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梦境深渊

    “霖歌,你费了那么大的心思,就是为了这一天,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霖歌微笑着看向伶华茵身后,说道:“苏慕来了。”

    伶华茵回头看去,看到苏慕正朝她跑了过来,而霖歌却已经化为一阵烟溜的没影了。

    “师傅,师傅!”苏慕气喘吁吁,似乎找了伶华茵很久。

    伶华茵道:“你怎么进来了?”

    苏慕看了看周围,蹙眉道:“刚刚师傅是在和霖歌说话?”

    “嗯……”

    苏慕握着伶华茵的手,难过道:“师傅,你脚受伤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难道我就这么不值得师傅信任吗?”

    伶华茵摇头道:“我怕你担心才不告诉你的。”

    “师傅不告诉我,自己承担我才更担心。师傅,这里是哪里?霖歌为什么也在,她是不是又想害师傅?”

    “霖歌说这里是梦境深渊,哎,你就不应该进来。”想到霖歌方才说的那些话,伶华茵就十分担心。

    “梦境深渊也是师傅的梦吗?”

    “不是,这里是大家的梦,做梦的人不止我一个,你也是其中之一。”伶华茵一边回答一边向前走去。

    苏慕立马去扶她,“师傅,你的脚受伤了,我背你吧。”

    “不必,在梦境深渊里的我只是元神,现实中受的伤并不会影响我的行动。”

    苏慕看着伶华茵道:“师傅,你的脚是怎么伤的,为什么会这么严重?”

    伶华茵叹了口气,摸了摸他的头道:“唉,一言难尽,以后为师再告诉你。苏慕,答应我一件事,事关我们能不能离开这里。”

    “师傅,什么事你说,我一定做到。”

    伶华茵刚想说,突然一个声音打断了她。

    “伶华茵,你往哪跑?”

    伶华茵和苏慕惊讶地朝声音处看去,只见几个穿着道服的人追着一个小女孩跑。那女孩面容素净,神情慌张,时不时回头看一眼,不一会儿便摔倒在地上。伶华茵心里一颤,下意识地要去扶她起来。但是没过多久,那几个人便追上了女孩,在女孩的求饶声中将女孩半拖半拽地带走了。

    苏慕见状,想去阻止,但伶华茵冲他缓缓摇了摇头。伶华茵和苏慕跟着那群人来到一个水塘边,见女孩背上被那些人绑了一块大石头,手也被绑了起来,被那几人推搡着往水塘走去。苏慕看了一眼伶华茵,伶华茵只是静静地观望,脸上并无任何多余的情绪。

    “噗通”一声,苏慕往水塘望去,女孩已经被他们推下了水,挣扎了下便沉了下去。苏慕的心没由来地一紧。

    “师傅。”苏慕脸上现出悲伤的表情。

    原来伶华茵小时候竟然受到过如此的待遇。除了愤慨,他什么也做不了,但是他隐约觉得,自己能够为伶华茵做什么。

    伶华茵摸了摸他的头,微微笑道:“这副表情做什么?这只是梦境里的幻影而已。”

    “师傅,可是这是真真实实发生在你身上的事啊,徒儿怎能不在意?”苏慕脸上的表情好像这些事是发生在他身上一样。

    “好了,没有以前受的苦,哪来现在的伶华茵。”伶华茵云淡风轻地说道,又不禁心想:这事若不是在大恨天上听到风无涯提起,她早就忘了,怎么这个时候还会出现在梦境深渊?莫非跟苏慕现在和自己在一起有关?

    “师妹,师妹!”一声焦急的呐喊将他们带到了另一个场景。

    苏言将女孩抱到岸上,用尽了所有方法将女孩救活了过来,看到女孩慢悠悠地睁开眼睛,苏言终于松了口气地笑了。

    “是我爹……”

    按照风无涯说的,伶华茵在水里已经泡了整整一天有余了,这个期间估计也只有苏言来找她了。不得不说,她小时候还真是不受人待见啊。因为伶华茵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苏言,就以为是苏言救了她,所以对他开始有了好感,却没想到其实救她的人根本就不是苏言。

    伶华茵看了一眼苏慕,苏慕的表情有些难以捉摸,似乎回忆起了什么。

    两人继续走着,伶华茵又停了下来。

    “怎么了师傅?”

    伶华茵目视前方,眼睛氤氲,嘴里唤道:“师傅……”

    苏慕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一个背对着他们的身影,伶华茵叫她师傅,那这个人应该就是衡葳了。

    伶华茵走了过去,苏慕紧随着来到衡葳身后,而衡葳面前,另一个伶华茵跪在衡葳面前。

    “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徒儿了,我们师徒将荣辱与共,共同进退。既然你已经选择了新的生活,以前那些事就让它过去吧……”

    “我,真的能重新开始吗?”

    “我相信所有的伤痛终将被时间淡去,你是个坚强的孩子,前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过去只当是对你的磨练。此次与我回中皇山,将是你涅槃重生之日。”

    两人身影逐渐淡去,伶华茵久久不能回过神。

    “师傅,为什么!为什么啊!?”苏慕听到这个声音一怔,立马回头看去,只见梦境深渊变成了曲空山,此时天上阴云滚滚,像是有灾难发生。

    伶华茵的眼睛倏地瞪大。

    “你要杀我,跟茵桃有什么关系?你不是能驱策墨魂剑吗,为什么刚刚不收回?为什么要让茵桃死了?!”

    “小慕,不是我,我没有要杀茵桃。”伶华茵看着前方苏慕的幻影,脱口而出。

    苏慕先是惊讶,然后马上扶住伶华茵的肩膀,挡住了她的视线,防止她被幻象迷惑。

    “师傅,我知道,我知道。茵桃是被恶害死的,不关师傅的事。”苏慕焦急安抚道。

    伶华茵扶着额头,眼角有泪流下,喃喃道:“茵桃也是我的孩子啊,我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在我面前死去了……”

    “师傅,我不怪你,你也莫要再怪自己了……”苏慕将伶华茵抱在怀中,试图让她平静下来。

    伶华茵靠在他胸前,像个脆弱无助的孩子。苏慕第一次感觉到,伶华茵也是需要他的。

    “多么令人动容啊……”一声娇笑声在梦境深渊响起,周围顿时又恢复原样。

    苏慕凌厉的眼神扫向声音来源,抬手便是一记灵力暴击,只听四周回荡着一阵巨响,一个红色身影在他们前方闪了过去。

    苏慕放开伶华茵,对她道:“师傅,你先待在这,我去追她!”

    “小慕,你杀不了她的,回来!”伶华茵呼喊道,但是苏慕已经飞远了。

    伶华茵想要追上,却忽感头痛,刚要倒下去,一个臂弯稳稳扶住了她。四目相触间,千言万语尽在不言中。

    伶华茵想起霖歌的话,慌张地去看他的手,并没发现他手上有任何异常,这么说九霄并未中毒。

    “在这等我。”简短有力的四个字,却像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

    伶华茵恋恋不舍地看着九霄,他这么一去,估计这就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九霄似乎察觉到她留恋的目光,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就去追苏慕和霖歌了。

    伶华茵看着九霄离去的背影,释怀地笑了笑。这样的结局,也不错。待九霄取回魂魄,她会替代苏慕而死,她的元神将消失在梦境深渊,而她的尸身将会永远地留在大荒山。

    梦境深渊里传来巨大的轰鸣声,似乎大地都在震动,伶华茵静静地等待死亡的到来。

    然而过了许久,黑暗并未降临,伶华茵心里一惊,难道九霄并未杀死苏慕?

    伶华茵顺着远处传来的声音跑去,看到苏慕倒在地上,而霖歌似乎也受了重伤,九霄脸色有些差,他看了一眼跑来的伶华茵,然后带着霖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梦境深渊。

    不是说苏慕伤不了霖歌吗?霖歌为什么会受伤?九霄为什么又要救走霖歌?

    “霖歌对你做的事,我一定会让她加倍奉还。”

    “你说如果苏慕要杀我,九霄哥哥会不会立马赶回来救我?”

    “我只是想知道,在他心里,我和你到底孰轻孰重。”

    …………

    “这回你知道了,这局,是你赢了……”伶华茵笑了笑,对着空气说道,然后一头栽倒下去。

    苏慕在大荒山伶华茵的房间里醒了过来,但是床上的伶华茵却依然沉睡着。

    九霄将霖歌带回幽冥界,将她丢给杜晔嘱咐道:“治好她,别让她死了。”说罢便又匆匆离去。

    伶华茵漫无目的地在梦境深渊里走着,身边的景象逐渐模糊,她来到幻境中的暗夜之城,霖歌正坐在大殿中央的椅子上,趾高气扬的模样活像这座城的女主人。

    “怎么样,这赌局的结果可是出乎你意料?”

    伶华茵看着她的眼神空洞麻木,说道:“你的目的终于达成了,九霄选择了你,而我将会永远困在这梦境深渊,永无明日。”

    霖歌笑道:“其实苏慕并没有伤到我,你看到的是假的,我不过使用了障眼法,让九霄哥哥和你误以为我受伤。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被困在这吗?只有经历了绝望的人才会留在梦境深渊醒不过来,而摄魂术,也正是利用了人心的弱点。人无完人,为仙为魔都一样。”

    “你说,一个人真的会同时爱着两个人吗?”伶华茵自问。

    “对于你的遭遇,我很理解,也很同情你,不过什么事都有个先来后到,你说是吗?”

    霖歌说着,忽然来到伶华茵跟前,遗憾地看着她。伶华茵脸上表情灰败,眼睛里也失去了原来的光彩,虽然看着霖歌的脸,却视若无物。

    “同为女人,我帮你一把吧,把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全忘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