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仙人1

    “你不要去。”易和歌的声音忽然从管家身后响起,他都神色难得的冷峻,只要是涉及到易家的事,他都不希望陈青欢参与。

    陈青欢还没开口,管家先生先说:“易先生邀请的是马先生和傅韶华女士,因为他们不在y国,所以邀请陈小姐替他们出面。”

    比起易和歌女朋友的身份,马生夫妇的后辈这个身份明显更正大光明,陈青欢也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总之你不要去,只要你想拒绝,随便找什么理由就可以拒绝。”

    “不用说了,我心里有数。”陈青欢接过管家手里的邀请函,阻止了易和歌继续劝说她。

    如果只是邀请她个人,那她可以随心所欲一些,可一旦打着马生夫妇的名号,她就不能做出让他们困扰的事。

    易和歌面色犹豫,欲言又止,其实他这次来y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易先生的寿宴,他行李箱里的邀请函是易先生在两个月前就寄给他的,虽然易先生每年都寄,他却从来没回来参加过一次。

    “总之明天我会去的,这件事我会跟傅席他们说一声。”陈青欢跟着管家去到别处,把他们留在原地。

    所有人愣了半天,韦伢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恍然若失道:“我才是他们的外孙啊?为什么邀请陈青欢代表他们不邀请我?这?”

    韦伢第一次有了怀疑人生的感觉。

    姚佳喃喃道:“下个月也是青欢的生日了,她满二十四的生日,我们要不要也给她办一个寿宴。”

    “二十四岁没什么特别的,看情况吧。”

    邦德:“下个月......可恶,我也想亲自给陈过生日。”

    二十四岁不是一个特殊的年龄,但对陈青欢来说却是特别的,因为过了二十四,她就快满二十五岁,二十五是她人生的分界线,是重生前的终点。她还记得灵跟她说的话,在二十五岁前她都一直在还债,过了二十五才真正的自由了。

    今夜,陈青欢和往常一样入睡,再睁眼时,眼前已经是另一个世界。

    她正躺在一片山林里动弹不得,左边的肋骨无比疼痛,大概是粉碎性骨折,她已经习惯了去到一个世界时疼痛难忍的状态,毕竟每次穿越而去的身体都是惨死。

    陈青欢全身上下只有眼珠子能转动,和普通的骨折不一样,她几乎全身是伤,没有一丝力气,脸颊有火辣辣的疼痛感,虽然看不见,但她能想象出自己浑身血肉模糊的样子。

    此时正是深夜,附近是茂密的森林,地面是湿软的草地,微风里夹杂着青草的味道,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她能看见天空上的繁星。

    陈青欢现在没办法自救,她无能为力,只能等到身体自己恢复到可以动弹才能行动。

    想到这里,她干脆闭上眼睛睡觉,希望这里不会有什么毒蛇猛兽出没,好让她安心恢复体力。

    一闭上眼,她的脑子里便涌出无数原主的记忆,原主死得悲惨,她的记忆里带着汹涌失控的怨恨,死不瞑目的情绪让陈青欢都染上了一丝气愤。

    原主是被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害死的,或者说,是她的未婚夫为了另一个女人,才狠下心害死了她。

    这里是辉国,辉国最有名的就是一个叫霓裳门的门派,霓裳门善仙术,每三年会从门外弟子中选出拥有仙骨的一男一女正式加入门派,悉心培养。

    和其他国家的门派不同,辉国境内的霓裳门是唯一懂得仙术的门派,一旦有霓裳门的正式弟子出山面世,各个国家各个势力便会争先恐后的争夺起来,所以霓裳门和辉国都是公认的最强。

    原主今年十六岁,是霓裳门的门外弟子,十六岁便是仙骨初显的年龄,原主很幸运,她是这三年唯一一个拥有仙骨的女童,于是她便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未婚夫周正泷,只告诉了他一人。

    周正泷同样也是霓裳门的门外弟子,他是男童,比原主大一岁,也比原主先一年加入霓裳门,他十六岁时并没有仙骨显现的迹象,如果十八岁时还没有,那么就说明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周正泷从原主出生起就认识了原主,二人家里是世交,从小便定了娃娃亲,周正泷对原主也非常宠爱,这十几年对她无微不至,就等着下山后就和她成亲。

    然而这一切,在他上山的那一年便彻底改变了。

    周正泷认识了同年进山的一个女童,涂安之。

    涂安之生得绝美无双,天生一张仙人面,见过她的弟子没有不为她动心的,所有人都说,这次的仙骨女童非涂安之莫属,她的气质面容都是为成仙而生的,没人比得过她。

    原主在后一年进山后也见过涂安之,那时候的她已经是山里最有名的人物,她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也愣住了,甚至真的以为自己看见了仙女,想要对她顶礼膜拜。

    那时涂安之朝她迎面走来,浅浅一笑,四月天所有的花儿都开了,她说:“这位师妹生得小巧玲珑,面容一看便是有福之人。”

    原主呆呆地望着她甚至忘了打招呼,那时她想,寺庙里供奉的菩萨便是如此吧。

    她不知道周正泷已经爱上涂安之的事,周正泷也从不在她面前表现出任何对涂安之的好意,有时候,周正泷甚至还会故意说出惹涂安之生气的话,以此来博她的注意力。

    原主傻乎乎的,还以为周正泷是只会对她好,这一年里每天都幻想着二人成亲时的婚礼,想象自己穿上阿爹阿娘亲手为她缝制的婚服是什么样子,正泷看见了会不会夸她漂亮。

    昨天是她十六岁的生辰,也是她的忌日。

    仙骨,是人体内连接着仙气的那一根骨头,说到底,也不过是一根骨头罢了。

    周正泷在给原主亲手做的长寿面里下了药。

    除了他,愿意为涂安之赴汤蹈火的人并不少,他负责搞定她这个仙童,其他人则偷出了藏书阁中的秘术,齐心协力让涂安之能够成为仙童。

    断仙根、剖仙体、取仙骨,原主在中途被剧烈的疼痛感痛醒了,仙骨被取出来的时候她还没死,却只能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残缺的身体。

    之后,是周正泷和其他人一起将她活活打死的,为了毁尸灭迹,他们甚至还往她脸上涂了腐蚀性草药,最后扔到了水里,让她漂去远处。

    当仙骨和秘术被他们送给涂安之时,涂安之只惊讶又羞愤地骂了他们几句,一边责怪他们做了蠢事,一边连仙骨是从谁身上取下来的都不过问。

    然后,便是他们求她换上这根仙骨,而她从始至终都是被迫的。

    陈青欢感到心底一阵恶心,也许是因为想起了周正泷站在自己淌血的身体前那个痴迷的笑,又或许是想起了涂安之那张人畜无害的菩萨脸。

    身后的树林里响起了沙沙声,应该有什么东西在靠近,陈青欢担心是野兽,努力地想要动一动身体,却连弯曲手指都很困难。

    “二师兄,有个死人在地上!”

    还好,她听到了一个少年的声音。

    “这里怎么会有死人?”是另一个男人声音,来的人有两个。

    陈青欢拼尽全力张了张嘴,发出一丁点嘶哑的闷声。

    “二师兄!好像还没死!天哪,这个模样竟然还没死?咱们要不要把他带回去?”

    “......这个模样,怕是救不活了,师父从不许外人进山门,就算你把他带回去,师父也不会让你进门的。”

    陈青欢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听了这人的话求生欲暴涨,愣是憋出两个字来,“救命......”

    “二师兄,他好像喊救命了?我们不能见死不救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师父虽然不让外人进山门,但他也常说人应该......”

    “行了行了,罗里吧嗦的,你要救就救,我不会管你。”

    “谢谢二师兄!”

    听那二人终于要救自己了,陈青欢才放心下来。

    不过,说话那人没有立马过来扶她,而是站在她身后低声念了几句心法,随后,她就感觉自己身上奇痒难忍,但疼痛感消失了不少,像是伤口在快速愈合。

    陈青欢心底讶异,这人使用的是仙术,而会仙术的只有霓裳门的正式弟子,难不成,她遇见的这二人竟然这么巧是霓裳门的正式弟子?

    那人的仙术停了下来,他说:“二师兄,他伤得太重了,回春术不起作用,还是把他带回去让师父救吧。要是师父不同意,我就再把他放到这里来好了。”

    听了他的话,二师兄似乎有些无语,“你爱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告诉我。”

    “好,多谢二师兄!”

    等那位师弟走过来背起陈青欢,她才看清眼前这二人的模样。

    二人都是不到二十的少年,皆是一身衣衫飘飘的白衣,高一些的是二师兄,俊逸清爽,正冷着脸看着师弟的行为,矮一些的是师弟,他的侧脸精致立体,眉眼带笑,一看就非常活泼灵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