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人偶

    “这是黑血灵芝。”九霄将一株灵芝扔到霖歌面前,不带感情地说道:“一天之内,把解药给我。”

    霖歌看着桌上的黑血灵芝,发出了一阵低低的笑声。

    九霄不由得皱了皱眉,“你笑什么?”

    “九霄哥哥果真为了她去寻黑血灵芝了,九霄哥哥的手没有废掉真是福大命大,不过今日九霄哥哥似乎没有发挥出全力呢,不然苏慕早就被你杀了,难道九霄哥哥没有中毒都是假象,故意掩饰自己力量周转出了问题?”霖歌盯着九霄被袖子掩盖的手,笑道。

    “就算我中了毒,想要捏死你也是易如反掌。”

    “这是自然。”霖歌笑了笑,忽而叹了口气,把玩着黑血灵芝,说道:“九霄哥哥,以前一直觉得你心有城府,利用我对你的感情让我对你死心塌地,助你将你的命魂封进苏慕体内,好让你魂魄不散,有朝一日得以重生。却没想到你今日也会为了另一个女人被我算计了一次。九霄哥哥大概还不知道,伶华茵的‘无恨’之毒早就被我的炼尸蛊给解了。”

    话音刚落,霖歌就被一股力量吸到九霄面前,九霄捏着她脖子,怒道:“你在耍我?”

    霖歌也丝毫不惧,紧盯着九霄眼睛,满眼恨意,说道:“若不是九霄哥哥这么对我,我也不会做的那么绝情。那炼尸蛊食过我的血,只听我的话,九霄哥哥要是现在杀了我,那我也会拿伶华茵做垫背的。”

    只见九霄手指青筋暴起,因为太过用力导致骨节有些发白,他狠狠将霖歌丢在地上。

    “你最好惜命。”

    霖歌坐了起来,揉了揉自己的脖子,道:“那炼尸蛊在伶华茵脑子里已有一段时日,估计早就将她的灵力吃的差不多了,她又冒险为你爬上了大恨天,雪上加霜,而今日你在梦境深渊为了所谓的解药弃她而去,她误以为你更在意我,彻底崩溃了。我不过小小加以引导,她就完全变成了一个听话的人。”

    “你对她使用了摄魂术!?”

    “摄魂术还能让人保有自己的思想,不过伶华茵……”霖歌顿了顿,幸灾乐祸地看着九霄。

    九霄极力克制着怒气,问:“你把她怎么了?”

    “也没怎么,我是看她难过的很,想要帮她解脱,所以便让她彻底成为了一个没有自己感情和思想的伶华茵。不过相比于尚悦那样的人类武器,伶华茵可是好太多了。我用自己精血喂养的炼尸蛊,可让伶华茵与我共情,所以我有多恨你,她便有多恨你,你要是杀了我,疼的可是她啊。”

    “霖歌,你别以为这样便能威胁到本尊。”

    “九霄哥哥要是不信,大可现在就杀了我,不过,九霄哥哥与我的那个约定……”霖歌抓到了九霄的把柄,笑得更加肆无忌惮。

    九霄的面上浮起一丝阴霾之色,盯着面前的霖歌冷笑道:“你当真以为因为那个约定,本尊就不敢杀你?”

    霖歌掩嘴,止住笑意,站起来走到九霄面前,慢条斯理地说道:“九霄哥哥中了黑血灵芝的毒,又被苏慕所伤,若是再因为那个约定,自损修为,九霄哥哥就算是金身不破,拥有始祖魔之力,怕是也岌岌可危吧。对了,我都忘了,在九荒,我还操控伶华茵给了你一刀呢,她的神血可抑制你的力量,我听说九霄哥哥还因此神魂混乱。你说如果霖歌将九霄哥哥现在的状况昭告三界,会有多少人等着来取你的性命?”

    九霄的眼神愈发冰冷。

    霖歌有恃无恐继续说道:“伶华茵拼了半条命给九霄哥哥拿到了聚魂石,九霄哥哥若是用了,兴许还能战上一战,偏偏九霄哥哥你放着不用,看来九霄哥哥真的很在乎伶华茵的性命,胜过自己。不过九霄哥哥要是一直顾虑着伶华茵那舍身偈弃聚魂石不用的话,那伶华茵用半条命换来的代价岂不是白白辜负了?”

    九霄瞳孔骤缩,“你说什么舍身偈?”

    霖歌本来想借这个事刺激一下九霄,竟没想到九霄还不知道舍身偈的事,脸上出现一瞬间的惊讶,而后便拉长了语调笑道:“原来九霄哥哥还不知道啊!伶华茵为了不让自己的徒弟死,去跟中皇山神女求了舍身偈,以自己性命换苏慕的命,此等情深义重,当真令人动容。倘若九霄哥哥杀了苏慕,那么死的不是苏慕,而是你心爱的伶华茵。”

    霖歌在九霄脸上看到了一丝难以置信和隐忍的表情,报复心似乎得到了些许满足,九霄不会让伶华茵死,就不会去杀苏慕,那么她又多了一个获胜的筹码。

    “谁说本尊要让苏慕死了?”九霄重新恢复了一贯的冷漠,眼角似乎还带了一丝讥笑,讥笑霖歌的自以为是。

    霖歌稍许诧异,“你不想拿回自己的命魂吗?”

    “本尊当然要拿回。”

    “难道九霄哥哥已经找到能够拿走苏慕命魂却不用他死的方法?”霖歌吃惊道。

    九霄冷眼扫过霖歌,“我想我没必要与你说明。”

    “呵,九霄哥哥果真厉害,这不可能的方法都让你找到了,可真是为了伶华茵煞费苦心。不过,伶华茵可是再也不知道你为她做的这些事了。”

    “说个条件,你怎么样才能把她还给我?”九霄尽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霖歌笑得前仰后合,用手指捋了捋脸颊边的碎发,说道:“九霄哥哥,你知道我的,我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手。这样吧,我也不会太为难九霄哥哥,你就当着伶华茵的面,把中皇山的人杀了。”

    九霄的眸中闪过一道戾气。“就这么简单?”

    “对,就这么简单,九霄哥哥不是为了救她什么都肯做吗?”

    九霄面如冰雕,说道:“好,我就答应你的要求。”

    “我给九霄哥哥五天的时间,五日后,我会将伶华茵带到九荒魔界。”

    九霄冷冷瞥着霖歌道:“不必五天,三日。”

    霖歌眼神中略有惊讶,而后笑笑说:“好,三日便三日,到时候九霄哥哥可别拿不出人。”

    三日后,中皇山三宫齐聚九荒,苏慕也来了。显而易见苏慕来的目的是因为伶华茵,而三宫则是为了给遭魔族迫害的同胞们向魔族讨回公道,虽然屠杀仙门百家的罪魁祸首不是九霄,但九霄现在是统领两界的魔帝,屠戮人界的是魔族,九霄自然有责任给大家一个交代。而此次苏慕到场,各大仙家的矛头便又指向了他,尤其是仙泽宫众人,更是对苏慕恨得咬牙切齿。亦有不少魔君背地里默默观望,好见好情势伺机而动。

    苏慕虽为三宫的众矢之的,但处境最为危险的其实是九霄。毕竟拥有始祖魔之力,又稳坐魔帝之位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是大多数魔族的梦想。最为重要的是,经过霖歌明里暗里地跟各大魔君通风报信,现在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九霄有伤在身,还尚未完全掌控始祖魔之力,只要他一倒下,那些对魔帝之位虎视眈眈的魔就会争前恐后地来取而代之。

    九霄将自己置于如此险境,是霖歌始料未及的。

    九霄和苏慕第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魔神石像上的霖歌,霖歌俯瞰下方,嘴角带笑,然后对着手中的埙敲了敲,不一会儿,伶华茵走到了她身后。

    九霄和苏慕的心顿时绷紧了,只见伶华茵眼神空洞地站到一边,活像一个五感俱失的人偶。

    “霖歌,你把我师傅怎么了!?”苏慕指节泛白,眼里全是盛怒。

    “护剑长老怎么跟霖歌站在一起?!”人群中有人看到了伶华茵,紧接着,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霖歌身边的伶华茵。

    “长老,长老!”

    “糟了,伶华长老一定是中了那妖女的邪了!”天机道长突然意识到了伶华茵的不对劲。

    “魔界妖女,放开护剑长老!”

    霖歌没有理会他们,转头对九霄笑道:“九霄哥哥,伶华茵的眼睛被魔气熏瞎了,我可怜她,就让她跟我用同一双眼睛,所以我看到的就是她看到的。”

    “霖歌,我要将你碎尸万段!”苏慕怒吼道。

    霖歌笑道:“哼,这话你可说了好几次了。”

    苏慕正想去救伶华茵,却被杜晔和夜煞挡了下来。“你要干什么!?”苏慕冲着九霄怒喊。

    九霄冷冷瞟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解释,转头对霖歌道:“你说过的话可要兑现。”

    “那是自然。”

    苏慕扭头问道:“什么话?!”

    话音刚落,只见九霄抬了抬手,站在人群前面的中皇山人便倒下一片。顿时,引起一片惊骇,下一刻,人群中便有人呼喊道:“魔族欺人太甚,杀了九霄,杀了苏慕!”

    此话一出,一呼百应,万剑齐发,霎时,九荒尸骨遍地,血流成河。

    “你可有满意?”

    霖歌笑道:“真是大快人心,九霄哥哥果然说到做到,那我就将伶华茵还给你吧。”说罢,她便将伶华茵从高处推了下去。

    九霄苏慕一惊,几乎同时飞上去接伶华茵。

    就在伶华茵掉到半空中之时,她忽然抽出了天罡剑,在空中一挥,顿时,一道剑气将九霄和苏慕拦截在数丈外,紧接着,伶华茵就跟在霖歌身后逃离九荒。

    九霄似乎早已知晓霖歌不会这么轻易将伶华茵还给他,手中聚力,对着霖歌打出一记,霖歌背后受敌,动作有些迟缓。杜晔、夜煞也有所防备,从两个方向将霖歌围困住。九霄、苏慕紧随其后,只见九霄单手一挥,身边的人和景物都瞬间消失了。霖歌、伶华茵落入一个黑暗的空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