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药引

2020-10-24 作者: 兰色腐七君
  苏慕听着伶华茵的话,将脸埋在她脖颈道:“除了师傅,不会再有第二个了。”

  “……”伶华茵放在他背后的手渐渐停了下来。苏慕感觉到背后传来一股寒气。

  “师傅?”苏慕忽然推开了伶华茵,诧异地看着她。

  伶华茵手里正握着已凝成冰的血魄珠。

  “霖歌说师傅的灵力滞涩,看来不是真的。师傅灵力根本就没问题?”苏慕看向伶华茵手里的血魄珠,自嘲道,“师傅突然态度转变,原来是为了这个。”

  伶华茵道:“我确实灵力出现了滞涩,只不过方才从你身上拿回了我的灵力囊。”

  “师傅与我之间,也需要如此算计了吗?”

  伶华茵手指微屈,只听几声裂冰之声,血魄珠竟然在她的手里出现了裂纹。苏慕正要去夺,伶华茵手指一用力,血魄珠就完全裂开了,一股血红的煞气从裂口处飘散了出来。

  “小心!”苏慕伸手便去抓伶华茵的手,但依旧晚了一步,那血魄珠的煞气顺着伶华茵的手臂进入到了她的身体。

  伶华茵突然感觉到一股邪气涌进了自己的灵识里,她神色一变,猛地将苏慕推开几步远。

  苏慕一慌,连忙伸手去搀扶她。然而却迎上了伶华茵的一击。

  苏慕忽感一阵钝痛,只见伶华茵使出灵力后,就滚落到了床下。苏慕这才有机会接近伶华茵,他将伶华茵抱起来,用手抵在她手心上帮她吸出煞气,没过一会儿,伶华茵恢复了神智。

  “师傅,师傅,你怎么样了?”苏慕惊慌失措。

  “我打伤你了?”伶华茵抬头看向他。

  苏慕都快急哭了,都这个时候了,伶华茵还怕伤着他。“我没事师傅,师傅要是不让我用血魄珠,就问我拿去便是,为什么要以身犯险,那煞气集千人之怨,师傅灵力纯净,身体如何能够承受?”

  伶华茵面无血色,吃力地说道:“你也知道集千人之怨,那你还要用,你要是乖乖听我的话,为师不就省了这一遭了吗?”

  “师傅,都是徒儿不好。”苏慕目光含泪。

  伶华茵叹口气道:“那你既然知道那是煞气,为何还要帮我吸煞?”

  “徒儿好歹也是半个魔了,这点煞气于我不算什么,可师傅就不一样了。”

  伶华茵斥道:“什么一样不一样,在为师眼里,你我就是一样的。”

  苏慕怕伶华茵生气伤身,连忙说道:“师傅说的是。”

  “唉,为师本来想在这大荒山安安静静地死去就好,但又有些话想叮嘱你几句,不然于心不安。”

  “师傅不会死的,我一定再想办法解除师傅的舍身偈,师傅想跟徒儿说什么就说什么,说一辈子也没关系。”

  伶华茵靠在床上坐好,说道:“舍身偈的事先放一放。为师要跟你说的是霖歌的事。”

  苏慕脸上略有惊讶,“霖歌的事?”

  “你可知为师为什么会时常头疼,痛不欲生,又为什么灵力滞涩?”伶华茵肃然道。

  苏慕闻言,神色顿时一变,“我就知道她有事瞒着我!她竟敢伤害师傅,我去杀了她!”苏慕神色间隐有杀气,想来是真的被激怒了。

  伶华茵立马将苏慕拉回来,苏慕脸上怒气仍未消,咬牙切齿道:“师傅为何拦我,谁要伤师傅一根寒毛,我定要她百倍奉还!”

  “我不是阻止你杀霖歌,但现在不是时候。”

  苏慕眉头紧蹙,“此时不杀,更待何时?师傅是在顾虑什么?”

  “霖歌给我下了炼尸蛊,你要是现在去杀她,她一定会拿这个威胁你,到时候你怎么办?”伶华茵倒是希望霖歌早点死,好解除她的蛊术。

  “那我就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杀了她。”

  “别冲动。”伶华茵拉着他的手,无奈道:“你知道为什么你还能在这见到我吗?是霖歌告诉你的吧。现在我就算上天入地,她都能知道我在哪。这次我们见面,都是霖歌安排的。你现在突然回去找她,她肯定知道你的意图,你还没杀了她,她就会先杀了我。你杀她还需要时间,她杀我可是动动手指的事。”

  “难道师傅就让我什么都不做?就这么看着师傅随时都面临险境?”

  伶华茵道:“你就最后听为师一句劝,在大荒山陪着为师不好吗?”伶华茵难得在苏慕面前流露出哀伤。自从无意中听到大恨天上的对话,伶华茵就不能再把苏慕当成之前的苏慕了。

  “师傅……我自然是愿意陪着师傅的。”

  伶华茵见苏慕有妥协的意思,卸下心里的石头道:“小慕,为师累了,你就在这陪一陪我吧。你要是敢独自去找霖歌,那你就只能看到我的尸身了。”

  苏慕目露哀伤,握着她的手,“我不去了,师傅好生歇息,我会好好守着你的。”

  然而到了夜间,伶华茵猛地惊醒,却发现苏慕已经不在身边了。伶华茵立马从床上起身,刚要下地,脚上的剧痛感袭来,她失了重心滚到地上。她试着运转灵力,然而灵力还是处于滞涩状态。

  此时曲空山,夜煞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不速之客,良久才反应过来,他捞起袖子道:“好啊,霖歌你还有胆回来,上次在九荒让你跑了,这回你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你害得我差点在主上面前丢了性命。”

  霖歌笑道:“夜煞王息怒,我这不是来向你赔罪了吗?”

  “赔罪?我看未必吧。你这女人怕不是又打什么鬼主意。”夜煞吃过她两次亏,这次可留了心眼。

  “夜煞王何出此言啊,霖歌是对你使过两次计谋,但是这次我真的是来给夜煞王赔不是的,只要你将我献给九霄哥哥,九霄哥哥一定会原谅你之前的失职的。”

  夜煞半信半疑地盯着她瞧,问道:“真有这么蠢的人,明知道主上要杀你,你还自己送到他手里,你又想害我是不是?”

  “夜煞王不相信我也情有可原,不过既霖歌来了,你现在就可以将霖歌绑起来,亲自送到九霄哥哥面前,这样夜煞王就放心了吧?”

  夜煞惊得下巴都快掉地上了,“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

  夜煞还是不敢相信这世上会有人甘愿做蒸板上的鱼肉的,这霖歌绝对是在搞什么名堂,于是又道:“既然你这么想送死,那为什么上次还逃了?”

  “上次我担心苏慕的安危,想要去救他,现在九霄哥哥已经拿到了始祖魔的纹章,苏慕肯定是必死无疑了,我不想为他再冒这个险。我虽然是自愿送到九霄哥哥手上,但是也相信九霄哥哥不会杀我,夜煞王就当我是跟九霄哥哥负荆请罪吧。”

  夜煞想着反正现在祸也闯了,老这么躲在窝里也不是个事,干脆信她这一回,没准主上就给他将功折罪了,于是心里打着小九九道:“既然你这么有诚意,那本王岂有拒绝的道理,那就跟我走一趟吧。”

  夜煞为防霖歌出尔反尔,特意用上各种法器将霖歌五花大绑,大张旗鼓地送到了幽冥界。

  九霄盯着夜煞献上来的这个女人,眼神如冬日寒冰。

  “胆子不小。”

  霖歌望着座上的男人,说道:“听说九霄哥哥已经获得了始祖魔的纹章,霖歌恭喜你。”

  “恭喜?你不是应该惋惜吗,得到纹章的不是苏慕。你将他带到哪里了?”

  “九霄哥哥,我知道你已经对霖歌失望透顶了,但是霖歌这次是真的走投无路才甘愿被夜煞王抓回来的。”霖歌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希望能得到九霄的宽恕。“苏慕他正在追杀霖歌,霖歌上次被天灵锁所伤,根本就不是苏慕的对手。”

  “所以?”

  “霖歌现在已经是众矢之的,外面个个都想要霖歌的命,只有九霄哥哥能救我了。霖歌知道之前有很多事对不起九霄哥哥,但是看在霖歌多年来为九霄哥哥吹奏引魂曲的份上,饶恕霖歌的过错吧。霖歌愿意重新做九霄哥哥的羽翼,为九霄哥哥排忧解难。”霖歌脸上俱是悔恨。

  但九霄压根就不屑一顾,他冷冷地问道:“你说苏慕追杀你,你从夜煞手中逃脱,不是为了救他吗?他为何反来追杀你?”

  “苏慕知道了我给伶华茵下了‘无恨’的事情,要给他师傅报仇。”

  九霄听到霖歌提起这件事,脸上顿时满是阴云,“哼,你不要忘了,留你这条命是因为解药,你如今倒来求我给你庇佑,你想的倒是挺美的。”

  霖歌哗然泪下,“九霄哥哥,霖歌已经后悔了,霖歌是真的想悔过,不然也不会告诉九霄哥哥解药的事。我给伶华茵下‘无恨’,是因为太在乎九霄哥哥了,我嫉妒伶华茵,如果我真的要置她于死地,我就不会拿我自己的血来做药引。九霄哥哥也不希望霖歌死了,然后伶华茵再无药可解吧?”

  这句话戳中了九霄的痛处,九霄怒视着霖歌,从嘴里挤出一句话:“你最好快点调制出解药,少玩花样。”

  “霖歌斗胆还有件事相求,事关解药。”

  九霄冷眼看着霖歌,耐心地等她继续说下去。

  “若要解那‘无恨’之毒,还需要一味药引。”

  “什么药引?”

  “南疆有一个叫做辟邪谷的地方,谷里长有一株黑血灵芝,不过这血灵芝与别不同,它虽是仙草,但它的根茎却毒性极强,一碰就会皮肤溃烂,中毒深者直接毙命。如果九霄哥哥能够得到这株黑血灵芝,再用霖歌之血调制解药,那伶华茵的‘无恨’之毒就能解了。”

  九霄静静地盯着霖歌,想要证实她话中真假,不过未见霖歌脸上有半丝心虚神色。

  “伶华茵现在灵力应该已经出现滞涩的情况,若再拖下去,她灵力耗尽,就算有霖歌的血,也再无回天之力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