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真火大道

第一百四十一章 琐事

    这处宅院比震雷别院更加宽敞,房舍更多。院内有杂役正在忙碌着清扫院子,应该是汪小姝提前安排好的。众仆役见到众人进院,纷纷上前请安问好。

    婢女的年岁都不大,大的只有十六七岁,小的仅有十二三岁,虽说不是沉鱼落雁之貌,却皆是中上之姿,已是美人胚子,应该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

    胖子见到如此多的美貌少女,不免两眼放光,惹得藤原菊亭横目冷视。

    云羿并不在意这些婢女的相貌如何,时下天下大乱,诸侯割据,连年战乱令百姓苦不堪言、民不聊生,为人奴仆是一种下贱的活计,这些婢女都是穷苦人家的女儿,若非家里难以抚养决计不会为人奴仆,供人驱策。

    正屋为家主之室,云羿并未和胖子争这个,反正一直以来胖子都是唯他马首是瞻。

    众人初来乍到,对于徐州的情况并不十分了解,安排妥当之后,云羿出门上街探听消息。

    下邳是徐州州府之地,较为富庶,前任州牧陶谦崇佛,城中建有大浮屠寺,多有沙门弟子往来。

    佛教传入中土的时间并不久,影响也不是很大,因此云羿对于这个外来的番邦教派并无过多了解,只知道此教中人都不蓄发,讲出家修行。不过僧人大多没有灵气修为,偶尔有一两个,却也灵气不纯,修为不深。

    他身上还有几个五铢,寻了一家茶楼喝茶。喝茶倒不是主要目的,只是他眼下并不熟悉下邳的情况,而茶楼酒肆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

    茶客们所谈论的大多是没用的废话,能有闲钱来茶楼的人自然不会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相比于那些为一日三餐而发愁的人,他们更在意哪家的寡妇夜里留着后门。

    在茶楼里坐了许久,听到的多是些市井之事,但也不是一无所获。

    之前他只知道徐州前任州牧叫做陶谦,而不知现任州牧是何许人也,现在他知道了,现任州牧叫做刘备,据说是中山靖王之后,颇有仁义之风,陶谦在病危之际托他执掌徐州大小政务。

    眼下的徐州并不太平,兖州的曹操对徐州一直虎视眈眈,近两年来攻取了徐州多地,加上陶谦在任时派人杀死曹操之父曹嵩,双方的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

    得到这些消息,云羿略感憋闷,明明他是来徐州找清闲的,怎么知道了徐州的情况后感觉是被汪小姝给拖进淤泥里了。汪小姝能调动徐州的官兵,这表明她应该是为刘备效力的,就算不是,也肯定与刘备一方较为亲近。

    再在茶楼待下去也听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云羿唤来茶博士结了茶钱,打道回府。

    回到府里,云羿大为愕然,这出去没一会儿功夫,府里就张灯结彩,大放鞭炮,好不热闹。胖子更是一副老爷派头,颐气指使,意气风发。

    “萧老爷,好生威风啊!”云羿上前拍了拍胖子的肩膀,“你这是干嘛呢?”

    “这不是换新居了么,谢土,”胖子指着门头挂灯笼的仆役喊道,“哎哎哎,那个灯笼挂高点!”

    “是,老爷!”

    “个儿不高,派头倒是不小。”云羿笑道。

    “你刚出去干嘛去了?”胖子顾左右而言他。

    “去城里逛了逛,到茶楼喝了杯茶。”

    “喝茶还要去茶楼?”胖子一脸疑色,“你肯定是去见她了,就这还跟我藏着掖着啊。”

    “你以为谁都像你?”云羿鄙夷出声,胖子这是典型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当年在丁甲派的时候他被烟云子一出美人计蒙得晕头转向,险些忘了自个儿姓甚名谁

    “你怎么净说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儿,不提这个,不提这个……”胖子偷偷瞥了一眼不远处抱着闺女的藤原菊亭,见她并没有注意到二人的谈话,这才放心下来。

    “瞧你这副绺客德行。”云羿再笑。

    胖子搓了搓脸,正色道:“你老实跟我交个底,你俩真没戏了?”

    “从来都没戏。”

    “那咱在这儿能住多久?”胖子这话很没底气。

    “六丁神兵术不值这一座院落?只不过月月还让人家给养有些不妥,眼下就这样先凑合着吧,以后再想办法养家。你也不要装得二五八万,家里的仆从婢女加起来有十七八个,咱们养不过来,以后还得辞退。”

    “哦……”胖子应了一声,冲着正忙碌的众仆役喊道,“都别忙活了,灯笼不挂了。”

    “既然已经挂了,就接着挂吧。”云羿摆了摆手。

    “听见咱二爷的话了么?接着挂。”胖子高喊一声,回头道,“她住哪儿啊?”

    “不知道。”云羿摇了摇头,汪小姝住哪儿他还真没打听,汪小姝也没说起过。

    与胖子结束了谈话,时间尚早,离午饭点儿还有大半个时辰,云羿回房盘坐抟气。

    修为越高,他便越发的觉得自己的修为不足,太素虽然已是高手,但终究不能凌空飞渡,灵气外放的距离也极为有限,与太玄高手对敌处处束手束脚,捉襟见肘。

    三火内炼越到后期弊端越发明显,由于咥血剑遗失在了昆仑山,体内的火气就无法导出,云羿便不敢运转三火内炼,只能按照三观存神法门默默运转。

    三火内炼抟气虽快,但本身却是剑走偏锋,人体五脏各有五行归属,而三火内炼却是以打破人体五行的平衡为代价的,长此以往对人的心性也有极大的影响。而三观存神抟气虽慢,但却是按班就部的正玄门抟气法门,平衡人体阴阳五行之气。

    道家修行不讲丢车保帅那一套,而是讲剥丝抽茧,一步一个脚印。

    午时刚过,婢女送来了午饭,稀粥加米饼,云羿不着急,慢悠悠地吃过之后继续抟气。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连过数日,汪小姝终于来了。

    席间,双方分宾主坐定,云羿和胖子为了感谢汪小姝提供的这一落脚之处,各敬了汪小姝一杯酒,汪小姝量浅,回敬之后便不再往自己杯里斟酒。

    “你这么急匆匆地赶来,是怕我耍赖,不把那六丁神兵术的心法给你?”云羿半开玩笑地说道。

    “然也。”汪小姝微笑颔首。

    “少顷我会将心法写下,你不必担心。”云羿再笑,六丁神兵术本身并无修行难度,只需要有灵气修为即可修行,乃是上乘的护身法术,要说汪小姝不心动才怪,但是汪小姝此来貌似另有要事。

    “不忙,”汪小姝摆手说道,“你们这几天住得可还习惯,对这里可还满意?”

    “满意,当然满意。”胖子抢先接过了话头。

    “一切吃穿用度你们不必发愁,每月都会有人送来。”汪小姝再道。

    “那倒是麻烦你了。”胖子面露尴尬,两个大男人要一个女人养活,好说不好听。

    汪小姝没有再接胖子话,委婉的岔开了话题,简单的说了几句,便起身告辞。

    云羿没有挽留,将六丁神兵术的心法写下,送走了汪小姝,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她这次好像不光是为六丁神兵术而来的。”胖子望着汪小姝转过街角,关上了院门。

    云羿点了点头,胖子都能看出来,他自然也能看出来。

    “你怎么不问问她来所为何事?”胖子不解。

    “不用问我也知道。”

    “你知道她为什么找你?”胖子更加疑惑。

    “徐州是一块肥肉,现任徐州牧刘备手里的兵力十分有限,兖州的曹操对徐州一直虎视眈眈,玉真子此次怕是也是为此而来。”

    “刘备跟曹操的事儿,跟她又有什么关系?”

    “不得而知,但她既然能让官兵来接咱们,想必是在刘备手下当差了。”云羿说道,汪小姝那天派官兵到客栈去接他们,其实也是暗暗向他交了个底儿,为以后向他求助做铺垫。

    “那你帮还是不帮?”

    “她既然没开口,想必事态并不很是紧张。”云羿稍一沉吟便有了计较。

    他并不想掺和曹操与刘备的事,倒不是不愿帮汪小姝,眼下天下大乱,道门中人也不会踏踏实实待在道观里诵经修行,多有出山入世者,不管他们是为了天下苍生也好,还是打着为了苍生而谋取功名也好,云羿不想与这些人交手,暴露行踪。

    “如果事态紧张了,她向你求助,你帮还是不帮?”胖子追问。

    “她要是真的开口了,我倒是不好推辞。”云羿无奈摇头,他被各派道人围困在昆仑山时,汪小姝等人千里迢迢赶来救援,出了多大力暂且不提,但这份人情总是要承受的,总得找个机会还上。

    自从当年长安分别,再到昆仑山重逢,每个人都不是当年的那个人了。汪小姝当年可没这么深的心机,但现在她的心机很重,邀他来徐州恐怕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想什么呢?”胖子抬手在云羿眼前晃了晃。

    “你在这儿住得可还习惯?”云羿扭头反问。

    “习惯啊。你不习惯?”胖子不明所以。

    “这些婢女相貌如何?”

    “这小模样真俏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