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真火大道

第一百四十二章 徐州易主

    藤原菊亭正在屋里哄孩子睡觉,胖子胆气挺壮,说话之际一直打量着那几个婢女,垂涎之色不加掩饰。

    “年纪略大的更懂得如何伺候家主的饮食起居,这几个虽然手脚利索,但做事稍微急切了些。”云羿自顾自地说道。

    “年纪大的也没这俊啊。”胖子吞咽了一口唾沫。

    “你满意了?”云羿扭头问道。

    “你不满意?”胖子反问。

    云羿叹了口气,他并不好色,但作为男人,看到貌美女子总会忍不住多看两眼,汪小姝安排这么些年轻婢女,有那么点儿“投其所好”的意思。

    “你叹什么气呀?”胖子伸手戳了戳他的腰眼,“你不是老憋得慌么?我瞅这几个模样都不赖,你给你挑一个把事儿办了。”

    “你从哪儿瞅出我憋得慌?”云羿瞪了他一眼。

    “跟我在这儿装什么?在徐州我就发现你翘起来好几回了。”胖子扫视云羿胯下一眼,坏笑揶揄。

    “你咋老没个正形?”云羿朝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你晚上动静小点,我也不至于翘。”

    “你蹲我墙根!”胖子瞪大了眼珠子。

    “我蹲个屁,滚回屋去!”云羿踹了他一脚,修行中人耳清目明,听力远超常人,更别说他一个太素高手了。

    胖子被踹习惯了,也不以为忤,嬉皮笑脸地回屋去了。

    云羿并没有回房,而是打量着那几个进进出出的婢女,隐隐感到体内火气蹿腾。

    虽然他这段时间并没有依照三火内炼抟气,但在不刻意运行三观存神心法抟气时,体内灵气会按照三火内炼的运行路径自行运转,而胖子刚才的戏谑之言更是给他火上浇油敲,令体内的火气躁动更甚。

    火气过盛会令人产生欲念,而不得释放令他情绪波动也很大,戾气重了许多。

    虽然云羿不想接受汪小姝的援助,但眼下他并没有糊口养家的办法,也不得不接受了。

    衣食无忧令云羿腾出了时间抟气,三观存神虽能克制欲念,但抟气速度慢如龟爬,纵然云羿将闲暇时间都用来抟气,但收效甚微,要晋升太玄怕是到猴年马月了。

    又过月余,云羿听到了风声,雄踞扬州的袁术发兵直奔徐州来了,徐州牧刘备已经严令全城戒备。

    “打仗,打仗,他娘的天天打仗,又没安稳日子过了。”胖子推开了云羿的房门,皱着眉头骂骂咧咧。

    “你着什么急?他们打他们的,咱们过咱们的。”云羿不明白胖子为何发这么大的火儿。

    “你知道袁术派了多少兵马吗?”

    “我跟袁术也没交情啊,他没提前通知我。”

    “五万啊!”胖子走到桌旁拽出凳子坐下,“刘备只有三万人,兵力相差太悬殊了。”

    “这跟你有啥关系?”云羿不解。

    “刘备要是败了,徐州被袁术夺了去,咱以后得吃风拉屁。”胖子翻了个白眼。

    “你是不是又想跳腾了?”云羿侧目而视,“还是玉真子私底下找你说了什么?”

    “她也没跟我说啥,不过能帮就帮她一把,毕竟咱现在靠人家吃饭。”胖子尴尬笑道。

    光看胖子神情,云羿就知道汪小姝肯定找过他,但汪小姝肯定不会直接挑明了跟他说,应该是旁敲侧击地暗示他。

    胖子眼馋那几个婢女不是一天两天了,这家伙大概已经“变节”了,不然不会胳膊肘往外拐。

    云羿沉吟片刻,说道:“先让他们打吧,咱别急着当出头鸟。”

    胖子见云羿没有一口否决,答应了一声,起身出门,顺手带上了房门。

    云羿轻轻皱起了眉头,他此时越发觉得当初就不该来徐州,因为他不喜欢掺和任何战事,当初带领不呼国对抗邪马台国时他就见过了战争的残酷,而数月前在长安城看到的萧条景象比倭人之间的战争更加惨烈。

    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现有的住处虽是用六丁神兵术换来的,吃穿用度可不是。但此时想走也走不成了,不然汪小姝会多心。

    呆坐良久,云羿再次收敛心神抟气。

    胖子不会因为跟他四处漂泊而说什么,但藤原菊亭对他成见很深,绝对不能没事找事,带着胖子一家颠沛流离。

    山中无岁月,云羿虽未身处深山之中,但他这些时日一直专心抟气,对外界事物并未关注,连时日也忘却了。

    一天深夜,城中突然传来嘈杂的喊杀声,云羿闻声自睡梦中惊醒,刚刚翻身坐起,胖子就衣衫不整地推开了房门。

    “出事儿了?”云羿问道。

    “不清楚,听动静应该是打进来了,”胖子摇了摇头,“我出去看看。”

    云羿想叫住胖子的,但胖子爱凑热闹,没等他张口就转身奔出了房门,看这架势连外衣也不打算穿。

    伴随着嘈杂的喊杀声越来越近,云羿就知道下邳彻底失陷了,刘备的老窝被端了。

    过了一炷香时间,胖子去而复返,一脸惊色地道:“不是袁术的人!”

    “不是袁术?”云羿诧异,“那是谁?”

    “吕布!”胖子忙道,“还记得那个龟孙子不?就是当年在渭水边上拦截咱俩的那个。”

    云羿点了点头,示意胖子接着往下说。

    “刘备这几日在盱眙一带与袁术交战,下邳城中空虚,吕布这个兔崽子趁夜袭击了下邳,城头上现在都插上他的吕字旗了。”

    “他从哪儿冒出来的?”云羿愕然。

    “我也纳闷啊。”胖子摊手说道,“要不……咱俩把这家伙撵出城去?”

    “城头都插上人家的旗了,还撵什么?”云羿加重了语气,胖子到现在还没意识到他已经有家室了,行事还是像以前一样莽撞,全然不考虑后果。

    “咱们这几个月的吃穿用度虽说都是汪小姝供给的,但说到底还是刘备的,咱不能白吃。况且,这么大一家子人,以后也得吃饭不是?”

    “吃穿用度,我来想办法,”云羿沉声道,“你有老婆孩子,不能意气用事。”

    胖子闻言愣了一愣,随即嘟囔了一句“你可真能沉得住气”,回屋去了。

    到得后来,城中的喊杀声越来越小,最终复归于平静,表明战事已经结束,城中守军已经被尽数歼灭。

    次日清晨,街道上人声鼎沸,哭喊声与叫骂声持续不断。紧接着,云羿便听到自家院里的几名婢女突然放声尖叫。

    云羿每日坚持早课诵经,因此起得早,听到院里的动静,立马下地穿鞋,开门走向前院。

    “给我搜,女人和值钱的东西都带走,谁敢反抗就地格杀!”一个陌生的男子声音自前院发出。

    “狗日的,反了天了!”胖子先一步赶到了前院。

    云羿听到声儿就猜到前院发生了何事,立即加快了步伐。

    转到前院,只见大门口的两个门丁奄奄一息地躺在血泊之中,十几个官兵冲进院里。婢女们吓得花容失色,尖叫不已,被几名官兵拱到身前,连扛带拽朝外拉去。

    领头的官兵约摸三十来岁,虬髯戟张,左脸有道一捺长短的刀疤,目露凶光,杀气很重,右手提着染血的长剑。

    时下局势动荡,很多统帅攻破敌城后会纵兵劫掠,抢粮抢女人,这些官兵应该都是吕布的部下,他们的意图很明显,那两个已经咽气的门丁应该就是这个领头的官兵所杀。

    “都杀了。”云羿阴着脸说道。

    话音未落,胖子已然闪至那领头的官兵身前,朝对方胸前膻中穴猛点一指,对方刚刚提起的长剑尚未来得及劈下,身子已经直挺挺地倒下,成了一具尸体。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其他官兵愕然发愣,他们此前压根没想到胖子会出手,更未曾想到他一指就点死了一个人。

    以五气擒龙对付这些官兵可谓是牛刀小试,虽然快捷迅速,但那两个门丁的尸体激起了胖子的怒火,他不想痛快的结果这些官兵的性命,没有再去点他们的死穴,而是弯腰拾起了那领头官兵的长剑。

    胖子拾剑的功夫,其他官兵纷纷回过神来,挺着长矛朝着胖子围了上来。

    面对蜂拥而至的长矛,胖子直接使出了六甲神兵术,矛头戳在他的身上发出密集的脆响,衣服被戳出十几个洞。

    胖子满脸怒容,旋身挥剑,砍断矛杆,随即长剑斜劈,一名官兵的半个脑袋连带着半截兜鏊直接被削飞。

    这些官兵见多了死人,虽然因为长矛没有戳穿胖子而心悸,却也没有吓傻,见势头不好,直接转身开溜。

    “杀了人还想走,能钻回你娘胎里?”胖子纵身自众官兵头顶跃过,挡住了他们唯一的出路。

    “大家伙儿别怕,看我破了他的妖术!”一名不知死活的官兵急忙撩起甲片,解开腰绳就要冲胖子溺尿。

    “老子捣了你的祠堂!”胖子冲其胯下毫不留情地挥出一剑,后者惨叫一声,晕厥倒地。

    “杀!”又有一名官兵提着半截光秃秃的矛杆冲向了胖子。

    胖子无视对方手里的矛杆,一剑割开对方喉咙,抬脚将其踹了出去。

    那人双手拼命地捂着喷血的咽喉,只挣扎了片刻便彻底咽气,咽喉的剑口失去了控制,不断喷出的鲜血很快淌成了一滩血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