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八章 北斗星灵

    叮!

    祭坛搭建成功!已在龙域与神龙殿乃至超新星级歼星舰之间,形成互为供养关联!

    “传龙神令!”

    手执龙神权杖,逍遥晴空施令龙族:“即日起,龙域与天河一族共进退,世代援护,便死无憾!”

    这是从神龙殿发出的第一条龙神指令,必然会得到龙族百分百的拥泵!

    它在龙族之间飞速传播,也第一时间体现在了龙神权杖上!

    同气连枝一项,自从天河星域被印上,便置灰显示,无法更改!

    “帝君,以您如今之能,可神识探查几星天?”归还龙神权杖时,逍遥晴空恭敬问了一句。

    他也幻化了龙形,但穷其体能,在叶成面前,还如小巫见大巫。

    问这话,与其说是想要见识叶成化身金龙时的非凡,不如说是想给自己找个进取的目标。

    “凡本君所护之地,生民恳请,直达龙庭!吾审阅之,当成,便有小龙身体力行...”叶成尽可能说的通俗易懂。

    逍遥晴空听得模棱两可:“龙庭,便是龙玺吗?”

    “自然!”叶成龙首昂扬:“本君已倾撒两千洞府的液灵,至龙域十方星天,待我等助辅弼竞神归来,便能跃居诸天最显赫星域!”

    “如此甚好!”这话,逍遥晴空听懂了,又弱弱道:“那此番归来,能否让老爹常伴帝君左右,以尽职守,以便养老呢?...”

    “艹!坑爹说的就是你吧?”饶是了凡二字悬于头顶,三空还是破了嗔戒!太毁三观了!

    “坑谁不是坑,我又没坑你!老龙我正当壮年,才收了三千雌而已,往后的寻花之路还长着哩...”

    “贫僧耳廓若不生疮,都对不起你这不伦之言!”三空感觉,自己算是碰见对手了!

    …

    “前方北斗星域,帝君停留否?”

    六道青莲比西亚丝和幽谷幸运,哪怕歼星舰停靠在了龙域,她也跟着神龙殿一起,再度启程了!

    叶成看了眼河图,摇了摇头:“此非天河坐标,便不辗转了,直奔紫薇吧!”

    神龙殿的动力,来源于龙族唱诵,也可以说是以燃烧叶成神力为继的,毕竟他与神龙殿已然关联了,所以,不能过多浪费!

    毕竟,浑身仅有的八千余颗玛雅熵骨,都留给了幽谷二人...

    “帝君莫非嫌我北斗星灵一族,无甚出类拔萃之翘楚?”虚空中,响起一声不满。

    叶成龙神之眸瞭望四周各星天,最终,在一座孤寥行星上,得见了声音源头--北斗星君!

    “寒心呢!我率星灵一族,勤勤恳恳,守望天河族数纪年,就因为这一千年无法为人族照亮前路,便要被帝君如此差别对待吗?”

    听罢他哭诉,叶成轻声问:“你乃北斗指路星灵,为何自封星君?”

    “北斗荒芜,常亮于苍穹,却从未被任何神祇或金仙重视!如今帝君过境,若再抓不住这翻身机会,便要泯然诸天了!”

    知道了,这是典型的当街拦驾,企图请愿!

    “你为缥缈星灵,便予你便利,你当如何令北斗星域崛起?”

    叶成看了,北斗确实荒芜,相当于祖星一望无垠的大沙漠,无甚开发价值。

    “正因我为星灵,才可吸纳诸天之光!一旦迸发,势比已知歼星系列炮!帝君若不信,老夫可以为您演示!”北斗星君一脸自负!

    说完,一道其势可比飞鸿的光,径直向神龙殿射来!

    嗡!

    叶成以龙神信仰格挡:“倒有几分准仙力道,说吧,需要本君给你何等便利。”

    “百兆金翎币!万套天仙器!兆亿信仰力!您将得到一支媲美臃肿龙族的星灵武装!更能收拢北斗星灵一族的信仰!”

    “你咋不上天呢?”

    这句话,逍遥晴空是当着北斗星君的面,咆哮出来的!

    因为叶成与后者交谈间,神龙殿已然过境了那颗行星;

    它化身一只臭虫,黏附在了神龙殿下方,威胁叶成:“帝君若不答应,自此,北斗星灵一族就缠上您了!您虽威势非常,却也拿虚无的光没有办法!”

    是的,北斗星灵即便被轰散,也可以自动凝聚!

    哪怕叶成号称永夜帝君,也无法翻手间覆灭一个以光为食化身光的种族!

    “你们要天仙器武装自己可以理解,为何还要金翎币和信仰力?”三空百思不得其解。

    “傻b,升级呗!”逍遥晴空觉得了凡罗汉有明知故问的嫌疑,正要向叶成进言几句,却听:“青莲,你来安排!”

    …

    意思很简单,叶成答应了!哪怕他没有那么多金翎币和天仙器!但信仰力他不缺,到了紫薇星域,自然会有办法。

    ……

    “似乎小看他了!”

    虚空中,泛起李察亲王的喃喃。

    “你是小看我了!”另一道声音中,明显有些不痛快。

    “对对对,我倒忘了,阿瑞斯小朋友,有些基业被禁锢在了假面中!想必,这位准神,已经找到了取走的法门!”

    “怒气,浩然怒气!能激活阿瑞斯神祇金仙时期的财富!看来,我们也该显现分神,施加一些阻力了!”这是第三道声音!

    “急什么?等他到了神阙,看到辅弼一脉拥趸的存在落败,岂不更解气?”

    “不不不!如果辅弼一脉落败,他会给你们三位惊喜的!”李察亲王的语气,一贯的云淡风轻。

    它影响的另外几道神念,久久不能言语!

    最后,阿瑞斯的神念发狠:“倘若本神祇的原始财富落空!整个天河都要陪葬!”

    “你有点木秀于林了,小东西!本王话放在这里!谁与永夜作对,阿克蒙德便会与谁为敌!”

    “李察,百万年了,你还是这么双标!可知我时间神祇的终极奥义有多恐怖?”

    自称时间神祇,那他就是时间神祇的神念没跑了!

    “威胁我?信不信我送他无法光华?不要质疑!你们的神阙之子,现在是本王亲密无间的信徒!当然,你们知道的,本王志在女帝!”

    “李察·阿克蒙德!你无耻!”阿瑞斯有些癫狂!

    “无耻吗?本王牙口好着呢!便是你那神仆,如今也与我走的很近,我看那代传神旨的监星司啊,很快也会改名换姓咯!”

    几道神念你一言我一语,很有争到不可开交的趋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