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坦白

    易和歌缓和下来,努力镇定地问:“他邀请你去做什么了?”

    陈青欢见他脸色不太对,便不想再刺激他,“易先生没有跟我说什么,也没有做什么,只跟我喝了一杯茶便走了。”

    她顿了顿,在考虑要不要提到赵明月,随后想没必要瞒着不说,“和易先生喝完茶,又遇到了一位赵姓小姐,她好像误会了我们两个的关系,对我说了一些告诫的话。”

    “你们俩的关系?”韦伢一听到这儿不乐意了,不过他喃喃了一句就没再继续说下去,以前他常跟马生和傅韶华出入y国,对华人街教父易先生的传言有所耳闻,知道这位是个大人物,不过他和之前的陈青欢一样,完全没想过一个狗仔会跟易先生有任何联系。

    易和歌再次沉默,陈青欢的话勾起了他的回忆,说起来,最开始是他自己故意透露的有关陈青欢的消息,也是他自己刻意让他们误会他的私事,所以造成现在这种局面,一半的功劳是他自己的。

    “你没出什么事就好……”易和歌逐渐冷静,该来的总是会来的。

    陈青欢不再逼他,但热气球的那件事她必须得说,“现在方便吗,我有事情要跟你们说。”

    三人顺势进了易和歌的房间,陈青欢开门见山,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关于热气球上的那个杀手,我现在怀疑不是冲韦伢来的,也大概率不是冲我和姚佳来的,那么只剩下一个人,我只能怀疑他的目标是你,易和歌。”

    韦伢同意道:“我这方没有查到任何有关杀手的线索,那个人做事不像是干净利落的,不可能一点儿蛛丝马迹都查不到,所以我的看法跟她一样。”

    二人说完,静静等待易和歌发表意见。

    易和歌保持沉默,他不知道陈青欢是否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或者知道了某一层身份,听她的话,她能怀疑到自己身上,说明她已经认定自己不会是一个普通狗仔,没人会大费周章去暗杀一个正在度假的狗仔。

    “我告诉你们我的想法没有多余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注意安全,在这里我也许能保护你们,但出了这个门我就没办法保证了。你们可能不知道,几天前姚佳就在附近出了事,要不是有凯瑟琳和邦德帮忙,她可能就会受到伤害。”

    陈青欢有了前车之鉴后格外小心,y国的治安处处都比不过z国,要是有人存心想害另一个人,他在暗我在明,那么出事的几率就会很大。

    韦伢和陈青欢紧盯着易和歌,等待他发表看法,易和歌思考了很久才开口道:“也许是冲我来的,不过应该不是杀手。”

    他说到一半起身,从一旁桌子下的抽屉里拿出一张邀请函,二人能看见,那张邀请函和陈青欢手里的邀请函模样差不多,印泥也都是同样的桔梗花。

    “你猜得没错,我跟那位易先生,有关系。”

    陈青欢微微一怔,很遗憾,她没有猜,她已经知道了关于他身份的正确答案。

    “从我在y国落地,不,应该是从我买了回y国的机票时,他肯定就已经知道了我要回来的事情。那个人虽然藏了一把枪,身手也练过,但他身上没什么杀气,也没有对我们动手。你们想,一个有枪的练家子想要在一个几平米的空间里杀人有多容易,他没有动手,说明他根本不是来杀人的。”

    “你的意思是……?”

    “我想,他很有可能是负责保护我的人,而且他还有可能听得懂z国话,我们在热气球上大声密谋的那些言论都被他听懂了,所以他的表现有些反常,但同样也很正常。毕竟那位易先生只雇佣懂z国文化的人。”

    易和歌提到了一个他们没有想到的点,他们见那个人是外国人,先入为主以为他听不懂汉语,所以才在热气球上正大光明地讨论他是杀手的事。

    现在想来,就算那个人是真的杀手,听到自己的目标已经发觉了他的身份,并且时刻警惕准备反击,肯定也不会轻易动手。

    陈青欢几不可闻的轻笑了一下,被自己的愚蠢行为逗笑,“这么说来是我们多想了,只要所有人安全就好,既然这件事解决了,我就可以彻底放心了。”

    陈青欢不打算再提这件事,韦伢却不知道易和歌跟易先生之间的故事,他憨得很,因为好奇就直接问道:“你跟易先生有什么关系?”

    场面顿时安静下来,陈青欢从背后悄悄拍了韦伢一下,示意他别问多余的话,韦伢虽然会意,但他就是想知道,所以一动不动地等待对方回答。

    易和歌把他们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口吻轻松道:“他是易先生,我也姓易,你觉得会是什么关系?”

    “你是易家的人?”韦伢微微诧异。

    “你认为我是,那我就是。”

    韦伢又脱口而出道:“你是易家的人,为什么会去z国当狗仔?”

    陈青欢已经放弃阻止韦伢,在一旁默不作声。

    “我爱做什么做什么,你是星二代就去演戏,我难道也一定要在华人街发展?”

    易和歌态度逐渐暴躁,韦伢小声嘟囔,“好奇问问而已嘛。”

    陈青欢说:“时间不早了,你们看起来都很累的样子,都早点休息吧,我也要回去处理今天的工作。”

    “等等!”二人异口同声。

    韦伢和易和歌对视一眼,看样子陈青欢现在还不知道high girl的事,他们出手并没有做得很干净,陈青欢如果有心去查,肯定很快就会知道他们对high girl做了什么。

    不过,他们不知道她自己的意愿是什么,她看起来有些佛系,从来没把对家打压到过永不翻身的地步,而他们两个出手显然完全没遵从她的意愿,要是她知道了一切,说不定还会责怪他们。

    陈青欢停下道:“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吗?”

    “不……”韦伢又说。

    易和歌瞥了没用的韦伢一眼,才继续对陈青欢说:“你去找过姚小姐了吗,她好像有什么事要告诉你。”

    “在找你们之前我就找过她了。”

    二人顿时语塞,既不说话也不注视她,就这么僵持着。

    陈青欢无奈叹道:“你们是想跟我说李糖的事?我这里还没收到公司的任何消息,如果有什么大事,公司肯定会第一时间联系我,你们放心。”

    “我怎么可能会去担心一个新人的事。”韦伢冷哼一句。

    说的也是,他俩怎么可能这么关注一个新人,就算是因为是欢木的,欢木的艺人有上百人,干嘛偏偏对李糖上心。

    “是我的事?”陈青欢大概猜到了,已经拿出了手机。

    易和歌知道瞒不住,解释说:“我们查到high girl买了水军在网上大规模黑你,而且不知道你公司的林姐在做什么,完全没有反黑,所以就帮你解决了这件事,顺手警告了一下high girl。”

    “啊对,我也只是找人警告了她们一下……和她们的赞助商一下。”韦伢越说越小声。

    网上已经看不见那些水军的言论,反而一窝蜂地在抵制high girl,不止如此,陈青欢作曲的消息也不胫而走,经纪人趁火打劫,把李糖的热度捧到了一个陈青欢都没想到的高度,其中少不了韦伢和易和歌的推波助澜,甚至连tox都掺和了一脚。

    陈青欢的脸色并不好看,事情已经超出了她预计的发展方向,现在不控制一下,很有可能会乐极生悲。

    不过她并没有生他们几人的气,一是他们也是好心,二是他们的做法没太大毛病,high girl的确需要警告,同时这也是对业内其他人的杀鸡儆猴,告诫他们看清时事。

    出问题的其实是欢木公司内部,李糖经纪人的做事风格与陈青欢的行事理念大相径庭,林姐不知道为什么也没好好处理这件事,她现在最需要的应该是跟公司开一下视频会议,让他们汇报工作情况。

    韦伢见她迟迟没说话,安抚道:“high girl那几个人的底我都摸过了,不会对你造成威胁。”

    “我也都查了一遍,其中田美美之前还是你公司的,虽然后来她的合约被卖给了其他公司。”

    “嗯,田美美这个人我有印象,一开始我想捧的其实是她,是她不要这个solo的机会,我才换给了李糖。”陈青欢忽然说。

    听她语气平静,没有生气和责怪的意味,二人都暗自松一口气。

    “其实这个事你们没必要瞒着我的,就算告诉我,你们想出手,我也不会拦着你们。”

    韦伢嘴硬道:“也没故意瞒着你,是你现在才回来,我没机会说而已。”

    陈青欢轻笑道:“我先说好,我不会付你们工资。”

    “真像是你能说出来的话。”

    “不过不会让你们打白工,之后有机会我会还给你们的。”陈青欢起身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