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真火大道

第一百三十九章 前程

    由于身在半空,无处可以借力,见得敌人突袭,云羿登时惊出一身冷汗。好在鳖三反应不慢,那两名道人的攻势尚未到得身前,鳖三已然施展乾坤,与云羿互换位置。

    扭转乾坤出自上古九黎族,此类法术在当世甚是罕见,那两名道人之前也未曾见过鳖三施展,为此大感惊讶。但惊讶归惊讶,开弓没有回头箭,目标虽然变了,但位置没变。二人攻势之盛锐气不敛,气灌剑身,径直砍向鳖三六阳魁首。

    眼见两把长剑左右对准了鳖三,且攻势极快,一旦斩将下来,鳖三非得被削飞半截脑袋不可,焉有生还之理?云羿等人不由得手心攥了一把汗,心提到了嗓子眼。

    说时迟那时快,长剑斩落只在电光火石之间,云羿等众心中皆是一揪,但想象中鳖三被劈开脑袋的那一幕并未出现,反倒是那两名道人手中长剑折断,鳖三抢过两截断剑,反手插进了那两人十二重楼,左右挥掌,将两具尸体震飞出去。

    对方众人皆是一脸错愕。云羿这才想起鳖三会九黎族的不灭金身,虽然大耗灵气,但寻常道人想要伤它绝非易事。

    鳖三倒旋而回,稳落于地,扫视众道人一眼:“还有哪个不怕死的想与老朽过过招?尽可上前一试”

    对方众人虽然面色不忿,却无一人敢接话。只有云羿清楚,鳖三其实是色厉内荏、外强中干,扭转乾坤和不灭金身对灵气的损耗颇重,鳖三此时体内灵气十去其九,倘若敌人此时群起而攻之,群狼伺虎,鳖三根本无法应对。

    “罢了,合该天意不教玉宸派今日灭亡,道人代天行事,不悖天意,我等这便走了。”那面带威严的中年道人不住地摇了摇头,纵身东掠。

    众道人皆尊他为首,见他都走了,也只能转身离开。

    强敌退走,众人松了一口气。云羿这又为鳖三引见了莫陆离。二人各自行礼,鳖三客套了一番。莫陆离是个闷葫芦,直到现在也是,话不多,不会与人寒暄,只是感谢鳖三的相助之义。

    云羿此次能够退走强敌,鳖三功不可没,众人皆是同门,与鳖三毫无香火情谊,对鳖三又说了些感恩戴德的话。

    云羿本想去寻回咥血剑,但陆吾此时不知去了何处,待在此地毕竟是凶大于吉,便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众人出了昆仑山,云羿神授云岚前来接应自己。等待半日,胖子骑乘仙鹤到来。

    见得同门竟然齐聚,胖子好生意外,与众人寒暄几句,便拉着祝小庆扯闲去了。当年一起随左慈学艺的时候,除了云羿,胖子就与祝小庆私交最好,一别多年,此次相见不免有些喋喋不休。

    出了昆山往东是一片人烟罕至的高原,这里很是寒冷,本土居民皆不是汉人,好似是西羌人的一支,居无所定,以放牧为营生。此地虽然贫瘠,却不像中原大地久经兵燹,倒也算得上是安居乐业。

    众人骑乘仙鹤有些拥挤,仙鹤飞得也较为吃力,因此次日才到中土。众人寻家酒肆暂时落脚,命店家整治饭菜以慰风尘。

    酒桌之上,众人也得以安心叙旧。其实也没什么可叙的,主要还是说说这些的经历及所见所闻。

    莫陆离话不多,对自己这些年的遭遇只字未提,主要还是听大家伙儿说。汪小姝是大家闺秀,行至有度,也只说些平常之事。祝小庆话虽多了,但不会胡吹大气,只说这些年在天柱山潜心修行,很少外出。

    一群人喝酒,大部分人往往是劝别人多喝,而自己少喝。众人虽不互相劝酒,但也不多喝。只有胖子是个实心眼,一杯接着一杯,又觉着用杯并不利索,又换大碗,酒水下肚也不用灵气催逼酒力,说话时不仅大舌头,还大放厥词,将他和云羿这几年的经历说得十分夸张。

    众人都知道胖子喝多了,即便如此也感到惊心动魄,光是说到当年吕布拦路和夜宿破庙却遇到黑熊精熊六一事,便让众人为他俩人捏了一把汗,虽然此时二人活生生地坐在眼前。再说到后来二人进到丁甲派,又如何死里逃生时,汪小姝瞧瞧斜视了云羿一眼。

    胖子虽然喝上头了,但并不糊涂,对当年的事还记得很清楚,他已经是当爹的人了,也不如何羞臊,方才说起了自己被烟云子欺骗一事,后来云羿又威逼烟云子交出六丁神兵术,而这正是恰恰是汪小姝斜视云羿的原因。

    胖子没说云羿逼烟云子交出六丁神兵术的原因,但汪小姝猜到了。

    有句话叫言多必失,云羿担心胖子说出自己的心事,搞得他和汪小姝双双尴尬,便叫胖子少喝点儿。胖子听不透这层弦外之音,反倒更来劲了。云羿无奈只能打岔,说胖子已经娶妻生子。

    此法果然有效,众人听得胖子竟已成家,好生意外,便扯住胖子问他聘娶的是哪户人家的女子?生的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胖子是倒插门的女婿,哪有什么聘娶?不过他对妻儿甚是喜爱,众人既然问起,他不免开始得意洋洋地炫耀起来,因此也将与云羿流落倭国,又如何重逢、如何返回中土一并说出。

    “好你个胖子,处处为云羿着想,嫂夫人既然有个一母同胞的姐姐,为何不许了莫陆离?”祝小庆听到胖子说起当初在倭国对云羿说起的玩笑话,趁机借此揶揄一直默不作声的莫陆离。

    众人之中,莫陆离年纪最长,但此人深受儒家礼教影响,对男女之事未有涉猎,面皮最薄,闻言竟然臊红了脸。

    “逸尘子,你直接吐露心声就是了,何必扯上扶摇子当幌子,只怕许了你才顺了你的心意。”云羿出言打趣。

    莫陆离见云羿替自己解围,感激地看了云羿一眼。

    “好你个云水清,我不过是拿你那未过门的妻子逗逗扶摇子,你竟然往我身上泼脏水。”祝小庆酒量浅窄,被胖子劝了几杯,此时也谈兴大起。

    “瘦皮猴缩得……嗝,不醋……”胖子说话不仅大舌头,还打起了酒嗝。

    祝小庆知道他说的其实是“瘦皮猴说得不错”,笑道:“好啊,你们连襟二人都来戏谑我。”

    “可惜内子只有一个……胞姐,嗝……不然给大家各许一个,咱们大家就都是连襟了,亲上加亲。”胖子大着舌头说道。

    众人好不容易凑一起,起初云羿、莫陆离还没多喝,后来见大家高兴,便放开了吃酒。汪小姝是女子,酒量浅窄,虽然每每举盅之后浅尝辄止,却也不免有些过量,红晕悄悄爬上了双颊。

    时过乙夜,酒博士见众人还不离开,有心催促却又不敢,只能打着盹儿陪着众人。眼见夜深了,众人叫醒了那酒博士,教他安排客房休息。

    次日天明,众人一并吃了早饭,莫陆离和祝小庆辞行,云羿想留二人多待些时日,但二人只道来日方长。云羿知道二人去意已决,便让仙鹤送他二人一程,但二人坚决不受。云羿等人只能送二人出门,看着二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茫茫风雪之中。

    送走了二人,胖子哈欠连天地进屋睡觉去了。

    “你们日后有何打算?”汪小姝虽然没有辞行,但肩上挎着包袱。

    云羿明白,汪小姝之所以没有和莫祝二人一同离开,应该是有话对他说,便道:“此次有大家伙儿相助,我得以保全性命,但谯县是不能再回去了。”

    汪小姝闻言便知他尚未想到去处,便道:“不如随我去徐州吧。”

    云羿摇了摇头,他不喜欢寄人篱下,即便汪小姝不会让他难堪。倘若要是传扬出去,外人的流言蜚语可以不顾,但莫陆离和祝小庆势必轻视了他。众人虽有同门之谊,却也在暗地里较着劲。

    汪小姝笑问道:“你此时定然在想:‘我若随你去了徐州,定然会遭人耻笑,惹人非议。’是也不是?”

    云羿被汪小姝说中了心事,大感尴尬,默不作声。

    汪小姝见他这副神情,知道自己所料不差,道:“其实以你现在的本领,便是去了徐州也不算寄人篱下。而今天下大乱,诸侯纷争,岂无你用武之地?况且,就算你自己孑然一身,天地为家,了无牵挂,但震雷子已有家室,总不能像你这般无拘无束、自在洒脱。”

    云羿笑着未置可否,他孑然一身是真的,但了无牵挂不对,胖子虽有家室,但这家伙一直是个粗枝大叶的大尾巴狼,他还真不放心胖子。汪小姝想必也是知道这点的,只不过没有明说而已,只说让他为胖子考虑,实则是顾全他的颜面。

    云羿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汪小姝见他微笑,便知道他已经动摇了,伸手说道:“拿来。”

    “什么?”饶是云羿再机敏睿智,也猜不透汪小姝此举是何用意。

    “我知道你不喜欢承别人人情,到了徐州你或是租赁或是购置,总得有个地方落脚,这赁资也不用便宜他人了。”

    “我在海外数年,回中土时日也不久,何来钱银使唤?”云羿愕然。

    “以前看你挺机灵的,怎么此时如此愚钝?”汪小姝笑道,“震雷子昨夜不是说了,你当年自丁甲派的烟云子口中逼问出了什么六丁神兵术么?便当赁资抵给我吧。”

    “到徐州再给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