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情之深处

2020-10-25 作者: 兰色腐七君
  “师傅,师傅!”苏慕一进门,就看到伶华茵倒在地上,袖子上还有血迹,他心弦一下子绷紧了,连忙冲过去抱起她,手颤颤巍巍地探了探她的鼻息。

  “你做什么,为师还没死呢。”伶华茵觉得又好气又好笑。

  苏慕听到伶华茵说话,眼泪夺眶而出,抱着伶华茵就是一阵痛哭。

  伶华茵都快傻眼了,一边拍着苏慕的背安抚,一边道:“男子汉大丈夫,整天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

  她自己都还是个伤者,倒来安慰一个生龙活虎战斗力还比她强百倍的人,苏慕到底本质上还是个未长大的孩子啊,她怎么也不能想象九霄还会有这样的一面。一把现在苏慕这样子联想到九霄那张冷笑和嘲讽表情居多的冰雕脸上,伶华茵就觉得不习惯,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脚上的疼痛感竟然也减轻了许多。

  “师傅,你把徒儿吓坏了,你怎么还在笑徒儿啊。”苏慕停了哭泣,有些哀怨地看着伶华茵,“师傅手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毕竟他一进来就看到了伶华茵受伤倒在地上。

  “是为师自己划的。”

  “师傅为什么要伤害自己?”苏慕惊讶又不解。

  伶华茵瞪了苏慕一眼,“还不是以为你偷偷自己去找霖歌了,为师才想到这个法子,看看能不能催动神血。”

  “师傅,徒儿只是看师傅不方便,出去给师傅打了洗澡水,顺便巩固了下大荒山的结界,怕有魔物扰了师傅休息。”苏慕解释道,然后又问:“那师傅催动神血可有效?”

  伶华茵上下瞅了苏慕几眼,“你身上有牵机缚,你说呢?”

  “徒儿糊涂了。师傅,热水已经烧好了……”

  伶华茵咳了一下,心想总不能让他知道自己脚受伤的事,于是便道:“你把水倒到里边的浴桶里面吧。”

  “是,师傅。”苏慕说罢便出去将两桶热水提了进来,来回几趟倒进浴桶里。

  “师傅……”苏慕看着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伶华茵,尴尬道:“水好了师傅。”

  伶华茵闭着目在打坐,说道:“嗯,出去吧。”

  等到苏慕将门关上,伶华茵看着那热气腾腾的浴桶,犯了愁。

  过了好一会儿,苏慕没听到里面的动静,凑在门边问道:“师傅,你……是否要徒儿帮忙?”

  伶华茵面红耳赤,立马道:“不用!”

  “哦……”

  伶华茵和距离她没几步远的浴桶静静对峙着。良久,她试着将脚踩下地,忍着巨大的疼痛挪到了浴桶边。她不禁疑惑起来,为什么在大恨天的时候,她能有那么大的毅力和勇气踩着消魂钉爬上那一千四百四十个台阶,而现在有人照顾,她反倒柔弱得差点就不能自理了呢?

  伶华茵闭着眼睛躺在热水里,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贴心的苏慕甚至还在水里放了舒缓筋骨和促进伤口愈合的药材,伶华茵心里暖洋洋的。然而没享受多久,她的头竟又痛起来,而且这次比以往的每一次都要更强烈,她脑子嗡地一下炸开了。她意识模糊中从浴桶里爬了出来,伸手够到旁边的衣服,将自己裹好后猛地扎到地上。

  苏慕在外面听到巨大的动静,连忙拍着门问道:“师傅,师傅你洗好了吗?”

  里面半点声音都没有。

  苏慕侧耳细听,心猛地一沉,慌忙推开门,只见伶华茵裹着中衣蜷缩在地上,他立马冲了进去。

  “师傅,师傅你怎么了?”再往旁边一看,浴桶里的水竟都染红了,仔细一看伶华茵,苏慕才发现伶华茵光着的脚上全是窟窿,因为被水泡过,那些伤口被冲洗得更加明显,简直触目惊心。苏慕的心顿时像被人活生生地剜开来。

  “伶华茵。”霖歌的声音传到了伶华茵的耳朵里,她费力地寻找声音的来源。

  霖歌正倚在一张华丽的软榻上,笑意盈盈地盯着她。

  伶华茵马上意识到这可能是霖歌或者是自己的梦境。

  “在大荒山跟苏慕过得可安逸?”

  “托你的福,苏慕现在听话的很。”伶华茵有些疲惫道,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就快到头了。

  “呵呵……可惜了,你的好梦就要被我搅和了。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你为什么会受伤,没想到你为了九霄哥哥能做到如此地步,我真是小看你了。”霖歌语气里有些妒意,继续道,“不过你这么做你觉得值吗?九霄哥哥知道你为他做的一切,可是并没有去找你。”

  伶华茵压根就不为所动,平静地说道:“他要是来找我,那就不是我初衷了。本来我回大荒山,就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地等死,奈何你找来了。”

  “这么说,你也不是很在意九霄哥哥去不去找你,我还以为你当真那么喜欢他,不惜为他丢了半条性命。看来你为他拿到聚魂石,是用来还他情?”

  “我觉得我没义务跟你解释我做这一切的目的。”伶华茵不冷不热道。

  霖歌笑道:“我挺佩服你的,到这个时候了你还那么镇定。不过你真的能一直这么镇定吗?”说到后面,霖歌的笑容就有点意味深长了。

  伶华茵没由来地觉得发冷。现在炼尸蛊在她脑子里,霖歌想怎么样她都没办法逃脱。

  “你把风无涯怎么样了?”如果风无涯能够及时找到驱除蛊虫的方法,兴许伶华茵还有反击之力。

  “风无涯有天灵锁在身,我自然拿他没办法,只是让手下给他制造了些麻烦,估计没个三五天是不会回大荒山的。”

  “你不是要和我打赌吗?”这赌局还没开始,霖歌应该也不至于现在就把她变成傀儡吧。

  霖歌兴致盎然地说道:“对啊,我现在就是来跟你打赌的。顺便告诉你,你现在待的这个地方,叫做梦境深渊。”

  梦境深渊?这名字……伶华茵忽然想起来,那个小女孩和恶就是在梦境深渊里相遇的。

  “梦境深渊是梦境的最深处,在这个地方,能够窥探到人心最隐秘的东西。我跟你打赌,其实也是在跟自己赌。我喜欢九霄哥哥很多很多年了,久到我都不记得了,但是我却不知道九霄哥哥对我到底是什么心意。或许你觉得我痴傻,根本就不需要证明的事非要去求个答案。你觉得你跟九霄哥哥心意相通,但是在我看来,九霄哥哥也是喜欢我的,在你还没出现的时候,九霄哥哥对霖歌也很好。我只是想知道,在他心里,我和你到底孰轻孰重。”霖歌说着说着眼睛竟然漫上一层雾气。

  作为敌人,伶华茵与霖歌势不两立,但是同为女人,伶华茵还是有点同情起她来。虽然霖歌做法很极端,明明爱一个男人,却要和他对立,一心想把爱的人变成自己的傀儡。这点,伶华茵不敢苟同,也无法理解。

  “在梦境深渊里,只有情感上能够有共鸣的人才能看得见彼此,而如果让两个背道而驰心思完全不在一起的人同时掉进梦境深渊,他们也是看不到对方的。”

  伶华茵持怀疑的态度看向霖歌,问道:“那我为什么能够见到你。”难道就是因为刚才自己对霖歌产生了某一瞬间的理解?

  “不用觉得奇怪,因为我就是在梦境深渊出生的啊,我自然与你们不同。”

  伶华茵这才放心了,说道:“原来如此。那么你想怎么赌?”

  “我跟九霄哥哥说,你是中了我的‘无恨’,需要去南疆寻个叫做黑血灵芝的解药才能够救你,他现在应该已经在去的路上了。”

  “你骗他?”

  “也不算骗吧,夜芙给你喝的那个东西确实是‘无恨’,时日一久,中毒者就会慢慢丧失七情六欲,变为活死人,所以叫做无恨。不过黑血灵芝并不是唯一的解药,我给你种的炼尸蛊也可解‘无恨’之毒,九霄哥哥并不知晓炼尸蛊一事,急急忙忙就去了。那黑血灵芝身含剧毒,就算是九霄哥哥,也不能幸免于难。”

  伶华茵怒目而视,“你究竟是爱他还是在害他?”

  霖歌却冷眼道:“九霄哥哥遇到你之后就变仁慈了许多,我是在帮他找回原来的自己,等到苏慕魂魄聚齐,我就能够让邪魔重生,到时候九霄哥哥就会发现我的好,重新回到我身边。”

  伶华茵觉得这个女人简直就是疯到无可救药,她不由得嘲笑道:“你就以为苏慕会听你的话?就算苏慕拥有了九霄所有的魂魄,他也不会做你的傀儡。”

  霖歌嘴角一勾,突然闪到伶华茵跟前,“你就对自己的徒弟这么有信心,实话告诉你吧,我的摄魂术早就用在苏慕身上了,他或许自己都没发现,因为他对你还保有七情六欲,殊不知早已在我的掌控之中,就像司徒衍一样。所以就算苏慕想杀我,但他也下不了手。”

  “你!”伶华茵怒不可遏。

  “很快,苏慕就会紧随而来,我猜你已经告诉他一切了吧。你说如果他要杀我,九霄哥哥会不会立马赶回来救我?”

  “你特意让苏慕与我见面,就是想让苏慕也随我进到梦境深渊?”

  霖歌满意地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