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真火大道

第一百四十章 扎根下邳

    汪小姝见他答应下来,缓缓点了点头。

    “你先在这酒肆待着,我同胖子去接了他的妻女,回来后咱们再动身。”云羿说道。

    “也好。”汪小姝点头答应,眼下风雪正盛,而胖子没有太素修为,灵气不得出体,无法为妻女抵御凛冽寒风。

    二人议定行程,再无多言。云羿上楼踹醒了打鼾正凶的胖子,告诉他接下来去徐州。二人同云岚出了酒肆,到得无人之处,云岚现出仙鹤原形,载了二人北上。

    此时已是三月,南方气候已经转暖,但西北多地还时不时会飘雪。

    胖子倒是小心,将妻女安置在敦煌这等不毛之地,不是荒漠就是戈壁滩。

    “你在此间等我,我去接她们娘儿俩。”仙鹤降落,胖子自鹤背上跳将下来,向不远处的一处小镇跑去。

    云羿答应了一声,他对胖子的脾性了如指掌,但不了解藤原菊亭的脾性,不过当初他的出现令藤原菊亭很是不满,回到中土后一路颠簸,好不容易在谯县安家,才过了几个月的安稳日子又开始东躲西藏,想必藤原菊亭心中有些情绪,指不定见了胖子要有一顿埋怨之辞。

    胖子应该也想到了这一点,独自前去接她们母子,可能也是为了哄她。

    那小镇相距仙鹤落脚之地并不遥远,胖子身法快速,往返应该不会太慢,但等了小半个时辰也不见他出来,云羿便知自己所料不差。

    又等了小半个时辰,云羿看到胖子自镇内疾驰而出,背上背着藤原菊亭,怀里抱着幼小的萧娴婉。虽然携带两人,但胖子的身法并未受到太大影响。

    待胖子到得跟前,云羿见藤原菊亭面色阴冷,便不动声色地抱过了萧娴婉。胖子放下藤原菊亭,众人陆续上了鹤背。仙鹤振翼起飞,原路返回。

    这一往返费了些周折,次日天明方才赶回酒肆。恰好汪小姝和鳖三正在进食早饭,见得众人到了,又命店家多上了几份。

    饭罢,众人准备启程的时候,鳖三突然说道:“小子,我就不随你们同去了。”

    “为何?”云羿不明白鳖三为何突然向他辞行。

    “当年徐福东渡出海带走的一千童男童女皆是九黎族族中后辈,不曾想遭遇了海难。老朽想四处走访,看看能否找到其他九黎族的后人。”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只怕是徒劳无功。”云羿皱眉说道。

    “没找过如何知道结果?老朽虽是异类,却是九黎族传法巫师,庇护九黎族是我职责所在。”鳖三摇头说道。

    “也罢,人各有志,”云羿探手入怀取出画符什物,画写定位符一道,递与鳖三,“这道定位符你且收好,日后若遇到紧要之事便焚符唤我,无论天涯海角,我都会赶去助你一臂之力。”

    “你还是照看好自己的小命要紧。”鳖三嘴上虽然这么说,但并未拒绝云羿的好意,收下了符咒。

    与鳖三道别之后,云羿等人即刻启程,仙鹤高飞入云,一路向东,顶风疾驰。云羿放出灵气,为众人抵挡凛冽寒风。

    汪小姝并无要紧事,云羿和胖子一家三口也不着急,因此便没教仙鹤飞得太快。

    胖子话多,跟汪小姝年扯些家长里短的事儿。云羿没有说话的心思,他此时在想昆仑山中是何人帮忙破除了阵法。尘阳子等人布下阵法,目的在于将玉宸派众人一网打尽,但更重要的是为了对付左慈,左慈自始至终不见露面,但这不能说明他没来。

    他之前从尘阳子口中得知,左慈早在数年前就已身拥地仙修为,因此左慈于暗中破阵的可能性很大,毕竟昆仑山的阵法是上百道门高手联合布置下的,一般太玄道人即便知道了阵眼的位置,也没有能力破除阵法。况且,除了左慈,旁人也没有理由破除阵法。

    想及此处,云羿心头再生疑云,既然左慈去过昆仑山,为何只在暗中相助,却不现身相见?

    这个疑惑是得不到开解的,因为直到现在他都不是十分了解左慈。

    云羿记得左慈曾经提起过,他收众人入门是得到了祖师授意,当年他只以为玉宸祖师的用意可能仅仅是为了中兴玉宸道法,但随着时间推移,他越发的觉得事情可能没他当初想的那么简单,毕竟玉宸祖师超脱三界,不会为了凡间的道统耿耿于怀,众人的肩上可能担负着大的使命。

    汪小姝与胖子扯闲之余,见云羿独自沉思,出言问道:“你有心事?”

    “我们这次行踪暴露全是因为太平道叛逆唐周,我至今想不明白他是如何能知晓我的位置的。”云羿言不尽实,左慈的事他不想多说,不是不想说,而是说出来没用。

    “既然想不通就不必去想了,经此一役,此次道门各派高手损失惨重,那个唐周想必也不敢再现身了。”汪小姝柔声开解,说到此处注意到云羿右手拇指上的玉韘,道:“这玉韘你还带着。”

    云羿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取下玉韘:“这是尊先君所留遗物,如今也该物归原主了。”

    “你留着吧。”汪小姝摆手未接。

    “我如今很少用弓箭了,况且以我如今的修为,弓弦也划伤不得手指了。”云羿再递。

    汪小姝迟疑了片刻,接过了那枚玉韘。玉韘为男子之物,比她的手指粗一圈,她也没往手指上戴,直接揣进了道袍中。

    孟子云:“人少则慕父母,只好色则慕少艾。”直到将玉韘归还汪小姝的这一刻,云羿才确定他对汪小姝并无太深的爱慕,只是少年时接触的女子甚少,似汪小姝这种才貌双全者平日里更是无缘得见,从而心生仰慕,而这几年随着修为与阅历的逐渐增长,这种仰慕已经淡化了许多。

    仙鹤吞食过其他异类内丹,修为增进许多,当日傍晚便到了徐州下邳。此次随汪小姝前来完全是临时做出的决定,汪小姝也没有提前为云羿等人准备住处,只得叫众人先在客栈落脚,待次日再为众人安排去处。

    一起吃过晚饭之后,汪小姝先行离开,藤原菊亭抱着孩子回房歇息,胖子满肚子疑问,扯住云羿问道:“你咋把她给你的定情信物还回去了?”

    “屁的定情信物,没事儿不要瞎说。”云羿横了胖子一眼。

    “不对,不对,”胖子眼里闪烁着狡黠的目光,“昨儿早晨送莫陆离跟祝小庆的时候,我看她肩头也挎着包袱,看那架势也是准备走了,后来你俩又叨咕啥了?”

    “什么是定情信物?”云岚虽然学会了汉人言语,但对一些词汇很是陌生。

    “没你的事儿,一边儿待着去。”胖子冲云岚摆了摆手,继而追问云羿,“到底成了没?”

    “以后不要再说这个了,咱俩私底下开玩笑没事儿,听到人家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云羿皱眉说道。

    “没成啊!”胖子一脸失望,“那你屁颠屁颠地跟人家来徐州做什么?寄人篱下的滋味不好受。”

    “不是寄人篱下。”云羿摇了摇头,没有告诉胖子他答应把六丁神兵术的心法交给汪小姝的事,虽然六丁神兵术当初就是为汪小姝准备的,但意义已经变了,说了胖子也不会相信,也省得这家伙喝多了出去瞎说。

    客栈最多的是大通铺,但众人要的都是单间。回到房间,云羿并未立马就寝歇息,此次昆仑山一战虽然对各大道门给予了重创,但主要还是得益于陆吾和咥血剑,加上左慈暗中相助,否则此次绝无生还之理。

    好了伤疤不能忘了疼,此次密谋围剿玉宸众人的道派甚多,他也不清楚具体有哪些门派参与其中,但丁甲派无疑是主谋,这仇不能就这么算了,徐州离扬州不远,以后得找个时间去丁甲派一趟,给他们长长记性。

    次日众人正在进食早饭,门外走过一队官兵,领头的官兵走进来打量众人一眼,见云羿身着道袍,上前问道:“道长可是云水清?”

    “正是。”云羿点了点头。

    “那便是了,汪道长已为诸位安排好了住处,特命卑职来请道长前往。”那领头的官兵确定了云羿身份,态度恭敬了许多。

    听得这些官兵既然是汪小姝派来的,云羿略感惊奇,汪小姝之前只说这些年在徐州修行,多余的只字未提,现在看来,汪小姝在徐州似乎并不是简单的修为。

    云羿停止进食,端茶漱口之后起身说道:“你们先到外面等我,我片刻就到。”

    那领头的官兵答应一声,转身出门。众人回房带了包袱,随那队官兵离开了客栈。

    “玉真子这几年倒也过得不差。”胖子看着周身的官兵说道,他倒也不是真的缺心眼,有外人的时候并不直呼汪小姝名讳。

    “你若有心要这排场,也能混到这份儿上。”云羿不禁莞尔。

    胖子嘿嘿一笑,并不答话。

    众人随着官兵到得东城一户院落门前,那领队的官兵说道:“这便是汪道长为云道长安排的院落,生活用度月月会有人送来,仆从杂役也都安排好了。”

    云羿知道对方要走,笑道:“有劳大人为我等引路,还请入内奉茶。”

    “道长乃是方外清静之士,卑职不敢叨扰。况且卑职尚有司职在身,也耽搁不得,谢道长美意了。”那领头的官兵说道。

    云羿只是客套一番,也没有真留对方喝茶的意思,当下也不勉强。目送对方离开之后,与众人走向院落大门,推门而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