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五章 六道青莲

    青莲顺势顿足:“帝君来此,不止单纯道谢吧?”

    “莲祖果然秀外慧中。”叶成也不藏着掖着,直言道;

    “本君这尊浮屠塔中,镇着一名六根不净之人,且劳莲祖度化,作为回报,星颂度牒予你参演。”

    钻石佣兵·楚怀沙!这便是叶成仅留的一座浮屠塔内,镇压着的人!

    他是变数!必须从根源断了其念想!不说把他度化的无欲无求,至少看见女人就提不起半点兴趣!

    为何如此麻烦?因为楚怀沙是玩家!可以复活!就算杀回零级,也会死灰复燃!

    因此,叶成便想到了度化,就连本欲交给月晴的星颂度牒,都被拿来送人情了!

    “恐难从命。”出奇地,同为禅修的六道青莲,竟然拒绝了!

    她难道不知道,这本记载有如意轮咒的度牒,恐怖到了什么地步吗?

    “恰因度牒弥珍,青莲才难承其重。”

    六道青莲浅言道:“君已成满愿金身,宿命而论,青莲相护贵梓童,便是分内之事,因为一盏茶后,莲也将随帝君离开依云。”

    “此话何解?”茶还没喝进嘴里,就又多了个助力,饶是叶成想要拒绝,也找不出合适借口。

    因为他后知后觉,六道青莲有提到,这是宿命。

    什么宿命?它是一株青莲所化!而叶成已成金身,座下岂能少了行云之器?

    说白了,佛尊·帝释天座下都有九叶莲台,叶成这个新晋无上佛主,档次也不能太低吧?

    “帝君若应下,青莲这便收了浮屠塔,日夜度化。”六道青莲语气中,明显沾了点情急。

    这就像相亲,看对眼了,就认定了,若一方扭扭捏捏,另一方就会赶紧抛出自己的优势。

    叶成只得妥协:“你为女禅,我若日夜令你驼负我前行,难逾心关,便各退一步吧,准你左右,相敬如宾。”

    何止心关,就算只是肌肤接触,叶成都觉得是对六道青莲的亵渎!

    毕竟能称为莲祖,你感觉这女禅的外相能差到哪里去?说是惊为天人都不为过!

    美中不足的是,她头上少了三千烦恼丝,乍一看,真的很难跟红尘扯上关联。

    不过配叶成绰绰有余,他的形象也没强到哪里去,若非黑裟衬映,绝无穿戴金澜套装时的回头率。

    然而即便如此,青莲初时古井不波的明眸中,亦兴起了如愿波澜:“谢帝君成全。”

    …

    “这又是什么情况?”

    西亚丝服的五迷三道:只是出去转一圈,就又带回来了个女人,神君这是觉醒的什么真名?护花使者吗?

    “很显然,又是一起隔层纱的女追男,但君家过不了心里那道关,他现在强大无可匹敌,已不屑于从男女之事中找快感了。”幽谷也叹。

    …

    “河图提醒本君先去龙域,依你之见,此行可否顺势中兴龙族?”

    叶成驾驶着歼星舰,闲聊般问了六道青莲一句,对方毕竟土生土长的准金仙,应该会对一域之隔的龙族有所了解。

    “长公主蜕变在即,狐族之心也有复苏前兆,帝君若留恋外事,恐难赶在竞神前抵达神阙。”青莲一语中的。

    她精于佛法,擅于推演,所言颇合叶成心意:“了然,那便只图财。”

    ……

    无始界,罪恶之城。

    云空神仆带着里多维亚赶来这里;

    他们跃过灯神,直接找上了李察·阿克蒙德:“他叛变了,您为何不给他制裁?”

    “不,他帮了我的大忙。”李察想也没想。

    难掩兴奋道:“你们不能因为他挫了你们的锐气,就来挑拨离间!”

    “看看他为本王选定的新人选,不止神阙这少年郎,还有其仙侣,更有其麾下百愿罗汉,得此三人为媒,本王何愁信仰力收集?”

    “你不能这么想啊!”云空神仆嚎啕;“他这么做,都是为了把自己置之事外啊!”

    “您难道没发觉吗?他已经唤醒了金澜仙灵!假以时日,若让他知晓金澜的身世...窥得永动的奥秘!那...”

    “就算他一直被蒙在鼓里,今日云空台上您也看到了!就差一点,他就能跳过金仙,成就准神虚位,若让阿瑞斯大人知道,他搅得无始不宁...”

    “够了!”云空神仆还想再说下去,却被赶来的灯神打断:“当着我主面,若再唱诵阿瑞斯真名,休怪我将无始城夷为平地!”

    “退下,不得无礼。”李察呵责灯神,平易对云空神仆道:“你太小看永夜帝君了!他所觉醒这真名,便是由我道出,都算一种唱诵!”

    “而且你显然低估了他在灵渠大陆的作为,你可知那龙玺,藏有多少液灵否?三千洞府!瘫痪无始城的只是其中之一!”

    “你也不必自我蒙蔽!他觉醒了永动奥秘,已是不争事实!便连金澜之身世,受了他恩惠的灵渠主宰,也迟早向他据实以告!”

    “现在需要防范的是,这次无神力法则推演的他,知进退放弃了准神虚位,下次你们该做些什么。”

    李察语毕,静待殿前两人思考。

    “请您不吝赐教。”云空神仆抱着李察大腿不放。

    “你说呢。”李察对云空神仆的敬重无感,反倒一直不言语的里多维亚,他寄予了厚望。

    “先他推演法则,先他押宝新神,截流其可以转化为神力法则的信仰力。”里多维亚条理分明。

    “对,但不全对。”李察轻笑:“法则的关键在于准则仙华,这方面机缘,你不及他。赶在六道仙华诞生前,尽可能多的构筑信仰塔吧,不止你,你义父也会需要的。”

    万变不离其宗,李察所言算是间接帮里多维亚分析了失败的原因:还是输在信仰力供给不足的尴尬上。

    “仙华,我们也有!”云空神仆表示:“维亚神子虽不讨天君喜,但女帝舐犊情深,已为他寻得了无法仙华,不日便会送达!”

    “那便,利用一切优势,积累金元素吧。”

    ……

    “毁掉?”

    关于信仰塔的探讨,同样存在于无始炼狱另一侧。

    得知了凡罗汉要毁掉刚刚占得的95座无主仙殿时,清风明月要疯了:“你咋跟大哥一个尿性?能令我们肋生紫翼的星力媒介,说毁就毁啦?”

    “不毁,只会迎来里多维亚的觊觎和破坏!毁掉,贫僧才好为帝君凝聚信仰力。”了凡罗汉莫名高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