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二章 西行游记

2021-01-16 作者: 手太阴肺经
  看着趴在桌上人事不省的杨晴霜,陈安渐渐停止了表演,嘴角带着一丝哂笑。

  无量相变用来换个酒杯实在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弄翻杨晴霜后,他十分干脆地将这女人抗上了楼,孙姨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似乎刻意为这小夫妻两留下独处的空间。

  将杨晴霜放到三米宽的大床上,陈安又想起那个和她合谋的唐文竹。

  原本以他的身份根本不至于和两个小女生一般见识,但也不知道是曾经的邵思齐太憋屈,骤然有了力量,有了自信,急需一个爆发渠道;还是他回归人性后,情感有了一个异样的爆发,总之他就想给这两个不学好的家伙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

  于是他直接拿起了杨晴霜的手机,用从对方那里“看”来的密码解锁,拨通了唐文竹的电话。

  “我,我这边成功了,你,你快过来……”

  和杨晴霜完全一模一样的声音略带着点惊慌失措的语气通过电信号传导到唐文竹的耳中。

  本就在离玉海明珠不远地方随时待命的后者没有丝毫怀疑的就开始往杨晴霜家赶。

  十分钟后,她就到了42号别墅门口,只是还不等她上前按响门铃,别墅的大门竟然自己开了,在唐文竹惊讶的表情中,一只大手在她眼前逐渐放大,一把捏在她纤细修长的脖颈上。

  然后她感觉胸口一闷,双眼发花近黑,就意识全失的昏了过去。

  二楼卧室中,把家里监控做了一番手脚的陈安回到了床前。

  此时床上正躺着杨晴霜和唐文竹两人。

  陈安也是难得的恶趣味发作,两女既然想做取经人,那干脆就成全她们。

  他也不吝啬法力,直接从身体里一抽,就抽取了一份属于邵思齐的生命精华,按到了杨晴霜的体内,并使用特异的手法,帮她调整好身体状态。

  这货既然想要个孩子,倒也简单,不过绝不是用某些科学的方法。

  至于为什么用邵思齐的生命精华,这主要是因为他的金身已经唯我唯一,不可能再分裂出生命精华,且就算可以,也不是杨晴霜一介凡人可以承受的了的。

  他的性格也是别扭,既然对方想要,他就给,但绝不是对方想要的方式。

  所以对唐文竹他也是用同样的方式,不外乎多分裂出一份生命精华而已。反正这女人都打算去那什么银行了,他这么做也算帮她省了点事。

  做完这些,陈安对唐文竹这主意颇多的女人也没什么照顾,直接跨越空间屏障,出现在别墅区门口,随手将她丢在了垃圾桶里,让她好好反省反省。

  随即他又回到别墅主卧中面对杨晴霜,这毕竟是有着一根因果丝线相互束缚的夫妻,倒是不好做的太过。

  想了想,陈安干脆编织了一场春梦给她,也算全了这段姻缘。

  至于他为什么不亲自操刀?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并不想做这些无聊的事。

  无论是他的金身,还是邵思齐的半神之躯,都经过了一定的质变,完全变成了另外一种生命状态。情 欲对于身体的刺激已经极其微弱,就算做那种事情也不会有什么感觉,那干嘛还要去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日行一善,帮别人舒服吗?

  相比之下,他宁愿多耗费些精力,直接抽取生命精华,来满足自己的恶趣味。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杨晴霜忽然从梦中惊醒,昨日醉酒前发生的事情一帧一帧的在她脑海浮现,让她心中惊恐异常,猛然看向身边。

  她身边空无一人,属于陈安的床铺整整齐齐地叠放在床边的矮凳上。

  见此杨晴霜不禁长长的舒了口气,感觉情况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

  可不到一会儿,她又感觉有些不对劲,猛然一掀被,她发现自己竟然一丝不挂,身体各处也有种种异样的感觉传来。

  她努力回想,可实在想不起醉酒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心中惊恐下,她忽然想起了唐文竹,这个闺蜜兼得力助手,答应她随时待命的,昨晚若真出现了什么意外,她绝对会来查看才对。

  于是她连忙拿起了床头的手机,想要去拨唐文竹的电话,可却在智能屏幕上发现了一个未读信息。

  这是一台私人手机,知道号码的就那么几个人,平时工作上的事情都再另外一台手机上处理,而能在这个手机上给她发消息的必然都是熟悉的人。

  她好奇之下,便先将这个信息给点开了。

  “昨晚一度,心结尽结,很是欢喜,奈何有急事需要离开临川一段时间,不能常伴卿左右,深感歉疚,望勿念。”——邵思齐

  都不用看信息抬头,只看这半文不白措辞,杨晴霜就知道是邵思齐发来的,再看那“昨夜一度”的用词,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都没顾得上问对方有什么急事,直接将这信息删除,转而拨通了唐文竹的电话。

  电话一通,杨晴霜就急吼吼的问道:“竹姐,昨天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么没有来?”

  电话那头是哗啦啦的水声,并没有人回答。

  过了片刻,就在杨晴霜奇怪的想要拿开手机看看究竟有没有拨通时,手机里才响起唐文竹的声音。

  “那个昨天家里有点急事,我着急回去处理了一下,今早才回来,出了什么事情吗?那药有问题?”

  杨晴霜一听这回答立刻傻眼了,有些犹豫该不该和对方说,有些事情,就算是最亲近的姐妹也有些难以启齿。

  “没,没什么,就,就是把他迷晕后,你没出现,我怕你出了什么事。”

  杨晴霜憋了半天,还是没法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囧事说出口。

  “哦,那个我刚回到家,一晚上忙碌也没来得及洗个澡,有什么事,等会到公司在说吧。”

  “好,好……”杨晴霜心中有鬼,听她这么说,自然从善如流的挂了电话。

  而电话另一头,已经洗完澡换上一身睡衣的唐文竹双手抱膝卷缩在自家的沙发上。

  她清晰的记得昨晚被一只手按晕之前发生的事情。那只手的主人不用猜也知道是谁。

  之后的事情她并不清楚,只知道自己一醒来就在一堆垃圾当中。

  可天性敏感的她,虽然因为在垃圾堆中睡了一夜,但那浑身的酸痛感并不能掩盖她对身体其他地方异样的感知。

  尽管并不清楚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基于此产生的诸多联想,没有一个方面是好的。

  洁白的编贝细齿撕咬着睡衣袖,一点晶莹从她那未带黑框眼镜,显得异常明亮的眼眸中蓄满溢出,滑落洁白的脸颊。

  而杨晴霜没有从唐文竹这问出什么答案,还有些不死心,想了想又咬牙拨打起了陈安的电话。

  只是电话那头却异常干脆的响起:“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这个时候的陈安的确不在临川市中,他已经开上了车,一路往西,直奔一千七百公里外的长宁市而去。

  车上除了他之外,还有答应再送他一程的王庭。

  此时的王庭正一脸不满的抱怨道:“授权书上洞天开启时间是三天后,你其实没必要这么早出发的,现在交通发达,你提前一天买好动车票就行了,到了那边有我们的同志接你。”

  陈安笑道:“还是开着车慢悠悠过去吧,我反正有空,沿途也能欣赏欣赏风景。说起来,我还以为这洞天入口在首都,想要早去旅游一番,却没想到那地方竟在这么偏远的城市。”

  “屁的慢悠悠欣赏风景,这么远的路,除非我们不眠不休,否则一天最多开八百公里,这两天就都耗在路上了。”

  王庭先是吐槽了一句,接着又道:“那地方当然不能离首都太近,如此危险,若有个好歹,起码得能给我们一个反应的时间。”

  “危险?”

  “当然,那地方光神宵榜上有排名的武道大宗师就有一百零八号,像我这样的都未必能上的了榜。这些人随便出来一个都能造成社会的极度动荡。对了,神宵榜你知道吗?那可是……”

  王庭这一大早被拽起来,也是睡意全无,干脆给陈安科普起了那武道洞天中的一些常识。

  他虽然知道陈安能看到自己的过往,但在陈安的刻意隐瞒下,他也不知道对方究竟能看到多少。听陈安一句反问,他还以为对方并不清楚武道洞天中的事情。

  其实陈安仅仅只是并不觉得那是危险。

  不过,他也没有制止王庭,就像当初对法鲁尔一样,他能看清对方的过往,却不能侵入对方的思想,以对方的角度来思考认知问题。

  由是也乐得听对方唠叨,借此印证心中所知。

  这一路三天,他们俩堪堪在第三天上午到达了长宁市。

  车辆也不进城,陈安在王庭的指引下,直往城市旁边一座隐秘的军事基地而去。

  这是一座背靠群山的军营,从上到下监察严密,靠着王庭的证件和陈安的授权书,他们一路畅通无阻,直接出现在一座高达五米的山洞前。

  这里已经等待着了几位古风服饰打扮的年轻军人,为首一人白衣若仙,面如冠玉,见了陈安两人到来,主动自我介绍道:“邵先生,你好,我是商见秋。”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