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身世

    易先生一共有过三任妻子,但普通人只知道易先生有过两任。

    他的第一任妻子红颜薄命,去世的那年才二十九岁,第二任妻子与他感情不好,一直无所出,结婚不到五年就离了婚,再然后,所有人便以为他一直是孤家寡人,再无婚配。

    第三任妻子,或者称她杨小姐。

    杨小姐跟易先生并没有确定法律关系,她说自己不想让外人认为她对他有所图,所以不需求任何名号,易先生对她的保护也十分到位,很少有外人见过杨小姐以及知道她的身份,这位美人的存在对大部分人来说都是一个迷。

    管家继续说:“杨小姐在二十五岁时生下了一个儿子,也就是易先生唯一的儿子,易和歌。生育后不久,杨小姐遇到了车祸,传言说是易先生的第二任妻子安排的这场意外,因为这场车祸,杨小姐受了重伤,并且导致下身瘫痪,当时,易先生找了最好的医院医生为她诊治,但三年后,她还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去世了。”

    陈青欢听完一阵唏嘘,杨小姐那张坐在轮椅上的照片看起来温柔开朗,谁能想到这是一位将死之人,“死在自己的房间里,是病死,还是自杀?”

    “不清楚,不过我想大概不会是病死。”

    陈青欢点点头,“说的也是。”

    她不难想象出杨小姐的处境会遭受多少闲言碎语,尤其是在出了意外后,她的人生就彻底毁在了那上面。

    易先生即使再富可敌国,再权势滔天,也救不回杨小姐受伤的身心。

    “杨小姐也是薄命之人,逝者安息。”陈青欢感叹一句。

    管家也面色惋惜,沉默了下来。

    片刻后,陈青欢接着问:“那易和歌是在她母亲杨小姐去世后才回到了z国?”这是她最先想到的缘由,也许易和歌那时候在y国会睹物思人,所以才选择逃避。

    “可能有这个原因,但还有另一个原因。”

    这又是另一个关于易和歌的故事。

    易和歌从出生起就以为自己没有爸爸,只有一个双腿残疾的年轻妈妈,和一个头发花白的爷爷,他从小一直被教导的是自己是易家唯一的后辈,叫了易先生整整十年的“爷爷”。

    也许在易先生看来这是为了保护他,为了让他健康成长,但纸终究包不住火,易先生本人也不可能一辈子不告诉他真相,但真相对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太残酷了,换作是谁都承受不了。

    “易和歌先生从十岁开始便独自回国生活,期间从未回去看过易先生。”管家仔细讲完了整件事始末。

    陈青欢感慨道:“可能他还没原谅易先生吧。”

    有人表面光鲜亮丽,有着让让无数人羡慕的身份,但谁也不知道那层脆弱的表面后是什么,藏着多少数不尽的痛苦。

    “对了,这么隐秘的事情,管家先生是怎么知道的?”陈青欢知道管家能力很强,一直把庄园打理得井井有条,所以他的工资也是其他工作人员的四倍多,但她不知道他竟然知道这么多厉害消息,这样看来,昂贵的工资给的不算冤枉。

    管家老爷爷微微一笑,皱纹没让他显老,反而给了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成熟感,“做好主人家交待的事情是我的分内事。”

    陈青欢不禁起了鸡皮疙瘩,看来自己以前是小瞧这位老先生了,想来傅韶华和马生毕竟和王妃有交情,连用的人都是深不可测的。

    二人回到庄园时,那群闹腾的人一个也没出来,陈青欢本以为韦伢易和歌他们会吵吵闹闹地黏过来迎接她,没想到今天的他们格外安静。

    “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吗?”她向附近的保姆询问。

    “没有,所有人今天都没有出去,一直待在房间里,只有姚佳小姐去厨房吃了两杯冰淇淋,按照陈小姐的吩咐,已经让她去健身房锻炼了两个小时再回来。”

    “好,我知道了。”陈青欢说完,回头对所有人包括管家说,“可以回去休息了,不用管我,我会直接回房间。”

    保姆说他们今天都很安静,那就更加异常了,姚佳偷摸着去吃冰淇淋是她该有的正常反应,而那两位在她不在的时候安静如常,反而是不正常的,

    咚咚,陈青欢敲了敲姚佳的房门,“佳,睡了吗。不要装睡,我知道你从来没这么早睡过。”

    片刻,房间门缓缓打开,门后的姚佳先是摇摆不定地看了看陈青欢的脸色,发觉她没有生气的迹象,才露出笑容,“青欢,你回来啦。”

    “我回来了。”

    “你今天去干嘛的呀,怎么去了这么久,是不是忙了一整天,都没时间看手机的?”

    陈青欢听出了姚佳的试探,不如说,她的反应就差把试探两个字写在脸上,但是她想应该没什么大事,如果真出了大事,轮不到姚佳来操心,林深肯定先打爆了她的电话。

    “我去了华人街。你呢,今天怎么不出去玩,你计划表上的地方还没去完吧。”

    姚佳顿时语塞,她也想出去玩啊,这不是一大早就在为她陈青欢的事情操心嘛。

    这样想着,她忽然灵光一闪,“你不去给韦伢和易和歌打声招呼吗,还有tox,嗯……还有邦德,他们一整天没见到你,肯定在等你回来,好了你快去他们那里,我要去洗澡了。”

    陈青欢被姚佳轻轻推了出去,反正她的确也要去找韦伢和易和歌,便没说什么,沉默着离开了。

    陈青欢本是打算等易和歌自己摊牌,但她想到热气球上那个人也许是冲他来的,为了他的安全着想,她只能优先选择把这件事坦白来跟他们商量,以免被某些人趁虚而入。

    她正好先走到韦伢的房间,韦伢一脸疲倦地走了出来,像是忙碌了一整天似的。

    “你看上去怎么这么累?”保姆不是说他们都没出过门的嘛。

    韦伢的表情和姚佳如出一辙,他在判断陈青欢知不知道high girl那件事,看样子她还不知道,“没什么,忙工作上的事。”

    陈青欢看他太过疲倦,只好先把热气球的事放一放,“那你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我有事要跟你和易和歌说,是关于上次热气球上的那件事。”

    “你是不是想说那个人并不是冲我来的?”韦伢忽然接话。

    “你查到了?”

    “没有,但也没查到是谁暴露的我的行踪,更没有任何线索消息是跟我有关的,所以我觉得根本不是冲我来的。而且你和姚佳,跟我一样都挺招人恨的,我觉得你那边也应该好好查一查。”

    当红一线不可能没有对家,再加上high girl这件事,韦伢不由得联想在一起,几乎认定那个人是冲陈青欢来的。

    “我想说的也是这件事,我跟你想得差不多,我认为那个人不是冲你来的,但是,也不是冲我和姚佳来的。”

    陈青欢眼睛看向易和歌房间的方向,问道:“你如果不用休息的话,就跟我一起过去。”

    “走。”

    易和歌听到敲门声开门,他的面容也带着倦意,但一开门看见陈青欢和韦伢双双出现,忽然就精神抖擞了起来,“陈小姐你回来了,韦公子……你们这是?”

    陈青欢没有多说,直接拿出了易先生给她的那封邀请函,故意问易和歌道:“你知道这上面的印泥花纹是什么花吗。”

    气氛忽然变得奇怪,韦伢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们二人,陈青欢举着那张精致的邀请函,而一向吊儿郎当的易和歌则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诧异目光,死死地盯着那张深红色的邀请函。

    无人说话,半晌,易和歌艰难地发出声音,“桔梗花。”

    桔梗花的花语有两种说法: 一种是“永恒的爱、不变的爱、诚实、柔顺、永世不忘的爱”,而另一种却是“无望的爱”。

    这是杨小姐生前最爱的花,而花的两种花语,就对应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结局。

    在传说中,桔梗花开的时候代表的就是幸福降临的时候,有的人能抓住幸福,从而获得永恒的幸福,但有人却与幸福失之交臂,就像是不得善终的她一样。

    易和歌脸上的假面被眼前突如其来的邀请函撕裂了一点,这是他第一次在陈青欢面前露出最真实的反应。

    陈青欢并不知道桔梗花的事,她本意是想告诉易和歌易先生邀请了她去华人街的事,所以正好提到象征性的印泥。

    易和歌神情严肃,没有了往日嘻嘻哈哈的风格,陈青欢没想到易家的事让他反应这么大,看来他这些年所承受的痛苦比她想象的还要多得多。

    于是她收回了手,诚恳地向他道歉,“对不起,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想告诉你,华人街的易先生邀请我今天与他见面,我去了。”

    易和歌听到这话又是一愣,他早知道那个人绝对会查他和查他身边所有的人,到他没想到他竟然会对他身边的人出手,企图左右他的生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