苏慕正在帮本尊托住中皇山的那些人。”

    “你是什么时候?”霖歌怎么也没想到,竟然毫无意识地着了九霄的道。

    “从你进入九荒的那一刻。”九霄在霖歌几步远前站定,目光落到伶华茵身上。

    霖歌脸上开始出现一丝慌乱,她故作镇定道:“就算你抓住我了,你也没办法杀我,别忘了,伶华茵还在我手上,我要是现在让她死,那她绝对活不了。”

    九霄冷哼一声,说道:“是吗?那你倒可以试试催动她脑子里的炼尸蛊看看。”

    霖歌脸上煞白一片,暗暗地催动炼尸蛊,可是伶华茵半点反应都没有,她不禁睁大了眼睛。

    “为什么会!?我的炼尸蛊呢?怎么没反应了?”霖歌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慌了。

    “看在你准备要死的份上,本尊便好心跟你解释解释,也让你死的明白些。她与一只魇魔签订了妖缚,魇魔发现她意识混乱,被梦魇缠绕,找到了你给她下的炼尸蛊。风无涯告知我炼尸蛊的驱除方法,我便通过梦境告知魇魔。也是刚刚,那只炼尸蛊被魇魔驱除,并以这个信物作为暗号。”说着,九霄抬起手,手中赫然出现一根黑色羽毛。

    看到那羽毛,霖歌十分惊讶,因为王魔一旦赠出自己羽翅上的羽毛,那就是说明已经将生命交托给对方,视对方为一生挚爱。

    霖歌半信半疑地看了一眼伶华茵,伶华茵听了九霄的话没有任何反应,她镇定下来,握着拳头恨恨道:“就算驱除了炼尸蛊又怎样,伶华茵还不是中了我的摄魂术,她现在就算还有自己的意识,也无法掌控自己的身体。”

    “你真的以为本尊就拿你没办法了吗?”九霄一字一顿道,慢慢走向霖歌。

    霖歌没了最重要的砝码,心里也是害怕,但仍想勉力一搏,对九霄道:“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过来,伶华茵,杀了他。”

    此言一出,伶华茵果然听话地朝九霄发起了进攻,但也不是九霄的对手。伶华茵很快就被九霄施法禁锢在一边。

    霖歌见状,拔腿就跑,九霄却不费吹灰之力将她抓住了。见大势已去,霖歌也懒得再垂死挣扎了,低低地笑了起来,不过听起来却是又哭又笑。

    九霄眉头一皱。霖歌抬起头一瞬不瞬地盯着九霄。

    “九霄哥哥你知道我最大的愿望是什么么?”

    九霄一声不吭。

    霖歌凄凉地叹了口气,自顾自说道:“我从第一次见到九霄哥哥,就想要嫁给你。可是我爹爹说,我们是魔灵,血统不纯,是没有资格做魔帝的女人的,霖歌为此伤心了好久。可是后来看到九霄哥哥那么照顾霖歌,霖歌又隐隐有些期待,觉得自己在九霄哥哥心目中是特别的,所以九霄哥哥才会对我那么好。尤其是九霄哥哥第一次成亲那天来找我,你不知道,我开心极了。我就想,就算不能做九霄哥哥的女人,但至少九霄哥哥心里有霖歌,这样霖歌就很满足了。”

    霖歌说得情意缱绻,却激不起九霄半点情绪,他的目光就像看着一个手下败将。

    “后来霖歌才知道,九霄对霖歌的好,都是因为答应了爹爹要照顾好我。”霖歌有些自嘲,然后又不甘心地问:“九霄哥哥,爹爹死了,你现在连像以前那样看我一眼都不愿意了吗?”

    “我想我告诉过你,我的忍耐力是有限度的。你触犯了我的极限,就得死。”

    霖歌目光中闪过一丝失落,她看了看身后的伶华茵,又对九霄道:“你的极限就是伶华茵吗?九霄哥哥,既然今日是霖歌输了,霖歌别无他话。看在从前的情分上,只求九霄哥哥最后满足霖歌一个小小的愿望。”

    “你还有什么愿望?”

    “霖歌只想最后好好地看一看九霄哥哥,抱抱你。”

    九霄不由得眉间一蹙。

    霖歌泪眼婆娑道:“霖歌深爱九霄哥哥多年,却从未抱过一次九霄哥哥,九霄哥哥竟铁石心肠到这个地步,就算霖歌苦苦哀求,也不肯答应霖歌一个遗愿吗?”

    “你从前待本尊确实是真心实意,但本尊容许你在魔界肆意妄为,对你也不算亏欠,你如今还想从我这得到什么,那是痴心妄想。”

    霖歌苦笑道:“那如果你答应我最后这个条件,我就告诉你解开伶华茵身上摄魂术的方法,如何?”

    “你现在的话,本尊可是一点都不信。”

    霖歌像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说道:“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之前确实算计过九霄哥哥,但是现在说谎,对我也没有什么意义,九霄哥哥为何不跟自己赌一把?”

    九霄看了一眼伶华茵,亦有些动摇。

    “我知道九霄哥哥在想什么,你在想,是不是我死了,伶华茵的摄魂术就能解除,但是伶华茵中的摄魂术可跟司徒衍苏慕的不一样,炼尸蛊在她脑中时日已久,她意识早就混乱了,就算杀了我,她也不一定能够变回原来的伶华茵。”

    霖歌的摄魂术在魔界堪称第一,她说的并不无可能。九霄第一次有种力不从心之感。

    “九霄哥哥,霖歌有句话想问你,当时候你成亲,去找霖歌的时候,你心里面究竟是怎么想的?”霖歌走到九霄面前,问道。

    “本尊去找你,只是想告诉那个人,我对他选的女人,丝毫没有兴趣,别无他想。”九霄脸上的表情波澜不惊。

    “呵呵……果然。”霖歌笑了起来,竟有些苦涩,“那九霄哥哥,有没有哪一天甚至那一刻有对霖歌动过心?”

    九霄难得认真地看着霖歌,然而表情却平静如死水,“一刻都没有。”

    霖歌笑出了眼泪,她付出了那么多年的真心,结果却换不来一句假话。她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泪眼朦胧道:“好久好久没有这么认真地看着九霄哥哥了,哪怕九霄哥哥眼里根本就没有我的存在,原来以往一切,都是霖歌的自作多情。”

    霖歌伸手抱住九霄的身体,将耳朵贴到九霄心上,那里根本就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九霄所有的爱,都给了另一个女人。嫉妒、失望、憎恨、不甘一齐袭来,霖歌的手指动了动,眼睛闪过一道暗光。

    伶华茵忽然挣开了九霄的禁锢,正要拿起天罡剑自裁,九霄眸光一闪,手掌一吸,霖歌双瞳瞪大,不敢置信地看着前方。

    天罡剑正正插在她的心脏。

    “九霄哥哥,你……”霖歌缓缓地仰面倒了下去。

    鲜血从霖歌嘴角溢出,她睁大着眼睛盯着九霄,“没想到你,你为了她,不惜违背了那个约定……你就不怕你的修为……再也无力对抗那些……想杀你的人……”

    九霄俯视着她,不带一丝留恋地说道:“我可没有违背约定,你看看杀你的人是谁?”

    霖歌看向自己身上的那把剑,脸上出现震惊之色,然后笑道:“九霄哥哥……你当真是个……”话未说完,霖歌就再也不会说话了。她死不瞑目,似乎还对世间存有最后的留恋。

    九霄立马跑向伶华茵,伶华茵已经昏死了过去。九霄紧紧抱着她,生怕她一不小心又丢了。

    伶华茵感觉自己重新活过来的时候,世界都是黑暗的,她已经看不见了。

    “姑娘,姑娘。”

    好像有人在叫她,听这个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

    “姑娘,你醒啦!我马上去告诉主上。”

    主上?伶华茵突然意识到,她已经离开了梦境深渊,这里是幽冥界,而方才那个人,便是之前伺候过她的。

    伶华茵立马坐了起来,摸着床沿想要离开这里,她不想让九霄看到她如今这副模样。但是还没走出宫殿几步,她就绊倒在地,头撞到一个尖角上,一阵痛意,血便从脑袋上流了下来。

    伶华茵不在意地爬了起来,一双大手将她整个人抱住,她落入一个温暖宽厚的胸膛。

    “看不见就不要乱跑。”那声音带着隐忍和克制,但伶华茵还是听出了心疼。

    一时间,所有的脆弱便都一股脑涌了出来,似乎长久以来的坚强和高傲在他面前都变得一文不值。

    “我现在是一个瞎子了,你会喜欢一个瞎子吗?”

    九霄贴着她的头顶道:“就算你是瞎子,聋子,我也喜欢。看不见只是暂时的,我会治好你的眼睛。”

    伶华茵其实根本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还能治好,但是有了九霄这句话,她感到莫大的安心。就算成为一个瞎子,又怎么样呢?

    然而一连几天,九霄都没有来看她,直到第六天的时候,秦轩来了,说要给她治眼睛。

    “姑娘,莫要担心,等治好了眼睛,主上就会来看望姑娘了。”

    只觉秦轩在她眼睛上捣鼓了一阵,不一会儿,秦轩道:“姑娘,你可以睁开眼了。”

    伶华茵这才慢慢睁开眼睛,她重新看到了光明,而秦轩正站在面前微笑着看着她。

    然而伶华茵却没有感到特别兴奋,她问道:“你们主上为什么不自己来?”

    “主上有些事耽搁了。”

    伶华茵心里越发忐忑,“到底什么事这么重要?”重要到可以一连多日不来见她吗?

    在伶华茵的再三逼问下,秦轩才告诉她,九霄为了治好她的眼睛去了九荒的魔神岭,受了些伤,怕她担心所以没有来。

    伶华茵顿时坐不住了,她立马冲了出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