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一章 他是谁

2020-09-28 作者: 小黑的榴莲
  “什么?放了?”

  滨海市某高档公寓的顶层,一声惊天的大喊打破了整个楼层的寂静。

  林清就这么瞪圆了双眼,直勾勾死死盯着对面还在不住用力往自己胃里灌水的萧洁。

  “不是,老大,凭什么呀?他赵初乾可是光天化日之下骚扰女生,还蓄意伤人,李博渊那可是重伤,就这么就给放了?”

  林清的一张大嘴都彻底撑成了o形。

  “好了好了,你嚷嚷什么?我又不聋!”

  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萧洁再次用力把杯子中最后一点水也灌进了胃里,随即气呼呼的朝旁边一顿水杯。

  “啪!”

  能够看得出来,此时的她也是满心的火气。

  “人家找了专门的律师,而且人脉的确通天,局领导亲自下令要放的人,我有什么办法?”

  说到这里,仿佛这才想起了什么一样,萧洁微一抬脸,眼神里,竟隐隐透漏出一丝怪异:

  “对了,你知道这个赵初乾,他爹妈到底是谁么?”

  “啊?”

  眼见着萧洁竟然甩出这么个问题,林清下意识微微一愣,可紧接着却忽然一挑眉毛:

  “我管他是谁!我特么连王文龙都碰了,还特么管他爹妈是谁?我就知道他现在犯了法了,你们就硬是没人敢抓吗?”

  林清已经火气十足。

  这回可不是什么模棱两可,或者像陈帅之类的教唆犯罪,大街上骚扰陆诗柔,整个过程那么多人看着,而李博渊现在人还扔在医院呢,那么重的伤,你有什么理由逃?

  “哼,我就知道!”

  直接没好气的一声冷哼,萧洁忽然脸色一沉:

  “他爹是赵彤阳,他妈是陈灵菲!王八蛋!这两个家伙今天上午亲自从帝京飞来的滨海,还别说强硬了,我们梁局,连带着市里的几个领导都亲自去机场迎接的!”

  “啊?”

  一句话出口,林清原本还满脸的怒火忽然一怔,仿佛在竭力思考着什么一样眨巴着眼睛,足足过了良久......

  “卧槽!赵彤阳?就是那个国宝级的话剧演员赵彤阳?还有歌唱家陈灵菲?”

  林清终于想起了这两个名字到底是谁!

  如今时代飞速发展,电影电视产业越来越发达,已经很少再有人去关注话剧了,可林清清晰的记得,就在他小的时候,赵彤阳和陈灵菲的大名,那可是家喻户晓,甚至据说有多少任一号首长都亲自接见过这两位“成就非凡的艺术家”!

  林清万万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混蛋到没脑子的赵初乾,竟然是他们俩的孩子!

  “我......糙!”

  林清气得连连爆粗口啊!

  是喽,民间据传这两位年轻时忙于“事业”,好像岁数不小了才得了个孩子,这“宝贝”简直就是他们俩人的心头肉。

  真没想到,这样的一个“宝贝疙瘩”没被安排在帝京天都,却被送到了边陲的滨海工大!

  “哼,当然了,他们家这孩子从小就不让人省心,在天都据说得罪了不少人,他们俩也是怕上了大学帝京的水太深,再让他们孩子受了委屈,所以才拖人找关系给送进了滨海工大,真没想到......”

  说到这里,萧洁的脸色也显得难看异常。

  当然了,对于这样的事情,满心都是正义感的萧大队长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接受?

  “不是,那也不行啊!特么不就是俩演员么,就这么牛?就特么敢来硬抢人?陈帅他家也没说这么横啊!”

  林清眼珠子都红了。

  什么世道了?

  陆诗柔现在窝在屋子里根本不出屋,而李博渊现在包得跟木乃伊似的扔在医院连话都说不了,就区区两个“戏子”,竟然就敢硬把自己儿子保出去?

  真拿法律当儿戏了?

  “哎呀哎呀......你喊什么?坐下!”

  实在懒得看林清在这暴躁,萧洁直接一指旁边的座位。

  “哼!”

  林清也知道没办法给萧洁发火,气哼哼的往那一坐,可“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心里根本怒气难平。

  “好了,我不知道这事憋屈么?可有什么办法?”

  萧洁也满脸憋闷。

  “你说他调戏陆诗柔,可大街上那么多人你让谁去作证?人证多少?物证有没有?

  你说他打李博渊,可现在所有的罪过都让那几个混混揽下了,打人的,架人的,几个人的口供全都一致,他赵初乾就压根一手没伸。

  我问你,当时是你在场还是我在场?周边走访所有人都说记不清了。

  骚扰陆诗柔的时候几个小混混把视线全挡住了,而打人的时候除了那几个的确出了手的混混,所有人都说赵初乾是第一个被李博渊一拳砸倒的,接下来说到底他动没动手,谁都记不清了。

  所有人都这么说,你让我上哪去找证据?没有证据,我拿什么扣押赵初乾?”

  “李博渊呢?还有人群里的田博浩呢?他们也没看见吗?”

  林清眼珠子都快瞪飞出来了!

  “李博渊现在根本说不了话,问了一整天也就说了个一开始眼睛就被打肿了,根本看不清,田博浩加一个更字,他离得比那些观众还远呢!

  至于陆诗柔......”

  说到这里,萧洁的嘴巴张了张,可目光下意识朝旁边的一个紧闭房门的小屋瞥了一眼,却无奈的收住了声音。

  陆诗柔真的被吓坏了。

  别说警察来问,就是林清和韩凌玥问也根本问不出一个字来,只要一回忆当时的情况,她唯一能记得的就是自己拼命挣扎,然后差点被侮辱。

  可作为当事人,她的证词又没办法作为太有力的证据。

  “我......我真是邪了门了我!”

  林清真是气得,再一次从沙发上又站了起来,围着客厅来回的转圈。

  “那这么说,现在自闭了一个半残了一个,他赵初乾反而成了最大的无辜者了?这事就特么这么完了?”

  “啊?完了?你想得美!”

  可是萧洁却狠狠一斜楞眼:

  “赵彤阳有多护犊子你还不知道么?这事儿根本没法完,你把人家孩子打成那样,要是他孩子没问题那就是你的问题,人家现在还吵吵着要找你的麻烦呢!”

  “什么?我......糙!”

  林清气得,差点没直接把桌上的水杯给扔出去!

  “放他娘的屁!好啊,你让他来找我!我特么还不信了,朗朗乾坤的我特么救人还救出不是来了?

  王文龙我弄不过,他一个演话剧的我还弄不过?真是邪了门了我都!”

  “你看你看........你又开始犯浑!”

  萧洁实在没好气的一抬头:

  “你让他弄?他的人脉可全在帝京,你知道帝京的水到底有多深?你是不混官场了,你大伯要不要继续混?

  你哥那边生意正如火如荼,这时候能不能扛得起官方的小鞋?

  你老爹现在正经是盛昊的总经理,盛昊是个什么玩意你不知道?要是想深扒你,你还跑得了?

  办事之前能不能过过脑子?

  我跟你把话说明了,这件事你现在就给我先老老实实的忍下,以后的路还长着呢,我告诉你,为了这件事,我听说林爷爷都已经开始四处走动了。

  你以后能不能控制控制你那个脾气,别再给他老人家添麻烦?”

  萧洁的话说得真是痛心疾首,甚至一口银牙都下意识咬得“咯吱吱”发声。

  可这句话一出口,林清一怔,整个五官都夸张了!

  “不、不是......我......我爷爷他走动个六啊!这事儿本来我也占理,谁让他走动了?这不添乱吗?

  不行,我得给老爷子打个电话问问怎么回事,怎么这点破事都能把他吓成这样......”

  “你消停点吧!”

  然而萧洁突然一声断喝!

  吓得林清竟硬生生一僵,原本掏电话的动作也停在了半空之中。

  “你能不能别再给老爷子添乱了?你以为他老人家那么大岁数愿意这么折腾啊?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不知道啊?你自己处在什么境地你不知道啊?能不能别再添乱了你?”

  “啊?”

  这一句话出口,林琴可真有点傻了。

  “不、不是,我什么境地啊?”

  竭力咔吧着一双眼睛,林清真是一脸茫然:

  “不是老大,现在什么时候啊?我怎么了我?我可不是不知道么?”

  “你......”

  一句问题出口,萧洁下意识张了张嘴,可接下来想要诉说的话,却硬生生的卡在喉咙。

  什么境地?

  你林清现在可是天字位老爷子发话重点“关照”的对象,四面八方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呢!

  现在你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林爷爷能不着急么?

  然而,这些话萧洁却根本没办法跟林清明说。

  “你......你现在得罪王文龙了好么?现在那边有一个混蛋太子在盯着你,这边你老爹还整遭灾,哪件事闹大了都没法收场!

  我再跟你说件事,据可靠消息,赵初乾刚被他爹妈接到高级疗养院去,王文龙就悄悄过去探望了,你猜在这时候,他们俩会商量些什么?

  他们要是不商量怎么一起对付你,我萧字倒过来写!

  安生一会儿吧你,别再意气用事了行么?”

  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来,萧洁干脆直接站起,转身就往门外边走:

  “不跟你扯了,我这是公事顺路过来告诉你一下,现在得赶快回去了,老韩不在,你多照顾照顾诗柔,这丫头现在挺可怜的,别再到处折腾了你,听见没有!”

  狠狠甩出一句话,萧洁再不想多说,直接迈步“砰”的一声,狠狠关上了房门。

  房间里,只剩下林清依旧张着大嘴,满脸都是火大无处撒的表情。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